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32、指鹿为马

    这时候庄彪再也不敢轻易开口,他自知不过唐钦,索性不再顺着他的话继续下去。他看向老六,沉声道:“既然一鸣已经没事,老六,我这就给你讨个公道。”

    罢,他亲自站起身来,走向唐钦,大有一番要动手的意思。

    动手表明态度,否则他还真怕老六被唐钦的离间计所鼓动。

    “公道?”

    唐钦就笑,眼神丝毫没有因为庄彪的逼近而产生任何波动。

    “是谁气势汹汹地把我两个朋友压在这里,又拿酒瓶砸我朋友的脑袋?你现在跟我谈公道?----公道自在人心。”

    唐钦句句沉着有力,一字一顿地道。

    他倒要看看庄彪究竟想如何向他讨这个‘公道’。

    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讲求一个理字,这件事最后无论怎样演变,唐钦都始终牢牢占据着这个‘理’字。

    庄彪要是动手,那就是恼羞成怒导致。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此刻的庄彪,早已恼羞成怒,他已经很久没有被人如此激怒过了,而现在,他怎么也没想到会被一个高中生逼迫到如此地步。

    “年纪,嘴巴倒是凌厉的不得了。”庄彪一步步靠近,同时道:“不过年轻人哪,还是不要太过嚣张,这世界上多得是你惹不起的人,免得到头来灰头土脸。”

    “我又不是傻子,惹不起的人我自然不会去招惹,不过目前为止,我好像还没有碰上。而且依我看----某些人早就灰头土脸了。”

    “……”

    庄彪真想扇自己的嘴两巴掌,明知道唐钦伶牙俐齿,他还是刚才没忍住想在唐钦面前装上一b,果然,这下被他呛得一鼻子灰。他脸色铁青,嘴巴两边的颊肉都因为气怒而微微抖动了起来。

    他要把唐钦大卸八块!

    哦不,大卸八块的话就算是庄一鸣他老爹倾其所有保他都保不下来----就算不能大卸八块,他也要在唐钦身上留下几道终生都难以抹去的痕迹!

    唯有这样才能解他的心头之恨。

    “你会为你自己的话付出代价的。”

    庄彪迅速逼近,伸手前探,探手出拳----他的步伐稳健,不急不缓,一直保持着恒稳的重心,尽管愤怒,他仍旧保持着相对的冷静。他的这一下,只是带着试探意味而去。

    拳掌相触,一触即分。

    因为唐钦的手掌正以擒拿之势欲控住庄彪,但由于后者的及时闪避,并未成功。

    唐钦终于稍稍正色,相比他的手下,庄彪果然不是与他们一个级别的。

    仅仅从他这一下试探,唐钦就看得出来这庄彪在打架方面经验的老道。

    庄彪心中的惊讶却更甚,刚才他分明感受到了危险,要是他不及时将手抽回的话,恐怕此刻唐钦已经将他擒拿。

    年纪,却懂得如此了得的擒拿之术!

    要唐钦背后没有一些势力的培养,庄彪是万万不会相信的。

    这一刻,庄彪微眯起眼,眼底不再有任何的轻视---他已经完全将唐钦当成了与他同样级别的对手看待。

    只是他并不知道的是,他大错特错了。

    因为唐钦和他终究不是同一级别的存在。

    庄彪刚欲继续动手,不料这时他的某名手下突兀从背后袭击唐钦,手里更是抓着一个碎了的玻璃瓶,要是这下刺实了,唐钦的腰恐怕要被刺伤……

    “心!”

    陈雅诗的急音已带哭腔,事情的发展此刻已经像是失去了控制。

    唐钦已经感受到了背后的危险,如同背生双目似的转过身去。

    而这时,令唐钦没想到的是,庄彪的怒吼声也跟陈雅诗刚才的提醒声几乎一并传来:“操.你斜奶的,谁tm让你动手了?滚!”

    那个手下手上的动作一下就停滞不前,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的老大庄彪,进退两难。

    庄彪的名气全靠他自己打出来,这一带的人也都基本上认识他。他最忌讳的就是单打独斗的时候有人插手,因为他自己门牙磕坏的那回,就是在一次单挑中被对方的一个局外人偷袭导致。

    唐钦一巴掌将刚才偷袭的那个家伙扇翻在地上,两颗门牙从他嘴里崩了出来,掉在地上,唐钦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庄彪这人虽然可恨,但也有他的可取之处。

    尽管哪怕是他不出声制止,唐钦也完全能躲开刚才那一击。但这时候的唐钦,对庄彪的敌意多少少了一丝。

    庄彪再次逼近过来,唐钦这次却不再被动防守,而是主动出击。

    在众人惊呆的目光中,唐钦后发先至,速度奇快。

    他的手臂高高举起,宛如雷霆万钧之势悍然下劈。

    这一下快准狠,找准了位置,掌刀一下就切在了庄彪来不及躲闪的手臂之上。

    庄彪闷哼一声,连退了好几步。

    他的表情痛苦至极,再次抬头看向唐钦的时候,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他无论如何都没能想到自己在唐钦手里,一个照面都下不来…他甚至都没有完成一次出手…

    他的那只手臂悬在那里,再也伸不直了。不出意外的话,他心里明白,他的手已经骨折了。

    与此同时,折了的,还有他的自信…

    “住手,都给我住手!”

    这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一个戴着眼睛的高个中年男人。

    凡是向阳的学生,都一眼认出了这个人来。

    这中年人有一米八出头,国字脸,鼻直口方,起话来板声板气。

    可不就是高三年级组的年级主任吴平嘛?

    不得不,吴平这个进来的时机是极有讲究的。一接到消息,他就匆匆忙忙赶了过来。其实他早就到了,从刚刚起,他就已经早早地蹲在了门口,从门缝中打量着里面发生的状况,静观其变。

    庄彪和唐钦动手的过程他全看在眼里,刚开始没有进来,但一看到庄彪落入下风后,他就冲了进来。

    “到底怎么一回事?”吴平的声音满是严峻。

    他扫过场内,目光先后扫过庄一鸣、庄彪,最后停留在唐钦的身上。这时候庄一鸣早已在别人的搀扶下清醒过来,不断地哀嚎着,就像是别人听不见似的。

    唐钦分明看到刚才吴平的眼神和庄一鸣的目光交汇了一下。

    “庄一鸣,你来,到底怎么回事?”

    “吴老师,你来得正好,你可要替我主持公道,我和我的朋友在这里吃饭,唐钦却突然冲了进来,不光拿酒瓶子砸我,还拿碎片戳伤我,你也看到了----”

    他伸手在自己的肚子上流血处指了指,那模样,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但其实他身上的只不过是皮外伤而已。

    吴平越听越是气愤,将矛头直接指向了唐钦:“唐钦,当真如此?”

    唐钦却是耸了耸肩:“你觉得是,那就是好了。”

    “唐钦……”陈雅诗不断在后面推搡着唐钦,压低声音道:“唐钦,你别傻啊,你干嘛不解释,你再不的话,吴老师会误会的,事情根本不是那样……”

    唐钦知道陈雅诗在担心什么,但他仍旧没打算多。

    吴平突然出现在这里,本身就不合理,定然是收到了谁的通风报信,不是唐钦一方,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庄一鸣一方见情势不对才叫他过来的。更何况他一个文弱的老师出现在这里后,竟然丝毫无惧庄彪这些社会上的人士,这也是不合理的。

    不论是刚才他和庄一鸣撞在一起的眼神,还是他出现后就把矛头直接指向唐钦的情况,唐钦敢断定,这人定然和庄家有染。

    既然如此,他和他多有用么?无论如何辩解,这人终究是要颠倒是非的。多也无益,倒不如省口舌!

    “雅,我们走吧。”

    唐钦拉了拉陈雅诗,今天的部分差不多已经结了,剩下的,等明天再看吧----

    但他没想到的是陈雅诗却生气地用力甩开了他的手,瞪了他一眼后,就转身抓住了吴平的手臂,颤声道:“吴老师,不是这样的,是庄一鸣他们先……”

    吴平这时却将陈雅诗给打断了,惊讶道:“咦,你是九班的陈雅诗,你也在这里啊----不过这件事和你没什么关系,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唐钦好好的站在这里,庄一鸣却被他打成了这样,哎…”

    “不是的老师,是他们先……”

    “好了陈雅诗,这件事老师心里有数,你还太天真,以后要少和唐钦这样的差生接触,免得影响自己的成绩。”

    “----”

    唐钦撇了撇嘴,是啊,吴平的没错,陈雅诗果然太天真了,天真的以为吴平真的是为人师表。虽然陈雅诗学习成绩突出,人很聪明,但再怎么仍旧没有踏上过社会,阅历稍浅。

    “唐钦,你还有什么话好吗?”吴平严肃地道:“这件事上连老师也没办法帮你,毕竟是你动手伤人。”

    唐钦摇了摇头。

    “能做我老师的那些人可都没有指鹿为马的能力,所以你不配当我的老师。”

    吴平挑了挑眉,顿时勃然大怒道:“你什么?”

    唐钦戏谑地看向他,不知为何,和唐钦这样戏谑的眼神对视,吴平竟然心里有些发虚。

    “动手伤人还不肯承认,态度恶劣,这件事我一定要上报学校!”吴平一脸愤然地道。

    听到他的话后唐钦想笑,于是他就哈哈大笑起来。“就算我态度不恶劣,谦卑认错,这事儿你就不上报学校了?”

    “你……”

    “既然这样,我就再给你理由,让你上报学校怎么样?”

    唐钦话音落下后,一脚踹在了吴平的裆上。

    后者如同一只大虾一般,闷哼一声后捂着下档蜷缩在了地上,脸色涨红,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唐钦,同时伸出一只手指着唐钦:“唐钦,你…你竟然敢打老师…你…”

    唐钦做完这一动作后心情愉悦,潇洒地转身。

    “雅,雄、胖,咱们走。”

    “呃…”

    三人仍旧是一脸的震撼,唐钦实在太过强悍了,对年级主任,一言不合竟动手就动手----就不怕真的被劝退吗?

    庄一鸣愤怒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唐钦,你太过分了……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