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23、姐姐的浴室

    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表情呆滞地看着窗外。

    观其相貌,正是昨日还意气风发的陈金友。

    他此刻面目呆板,双手都埋在被褥当中,再也没有了当时顾盼间的锐气。

    而他身旁不远处,庄一鸣也坐在椅子上,手里还提着一袋苹果。

    “怎么样,好了没?”嘴上虽然这样着,但庄一鸣心里却相当鄙夷陈金友----当时吹b自己跆拳道多么牛掰,红带什么的,结果一上去没几十秒就让唐钦卸掉两条手……

    但陈金友毕竟是因为他的事被弄进医院的,庄一鸣不可能不来看他,若他真的那样做了,怕是以后再也得不到弟或者朋友的亲信。

    陈金友抬眼瞅了了一眼他手里的那袋苹果,撇了撇嘴道:“能有什么事。”不是家里很有钱么,把人害成这样就提了一袋苹果过来,就连正骨的费用都没给他掏。他这时候才意识到这庄一鸣,还真是不咋地。

    医生了,他的肩部脱臼一也没伤到骨头,正骨过后完全不会留下任何问题。

    “那等你恢复之后咱们再从长计议?”庄一鸣试探性地问道。

    “从长计议你.妈,要从你去从,我还是回去好好读书,我打不过他。”陈金友如是道。“我估计他要是下手重一,我这两条手臂就该这么废了。”

    完他把那袋苹果一把拿了过来,给庄一鸣比了个送客的手势。

    “----”

    庄一鸣无奈地笑了笑:“那你好好休息吧,再联系。这事儿我会帮你报仇的,放心好了。”

    完他就转身走出了病房。

    陈金友冷笑一声,心里暗道谁要跟你再联系。

    等到出了病房后,庄一鸣眼底流露出一抹恨意。

    他在学校人的面前被唐钦挥了一耳光----这是他有生以来头一次吃这样的亏。从来都是他欺负别人,而不是别人欺负他。

    他也看得出来陈金友的变化和对自己的态度,恐怕日后这家伙和那班人也会和他划清界限了。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唐钦害的。

    庄一鸣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二叔是你吗,我是一鸣啊,我有事儿找你……”

    ------------------

    ------------------

    唐钦一大早就去敲梁溪月的门,可这女人似乎是夜班还没回来,最尴尬的是,唐钦的校服还在她的家里!

    怎么办呢?要从天台上爬过去拿吗?

    “还是算了。”

    他怎么能够偷偷跑进一个单身女孩的家中呢?唐钦的良知告诉他不能这么做。

    良知?这和良知扯得上毛关系?唐钦晃了晃脑袋,将这个荒唐的想法撇开。班主任黄洁已经警告了他多次了,再不穿校服来,就学林纸鸢那样让唐钦在门口罚站。

    连黄洁都已经知道了他罚站的那个梗!唐钦真是欲哭无泪。

    唐钦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那件忧郁的白衬衫,不行的,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穿这身就去上学----免得又去罚站被别人当笑话。

    反正梁溪月又不在家,自己偷偷进去拿件校服又怎样呢。

    答案很明显的----不怎样!

    走就走,唐钦又折了回去,回到自己家后爬上天台。

    梁溪月家里的窗户果然没有上锁。

    曾经有人-----一个女人没对你上锁,那就是她心里有所期待。唐钦不知道这是真的假的。

    蹑手蹑脚地下到梁溪月家里,这是他第一次进到她家。环顾了一下四周,因为是同一个楼,房间的格局和唐钦家相差不多,只是整洁程度却要比唐钦家好上许多,鼻尖还有一股女人的体香味。

    还有一股----沐浴露或洗发露的香味?

    唐钦的心跳加速了起来。

    因为浴室里正传来水流的声音-----梁溪月在家!而且在浴室里!

    难怪刚刚她没过来开门呢,原来她是正在洗澡。

    唐钦深吸了一口气,“冷静,拿件校服就走。”他在心里告诉自己。

    很快,唐钦就找到了校服,并且成功得手,准备转身爬走,深藏功与名。以他来无影去无踪的实力,梁溪月是不可能发现他来过她家的任何痕迹的!

    这一,唐钦是很自信的。

    “唐钦,是你吗?”

    梁溪月疑惑的声音从浴室里传了出来,还带着水流声。

    听见她的喊声,刚刚还极为自信的唐钦顿时一个踉跄,打翻了茶几上的一个咖啡杯,温热的咖啡液体顿时尽数撒了他那件忧郁的白衬衫上,映出一大块的污渍。

    唐钦伸手去接即将落地的咖啡杯,于是他手臂和手上也全部被咖啡所袭击……

    现在走还来得及,唐钦刚想逃离。不料浴室里梁溪月的声音又一次悠悠地传来:“唐钦,你帮我拿一下门口的毛巾过来好不好?”

    哎?

    紧绷的神色逐渐变得古怪,唐钦的内心在挣扎----没挣扎多久,乐于助人的心思就占据了上风。

    浴室的磨砂门背后有一条靓丽的黑影,看的唐钦心潮澎湃----到底穿没穿衣服?这曲线简直了……

    很快唐钦就拿到了门口的毛巾,这时浴室的门被推开一条缝隙,梁溪月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同时传了出来:“你…进来给我好不好?姐姐有好吃的想给你吃呢。”

    啊咧?

    唐钦吞了一口口水,脑袋嗡的一声炸了开来。

    脑门上顿时冒出一只天使和一只魔鬼,天使长着翅膀,手里拿着爱的权杖,魔鬼则是拿着一只红叉,头生双脚。天使告诉唐钦:正直的男生怎么能随便进女孩子正在洗澡的浴室呢?魔鬼却:傻叉,人家都让你进去了,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拿上套套别让人等久了,女孩子主动开口多不容易,她是个好女孩,十分钟就好了,别太久。

    最后的最后,魔鬼战胜了天使。

    虽然不知道梁溪月究竟在搞什么鬼,但他仍旧推开浴室的滑门,迈步走了进去。他想,如果梁溪月真想对他做什么,那他应该不会太过反抗的…

    结果-----

    想象中的喷鼻血的画面并未出现,梁溪月身上是裹着浴巾的。她的头发湿漉漉的,手里握着一个棒球棍,举在头老高,唐钦才刚刚进来一个脑袋,她就挥手下劈!

    唐钦刚仰面,就是当头一棍……

    再接着,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唐钦刚刚睁眼,就发现梁溪月此刻正一脸歉然地望着他。

    见到唐钦终于醒过来,梁溪月提起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唐钦,对不起啊,我不知道真是你,刚才我以为是家里进了贼……所以……”

    唐钦又望了望周围,这还是在梁溪月家里,只不过他现在正躺在她的大床上。

    他苦笑了一下,随后摆了摆手。这件事儿错完全不在她,要怪恐怕还得怪他自己。

    梁溪月的做法是非常正确的。

    她在洗澡的时候听见了门外的动静,惊慌过后就冷静下来想到了对策,她叫唐钦的名字只是一个幌子,她显然没想到门外的还真是唐钦。她早早就拿着以防万一的棒球棍候在了浴室,坏人一进来就会遭殃。

    这还是唐钦头一回被人偷袭得手,而且还是个女人-----也正因为是个认识的漂亮女人,唐钦才会失去了理智和正常的判断。在情爱面前,任何精明的人都有可能犯错。

    有了这次教训之后,唐钦以后自然会注意这方面问题了。这次还好是梁溪月,若换成了其他一个对他有杀心的女人,他恐怕早就完蛋了。

    “现在好了吧?”

    梁溪月问道。

    “好多了。”

    “哼,叫你一声不吭偷跑进姐姐家。”梁溪月扁了扁嘴:“现在知道错了吧?----而且你子,还真有色心胆敢进姐姐的浴室撒?”

    “我----困了。”

    唐钦无言以对,只得蒙上被子装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