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 正文 0030、道歉

正文 0030、道歉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那个人手持着明晃晃的刀子,就冲着唐钦刺了过来。

    陈雅诗都已经吓得闭上了眼睛。

    唐钦眼神微凝,一个撤步就闪开了他的刀,抬手在他的手腕上一抹,刀子应声落入了唐钦的另外一只手里。唐钦虽然已经没有前世那样的身体素质了,但战斗技巧仍旧一动不动地摆在那里。空手接白刃并非什么难事。

    当刀子落进唐钦手里的时候,他再看向刚才冲他使刀的人,眼神就有些凌厉了。

    唐钦左手捏着刀尖,手腕一抖,刀便化作一道飞光飞了出去。

    刀身稳稳地插进了那人的肩膀,令他发出了一道痛苦的闷哼声。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唐钦向来都是如此,这还是他手下留情的结果,要不然刀子落下的位置就不会是肩膀这么简单了。

    庄彪很清楚地看到了这么一幕。

    从唐钦的神色当中,他看不到任何的惊慌,哪怕是面对这么多人的围击,哪怕在看到有人拿出刀子。

    这真的只是一个高中学生吗?

    唐钦每出一次手,他的手下就有一个倒下,再难有站起来的能力。每一下都是狠辣、简单、凌厉、有效。

    庄一鸣刚才被唐钦又一次扇了一巴掌,心中对唐钦的恨意几何倍数的提升,恶毒地目光死死地锁定着唐钦,见这么多人都摆平不了唐钦,他都恨不得要自己上了-----但一想到唐钦分分钟就能再扇他俩巴掌,这想法就立刻熄火,于是他大怒道:“你们搞什么,这么多人,一起上啊,干死他!”

    听到他的话后,剩下的四人果然联合起来,一同围向了唐钦。刚才唐钦的几次出手着实已经激起了他们的正视,面前的这个子,非常不简单。

    然而唐钦却再也没了跟他们动手的兴致。

    跟这些人动手,毫无意义。毕竟他们只是庄彪的一群手下罢了,一一打趴又能如何?没有任何作用。

    趁着这些人还没形成围合之势,唐钦脚步骤然发力,突然从人缝里钻了出来,一把抓住了正在一边恬燥地叫嚣着的庄一鸣。

    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个酒瓶,唐钦抓着庄一鸣胸口的手猛地发力,单手就将他拎了起来,只见庄一鸣的身子腾空而起,双脚缓缓脱离地面,拼命地挣扎着。

    这一刻,大伙的神情都变了。

    唐钦左手抓着酒瓶,右手抓着庄一鸣。

    右手跟抓着酒瓶没两样,庄一鸣在男生中个子中等,相对瘦,但再怎么瘦也该有个一百一二十斤,但在唐钦手里举着就跟个孩似的,拼命挣扎也无果。

    那么唐钦的力气该有多大?这成了在场所有人心目中的疑问。

    唐钦在家的俯卧撑可不是白练的!虽然身体还不能和巅峰时期相比,至少也有了十之一二。

    “唐钦,你放我下来,你想做什么……”

    庄一鸣的声音有些颤抖,唐钦看着他的眼神令他心生惧色,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

    “放他下来。”

    庄彪和他的几个手下纷纷欲上前来,却被唐钦用酒瓶指着后退。

    “信不信你们再靠近一步,我就一瓶子砸他脑门上。”唐钦举着酒瓶指着庄彪,冷声道。

    庄彪举手示意手下不要乱动,同时沉声道:“你不要冲动,你要是这么做了,怕是要受到学校的处分。你还这么年轻,何必在档案上给自己留下一个污呢?”

    唐钦眼睛开始瞪大。

    再瞪大。

    处分?

    西游记里有一个值得人深思的梗,那就是没背景的妖怪都被猴子一棍子打死了,但凡有背景的都被菩萨和如来救了。

    那庄一鸣拿酒瓶甩胖的时候怎么没考虑过会不会受到处分呢?

    所以他这是在威胁他咯?

    唐钦最恨别人威胁他了。庄彪给了唐钦一个很好的动手理由。

    毫不犹豫,酒瓶举起。

    “唐钦,你敢!”

    回应他的是啪嗒一声酒瓶在庄一鸣脑门上碎裂的清脆声音。

    直到液体从自己脑袋上流下来,庄一鸣脑袋上才出现了痛意,同时他的脸上表情是一脸的懵逼。

    既然威胁没起到作用,唐钦已经毫不犹豫地就拿酒瓶砸了庄一鸣,那庄彪等人就再也不用顾忌什么了。

    庄彪很恼怒,非常恼火!他身为老大,他的威胁竟然没能震慑住一个高三学生,更何况这是在他的手下们面前---太失面子了!

    “唐钦,你会后悔的,没人能帮的了你。”庄彪如是道,同时朝着唐钦逼近过去。

    他的手下也跟在身旁虎视眈眈。

    “哎?你们想做什么?”唐钦举起了手里碎掉后尖锐的破瓶,再次示意他们后退。“别过来哦。”

    庄一鸣吓得脸色惨白。

    这时的他已是真心怕了唐钦了,连忙挥手怒喝道:“不要过来!白痴吗……”

    庄彪大惊,立刻停下脚步,并示意手下不要轻举妄动。

    这唐钦难道是疯了吗?

    不,不会的。他不敢这么做。

    庄彪的神情慢慢放松了下来,他不信唐钦真敢用碎瓶捅庄一鸣,因为那已经构成了伤害罪。

    一旦他这么做了,庄一鸣家里的人必然会与警方交涉施压,届时唐钦定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学校也不会再留他这么一个学生。

    他可能只是在虚张声势罢了。

    这些后果,难道他考虑不到吗?

    “唐钦,你可想好了。你要是这么做了,你的前途就废了。你不可能全身而退,没人能保的了你!”

    唐钦却摇了摇头。他相信他就算这么做了,也能够全身而退。那女人很可能会出面保他----不是可能,他敢断定!

    “你试试?”

    庄彪沉默了。

    正所谓穷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而他发现唐钦这个人竟然丝毫不会顾忌任何后果似的,做事完全没有任何顾虑。

    从他嘲弄的眼神中,庄彪信了,他是真敢这么做!

    “唐钦…你别乱来。”陈雅诗拉了拉唐钦的衣角,声道。她真怕唐钦会做出什么傻事,到时候真的一发不可收拾。

    就连胖和雄也是冲他连连摇了摇头,让他不要乱来。

    唐钦不免心中好笑,投去让他们放心的眼神。陈雅诗他们还是学生,自然不懂得唐钦的用意。他虽然做事看上去毫无章法,但自有他的分寸。

    “你想怎么样?”

    果然,庄彪终于放低了语气,无奈地问道。

    原以为今天只是来恐吓一个高三学生,稍微揍一顿了事走人,却没想到唐钦一来便完全带着他们的节奏,一路牵着他们的鼻子走。

    而且庄彪根本没想到唐钦这般厉害,他们以多敌一,动刀动瓶都没能起到任何作用,反而被他吓得丝毫不敢乱来。

    庄彪是个很谨慎之人,他自认单打独斗也很厉害,但是他看得出来,唐钦一也不比他弱。无论是刚上来那看似毫无章法的一脚踹裆,还是刚才随意一撇的飞刀---这真的只是一个高三学生,而不是跟他一样常年混迹在这种场合的老手?

    他的心中升起了浓浓的疑惑,庄一鸣怎么会突然惹上这么一个家伙?

    “你想怎么样?”

    庄彪又重复了一遍。

    唐钦手里正抓着不敢反抗的庄一鸣,另一个手还握着碎瓶。这时候庄彪根本不敢冒险,再怎么庄一鸣都是他的侄子,他要是真出什么端倪,他老爸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他。

    唐钦淡淡地道:“道歉。”

    “我要你向我的朋友道歉。”唐钦指了指刚才被甩了一酒瓶子的胖。“并且赔偿医药费。”

    “不可能!”

    庄彪满脸怒意。唐钦一上来就让他道歉,并索要医药费,这他怎么能够接受?要换成是刚刚动手的那个手下道歉,尚且能够考虑考虑。

    “是吗?”

    唐钦手里的半截碎酒瓶毫不犹豫地捅向满脸惊恐尖叫的庄一鸣,根本没有半分手软!

    “等等!”

    庄彪急怒的声音传来,这才制止了唐钦的动作,酒瓶就悬在庄一鸣的肚子这里,再过一寸,就要刺进去了。

    他是真敢这么做啊!

    刚才全场的人无不心跳加速,尤其是庄一鸣,险些就心动过速了!这已经不是他的心脏能够承受的心理极限了----平常只有他欺负别人,哪里经历过被别人举着凶器对着他肚子这样的惊险情况。

    可能是受惊过度,他只觉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