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42、又现房东

    “干抹布在哪儿呢?唐钦----别看了,这期不好看的!”

    唐钦仍翘着二郎腿在看电视,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电视里正播放着某档综艺节目,无聊之际消磨消磨时间倒也不错,他看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梁溪月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唐钦看了一眼,惊讶的发现梁溪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乱哄哄的桌子收拾得干干净净,桌子上原本放的一些杂物也被她给清理到了一旁,摆放得整整齐齐。

    “我去拿。”

    唐钦一个鲤鱼打挺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从厨房里拿出一条湿漉漉的抹布递给梁溪月。

    梁溪月黛眉微蹙地看着唐钦手里的毛巾,嫌弃道:“这太湿了,有没有干的?这要是擦完,哪能放书本在桌子上呀?”

    唐钦不解,问道:“放书本干嘛?”

    “我要给你补习呀。”

    “真给我补习?”

    “不然还能有假?”

    “不要了吧?”

    倒不是唐钦不想被梁溪月补习,他是不想让好好的一个礼拜六就在学习当中度过----多么好的时光,何必浪费在学习上!原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或者是好好的看一天的电视,却要这么泡汤。

    他不甘心哪!

    所以他心里其实是拒绝的。

    没想到梁溪月却有些误会了唐钦的意思,她还以为唐钦是看不起她的教导水平,气鼓鼓地瞪了唐钦一眼:“不要算了。”

    完仍不解气,推了唐钦一把后转身就走。

    “----”

    她走到门口,打开房门。

    刚刚走出去,然后准备拿钥匙进她自己家的时候,唐钦却眼神一凝,凝神盯了一眼梁溪月的家门方向----门里模糊的景象印入唐钦的眼中,那道门就像是微微透明的一样,只见她的客厅当中有一个猥琐的身影。

    是那个极品的房东!?

    他怎么又偷偷摸摸进了梁溪月的家中?

    唐钦于是快速地追了出去,一把拉住梁溪月纤细的手腕,脸上带着歉然的笑容,道:“溪月姐,我错了,我突然好想学习,你给我补补课吧?”

    “哼,你不是不想嘛?”

    唐钦一拍脑袋,自责道:“我刚才一定是脑袋秀逗了,溪月姐这么漂亮的免费家教,我上哪儿找去?万一溪月姐和我朝夕相处,日久生情,我岂不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梁溪月噗嗤一笑,轻啐道:“谁要跟你日久生情,白日做梦!”

    “----”

    唐钦连拖带拽地将梁溪月从门外拖进了门内,把她拉到椅子边坐好,然后自己屁颠屁颠地进屋提着书包走了出来,随后把功课从书包里一一翻了出来,放到了梁溪月的面前。

    梁溪月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刚刚还一万个不愿意呢,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快啦?---咦,门还没关呢,我去关门先,你等等。”

    梁溪月看到唐钦粗心地连门都没有关,不由得责怪地看了他一眼。

    唐钦却拦在她面前想了想道:“先别关,让它开着吧,楼道里有风吹进来,蛮舒服的。”

    “可是----”

    “别管它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怕我会把持不住。”唐钦胡搅蛮缠了一通,受到了梁溪月的好几个白眼。

    不过梁溪月终于没再什么,拿起唐钦的一张数学卷子看了起来。“唐钦,你等等哦,姐好久没接触高中的题目了,让我先看看。”

    着她便从书包里抽出一张草稿纸,开始率先演算起唐钦卷子上的题目。

    这是一套高考的模拟综合习题,难度上挺高的,尤其是压轴大题,这是一套往年的高考真题,只有真正的学霸才能做的出来,每次看到这种题目,唐钦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接睡过去的----当然梁溪月的重心也没有放在这种题目上,她的目的性很强,只想把唐钦能拿到分的题目教会他就行。

    过了一会儿,梁溪月已经将填空题算的差不多了。

    看得出她以前可能真的是一名学霸,一般女生都特别讨厌的数学在她的手里竟然是游刃有余。

    这些题虽然有些生疏了,不过经过一会儿的熟悉后,她都基本上已经能解。只剩下最后的两道题目可能还有迟滞,没有落笔在草稿纸上写下答案。

    而唐钦则是双手搁在桌上,静静地看着做题的梁溪月。

    微风轻抚过她的脸颊,将她的一缕细发吹起,俏脸陷入沉思的样子尤其好看,唐钦忍不住看得一呆。

    “搞定,这难不倒我嘛。”

    把演算纸推给唐钦,梁溪月道:“你做一遍先,不要看我写的答案哦,写完给我,我来批改,然后再给你讲错掉的题目----这套题的填空都挺典型的,你一定要会做才行。”

    “哦----”

    唐钦接过试卷和演算纸。

    这回换成梁溪月双手拖着香腮,美眸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唐钦,静静地看着唐钦做题。

    美女在侧,目光如炬,唐钦深感压力巨大,他平生最怕的就是丢脸,于是乎,他很有学霸风范地先活动了一番手指骨节,操起水笔,然后-----第一题他就懵逼了。

    好像有一个很熟悉的公式,活泼地在唐钦的脑海里一闪而逝,之后便再也想不起来了。

    淘气!

    (-___-)b

    唐钦现在的表情是这样的。

    算了,下一题吧----妈个j,这套什么鬼题?怎么他以前都没见到过?

    再下一题。

    唐钦接连跳过了好几个空,然后终于写出了一道很简单的送分题。

    十多分钟后,唐钦的笔终于放了下来,抬眼偷偷看了梁溪月一下,结果这时候这女人却并未将目光放在自己身上,而是无聊地在一旁玩手机,唐钦松了一口气,再怎么也不能让她看到自己脸上颓然的表情不是。

    总算是把空都填上了,论错误率,唐钦绝对能够保证。

    “做完啦?哎呦,挺厉害呀,做题速度这么快。”

    梁溪月没有想到唐钦能够这么快的完成选择题,她将手机关上,丢在一边,然后拿起唐钦的卷子,又拿出一根儿红笔,开始批阅了起来。

    “第一道就错了…”

    “嗯?怎么又错了。”

    “错!”

    “错!”

    “错错错!唐钦你搞什么,一套卷子一共十二道填空,你个错了九个……”梁溪月翻了翻白眼。

    “唐钦,你过来,你坐的这么远我怎么教你呀?”

    唐钦闻言将屁股挪了过去,坐到了梁溪月的一边。

    “哎呀,你再过来嘛。”

    梁溪月见唐钦有些坐立不安,索性自己把椅子挪了过去,凑到唐钦的身边,开始给唐钦讲解起错题来,她的声音很是动听,身上还带着一股馨香的气味,令得唐钦心旷神怡。

    因为要讲题目,她的身子紧紧挨着唐钦。

    一开始她的肩膀和唐钦的手臂紧靠在一起,

    再后来,梁溪月越讲越是投入,越投入就越是忘我。

    教者无心,受者有意。

    刚开始唐钦还听得进去题目,到得后来,唐钦的视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飘进了梁溪月的胸衣。那一阵随着笔锋的挪动而波澜壮阔,蕾丝裹脱中的深v,果冻一样轻微掠动。

    看得唐钦呼吸急促,心跳加速,脸蛋通红----直想变身成为她胸口佩戴着的那枚月牙形玉佩,然后施展一下自己高端的游泳技巧。

    “唐钦,你在没在看题?”

    “在…在看呢。”

    “喂----臭子,你往哪看呢?…”梁溪月扭了扭身体,让自己重新坐端正起来,然后扯了扯t恤的领口,一脸警备地看着唐钦。

    唐钦马上把目光移开,满脸的无辜。

    两枚深水炸弹如此近距离的震撼呈现在唐钦的眼前,唐钦能够做到现在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哎,我看你哟---真是没救了,脑袋里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

    梁溪月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身子。

    早上起来之后就没有上过厕所,这时顿时来了感觉,可却身处唐钦家里。于是她便准备回去一趟,先把生理问题给解决好,再来继续教唐钦功课。

    “唐钦,我先回去一趟,上个厕所,你在这里等我。”

    “你确定你要回去吗?你那个极品房东现在就在你的房间里。”

    唐钦提醒了一声道。

    其实一开始,他就已经透视梁溪月的家门,刚好看见谢欢在梁溪月的客厅里鬼鬼祟祟,而就在刚才,唐钦又刻意透视看了一遍里面,他惊讶的发现谢欢已经不在她的客厅。

    唐钦家的门一直开着就是为了时刻看到对面梁溪月家的门,自始至终门都没有被打开过,谢欢不可能已经出来了,那便只有一种可能,以他的猥琐程度,肯定是进了梁溪月的卧室----至于他在梁溪月的卧室里干些什么,唐钦不知道。

    “啊?你怎么知道的?”

    梁溪月愣了愣后问道。

    “我能透视,你信吗?”唐钦仿佛是开玩笑的语气道。

    这种话哪怕是他自己听见都有可能不太相信,更何况是梁溪月。梁溪月打了他一下,正色道:“别开玩笑啦,讲真,你的是真的吗?他真的在里面?”

    “千真万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