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校花的近身兵王正文 0038、熟人

正文 0038、熟人

    电梯中途停过几回后便一路飙升,最后停留在第三十五层。

    期间遇上几名高层职员,在见到林纸鸢时都会恭敬地打一声招呼。当他们在看见这个新上任不久的美女总裁身边跟着的唐钦的时候,都不自觉地流露出惊讶的目光。

    这个年轻的男人会是谁?还是头一回见到林纸鸢带男人上去自己的办公室呢。

    林纸鸢才上任不久,不动声色,便以雷霆手段将公司核心重整。才用了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旧职员便被她卸了大半,她冰山的名头也传遍了公司上上下下,目前为止这些人对她可谓是又恨又怕。

    在电梯上偶遇的时候,除了打过招呼之外,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主动与她话。哪怕是见到唐钦时的惊讶,也被他们迅速藏起来,生怕让林纸鸢发现后生气。

    唐钦不禁感到有些好笑,等到电梯里再次只剩下他们两人的时候,不禁出声调侃道:“看来你对学生比对员工还是要好得多的。”

    “商场如战场。”

    唐钦了头,表示理解。

    层的格局很简洁,林纸鸢的办公室建在这里。

    很快唐钦就跟着她走进了办公室。

    这间墙壁白的一尘不染的房间显得空旷无比,看得出来经过二次重整,整个房间里除了一张办公桌、一张办公椅、一台一体式电脑、一个纸篓、一台空调外,其他什么都没有。

    通过透明的落地窗,能够到俯瞰整个湘阳的脉动,要是到了晚上,整座湘阳的霓虹都能尽收眼底。

    唐钦走过去摸了摸玻璃,这玻璃材质很特殊,估摸着至少有能承受型爆炸的强度,再看了看窗外,那高度令人目眩头晕。离开落地窗,他又走过去坐到那张软椅上,瞪了蹬腿,软椅的滚轮避震很好,他这一蹬腿顿时令得他稍稍弹了起来。

    唐钦不由得惊叹:“在这儿办公,肯定很爽----不过这儿怎么什么都没?”

    林纸鸢便淡淡地道:“我才接手没多久。”

    “----”

    可是她要是决定要接手---哦不,是已经接手了这公司,那么她还当不当老师了?她在向阳不是还有教师这份工作么?

    只是看一眼,林纸鸢就知道了唐钦在想些什么,不过她却并未出声解释,而是突然问道:“你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么?”

    “打算?”唐钦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林纸鸢的这问题跳跃性有些大啊。

    “不知道。”唐钦老实地道。诧异地看了林纸鸢一眼,唐钦心有预感,她所谓想谈的事,便与这问题有关。“林老,…”唐钦琢磨了半天,居然不知道自己该叫面前的女人什么称呼。

    “林——纸——鸢。”

    “哦,林纸鸢,你到底想和我谈什么?”

    林纸鸢呼了一口气。

    “谈恋爱。”

    她突然很认真的道。认真到唐钦从她脸上看不出丝毫开玩笑的意味----

    “哎?”

    唐钦脸都红了,这女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表白吗?

    不像!

    他摇了摇头,“可是我已经有心上人了。”

    唐钦十分无奈,他唯一的优就是专情,但唯一的缺就是博爱----让他拒绝林纸鸢这样的女人,他一开始心里其实是拒绝的,太心疼了!

    “九班的那姑娘?”林纸鸢挑了挑眉,似乎有笑意从她脸上荡漾出来。她知道班上的陈雅诗,可以班上唯一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就是陈雅诗了,但凡是女人就有一个毛病,那就是会不自觉的注意身边同样漂亮的女人,林纸鸢也不例外,她老早就注意到陈雅诗这姑娘----那是个很有上进心的女孩子。

    唐钦大惊:“你---笑了。”

    林纸鸢脸上的笑意立即就收敛下来,道:“你跟我谈恋爱,跟她有什么关系?”

    “----”

    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不讲道理呢!她难道不知道这样会让自己很为难的嘛?唐钦可以拒绝林纸鸢一次,但可以拒绝她两次吗?可以吗?

    可是接下来林纸鸢的话又令唐钦心里刚刚出现的窃喜完全消失殆尽:“演戏而已。”

    闻言,唐钦很生气。

    他就知道这女人没安什么好心,像她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向自己表白。

    “我可以给你一定的报酬。”林纸鸢又道。

    “不干。”

    唐钦想也没想就直接拒绝。如果他答应了,那就等同于给自己找来一堆的麻烦,那些在湘阳喜欢林纸鸢的男人会怎么想?以林纸鸢的美貌加上家世,不知道会有多少年轻俊杰在追求她,又或者,她的家里早已有了内定的政治婚约安排----她这样做,无非是要将唐钦推上风口浪尖,变成一道挡箭牌。

    唐钦并不认为自己能够应付湘阳一个又一个的大势力,如果能,那他就是在吹牛.逼。

    而且唐钦觉得以自己的智商,完全压不过面前这个女人。

    索性直接干脆拒绝算了。

    他不怕麻烦,但是讨厌麻烦。

    林纸鸢也没有想到唐钦竟会如此干脆,一时间也没有再继续话。正如唐钦所想,她确实有婚约在身,而她自己并不想要这样的婚约----她要嫁的人,一定要是她自己喜欢的男人。

    “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

    “为什么是我?”唐钦反问道。

    林纸鸢沉默,半晌才道:“因为你救了我。”

    “我只是一个普通学生,没什么家世,根本帮不上你。”

    林纸鸢摇头。“我认为可以。”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份坚持从哪里而来,但她就是相信自己的直觉。面前她几岁的这个男人,绝非表面上看上去的那样子。

    就连唐钦都没想到林纸鸢会这样坚持。

    不过他仍旧是摇了摇头:“还是不行。”

    “为什么?”

    “因为你是老师,我是学生。”

    “----”

    唐钦突然觉得有些尿急,于是问道:“厕所在哪?”

    “出门左拐。”

    看着唐钦急急忙忙走出办公室的身影,林纸鸢陷入了沉思。

    刚走出办公室,唐钦很快就找到了厕所。

    他刚才倒不完全是在找借口避开,而是真的想撒尿。

    正当他准备进去解个手再离开的时候,电梯却‘叮’的一声响起。

    咦。

    这里除了林纸鸢外,竟然还有人上来么?

    电梯门刚刚开启,唐钦就仿佛闻见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不由得转过身来,正色地观察起电梯里出现的这名神秘女子。

    凌厉干练的短发,肤色呈现为亚洲人少见的麦色,尤其引人注目的就是她的半边脸颊上带着一个暗黑色半镂空奇特面具遮挡住她的一只眼睛,另外一只眼睛正警惕地打量着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这个男人。

    她其实很美,面具外的那只眼睛尤其漂亮,整个人身上都带着一种野性的美感。

    “你是谁?”

    声音中性,低沉。

    紧身的衣裤包裹不住她胸部夸张的膨满,仿佛下一刻衣物就会炸裂一般,腰肢却纤细到盈盈一握,能引起男性最原始荷尔蒙的肉感无时无刻不在拉扯着唐钦的目光。

    她的手里不知不觉间多出来一柄匕首,正在掌心中不断翻飞。

    唐钦的出现令她的身体作出了最本能的警戒反应----她的使命就是要在这段时间内保护这层楼上的那个女人,而唐钦,在她看来无疑是一个不在预料之内的外来者。

    对于外来者,她要做的就是制服、驱逐----仅此而已。

    在一看到她的第一瞬间,唐钦就呆立在了原地,宛如石化,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的女人,嘴巴张了半天,却没发出来半声音。

    这个女人----他认识!

    不仅认识,可以,她的命,都是唐钦捡来的。

    可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出现在林纸鸢的公司?

    一系列的问题出现在唐钦的脑海当中,不容他有时间再细想----因为面前的女人动了,她已经将他视作了敌人看待。对待敌人,她会毫不犹豫地动刀----而这,也正是唐钦以前教她的。

    “等等……”

    唐钦还要话,可是她根本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

    窈窕的身影转瞬间化作一道鬼魅的黑影,下一刻已经栖身到了唐钦的近前。如果这一幕被常人所望见,肯定会惊讶得合不拢嘴。一个人的速度怎么能达到这样无法想象的程度呢?这不是或者电视机里才会出现的东西吗?

    唐钦双目一凝,心中惊讶,这么久过去,她的实力又增强了,而且他似乎察觉到,她的身法中多了些那个女人的影子,可能在他死后,那个女人曾经有心教导过她吧…

    女人在栖近唐钦的第一时间手中匕首就已经从刁钻的角度攻了出去,与此同时,她的身体如影随形,不断追击着正在拼命后撤的唐钦。

    匕首在眼前不断放大,一明一烁,唐钦的瞳孔缩到了针尖-----如果她全力出手,以他目前的实力,是根本抵挡不住的!结局就是被匕首洞穿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