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27、鸿门宴

    向阳高中门口停着一辆银灰色并不起眼的面包车,车子半开着门,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双腿驾着车门,在那里抽着烟。在公共场合抽烟更何况是在校门口,这本就是不文明的行为,而他的姿势更是十分不雅。

    有不少提前下班的女老师路过的时候都会忍不住皱眉看过去。而那个男子却是每每露出他难看的笑容——他中间的一颗门牙只有半颗,一笑起来嘴巴漏风,甚是丑陋怪异,同时予以与笑容不匹配的粗俗回应:“哟,人民女教师哟,我以前也是向阳毕业的,要不要上车跟我兜兜风去?”

    “神经!”

    女老师撇了撇嘴后就会躲得远远的。

    没必要跟这种没受过教育的粗人过不去,世界上这种人多了去了,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他也不以为意,依旧是翘着二郎腿抽着烟,时不时瞥一眼路过的女人,与车内的弟时不时评头论足一番哪个腿长、哪个胸大、哪个在床上一定很爽……

    庄一鸣一眼就看到了面包车,脸上一喜——他果然带着人过来了。

    于是快步走了过去,亲切地唤了一声:“二叔。”

    以前他或者他爹摆不平的那些脏事儿黑面上的事儿只要交给二叔,大多都能迎刃而解,他二叔叫庄彪,在道上人送外号‘彪哥’,以凶狠彪悍而出名,在这一带都有名气。附近吃街很多地方都是他的“保护区”,每个月收到的保护费都是一笔不的数目。

    庄一鸣他爹的公司能这么成功,有很大一部分功劳都是属于他二叔的-----有些事,他们不能做,但他能做。

    “你来了。”

    看到庄一鸣后,庄彪笑呵呵地从兜里掏出烟盒,给他侄子散了根烟。

    上梁不正下梁歪!

    车内不下有四五个长相丑得各有千秋的人也纷纷和庄一鸣打招呼,他们显然都认得自己老大的这唯一一个侄子,平时也没少和他打过交道。

    “庄少爷,听你这回拉我们过来就为了对付你一个同年级的同学?”其中一个瘦黝黑的男的问道。“至于么?”

    闻言庄彪也是不免疑惑,道:“一鸣,那家伙真有你的这么厉害?一个打五个?”

    庄一鸣摇了摇头:“一个打几个我哪能知道,总之是挺猛的。我的几个弟兄都让他给卸了手臂,有一个还在医院躺着,这事儿如果不讨回去,我没法向他们交代。”

    他最终还是没有把他被扇了一巴掌的事出来,虽然他知道他如果出来的话起到的效果会更好,可他丢不起那个人!

    “呵呵,打架不是单靠厉不厉害的。”庄彪笑着摇了摇头。

    他以前也是向阳毕业,当时跟庄一鸣一样,人人都怕他,但两人又有不同,别人怕庄一鸣是因为他在外面的伙伴,而怕庄彪则是因为庄彪打架狠辣,敢打敢冲。

    他能有现在的地步,完全是靠一个人一双手打出来的。

    他碎掉的门牙就是年轻时候打架被人用钝器敲掉的,当时嘴角缝了多针,现在已经看不太出来了。因为这件事,他也被向阳校方予以开除学籍处分。

    “老大,你打算怎么做?这毕竟在庄少爷的学校门口,乱来可不好。”

    庄彪思索了一下,既然是一个高中生,那便拉去恐吓一番便是,犯不着动真格的,于是他道:“去御府饭庄。”

    “行。”

    几人略微头,便是做好了打算。

    现在已经到了放学时间,几人便守在学校门口。

    可是等了半天,几人也没看到唐钦的身影。

    庄一鸣随手抓到唐钦班上一个骑车的伙一问,便得知原来唐钦和陈雅诗还在教室里讨论数学题目。

    讨论数学题目?

    分明就是在**吧?

    看来陈雅诗这女人对唐钦那家伙真的是有意思!

    嫉妒、愤怒,庄一鸣头一回将一个人恨之入骨。

    他一把就把那个伙的领子甩开,骂了一句:“滚。”

    那伙战战兢兢地踏着脚踏跑了。

    见庄一鸣眼中嫉妒的怒火燃烧,庄彪忍不住哈哈大笑:“一鸣啊,看来那子不仅欺了你弟兄,而且还抢了你喜欢的妞哇?”

    庄一鸣冷哼了一声,撇了撇嘴也不话。

    庄彪也不继续调笑了,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

    现在的年轻人哪。

    这时,庄一鸣见胖也从他身边走过去,同时还疑惑地朝着这边看来-----这货,似乎和唐钦关系不错?

    “喂,你叫汪胖啊是?”

    胖微微一愣,下意识地了头。

    在他身边,还有一起回家的雄。雄原名廖世雄,和胖关系很好,两人家又在同一个区,自然是一起上下学。他不像胖,在看到庄一鸣等人气势汹汹的样子后,他微微皱起了眉头,拽住了正往那边过去的胖。

    雄是学校篮球队的,玩得比胖开一些,也知道庄一鸣这个人,今天庄一鸣竟带着好几个一看就是社会上的人士,明显是来者不善!再听过这些天学校里的传闻,这样看来这几个人恐怕是在这里堵唐钦!

    “对,就是你,你过来一下。”庄一鸣朝着胖招了招手。

    胖刚才被雄拽了一下,他心中也有了不好的预感,这时不由得愣在原地,弱弱地问道:“你找我…有事吗?”

    “你别害怕,我找你没啥事儿----就是你跟唐钦比较熟,所以,我想让你帮我把他从教室里叫出来,就我想请他吃顿饭。”庄一鸣这样道。

    吃顿饭?

    胖心中不好的预感愈演愈烈,这两天唐钦和庄一鸣有矛盾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他也是知道的,这时候庄一鸣却要请唐钦吃顿饭,真的只是吃顿饭而已吗?

    这两个人关系变得这么好了?不可能!

    这分明就是鸿门宴。

    而且竟然要他去让唐钦出来,这不是害唐钦么----上回刘建伟的事唐钦没有分毫犹豫地就站出来帮了他,当时两人关系还不怎么样,只因为他两人是一个班的。

    胖当时是极为感动的,如今他和唐钦的关系也日益变好,他又怎么可能听庄一鸣的话去做这种事呢?

    他平时可能被认为是一个爱好和平,性格稍微软弱的人----但除了雄,可能少有人知道他其实感恩心很重,一旦关乎到身边在乎的人,他从来不会退缩和懦弱。

    一咬牙,胖摇了摇头:“不行。”

    他没有“这样不太好吧”,也没有“我不想”,而是直接“不行”。这三句话完全是不同的概念。

    以庄一鸣的性情,果不其然地皱起了眉头看向胖。

    什么时候学校里随意的一个角色都开始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更何况这是在二叔和他手下们的面前,这多丢份?

    庄一鸣怒道:“汪胖,我再一次,你去把唐钦喊出来。”

    “不行---我不行就是不行,你们找他到底什么事儿?”胖的语气十分刚硬。

    雄就站在一侧,一旦对方要找胖麻烦,尽管人数不占优势,他都会毫不犹豫地上前帮忙。

    庄一鸣不由得怒火中烧。

    一个唐钦敢将他无视就算了,连他身边的这胖子都敢这样和自己话-----

    不想庄彪却拉了拉庄一鸣,笑着冲胖道:“这位兄弟,我们就是想请他吃个饭,为上回的那件事道个歉而已。”

    雄听到他的话后插了一句:“上回在校门口根本就不是你们这些人,唐钦根本不认识你们,你们为何要跟他道歉?分明是假话。”

    庄一鸣从刚才就注意到廖世雄了,皱了皱眉道:“你是廖世雄是吧?我听过你的名字,很受女孩子欢迎----不过这事与你无关,你最好少管闲事。”庄一鸣如是道,同时对着廖世雄摆了摆手,示意他走。

    然而廖世雄仍旧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这回庄一鸣算是气急了,唐钦身边的这些人看来一个比一个讲义气啊?

    这令他相当之不爽。

    二叔他们都来了,结果他这个当事人连人都拉不过去,这就有些让人看笑话了,而且这里是公共场合,又不能硬拉----

    这时候,突然他计从心起。

    “既然你们都不愿意让唐钦跟我们吃个饭,那不如你们俩跟我们去算了?反正不远----就在对面而已,正好交个朋友,人嘛,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

    庄一鸣笑呵呵地道。

    只要把他们留下,依唐钦的性格,自然不会放他们不管,到时候他自己便会主动找过来了。

    廖世雄摇了摇头:“不用了,并不想。”

    完,他便拉着胖准备走。

    “呵呵,那可真是遗憾呢----哎?我听你好像有个漂亮的女朋友?还是咱们学校高二的呢,我倒是很想认识认识。”庄一鸣悠悠道,话里有话。

    闻言,廖世雄脚步微错,猛地站住,愤怒地朝着庄一鸣看了过去。

    庄一鸣一喜。

    奏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