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 正文 0029、姗姗来迟

正文 0029、姗姗来迟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包间不大,但也打扫的干干净净,只不过这顿饭过后,恐怕老板又得重新花不少心力去收拾才行。

    好菜后,几人便搬来了几箱酒。

    庄一鸣用起子开了一瓶,递过去给廖世雄。

    “来,喝一个。”

    廖世雄却摇了摇头,他才不会和庄一鸣这种人喝。他之所以来,主要是因为前者拿他女朋友威胁他,以前者的个性,还真做得出来这种事。

    庄一鸣就笑:“干嘛这么严肃,都了请你吃饭,喝酒少的了么?既然你不喝,那汪胖,给你喝。”

    胖也是摇了摇头,他根本不会喝酒。

    “庄少爷,看来你的这俩伙伴都不太给你面子呢。”庄彪手底下一个哥们道。

    这下子庄一鸣就有些不乐意了,唐钦还没来,他总得找乐子不是?

    “胖,你当真不喝?”

    “不喝。”

    庄一鸣笑容突然一凝,拿着酒瓶的手落在胖的头,酒瓶倾斜,淡黄色的酒液就咕噜咕噜地倾洒了下来,劈头盖脸地浇了胖一脸。

    “不识好歹---非得老子喂你喝。”

    庄一鸣撇了撇嘴,把酒瓶竖起来放在了一边。

    而庄彪则一直都是笑呵呵地看着这一幕,也不出声制止----这里已经不是公共场合,庄一鸣想干嘛,就让他干嘛好了。

    那些个手下们都是哈哈大笑。

    这时包间的门推开,老板娘亲自端着一个放着好几个菜的托盘上来上菜。

    她也看到眼前的一幕,不过张了张嘴后仍旧没多什么,放完菜就退身走出了房间…

    胖身体微微哆嗦地站在那里,一张胖脸上呆滞得可怕。

    “庄一鸣,你做什么!”

    雄愤然上前去给胖擦脸,不想却被胖轻轻推开。

    他的脸色出奇的静,越是静,一边的雄却越是不放心,胖的性格这里最了解的就是他了,平日里开朗的他非常温和,但要是真惹恼了他,他也会爆发。

    “胖,别冲动。”雄压低声音道。

    这里全是他们的人,胖要是真做出什么举动,是极为不明智的选择。更何况刚才他也发现了老板娘进来后的神情,她分明看到了,也不什么…

    根本没人会帮他们!

    他想拉住胖,可惜晚了。

    他最终没能拉住他。

    胖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中狠狠推了庄一鸣一把。

    庄一鸣被他推得蹭蹭蹭退了好几步,重新站定后还有些微微愣神。

    庄彪的手下中刚才话的那一个第一个冲上来,端起那个空了的酒瓶就要往胖的脑袋上砸。这下要是砸实了,胖的脑袋也就该开花了。

    雄眼疾手快,直接横身挡在了胖的身前,单手接住了那个酒瓶。

    现在他已经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胖都已经动手了,他自然不可能就眼看着胖被人揍。

    庄一鸣已经回神,脸色难看地对那个手下道:“把酒瓶给我----抓住他。”

    几名手下迅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前后抓住了廖世雄,后者拼命挣扎,奈何这些人人数完全占优,他根本挣脱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胖也被剩下的两人架住。

    酒瓶被庄一鸣握在手里,跟拿着一个棒球棍似的在另一个手心一敲一敲。

    他不怀好意地看着胖,想从他眼中看到恐惧。

    可惜这时候的胖却早就豁出去了,只是愤怒地瞪着他。

    “庄一鸣,你不要乱来。”廖世雄怒道。

    “呵呵,我乱来了又如何?我就想看看你们能拿我如何?”庄一鸣冷笑一声。系主任都受过他爸的好处,就算这事儿捅到学校那边,他也完全不怕!

    手猛然挥下。

    “砰”

    胖的脑袋上冒出了血……

    楼下的人根本不知道楼上发生了什么。

    御府饭庄在吃街的拐角,因为从来没去过,唐钦和陈雅诗两人着实找了好久。

    刚进门,就看到了熟人。

    原来是同班的张翠翠,唐钦不认识她,但她认识唐钦。

    一见唐钦来了,张翠翠顿时着急地道:“唐钦,刚才我看到胖跟雄两人跟着庄一鸣和好多不认识的人上了楼,看他们的表情,好像不太对劲----咦,雅你也来了啊,啊你们快去看看吧,可别出啥事儿了……”

    唐钦头,跟她打了个招呼后就带着陈雅诗上了楼。

    一推开门,就看到胖脑袋开花的场景。

    淡色的酒液和鲜红的血从他脑袋上徐徐往下流。

    唐钦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冷峻下来。

    而陈雅诗则是抬起了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流血事件,顿时被吓了一跳。从书包里拿出纸巾递给了扶着胖的雄。

    “雄,怎么回事?”

    唐钦的语气很冷。

    雄组织了一下语言,三言两语概括道:“刚才庄一鸣要胖把你叫出来,想把你骗来这里,但胖不肯……”

    唐钦再看向庄一鸣的眼神冷冽如刀。

    他也注意到了一旁的庄彪,庄彪自然也注意到了他。

    “一鸣,他就是唐钦?”

    庄一鸣头,又冲唐钦得意笑了笑道:“我们的大英雄终于来了,可惜有姗姗来迟哦,你看他脑袋都开花了。”不过当他在看到陈雅诗也在一侧,刚才来的时候两人更是牵着手的时候,他眼底的愤怒和嫉妒就再也压制不住。

    唐钦冷冷地道:“庄一鸣,你要为今天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哦?是吗?”庄一鸣不怒反笑,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唐钦又扭头对雄道:“雄,你带着胖先去医院吧,我一会儿就过来。”

    “可----”

    唐钦却拍了拍他的肩膀,沉声道:“去吧,有事打电话。”

    胖却突然摇了摇头,他的一只眼睛已经被血液浸润而睁不开来了,但他却死活不肯走,冲唐钦怒道:“不行,唐钦你别傻.比,他们人这么多,你逞什么能?”

    雄也了头,表示认可。

    “----”

    唐钦叹了一口气,心生感动。

    庄一鸣见此一幕,不免怒极反笑:“够了,在这儿演什么兄弟情深,当我空气是吧?”

    唐钦未免也太无视他了吧?

    “啪”

    回应他的是唐钦反手就抽过去的一巴掌。

    庄一鸣就像是之前网上流行的一张“妈妈打女儿”图片上那样的姿势捂着自己的侧脸,一脸的呆滞。

    场面一下子落针可闻。

    寂静!

    唐钦似乎根本就不知道害怕是什么玩意儿!出手完全没有任何征兆!

    动手就动手!

    这是一个是非对错混乱、信仰流失的社会,有些人一再欺你你却碍于他的势力而不还手,那就只会让他愈加猖狂肆意地欺你。但唐钦不一样。唐钦不主动惹事,但也绝对不会怕事。

    胖今天的举动让唐钦很是欣赏,一改他之前对他的印象。

    “你…找死!”

    几个手下瞬间包抄了过来,挥起了手里的酒瓶。

    最先靠近唐钦的一个来的快,退出去的也快。

    唐钦一脚上撩,一记绝户撩阴腿直接令他手里的酒瓶落在了唐钦的手里,然后捂着蛋哀嚎着退了出去,蜷缩着趴在地上直接失去了战斗能力。

    他看也没看他一眼,挥着酒瓶就往第二个人的脑袋上砸。

    酒瓶砰然破碎,那个人的脑袋就开花了。

    唐钦的手法很有讲究,酒瓶碎开的位置在他的前脑勺,额头上方三寸那里,那里就算受到重击也不至于轻度脑震荡。

    剩下的人见一下就被唐钦废了俩顿时急了,有一个从兜里掏出了刀。

    陈雅诗捂住了嘴巴,焦急地大喊道:“唐钦心!”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