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 正文 0041、补习

正文 0041、补习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我真的没有偷窥你!我向天发誓!”

    唐钦现在真的体会到什么才叫做百口莫辩,他觉得自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不就是一不心得到了透视的能力吗?这能怪他么?

    唐钦心中腹诽,透视就透视得干脆一好了,通过试验,他发现目前为止,他只能透过一层物体,而不能透过两层,更不能三层----只是不知道以后可不可以。

    这星辰诀可真是神秘莫测的功法,唐钦算是捡到宝了,他的坚持果然换来了成果。

    而他静静地站在那里睁眼闭眼试验的过程当中,梁溪月却以为他是想装傻充愣过去----于是一个劲儿地质问着他。

    唐钦走到左边,她跟到左边,唐钦走到右边,她也跟到右边,唐钦从窗户上爬进自己家里,她也跟着他进了他家客厅,总之是一副不讨到唐钦一个解释誓不罢休的态势。

    可是唐钦能给她什么解释?

    难不成直接告诉她刚刚他莫名其妙得到了透视的能力?

    那她岂不是把要他当成蛇精病来看了……

    “你发誓个屁,你没偷窥的话,怎么可能知道我里面穿了什么?又怎么可能连款式都清清楚楚?哼---看了就看了,男子汉大丈夫,你丢不丢人,羞羞脸!”

    梁溪月最看不得别人撒谎,尤其唐钦越是他没有偷窥,她就越是要讨个法,只是心里面过不去而已,其实要是唐钦偷看了,她也不能将他怎么着,她只是气不过!

    堂堂一个男人,敢做不敢当,算什么英雄好汉!

    唐钦一脸的苦笑,一屁股坐到自家的沙发上。

    梁溪月也环抱着胸挨着他坐到了旁边,直勾勾地盯着他看,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羞愧的表情,可他脸上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咦----难道他的是真的?不不不,这不可能。她这么好看,唐钦为什么不偷看?换成她是唐钦她也会偷看的----嗯,就是这样。

    见梁溪月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唐钦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索性道:“行行行,我看了看了,我姐姐哟,我看了还不成嘛----我不仅看了你穿什么内衣,我还看了……”

    “你还看到了什么……”

    梁溪月有些紧张。

    唐钦上下扫视了一下梁溪月,梁溪月顿觉自己仿佛没穿衣服置身在唐钦的眼底,浑身都不太自在地扭了一扭,紧张地注视着唐钦。

    “我看到了----你的内衣牌子是轩尼,内内牌子也是轩尼。你肚脐眼上有一颗痣,左边大腿上也有一颗。嗯,身材不错,美白的大腿----我还看到你屁股上有个胎记。”

    “你…”

    梁溪月花容失色,连忙弓起身子坐远了一些,和唐钦保持了一段距离,瞪大了眼睛,就跟看妖怪一样地看着他----要不是她知道自己身上穿着衣服,还以为是唐钦有透视眼呢!

    当然她并不知道事实正是如此…

    正如唐钦所,她屁股上的确有一个先天的胎记。

    唐钦他竟然连她的胎记都看到了。

    她时候还发过誓呢,要是以后有哪个男人第一个看了她屁股上的胎记,她就嫁给他---那时候还很不懂事。如果按照那时候的逻辑,那么她岂不是该嫁给唐钦?

    “你你你……”

    一想到时候发过的誓,梁溪月脸上便火辣辣的烧,根本不敢再去看唐钦,明明是她让唐钦给看了,却不知道要怎样面对唐钦,索性掩脸低微地抽泣起来。

    唐钦惊讶地望着她----

    他本无恶作剧之意,奈何她紧逼。

    这下好了,弄哭了。

    唐钦从到大,最看不得的就是女人哭----他赶忙坐过去揽住她的肩膀轻微地晃了晃,柔声安慰道:“喂,你比我大,可别哭哇?我错了还不成嘛----看都看了,现在怎么办?”

    梁溪月猛地抬起头,剜了唐钦一眼,楚楚可怜道:“怎么办你问我?”

    “我---我负责,我对你负责总行了吧?”

    “---我不喜欢孩。”

    唐钦腼腆地道:“我也不喜欢孩----我们可以不要孩。”

    “噗”

    梁溪月险些一把鼻涕喷洒在唐钦伸出的手臂上。

    “唐钦!!!”

    俏脸崩住了有几秒钟。

    接着她便再也沉不住气,转眼间破涕为笑。

    “你的嘴可真欠!”

    梁溪月十分气恼地双手在唐钦的胸口连锤了好几下,可能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个姿势外加这个动作十分的暧昧。

    唐钦摸了摸鼻子,喃喃吐槽了一声:“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两只咪咪开大炮…”这是唐钦老家的一句谚语,因为梁溪月现在这样子,他才突然想起,形容一个女人哭和笑都是武器。

    “嗯?唐钦----你刚才什么哪,再一遍看看?”

    梁溪月不怀好意地瞪着唐钦----她的耳朵可真是尖呢。

    “没啥,我是----你连哭的样子都那么好看。”

    “哼---你就贫吧!”

    梁溪月白了唐钦一眼。

    俏脸却掩不住的笑意。

    这个时候已经接近早上六,唐母推开卧室的门走出来,刚好看到梁溪月和唐钦两人坐在沙发上笑的场景,大为惊讶。“溪月,你怎么在这儿呀?”

    她的语气中带着惊喜。

    “啊,阿姨,我---我来问唐钦拿东西。”

    梁溪月惊慌失措,着便站起身来,道:“东西已经拿到了,那我就……”

    “你就什么呀你就,来都来了,一块儿吃个早呗?”

    唐母走过来挽起她的胳膊就把她拖住,不让她走,同时对卧室里叫了一声:“老唐,赶紧的,去楼下买千层饼和锅贴上来。”

    唐大山此时也已经起床了,他早已经听见了门外的声音,应了一声后,匆匆穿上裤子和衣服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在看到梁溪月后冲着她笑了笑,然后去洗手间洗漱,他的动作麻溜,不一会儿就披上外套走出了家门,去楼底下买早去了。

    “溪月,你先坐会儿,我去煮粥。”

    “阿姨,其实---不用这么麻烦啦。”梁溪月觉得十分不好意思。

    “麻烦什么呀,你不来我也是要煮粥的,钦喜欢吃----是吧?”

    “----”

    不一会儿,唐大山提着一大袋千层饼和一大盒锅贴,还有几根油条几枚麻球上来了,而江心仪也已经煮好了粥,拿出几叠自家腌制的酱菜,无非就是一些盐菜和萝卜干之类的。

    时隔多日,梁溪月又跟他们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

    唐钦发现,梁溪月只要是跟江心仪在一块儿,就表现得十分家碧玉,跟刚才用拳头打他时候的她出入甚大。看得他着实有些啼笑皆非----不料这一幕却刚好被梁溪月给瞧见了。

    桌子下,梁溪月踢了唐钦一脚。

    “咦?溪月,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有没有。”

    梁溪月连忙摇摇头,不忘瞪了唐钦一眼。

    “那是不是这里的早不合你的胃口?”江心仪又问道。

    “不是啦,早很好吃呢。”梁溪月笑着道。

    “那就好。”

    “咦----阿姨一直想问问你来着,溪月是哪里人呀?”江心仪喝着粥,不忘问道。

    “我是苏杭人,被分在湘阳实习。”

    “原来是这样,在外地实习挺累的哦----多吃。以后没事经常来阿姨家吃饭吧?反正左邻右舍的,你一个人出去买或者自己做都不方便。”

    江心仪看了看墙上的钟,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走了,溪月,不用着急走,多玩一会儿----唐钦,你好好招待着撒,不许欺负你姐姐。”

    “----”

    完,江心仪和唐大山两人便收拾了一下后出门上班去了。

    今天礼拜六,不过厂里并没有放假,两人不在一个厂上班,不过却刚好顺路,每天都是一起出门,几乎同一时间下班回来。

    他们俩走后,就剩下唐钦跟梁溪月。

    唐钦没课,梁溪月也不用上班。

    两人又吃了一会儿早,梁溪月吃了几只锅贴后就摇了摇脑袋,表示自己吃不下了,唐钦见她不吃了,索性把她的那份也都一起拿了过来,一股脑塞进了嘴里。

    后者惊讶地盯着他:“你是猪吗?”

    “你不吃了,难不成浪费?”

    “我那份都粘上我的口水了,你不嫌弃姐呀?”

    唐钦白了她一眼,表示并不想与她话----哪儿来的那么多讲究,唐钦自认自己是乡下来的。

    吃完后,唐钦把盒子一扔,打开电视机便往沙发上一躺。

    “你都高三了,也不好好看看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没多少日子就该高考了吧?你这样---行么?”梁溪月见唐钦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不由得试探性地问道:“要不----姐帮你补补课吧?”

    唐钦一下坐直了身体,惊讶道:“补课?你?”

    “你妹的----居然敢瞧本姐,你是不知道,姐当年在学校里可是学霸出身好不?”梁溪月拍着自己丰满的胸脯,自信十足地道。

    唐钦翻了翻白眼,摇了摇头:“还是算了。”

    “为什么?”

    “都女人胸大无脑。”

    “唐钦---你过来。”

    “----”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