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46、我的给你穿呗

    上礼拜五临放假前老师破天荒地没有像平时那样布置巨量的作业,甚至作业量几乎为零,同学们诧异纷纷的同时却也听到老师宣布了一个重磅的消息----那就是这个礼拜一一上来就是极为重要的二模。

    湘阳所有的区(县)教育局都会进行高考前的一模、二模这样的正规考试,这是属于区级的统一考试,其目的在于考察本区的真实教育水平,以及各学校的差异,同时也为各学校各科老师的评级提供数据依据。

    一模二模的难度基本上都是模拟历年来的正规高考,含金量很高。

    在湘阳有句话叫做“一模是金,二模是银”,结合一模和二模的综合成绩,再看学生在区里面的排名,基本上就能估到学生所能考进的大学。

    当然但凡是模拟,无论如何和真实都有出入,历年来高考上发挥超长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每年各个学校都会有许多在高考中突然脱颖而出的黑马。还有很多一些则是发挥失常的种子选手,老师对他们希望很高,但高考却突然握笔如铅,失利后痛哭的也不在少数。

    高考如战场,学生们都被老师“上大学才有出路”的思想洗脑了十多年,突然一屁股被踹上战场后,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总的来,一模二模只是为学生们填报志愿提供了有效的根据,免得学生们对自己的水平不了解而填差了志愿,毕竟对于大部分学生来,志愿表填写的重要性可以一也不次于高考的成绩。

    向阳校园里但凡是高三的学生,一个个都是行色匆匆,可谓是争分夺秒地要赶到教室坐下来临阵磨一磨枪。二模在即,临阵磨枪,不亮也光,他们都坚信这一。

    唐钦今天好不容易没有迟到,慢吞吞地走在林荫道上,但他发现他好像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

    这林荫道算是一条近路,直通高三的那栋教学楼,有很多不愿走弯路的学生都会往这儿走,道的两边则是树林,昨晚下过雨,所以树林的泥地还颇为泥泞,只有道的鹅卵石路才是干净能够下脚的,不过路面很是狭窄,多同时过三个人的样子。

    先是有一瘦一胖两个妹子从他身边窄的空间里跄跄走过,而他自从那日突然加强过的听力也让他无意当中听见了其中那个胖mm吐槽道:“这人干什么呀,挡在路中间,烦不烦人呀。”

    另一个瘦mm则是迅速捂住她的嘴巴,声道:“嘘,他是唐钦,也是高三的,他脾气可不好呢。”

    “哼,我认识他,好歹也是高三的,难道不知道今天是二模吗?自己不思进取也就算了,还慢吞吞地挡着别人。”

    “不过,近距离看到他,他真的是好帅呀,人又高。难怪传闻连陈雅诗那样的校花都和他关系暧昧不明呢。”

    “切,你个花痴,我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吧---他以前追过我,不过让我给拒绝了,因为我觉得我现在年纪还,早恋会影响我的前途的。如果我当时没拒绝他的话,哪儿还有陈雅诗她什么事。”

    “----”

    走在后面的唐钦一个趔趄,险些一头栽倒----?

    首先,并不是唐钦故意挡着这胖mm,而是因为她自己横向生长的吨位实属路霸。

    其次,是唐钦不思进取,那她就思进取以至于平时没时间好好学习和积累而要争分夺秒地去抢那可怜的几分钟准备考试?

    第三,也是最令唐钦无语的一----他怎么不知道自己何时追求过这样“貌美如花”的胖纸惹?

    唐钦现在的表情是这样的。

    (⊙o⊙)

    按理,他可以告她诽谤的好不!

    不知不觉就成了别人用来装.逼的工具,唐钦的内心几乎是----喜出望外的。

    不自觉地甩了甩额头上飘逸的碎发,用手撸了撸刘海----还不是因为帅?

    他是个低调的男人。

    如果他现在停下来跟那个胖mm争执三百个回合,他绝对有把握将她教育好,但他却并不打算这么做,毕竟是他偷听在先不是?虽然不是故意的,但好歹也是听到了。

    安静地偷听别人的装.逼那是美德,但如果站出来拆穿别人装.逼那就是过分。

    唐钦从来都不是一个过分的男人,他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她装她的,我装我的,互不干涉。

    自从唐钦得到听力和视力的诡变提升后,尤其是视力——不仅能聚焦看清到超远的距离以外,还能穿透一层实质物质,他几乎每天都会不心地窥探到别人的**。

    像刚才那对胖瘦mm就是例子,唐钦几乎是无意中就听见了两人的对话。

    可能现在是因为还处于对这种能力觉得新奇的阶段吧,毕竟偷窥别人并非是什么好事,如果没有必要,唐钦觉得他有必要控制好这种能力。

    这时,他的右肩突然被轻轻拍了一下。

    云淡风轻的一下,就像是有一只鸟轻啄了他的肩膀一口。

    从力度来看,很心翼翼,一触即离,可见这是一个女人。

    从角度来看,她的手拍在他的右肩,人却站在左边,没有听见呼吸声想必是在屏着呼吸,可见她不乏浪漫因子。

    从闻见的薰衣草香味来看,她肯定是早上才刚洗过头,这香味正是来自于她用的洗发水,女生的头发不容易干透,可见这是一个精致的女生。

    综上所述,拍他的应该是一个美女。

    唐钦认识的美女可不多,而其中最喜欢用这个味道洗发水的----

    “雅?”

    唐钦心念电转后便霍然从刚刚被她拍的右侧转身,果然发现后面空空如也,而陈雅诗则站在另外一边咯咯地笑:“笨蛋,我在这边啦,被骗了吧。”

    唐钦也跟着她一块儿笑。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今天的陈雅诗难得的没有穿校服,令得唐钦眼前一亮。

    额前头发被一根曲别针别在头,露出光洁的额头,长发束在耳后,七分处以淡蓝色蝴蝶结绑成了马尾,两只巧白嫩的耳朵露在外面,充满灵气。

    黑色略收身的三条杠运动裤搭配白鞋,似乎了一号的绿格衬衫下摆被她用绑结的方式手动束腰,显得腰肢极为纤细。

    聪明的女生知道自身的优势,也知道该怎样利用这些来搭配穿衣,平时不见陈雅诗穿除了校服之外的衣服,还以为她只关心学习,不注重这些,直到现在唐钦才发现他错了,而且大错特错---想来陈雅诗才是那个隐藏的婊贝呢,胸大屁股的运动风一样可以性感得可爱。

    “不过,你怎么会知道是我呢?”陈雅诗雀跃道。

    看来她今天心情很好,唐钦甚至觉得,这很可能是因为二模在即的缘故。

    是的。

    别人有可能因为二模而心情沉重,郁郁寡欢,但陈雅诗绝对不会,她刚好属于相反的那一类。

    “我猜的。”唐钦就回道。

    “猜的可真准---嗯,唐钦,二模准备得怎么样啦?我好像看你一都不着急呢。”

    两人并排而行,陈雅诗走在他右边,他则在左边,两个人刚刚好占了一条道,好在后面也没有人,两人都走得不徐不缓,因为现在离上早课还有十几分钟,时间绰绰有余。

    “着急有用么----”唐钦摊了摊手,道:“我现在这叫养精蓄锐,等一下大笔挥毫,一气呵成。”

    “哼,我看你这叫----死猪不怕开水烫,考试越近你越浪吧!”

    “----”

    跟刚才遇到的那个胖mm相比,唐钦这才知道什么才叫做赏心悦目----再看到陈雅诗的时候,简直就是美若天仙,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养眼。

    “你真美。”

    唐钦情不自禁地道。

    “啊?你刚才啥?”

    “没啥,我你今天怎么没穿校服。”

    闻言,陈雅诗才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惊慌失措地望着唐钦道:“糟了!你不,我都差忘了---前天我妈忘了把我的校服丢洗衣机,结果昨天她才自顾自地把我校服洗了,现在还没干呢…”

    昨天才下过雨,就算是用洗衣机脱过水,以湘阳的潮湿度,校服那种略厚布料的衣服仍旧不容易干。

    “哎呀,现在怎么办呀…”

    陈雅诗停下了步子,俏脸上满是踌躇,高中三年来她还是头一次没有穿学校的校服就来上课呢,心里自然是紧张的不得了,担心班主任黄洁会她。

    唐钦见状将自己的校服脱了下来,丢给了她。

    “我的给你穿呗。”

    “可是这样子,你穿什么呀?”

    唐钦一乐,道:“我里面又不是没穿衣服,这不里头还有条短袖呢么。”

    “可是…班主任会你的。”

    唐钦不以为意,率先走在了前面,悠悠道:“我好过你,你好比我。”

    陈雅诗愣了愣后才反应过来,脸上一红,心中一暖,再看向唐钦的目光里仿佛已经多了什么。

    三两下穿上唐钦的校服后,迅速跟了上去。

    “唐钦,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