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47、哈喽Kitty不错

    充实的一天从考试开始。

    上午语文、数学。

    下午生物、英语。

    黄洁今天来得格外的早,今天她也不叫人上来擦黑板了,趁着早自修的时间自己拿板擦将黑板擦拭赶紧,然后慢悠悠地在黑板上写下今天的考试安排,包括各科考试的开始时间和结束时间,注意事项等等。

    她转过身来,看着底下成片“哗啦啦”的翻书声不禁摇了摇头:“你们呀,也就考试前的几个时用功得不得了,平时都干嘛了?”

    黄洁是一个年近四十多的女人,长相普通。她的儿子跟班上的学生也差不了多大,在湘阳的另一所重高中念高二,所以她一看到自己带的九班的学生就像是看到她自己的孩子似的---话也就多了一些,也语重心长了些。

    她平时也有严厉的一面,但大部分时间都是像现在这样的和蔼,带一啰嗦。

    其实老师们也都理解学生,毕竟高三的学习压力确实挺大,三天一考,每月一大考,现在所剩时日无多,转眼间就已是二模,二模之后再过一个半月,就是正式高考。

    该给学生们复习的东西,各科的老师早都已经完成。

    现在剩下的就要靠他们自己了。

    “好了好了,我也不多了,今天的早自修就不上了,你们好好看----二模对你们来很重要,一定要认真对待。”黄洁手撑着讲台,道:“等二模成绩一出来,马上就该填志愿表,到时候我还要给你们一个个地审查。”

    完后,黄洁这才走出教室,而教室里仅仅是嘈杂了一会儿后,又只剩下“哗啦啦”的翻页声。

    教室里紧张的氛围弄得唐钦心里十分压抑,他根本没法做到像他们那样翻开一本习题册认认真真地看习题的程度,自他重生之后他才慢慢悟出一个道理----或许上课念书真的不太适合他。

    他真的有试着用功过,就在前段时间,可惜效果似乎并不太理想。

    高考在即,想起陈雅诗那天在林荫道上和自己讲过的“湘大之约”,唐钦不禁有些发呆。

    陈雅诗现在在干嘛呢?

    唐钦双手拖着脑袋,往她的方向看了过去,才看到她正趴在课桌上睡觉----学霸就是学霸,别人都在看书,她却自信地在睡觉,想必是要养精蓄锐,静待考试,一般人可没有她这样的魄力。

    “连睡觉都这样好看。”

    唐钦突然心中兴起一个颇为下流的念头。

    这个念头一出现,便再也压制不下来,唐钦多次以随身携带的银针刺自己的屁股都没有多大作用,毕竟眼睛决定思维----当他看向陈雅诗的时候,不自觉就用出了透视的能力。

    这会儿教室里人多所以有热,陈雅诗早就把唐钦的校服脱下来挂在椅背,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衬衫。

    而这件衬衫在唐钦的眼里,根本就等同于是一面透明的玻璃…

    唐钦一下就看见了不该看的,比如她身上的那件炒鸡可爱的粉红色哈喽kitty背心,再比如她运动裤里面那件同款的粉红色哈喽kitty裤头。

    原来她还喜欢这样卡哇伊的风格,唐钦还真没看出来。

    还穿着背心呢----想想也就释然了,陈雅诗的胸部本就不大。

    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姿势趴太久了所以不舒服的缘故,又或是可能因为太热,她突然仰起了脑袋,毫无预兆地扭头朝着唐钦的方向看了一眼。

    四目相对。

    陈雅诗吓了一跳,脸红红地移开了目光。

    丢死人了!

    相比陈雅诗的局促,唐钦就显得洒然许多,反而是脸上流露出了笑容。

    笑着笑着,唐钦突然想到了什么----话自己不是有透视的能力么?更何况,他的视力经测试,已经达到了一个极为变态的程度,只怕已经无法以常理来衡量了。

    远远不止5.0的视力表上限那么简单!

    别人或许会担心考试,可是他唐钦担心个毛哇?

    他一拍脑袋,暗骂自己愚笨。

    等一下考试的时候就来试一下----他瞄了瞄班上一些学习尖子,心情有些激动。

    早自修结束的铃声打响,而这也正式意味着第一门语文即将开考。

    一个中年男老师抱着装着卷子的棕色纸袋,手里提着水杯走进教室,嘈杂的教室一下安静了下来,他们都认出来这老师是隔壁班教数学的,抓考试抓得特别严厉。

    “同学们,考试的规则我就不多了,不要作弊,作弊来的成绩也不是你的成绩,高考的时候不可能也作得到弊不是?所以,把你们的聪明都收一收吧,毕竟都高三了,你们自个儿应该都懂的。”他把封着考卷的纸盒放在讲台上,然后道:“好了,现在大家该上厕所的赶紧去上一下,等一会儿考试开始了,就不要出去了。”

    他的话音一落下,几乎有一大半的人都齐刷刷地从椅子上离开,跑出去上厕所了。

    其中自然也包括唐钦,他要去上个厕所压压惊,免得一会儿考试的时候太激动,露馅可就不好了,他得先去厕所里面练练如何装作一本正经地----抄别人的题…

    “嘿,唐钦,这回二模有把握不?”

    胖在后边拍了唐钦一下,强行将他自己的嘴咧到耳根,装作镇定的样子,但在唐钦看来----他这笑容实在是让人瘆的慌,一看就苦到没边了。

    “一吧。”唐钦道。

    “唉,我这回算是死定了。”

    胖叹息一声,率先走了。

    从今天早上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这幅愁眉苦脸的脸色。

    看样子这家伙对二模似乎是一也没有心理准备。

    而这也许也是大部分人对于在即的二模以及紧接着的高考的常态。

    唐钦摇了摇头,也加快了一些脚步。

    等到唐钦重新回到教室的时候,发现班上同学早已按照率先贴在桌上的标签对号入座,唐钦也找到了属于他的座位,好家伙,他的座位正巧在最后一排----简直拥有着上帝视野。

    这对他来可谓是绝佳的位置!

    陈雅诗手里攥着纸巾也从教室外刚刚走进来,路过唐钦的时候冲着他甜甜的一笑,低声道:“唐钦,加油哦。”

    不一会儿,卷子到手,雪白的卷面材质相比粗制滥造的月考卷子来讲简直就是天上地下,也代表着这场考试的正规性。

    唐钦不着急着做题,而是咬开笔盖,先把自己座位号学号姓名学校等信息纷纷填写完整,然后开始优哉游哉地举着空卷子浏览起试题来。

    监考的那个数学老师在经过唐钦的时候,对着他满意地了头,心想这个学生倒是不错,不急于埋头做题,而是懂的填完信息之后先看题目,想必是一个很优秀的学生吧。

    但他如果要是知道唐钦其实是因为在等着别人先做,然后他准备抄的话,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离考试结束大概还有一个时的样子,直到这时,趴在桌子上的唐钦才堪堪坐正了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他发现这时候监考老师已经巡视累了,坐在讲台边安静喝着茶。

    差不多可以开始了----于是他将目光先锁定向陈雅诗。

    陈雅诗这样如诗的女子,想必她做的语文卷子一定也是赏心悦目吧?

    陈雅诗坐在靠前排,但和唐钦中间却没有隔着什么东西,也就是距离虽远,角度虽很极限,但唐钦仍旧可以利用自己的视力看到她卷子上的字。

    他定睛一看,果然猜测得不错,陈雅诗的卷面干净整洁,字迹娟秀清晰,他能够很清晰地认出完整的内容,这个时候她已经做到卷子背面了,正在写作文。

    唐钦暗道一声糟糕,他怎么把作文给忘记了呢?

    这下他只能将视线脱离陈雅诗的卷子,来到了陈雅诗隔壁另一个舒姓学霸的卷子上。唐钦一喜,因为他发现这个舒姓学霸应该是先写的作文,现在正在做试卷正面的阅读。

    他皱了皱眉,虽然这舒姓学霸的成绩也很好,但字迹实在是令人难以恭维,龙飞凤舞不,卷面还有不少涂改擦痕,很不整洁,反正唐钦要是当批改老师,绝对会给他卷面分扣个一分两分什么的。

    还好,虽然比较耗时,但勉强也能认清。

    足足花了半个时辰,唐钦才把自己卷子的正面写满。

    他参考了大概班上四五个学霸的卷子,经过综合整改,才完成了自己的卷子正面。

    留下半个时写作文,以唐钦的字速,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五分钟思考大纲,二十五分钟完成作文,唐钦在心里做好了打算。

    …

    一天的时间匆匆而过。

    紧张的四门考试终于全部结束,教室里成片的讨论声。

    每一门考试结束都会有好多人叽里呱啦地讨论自己做错了哪题,又失误了哪题之类的云云,现在全部考完,教室里炸开了锅也很正常。

    唐钦伸了一个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四门考试下来,他的精神都快耗尽了----认字实在太难,哪怕他的视力再好,也耐不住一些男性出奇难认的字体啊!

    今天的四门考试,唐钦的卷子几乎写得全满,每一门他都借鉴了不下四五个学霸的卷子,综合他们的答案填在他的那份卷子上,这样就不用担心被老师发现端倪。

    “唐钦,你考的怎么样呀?”陈雅诗跑到唐钦的座位边问道。

    她应该考的很不错,因为唐钦在考试的时候就已经看过她的卷子,别人没写出来的她基本上都写出来了----越是这样,唐钦就越是惊异于她的聪慧,这不仅是用功才能有的能力。

    “我---还好吧。”

    “哦,真的嘛?那真是太好了,我还担心你又交了半张白卷呢。”陈雅诗噘着嘴,高兴道。这时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嗯对了---校服还你,谢谢啦!”

    “等等----先别脱。”

    可惜唐钦的声音还是晚了一步----

    她已经把校服从身上脱了下来,然后双手将之递还到唐钦的面前。

    “嗯?怎么啦?”陈雅诗疑惑,顺着唐钦的视线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我衣服上沾了脏东西吗?在哪里…”

    “没有---”

    唐钦勉强移开目光,喃喃道:“哈喽kitty不错。”

    陈雅诗漂亮的眼睛渐渐瞪大----

    好像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