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校花的近身兵王正文 0044、一对极品

正文 0044、一对极品

    两人刚走没多久,谢欢身上的手机便开始亮了起来,但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和震动——唐钦刚才把手机模式调成了无震的静音模式。

    临走的时候梁溪月回头看了一眼,却看到这死胖子虽然身上的手机亮个不停,但始终在呼呼大睡,一也没有察觉他老婆的电话正一直打来,连着打了有三四个的样子。

    她诧异地偷着看了头也没回过的唐钦两眼,心想这家伙的心思还真是缜密呢,换做是她,绝对想不到要把谢欢的手机调成静音模式,呆会儿等谢欢自个儿醒过来后,发现给他老婆发的那条短信,又或者是她老婆已经怒气冲冲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不知道他会是何种表情…

    梁溪月突然有些期待起来。

    唐钦拉着梁溪月回到自己家中。

    “我们就这样把他扔在那里,没有问题么?”

    梁溪月仍有些担心,不由得出声问道。

    唐钦却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双手张开倚着靠背,舒适地打了个哈欠:“能有啥问题,咱们该干嘛干嘛----对了,你不是要上厕所么?不嫌弃的话就我家上上得了。”

    梁溪月这才想起从刚开始她就一直憋着想上厕所来着,被唐钦这么一,感觉来得就更加强烈了。

    谢欢这死变态还在她卧室地板上呼呼大睡,她可不敢现在回去上厕所,万一这死胖子突然醒过来,还不得把她吓个半死?谢欢的变态程度,梁溪月刚才可是亲眼目睹了的——目睹的是作案现场。到时候被堵在厕所里出不来那就很尴尬了,干脆听唐钦的话,在他家里解决算了。

    “嗯----你家厕所在哪儿呢?”

    闻言唐钦站起身来,亲自把梁溪月带到了厕所门前,指着窄的厕所道:“就这里,你要上大的的?”

    梁溪月俏脸一红,慎道:“关你屁事!”

    “----”

    他突然想到刚才在梁溪月客厅里看到的卫生巾,心想梁溪月或许这两天正处于生理期,于是贴心地道:“用不用我帮你去把你的大创可贴拿过来几张?”

    “大创可贴?”

    “就是那个----”

    “---闭嘴!”

    梁溪月连忙打断了唐钦继续下去,脑袋上开始冒出黑线,脸上也烧得厉害,她一下就反应过来唐钦口里的“大创可贴”究竟是什么玩意儿----那玩意儿是她前几天买的,估摸着例假快来了,早买好给自己备着而已,事实上她的例假还没有来到,怎么这玩意儿好巧不巧让唐钦给瞧见,并让他给操心上了呢?

    梁溪月嘭的一声将厕所的门甩上,闷闷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唐钦,拜托你走开儿!”

    一想到唐钦有可能就站在门外,梁溪月坐在马桶垫子上的屁股便如坐针毡一样,浑身都不太自在,都不能够好好地上厕所了,她要上的是大号,要是撒尿的时候让唐钦给听见了,她都觉得自己好去死了!

    这才出声让唐钦走开,以便自己能够好好施展…

    “----”

    唐钦一脸无辜,叹了口气后转身离开。

    这年头,当真是好人难做哟。

    听见外面没了动静,梁溪月这才放松了一些。

    悉悉索索的水流声从厕所里传了出来,尽管是在客厅,以他现在强化过的听力,想要听,仍旧能够清楚地听见,所以从这上来,梁溪月无论让唐钦走多开,其实都是没有用的。

    唐钦闲得无聊,在客厅里看电视。

    抬头看了看时间,他发现从梁溪月进厕所,到现在,已经足足过去半个时了----谁上厕所会上半个时辰的?就算是上大号也用不着这么久的吧?

    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唐钦于是站起身来,刻意地将听力集中在了厕所的附近。但无论他如何仔细的聆听,却只能听见梁溪月有些不太平静的呼吸声。

    好像是没出什么大事,唐钦这才放心心来。

    又过了一会儿,梁溪月仍旧没什么动静,唐钦忍不住在外面喊了一声:“溪月姐,你在里面干什么呢?没事儿吧?是不是掉坑里啦?”

    过了几秒钟后,梁溪月轻啐的声音才从里面传了出来:“你才掉坑里了呢,我…我没事。”

    “---”

    唐钦还以为是她因为自己站在这里而不好意思出来呢,女人嘛,也可以理解,他刚准备转身走开的时候,梁溪月的急促声突兀地再次传出:“等等我有事!唐钦,等下---你先别走。”

    “你家里---卫生纸是不是用完了!?”

    她的声音鼓足了勇气。

    问出这句话,足足耗费了她接近半个时辰的时间。

    唐钦一楞,道:“不知道诶,用完了吗?”

    “用完了!”

    “----”

    唐钦仿佛明白了梁溪月为什么会在厕所里呆这么久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不仅仅没有对此产生同情,甚至有些想笑。

    “唐钦!!!你现在是在笑吗???”

    “----”

    唐钦连忙摇头否认:“没有没有,我去帮你拿纸过来,等着哈----”

    他险些以为梁溪月这女人该不会也跟他一样有透视眼呢。

    外面再次没了动静,梁溪月的心情有些忐忑。

    她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在看到篓子里那卷卫生纸已经只剩一个塑料筒的时候,梁溪月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毋庸置疑,卫生纸肯定刚好用完但江心仪还没有续上,而梁溪月在进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去注意。

    梁溪月暗恼自己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就这么的粗心大意。

    其实她早就上完了厕所,可愣是在厕所里呆了半个多时,这半个多时里她都在思考着同一个问题----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难不成要在唐钦家厕所里呆上一天?且不坐这么久会不会得痔疮,等到江心仪和唐大山都回来了,她丢的脸就该到姥姥家了!

    所以现在唯一的选择只能是让唐钦把卫生纸送进来…

    天呐,她心道自己究竟是造了什么孽,总是怎么这么倒霉!

    在唐钦这个比她了几岁的“弟弟”面前,她的脸算是已经丢尽了。

    之前是在唐钦面前裤裆开了,现在又要在唐钦面前让他送纸进来---她上的还是大号。

    希望唐钦不要接机发挥,要不然她可真要哭给他看了。

    “我来了,你---开下门吧?”

    唐钦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梁溪月拿手抵住门,然后将门打开了很的一道缝隙,在她紧张的注视下,唐钦攥着纸巾的手才从外面慢慢伸了进来。迅速从唐钦手里接过纸巾后,出于紧张,她一下就把门重新推上----然而唐钦的手还没来得及抽回去。

    唐钦的惨叫声从外面响起,惊得梁溪月一下就把门把给松开了,生怕再次夹到唐钦的手指头。

    有一种痛,叫做被门夹了手。

    “对不起啊唐钦……”

    唐钦吹着自己的手指头,“没事没事,快儿吧,要不该吹干了……”

    “----”

    两分钟后,梁溪月才缓缓走进客厅,她的头埋得有些低,刚刚洗过的手还在淌落着水滴。

    “唐钦,你的手,没事吧?”

    唐钦摇摇头,豁然道:“没事啊,不要紧的。”

    “给我看看。”

    梁溪月仍旧把唐钦的手夺了过来,然后自己也坐到沙发上,唐钦的旁边,将他的手枕在她的大腿上,低头打量着刚才唐钦的手指被夹到的地方----那里有一块儿红红的地方,刚刚那一下只有梁溪月才清楚用了多大的力,所以她心里怪过意不去的。

    本来就是她让唐钦帮忙拿纸巾,结果人家拿来了,她还把他的手指头给夹了。

    “疼不疼啊?”

    梁溪月用自己的嘴巴在唐钦的那两根手指上吹着气。

    还别,唐钦还真觉得那两根手指头舒服了许多。

    梁溪月的大腿软软的,还很有弹性,攥着他的手指头也是软软的,心翼翼地握着他的手指头,用嘴巴轻轻地吹着气,俏脸上极为认真的神情煞是可爱。

    这时候,隔壁突然传来一声杀猪般的嚎叫。

    唐钦仔细一听,一下就认出来这一定是从谢欢的嘴里传出的无疑,他的身边还有一道很是尖锐的女音,这声音的主人显然是他老婆,也就是,他老婆这会儿已经杀过来了,这速度倒真够快的。

    唐钦拉着梁溪月来到门口处,还未接近,就听见外面的刺耳的声音。

    “谢欢!你给老娘清楚,这些照片是怎么回事?”

    “老婆,我…我也不知道哇。”

    清脆的声音连隔着一道门,唐钦和梁溪月都能听见,两人不禁暗呼一声过瘾。

    “啊…老婆别打,我错了,我错了啊!”谢欢求饶的声音带着些颤抖。

    “错了?错你个死,你这屋子不是已经租给一个漂亮的姑娘了么?你又来这里做什么?刚才裸着躺在人家卧室里到底在做些什么鬼事?手里的睡衣就是那个姑娘的吧?老娘都看到你两亿个儿子死在外面了----今天要是不清楚,老娘就宰了你…”

    着,她竟然从包里掏出了一柄菜刀,没错,就是砧板上切肉用的菜刀,谢欢的老婆原是杀猪出身。

    谢欢看到明晃晃的菜刀后,吓得一屁股跌跪在了地上,泪流满面…

    “老婆,你先听我解释啊……”

    “没什么好解释的了,受死吧!”

    梁溪月趴在门口,眼睛对着猫眼看着门外,而唐钦则是不用通过猫眼,都能看到外面的景象。

    两人皆是看得目瞪口呆---这肥婆,还真是彪悍得可怕啊。

    一言不合就开砍,对象还是自己的老公。

    实话,这一对俩人都挺极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