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31、打回去

    “这位兄弟,刚才是我朋友草率了,对不起。”

    庄彪的声音有些低沉,但听在胖的耳朵里却是那般的如梦似幻。

    胖并不傻,相反他其实很聪明,他自然看的出来这个至始至终都没有出手也没有过多少句话的庄彪才是其中占主导地位的人,换句话,就是老大。

    但现在庄彪却在向他道歉,戏剧性的变化令在场的人都有些发愣。而这一切,都是从唐钦来之后的短时间里发生的。

    见唐钦仍旧没有放开庄一鸣的意思,庄彪心中气急。

    他一把揪过刚才那个用酒瓶砸胖的那个手下,一巴掌重重地拍在他的脑门上。“还不快上去跟兄弟道歉!?”

    与此同时,他还对他施了个眼色,毕竟这也算是权宜之计,一边是自己手下,一边是自己的侄子----他可不想见到自己的侄子受到什么伤害,所以也只能这样了。

    那手下被庄彪重重的一击打得一个踉跄,蹭蹭蹭地前冲了几步来到胖的身前,捂着脑袋愣是半天一句话也不出。

    脸红脖子粗了片刻,他才吞吞吐吐道:“兄弟,是我做错了…对不起。”

    他老大庄彪都已经带头道过歉了,他心想自己一个手下还有啥丢人的?道就道吧----这样一想,他也就释怀了一些。

    胖还未话,唐钦的声音就从背后传来:“道歉是你这个态度么?如果我扇你两巴掌再跟你道个歉,你能原谅我么?要是这么简单地道个歉能解决问题,那这世界上要法律来做什么?”

    “你……”

    没人会想到唐钦竟会如此的咄咄逼人,就连胖都有些想不到,原本他都准备接受他的道歉了,不料唐钦这时候却又开口了。明明已经换来了对方的道歉他居然仍旧不肯善罢甘休,要知道对方可是占据着人数的优势,要不是唐钦手里有庄一鸣,这些人早就不肯了。

    听到唐钦的话后,那手下脸都有些气的发青了。就连一旁的庄彪这时脸上也有怒意涌动。“唐钦,你不要太过分了。”

    这个唐钦实在是欺人太甚,这是他头一次碰见这么不肯吃亏的主。别人打他一拳,他要打回去十拳----别人打他朋友一拳,他也要替他朋友打回去十拳。

    “受到伤害的是我朋友,要他一句诚恳的道歉有什么不对吗?”唐钦如是问道。

    “----”

    “老六,给人好好道个歉…”庄彪只得无奈道。

    “好,我道歉。”

    在接到庄彪的眼神授意之后,那个名叫老六的手下总算是向胖低下了头,低声道:“兄弟,对不起,这事,我做错了。”

    这回他的态度就要比刚才那次诚恳了许多。

    胖刚要话,却又被唐钦给制止了。

    唐钦从地上又捡来一个酒瓶,递给胖,道:“打回去。”

    “打回去……”

    打回去?

    这回老六终于再也忍不了了,即将爆发,爆发之际看向庄彪,最后询问一遍他的意思。

    唐钦冷笑一声,就知道这些人不会这么轻易地服软。于是他把昏迷的庄一鸣提了起来,酒瓶碎块一下扎进了他的肚子,进了半寸,破开了皮肤,白色的体恤衫上开始渗出了鲜红的血。

    疼痛令得庄一鸣瞬间从昏迷中醒来,疼的哇哇大叫,眼泪珠子都流出来了。

    庄彪心神一懔----这唐钦,来真的!

    之前猜测唐钦不敢动真,饶是如此,庄彪仍旧不敢冒险,现在唐钦就当着他的面动手,他怎能不惊?

    他不是虚张声势,他是动真格的啊,这一刹那,庄彪终于明白,面前的这个高中生,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庄一鸣还在他手上,今天这亏,看来他们是吃定了。

    “别乱来,退回去。”

    庄彪连忙出声制止了即将爆发的老六。

    老六只得又退了回去,满脸愤怒地盯着唐钦。唐钦这才将手里的碎瓶从着庄一鸣肚皮的地方缩了回去。

    胖还哆嗦地拿着酒瓶站在那里,神情恍惚。唐钦的声音适时地传来:“打回去。”

    “可是……”

    胖捧着酒瓶的手有些哆嗦,他可从未打过人,可唐钦却让他这么做。

    唐钦的声音又一次传进他的耳朵:“别人欺负你,打你,你就该打回去,如果没有,他们只会变本加厉地来欺负你。一而再再而三,你就会失去反抗的能力。一个人可以不惹事,但千万不要怕事,人和人没有差距,唯一的差距,就是在骨气。”

    打你,你就该打回去。

    就该打回去!

    人和人没有差距,唯一的差距,就在骨气!

    唐钦的话萦绕在胖的脑海里,对他的世界观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不断冲击着他的思想。

    是啊,从前他太软弱了。像之前的刘建伟,就经常三番五次地来欺负他,可他竟然总是不会还手,天真的以为欺负过后他就不会在对自己产生欺负的兴趣了,结果后来他变本加厉。

    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有太多的人会被欺压,那个人为什么就总是自己呢?

    胖握着酒瓶的手紧紧地攥紧,发出了咯咯声。

    他原本恍惚的眼神突然变得集中和坚定起来,再看向先前在他脑门上敲过一瓶子的老六时,眼中折射出的,唯有愤恨。

    他打了他,他就打回去!

    “啪”

    胖粗壮的手臂猛然下挥,酒瓶应声在老六的脑袋上破碎。那一刹那,他的心头酣畅淋漓。

    唐钦露出欣慰的笑容,胖果然没有令他失望。他原本可以自己动手,帮胖打回去,但他却没有,而是将酒瓶递给了胖。

    胖心里也明白,感激地看了唐钦一眼。

    有些事让本人做远比让别人做效果好得多。

    唐钦殊不知自己今天的行为,让日后的胖性情大变,也造就了未来华夏龙组的一大重要巨头。

    “现在可以把我侄子还给我了吧?”庄彪压制着心头的怒意。

    唐钦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原来庄一鸣是这家伙的侄子,难怪他不惜让自己的手下受这种罪也不愿庄一鸣出什么篓子。

    唐钦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随手就把庄一鸣丢到一边,就跟扔一件东西一样。后者如同一滩烂泥般摔倒在地上,庄彪剩下的几个手下迅速将他护在了身后,警惕地望着唐钦。

    在见到庄一鸣脱困,庄彪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而唐钦这时径直走向正捂着头的老六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有时候做了坏事就该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没错。但你也看到了,在你老大眼里,你根本比不上他的侄子,在危及到他侄子安危的时候,他宁可让你出来替他侄子受罪----这次只是挨一瓶子,那下次呢?不定是挡一颗子弹?挨一刀?谁知道呢?”

    听到他的话,老六明显一愣,软软地靠着墙跌坐在地上,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唐钦的话虽然明显带着挑拨的意味,但事实摆在眼前,又何尝不无道理?

    庄彪闻言气得脸色发青。

    威胁他的是唐钦,现在挑拨离间的又是唐钦。他怎能不气愤?

    “老六,不要听他胡扯,他这明显是在挑拨离间,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应该最清楚。”庄彪气急道。

    唐钦撇了撇嘴,“哎,我就是随口,没想到你这么激动----你手下还以为你是在心虚呢…”

    “----”

    正所谓解释就是掩饰,辩解反于正解----老六看着庄彪的眼神已经有些变化了。

    看到这一幕,庄彪险些一口老血喷吐出来----唐钦的每一句话都有他的用意,前面几句始终是在下套,他不回应不行,一回应就等同于误入其中,然后他便每每云淡风轻地补刀最后一句,而他却怎也无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