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39、龙组——琉璃

    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面子再也不是问题。

    为了躲开她的匕首,唐钦只能脚下一错,身体在地上滚了一圈,来了一个驴打滚。滚完一圈后脖子撞在了坚硬的墙壁上,疼痛让他的眉头大皱,姿态显得狼狈不堪。

    可惜那个女人只是略微惊讶了一下,并没有打算就此停手。

    黑影再度袭来,她手里的匕首在唐钦的眼中闪动了一下,便是消失不见。

    暗影刺杀。

    一个唐钦熟悉的招式!

    唐钦的眼神也是开始变得凌厉起来,这些暗杀技巧还是他教她的,难道他还能输她不成?下一刻唐钦心中却突然苦笑了一声,废话,现在的他不输,难道还能赢么,换到以前的他倒是可以…

    明明知道这招的名堂,偏偏招架不住,这才是最蛋疼的。

    “琉璃!住手!”

    冰凉急促的声音从后方适时响起,那是属于林纸鸢的。

    闻见声音,琉璃的动作略微迟缓了一下,唐钦双目微凝,这是机会!

    循着驴打滚的路线,唐钦又朝着刚才方向重新翻了回去,像是预判到她的匕首下一刻出现的位置似的,唐钦的左手闪电般的抬起,在空气当中一握。

    纤细的手腕顿时落进了唐钦的掌心当中,被他牢牢钳住。

    琉璃大惊。

    他怎么可能判断得到她匕首刺出的位置的?刚刚那一刻,她的手腕和匕首明明是消失的啊!

    可事实是----他确实像是未卜先知…

    她的暗影刺杀还从未失手过,却在面前的年纪轻轻的男人面前失手了---这…怎么可能?虽然刚才因为林纸鸢的制止声让她的出手减弱并迟缓了几分,但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接的住的!

    琉璃似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出手被他接下似的,欲再次将手从唐钦的手中抽离,不料唐钦突然转身,一把将她抱在了怀中,另一只手迅速抓住她胸前空出的手。

    琉璃皱眉,屈腿后扫,竟使出了唐钦之前那样卑劣的手段,看那腿的轨迹,就要扫到唐钦的下身。

    不过她乃女子,使这种手段也不算是卑劣。

    唐钦感到裤裆一冷,蛋蛋一紧。

    这女人,还真是狠!

    唐钦也不甘示弱,双手仍旧牵制住琉璃的上半身,双腿则是猛地从地上跃起,盘在了琉璃纤细的腰上紧紧箍住,同时双手狠狠抓住了她挺拔高耸的胸部,柔软娇弹的触感顿时从他的手上传来,唐钦下意识地又捏了一下----两下、好几下…

    你踢我蛋蛋,我就抓你胸!

    这一下,两人加起来的支撑几乎都已经没了,顿时一起朝着地面落去——原本是琉璃的膝盖是最先落地,这一下摔起来必定不轻,但她在空中竟二次发力,骤然翻转了两人的体位,最终唐钦的屁股率先着地,发出一声哀嚎。

    竟然敢将他拿来做垫子,而且还是在林纸鸢的面前----被一个女人打得如此狼狈,太丢脸了!

    唐钦气得不轻,双手骤然用力一顿乱抓。

    酥酥麻麻的痛感从胸部传来,令得琉璃黛眉大蹙,唐钦的两只咸猪手仍旧停留在那里。琉璃心中杀心已起,下定决心就算是林纸鸢再制止,她也要出手将面前这个讨厌的男人杀掉!

    两人纠缠着在地面上扭滚挪腾…

    琉璃想要挣脱唐钦,但唐钦死都不松手松脚!

    她的身体扭动得更加厉害,可是愈挣扎,她就越是惊讶----不论她如何挣动,身子只会被束缚得越来越紧,到后来,甚至有些难以呼吸……

    “盘龙锁!?”

    琉璃终于是放弃了挣动,安静地窝在唐钦的怀里,微微喘息。

    盘龙锁,是一种钳制敌人的极强手段,每一名龙组成员都会,包括琉璃她自己。只是这次她晚了一步,被唐钦先以盘龙锁盘住了。

    “你是谁!”

    唐钦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喘着粗气道:“面对敌人,任何时候都不要轻易放弃抵抗----要是你刚才再继续挣哪怕一下,我就要脱力了…”

    琉璃双目微怔,略微失神。

    这个口气,她竟觉有些莫名的熟悉。

    罢,唐钦的四肢无力地弹开,就跟突然剪断的弹簧绳似的落在地上,翻了个身,以大字型平躺在了瓷砖地上,双眼睁大看着天花板微微失神,和琉璃的这番拼斗令他意识到-----相比以前,现在的他果然还是太过弱,就这实力,还不足以保全身边的人。

    琉璃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哪怕是唐钦将盘龙锁用到极限,都险些差控制不住她。正如他所的那样,刚才若是琉璃再继续一下,他就会坚持不住而虚脱了。

    更何况他心里明白,琉璃其实并未动用全力。

    林纸鸢悄然蹲在唐钦的身旁,难得目露关切地问了一声:“你没事吧?”她这个举动,无形之中挡在了琉璃与唐钦的中间,免得这一男一女又打起来。

    唐钦白了她一眼,没好气道:“你再看上一会儿,我就有事了。”

    林纸鸢早就从办公室里出来,分明看到琉璃对唐钦出手,却没有第一时间制止。

    琉璃是她爷爷请过来的人,林纸鸢刚见到她的时候也颇为惊讶,她并未见识过琉璃的真正实力,她的爷爷只是告诉她这个女人很厉害,暂时保护她一段时间完全没有问题。

    如今看到唐钦和她之间的交锋,林纸鸢才明白爷爷讲的并非假话。

    这个女人,真的很厉害!只可惜的是,她并不会一直留在自己的身边。

    实话,就连林纸鸢都不知道琉璃的真正来历,只知道她是从国外执行任务归来,有一定空期,刚好爷爷与琉璃的某位上级有些交情,琉璃这才受邀过来保护她,等到她的空期一过,便会离开。

    林纸鸢之所以想方设法要将唐钦留在她身边,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等到琉璃一走,她身边的保卫力量又成了真空。那时候,她自己不足以应付像上次那样的杀手袭击。

    “我们扯平了。”

    林纸鸢道。

    唐钦试她一次,她也试了唐钦一次。

    这在她看来算是扯平了,但在唐钦眼里看来,却扯不平----

    林纸鸢着向唐钦伸出一只手,让后者起来。

    唐钦恶作剧心态作祟,抓住她伸出的手,顺势往下一带,林纸鸢惊呼一声,身子瞬间失去了平衡。

    就在林纸鸢即将要跌进唐钦怀里的时候,他却突然收手了,同时单手施力拖住了林纸鸢失衡的身体,让她重新站稳-----只见唐钦的脖子处横着一柄锋利的匕首,寒光烁烁。

    原来是琉璃不知不觉已经出现在了唐钦的身侧,在见到他有威胁到林纸鸢的动作时眼疾手快地出手----

    你们,这女人怎么就这么不懂情调呢,一言不合就动刀子。

    难道看不出来他拉林纸鸢的动作只是在开玩笑吗。

    唐钦双手慢慢举了起来,这刀子架在脖子上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我投降,咱有话好好----姑娘家…”

    其实唐钦的心情很不错。

    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在湘阳遇到故人。

    虽然琉璃显然没有认出他——认出倒怪了,他早就换了一副皮囊,而且从琉璃身上不断传来对自己的敌意,但唐钦却丝毫不以为意,琉璃还是以前那样,实力更强,言语更少,相比以前成熟了许多。

    从她身上不断传来唐钦熟悉的气息,哪怕是看着他那种敌视的目光,都令唐钦心生喜悦。

    而琉璃的想法可就比唐钦要简单多了——这男人有病!

    唐钦告别了林纸鸢,临走的时候还意味深长地笑着对琉璃道:“等你回去的时候,替我向督军问好。”

    他知道琉璃在湘阳待不了多久,身为龙组的精粹,在一座城市绝对呆不过三个月。

    罢,他便转身向着电梯走去。上电梯后,在电梯门缓缓关上之际冲着琉璃笑着挥了挥手。

    但林纸鸢却惊讶的发现,在唐钦的话落下后,琉璃完全怔在了当场,面具外的那只杏眼圆睁,俏脸上完全被震惊所覆盖----这表情几乎是林纸鸢从未在琉璃身上见到过的!

    她怎么了?

    “他是谁?”

    琉璃头一回主动向林纸鸢话,并且问了一个问题——她最想知道的问题。

    林纸鸢一愣,就像是她不会主动和琉璃话那样,琉璃也不会主动和她话,这几乎已经形成了两人之间的默契,但这默契却在今天打破了,因为唐钦而被打破。

    “唐钦---他是我班上的一个学生。”

    学生?

    学生怎么可能会知道督军的名字?

    等等----唐钦?

    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这么的…

    “唐…唐钦?他真的叫唐钦?”

    尘封的记忆缓缓开启,一张坚毅硬朗的脸庞逐渐浮现在琉璃的脑海当中,这张脸庞的主人的名字也是叫唐钦,但却跟她现在见到的这个完全不同,差别很大…

    这张脸只一出现,便挥之不去——这是一个这辈子对她来都相当重要的男人,只可惜他已经死了----至少他的型葬礼,她当时就在场。

    “怎么了?”林纸鸢看到琉璃失态的样子相当的惊讶。

    这女人冷漠不比自己差,很少出现现在这样眼神空洞的情况。

    琉璃摇了摇头,喃喃道:“没什么,只是有感慨而已,这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