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校花的近身兵王正文 0037、整栋楼都是我的

正文 0037、整栋楼都是我的

    车上,唐钦第三次扭过头去欣赏林纸鸢完美的侧颜,车外的夕阳透过车窗玻璃倾洒在她的颜面,使之镀上了一层金边,绒毛都清晰可见。这张脸一定是上帝最完美的一副作品,找不到任何瑕疵。

    能据距离欣赏美女倒是不错,但唐钦心里却很委屈——明明是她把自己拉去逛街,好歹你倒也句话撒?把他晾在车上,这么高冷算什么怎么回事!

    再一想想,唐钦也就释然了,从他见林纸鸢的第一面起她就是这样,寻常人很难能与之亲近,更别他现在还能和她单独出去约会。这么想想的话,唐钦突然还觉得有些激动呢。

    高冷算什么,不过是人和人的生活方式态度不同而已。

    “我们现在上哪儿?”

    “步行街。”

    林纸鸢的回答总是那么的简单干脆,能少一个字,那她就不会把那多余的一个字添上去,唐钦现在都习惯了。

    林纸鸢最后把车停在了地下车库,两人顺着电梯上地表。刚刚找车位足足花了半晌,现在挤电梯又足足花了半晌----拥挤的电梯令得林纸鸢犹豫了片刻。

    华夏就是这不好,人口大国,高端技术不惜耗费巨资也要与他国竞争个不相上下你死我活,可基础设施却总不愿意建设好----这就像是一个人好面子,外面穿着得光鲜亮丽,内里却穿个破了洞的内.裤。倒也像个君子,毕竟君子坦蛋蛋嘛…

    “不愿意坐的话等下一趟吧。”

    唐钦的声音从后边适时响起,实话,他也不太愿意让林纸鸢和这群路人挤一座拥挤的电梯----万一有人趁机想占林纸鸢便宜怎么办?这是身为男人的天性,明知没有吃醋的理由和资格,却总是会为身边的每一个漂亮女人而心生醋意,唐钦也是男人,自然也不例外。

    林纸鸢了头,便退在一边,静静地看着电梯闭合。

    几分钟后,两人才踏上步行街,这里人流络绎,唐钦还是头一回正式来到湘阳的市中心繁华地带,重生也有一段时间,但总是两一线徘徊在学校与家里之间,很少有机会出去转转。借此机会,正好也看看湘阳这座城市的繁华,似乎也很不错。

    上一世自唐钦记事以来,对华夏市区的印象就停留在“城里的女人很漂亮,但越漂亮的女人就越是危险”、“城里很危险,还是乡下安全”、“城里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不过城里人很难相处”之类云云,前面一句是唐钦年仅几岁的时候他妈妈告诉他的,后面两句则是他以前农村里进过城的伙伴难得过年回家的时候告诉他的。

    而等到唐钦更大一些,就进了军队,进了军队之后他面对的就是铁血的军人,冰冷的武器,危险的敌人,再难有机会踏足市区。后来被委派去了国外执行任务----所以这可以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逛街,对象竟然会是他的老师林纸鸢…

    “你怎么了?”

    见到唐钦两目呆滞,目光对着空中的天桥和行人,林纸鸢不免有些惊讶。就像唐钦很从她脸上见到笑容一样,因为她也很少从唐钦脸上看到呆滞。

    唐钦晃了晃脑袋,摇了摇头道:“没事没事,就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

    “哦。”

    唐钦白了她一眼。

    女神有三宝——哦,呵呵,去洗澡。这话果然不错。一旦哦字一出场,那么别人就不知道下一句该接什么了。正常情况下但凡女人,这时候不是应该满脸好奇地问问唐钦到底是想起了些什么事情,然后撒娇地‘你嘛你嘛’么。

    哼,你不问我偏要。

    于是唐钦道:“我想起似乎这还是我头一回和异性一起上街。”

    林纸鸢闻言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所以这是你第几次骗女孩子这是你的头一回?”

    哎?

    林纸鸢率先走在前面。

    唐钦却愣在原地。

    难得听见林纸鸢跟自己开玩笑。

    可这女人----怎么还不信了呢?他就这么像是会撒谎的人吗?

    两人在经过一家英文名字的服装店的时候,林纸鸢在前面对着唐钦招了招手,示意进去。唐钦对着那个拗口的单词念了半天,他并不认识这个国外的牌子,不过看单词长度想必这牌子应该很厉害才对。

    进到店里,才发现里面的客人并不多,只有几对男女在那里悠闲地摆看着衣物,偶尔和西装领带的店员聊上两句。

    实话,唐钦进到这种店里,每次都会有一种局促感,就像是这里并不属于他的那种局促感,可能这跟他出生于农村有关吧,唐钦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跟店里的其他那些人一样轻松淡然…

    不多时,就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店员姑娘前来迎接,在看到林纸鸢的美貌的时候,就连受过良好培训的她也忍不住愣在了当场,没有在第一时间出话来。

    林纸鸢的美哪怕是同为女人,也要为之动容。

    不过很快,店员美女就回过了神来,脸上带着笑容问道:“两位下午好,请问想要怎样款式的衣服呢?是给这位先生穿对吧---这边有我们秋季最新款的男款,这边请。”

    他们店主营男装,她自然就认为是唐钦需要买衣服。

    唐钦今天并没有穿校服,而是穿着一件普通的白色体恤衫,因为他看起来比较早熟,店员也并未认出来他其实还是个学生。实话,林纸鸢和唐钦看起来就像是一对大学生cp,只不过林纸鸢是那种女神级的-----cp是couple的简写,就是情侣的意思。

    林纸鸢没有讲话,只是跟着店员美女走向墙边,那里挂着一些款式新颖的衣服。

    唐钦心中疑惑,一边走一边压低声音问:“怎么成了给我买衣服?”

    刚开始唐钦还以为林纸鸢进店是为了自己买衣服呢。

    林纸鸢头也不回地道:“你要是这身打扮进我的公司,我底下的员工会怎么想我?”

    “进你的公司?”

    “有事想跟你谈。”林纸鸢语气神秘,在完这句之后便不再话了。

    “这件怎么样呢?这件我觉得很适合您男朋友,他挺高的,穿这件的话肯定很帅。”

    听到美女店员的话,唐钦腼腆地笑。

    林纸鸢却是白了那个店员一眼,不客气地道:“他不是我男朋友,谢谢。”

    那店员就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林纸鸢端着那件衣服在唐钦身上比对了一下,那是一件白黄色的格纹衬衫。“去试试?”

    当唐钦穿上它从试衣间里出来的时候,美女店员和林纸鸢两女都是眼前一亮。

    “你男---他穿上这件衣服真适合。”

    林纸鸢头:“就这件。”

    唐钦确实暗叹林纸鸢的爽快,这件衣服刚才他拿进去试的时候偷偷看过吊牌,吊牌上那一个个零看得唐钦有些无语,就这么薄薄的一件衣服竟然要卖这么贵?庄涛赔他的钱用来买一件都有些不够,结果林纸鸢就这样爽快地给他买下来了?

    在那之后林纸鸢又随手拿了一条裤子,从包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了店员。

    一件衣服一条裤子加起来足有四五千,但她却脸眼睛都没有眨上一下。

    唐钦心里暗爽,难道这就是被包养的感觉么----难怪有那么多的白脸不愿上班宁愿被老女人玩弄。不过林纸鸢可不是老女人……

    最后林纸鸢帮唐钦剪掉了吊牌,唐钦则是直接穿着新衣服上街。

    这下果然回头率蹭蹭蹭地上升,林纸鸢的漂亮不用多,本来过来的时候大半的回头率几乎都被她一手包揽,不过现在有些转变,因为有不少人回头也开始注意到了唐钦这个颇具姿色的帅哥。

    果然唐钦换了一套衣服之后如同变了个人,再也看不出他还是个学生。

    和林纸鸢走在外面果然很有压力,那受到的待遇跟明星也不遑多让。

    还有不少人对着林纸鸢拍照。

    唐钦打趣道:“你就没考虑过别当老师,干脆当个明星算了----我认为你应该多请一些厉害的保镖随行,上次那几个喽啰,根本不够,最起码来一打。”

    林纸鸢看了他一眼:“你不是会保护我的吗?要保镖做什么?”

    “----”

    唐钦本想我凭什么---话到嘴边饶了绕后又憋了回去。

    买完衣服之后林纸鸢和唐钦并未在街上再做逗留,上了车后,林纸鸢便驾车上了高速,朝着来时反方向疾驰而去,不多时就驶出了公路,再次进入了市区。

    直到将车子停在某座高耸写字楼的地下车库,她才解开了安全带。“到了,下车吧。”

    “这栋楼?”

    唐钦震惊的望向她。

    “没错---整栋楼都是我的。”林纸鸢看了他一眼,轻飘飘地道。

    “----”

    唐钦当时就表示不想与她话,并向她扔去一道极度鄙视的目光。

    明明有富可敌国的财力,偏偏要去当一名教师,这难道就是传中装.逼的最高境界吗。

    刚才在店里的时候林纸鸢有事要跟他谈----

    会是什么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