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 正文 0051、我很难哄的!

正文 0051、我很难哄的!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深夜的医院寂静无声。

    灯光很足,但长廊的大部分仍旧陷入在一片黑暗当中,一眼看不到尽头,偶尔传来几道脚步声却看不见人影,散发出几分颇为恐怖的味道。

    大部分的恐怖电影都有这样的情节,因为医院向来是阴气较重的地方,自然就成了许多恐怖电影取材的首选地。

    尤其一到夜里,这地方更容易让人心神失守----就像现在独自一人在值班室里,正努力让自己不胡思乱想,想方设法想让自己睡着的梁溪月。

    她开始有些后悔起当初怎么会选择了护理学这专业。

    “都怪徐姐,临走的时候还故意给我讲什么恐怖故事,讨厌死了。”

    徐姐就是第一集中出现的梁溪月外另一个年长护士。

    梁溪月的身子在薄被的包裹下瑟瑟发抖,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害怕。她的双腿也蜷进薄被,尽管如此,她仍旧觉得有什么地方还露在外面,薄被太了,根本没法将她全部包进去…

    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刻意地合上,可不一会就又会睁开一条缝来偷偷看一看四周----平时早可以睡着了,可现在她却始终睡不安心。

    早知道就堵上耳朵不去听徐姐讲那啥破故事了,现在好,果然吓得睡不着了。

    故事大致是这样的,徐姐告诉她以前这医院发生过一起恶性自杀的案件,一个主治医生和昏迷的女患者发生了关系,女患者醒来之后就去厕所里自杀了,后来那个主治医生因为迫于外界的压力和心理压力,也相继自杀。从此以后每到深夜,那间女厕就会传来凄厉的哭声。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也有可能是徐姐恶作剧,故意在吓唬她呢?

    “肯定是假的,这世上哪有什么鬼怪。”梁溪月拍着自己丰满的胸脯,安慰着自己道。她是个崇尚科学的现代女性,无神论者。

    可谁规定无神论者就不能怕鬼了?

    这时,梁溪月的眼睛渐渐睁大,异样的感觉传遍她的全身:“靠,不是吧---为什么偏偏是这时候。”

    她难得地爆了一句粗口,因为这时候,她竟然感觉到些许尿意,随后这些许渐渐扩大…

    尿意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那间女厕在梁溪月值班室同一个楼层,就在长廊的最尽头。

    更要命的是,这个楼层貌似就只有那一间女厕而已。

    去个厕所就能解决掉的事,但她拼命摇了摇头----绝对不行。看了看钟表,再熬五六个时,就天亮了,等等,五六个时?梁溪月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早知道就听唐钦的话,干脆偷偷住他家算了,非得倔强地一根筋要来值班室睡,哪怕是多花钱出去住宾馆,也要比现在好几万倍啊!梁溪月悔得肠子都青了。

    她现在多想自己是一位男士,这样身上的阳气就会重一----听阳气重的人鬼怪会避之。

    “要不---给唐钦打个电话吧。”

    现在的她可谓是又挨饿、又憋着尿,可怜死了,晚上的时候没有吃上几口饭,因为那时候还不太饿,要是现在睡着了,也不会感觉到饥饿的,只是她睡不着…

    将充电器从手机上拔下,她开始翻找唐钦的号码,拨了过去,一串嘟声之后,那头始终没有接起。

    “他该不会已经睡着了吧…”

    梁溪月嘴泛苦,唯一的寄托就是好歹唐钦的电话是通的,并没有关机。

    再拨一次看看吧。

    又是一连串的嘟嘟声,电话还是没接。

    梁溪月气的踢了踢腿,薄被都被她从软椅上踢了下去,顿时觉得腿上凉飕飕的,安全感全无,吓得她赶紧又把被子提了上来裹了个严实,只露出一个脑袋在外面。

    “唐钦这家伙,睡得可真是沉!”梁溪月气结道。

    睡不着觉,她索性玩起了手机,连上了ifi开始看起了热播的电视剧,将音量调到最,生怕开大了音量会招惹来不该招惹的东西---再怎么,她仍旧是个女孩子,胆子。

    看了一会儿后,梁溪月突然有了些困意,长长的睫毛下眼皮子开始打架,正当她快要睡着的时候,手机却突然震了起来。

    梁溪月猛地从半睡半醒当中惊醒,手机险些落在地上。

    低下头一看,才发现是唐钦的号码打过来了。

    “---”

    这该死的鬼,可真会挑时候啊!

    刚刚打给他他不接,现在却打过来了!

    梁溪月接起电话,没好气地道:“喂,唐钦---你要死了!怎么现在才打过来啊!”

    “…”

    怪异的是,电话那头,却没有什么回应。

    “你…干嘛不讲话!喂喂喂,我求你了…你不要吓我,要死了!”

    “…”

    那头还是诡异的寂静。

    紧接着,沙哑沉闷的声音从那头传来:“没错…我…已经死了…好多年了…我现在…在你背后…你…转过去看看…”

    梁溪月浑身汗毛都倒竖了起来,背脊生凉,头皮都有些发麻。

    她仿佛一下子失去了话和行动的能力,“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呃…溪月姐,你怎么哭了啊----是我,唐钦。”唐钦轻咳了咳,马上换回了正常的声音。

    他刚才只是想恶作剧一下,却没想到梁溪月这么不禁吓,居然这就被吓哭了,这一下反倒是把唐钦给整方了。

    “呜呜呜…”

    然而梁溪月还是哭个没停,哭一会儿啜泣一会儿,比刚才哭得更委屈了。“唐钦,你给我过来,立刻,马上,现在!要不然---我永远也不要理你了。”

    “----我马上,你等我。”

    唐钦应了一声,就掐了电话,而梁溪月最后只听见他急促的呼气声,想必是在穿衣服。

    “算你有良心…”

    梁溪月蜷了蜷身子,稍稍心安了些。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左右,值班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敲响。

    这么快?

    梁溪月一个激灵,把被子撇开一些,伸脚穿上拖鞋,丰盈的胸口一起一伏,紧张地问道:“谁---是唐钦吗?”

    “是我。”

    唐钦的声音从门外想起,梁溪月松了一口气,快步跑去开门。

    “你总算来了---”

    门开。

    但门外却空无一人…

    “啊---”

    梁溪月蹭蹭连退了两步----惊声尖叫,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她甚至觉得都快跳出胸腔了。

    “呃…是我。”

    唐钦本想再吓吓梁溪月,结果梁溪月这一叫反倒是吓了他一跳,他生怕会吵醒病房里的住院病人,于是赶紧一闪身出现在了梁溪月面前,一手将她的嘴巴给捂住。

    不想,梁溪月一直闭着眼睛,在发现有一只手突然捂住自己的嘴巴后,她下意识地就狠狠的一嘴咬在了唐钦的手指上。

    “嘶---疼疼疼。”

    唐钦闷哼一声,不敢把手用力抽回来,怕会伤害到梁溪月的牙齿。

    “----唐…唐钦?”

    唐钦用手捂着自己的手指头,在空中晃了两晃,然而痛意始终不减---梁溪月肯定是属狗的,这牙口未免也太厉害了吧。白了她一眼后,唐钦这才走进值班室,顺带把值班室的门也给带上,没好气道:“不是我,难道是鬼?”

    梁溪月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歉然道:“对不起嘛----谁让你吓唬人家。”

    “----”

    唐钦刚准备的话一下被她楚楚可怜的样子给打了回去,难怪古代有那么多英雄豪杰最后都栽在女人的手上,这梁溪月要是放在古代,肯定也是个祸国殃民的主儿。

    随便抹两滴眼泪花子,唐钦就大半夜打着出租车屁颠屁颠地奔过来了,随便可怜兮兮地看他一眼,他就什么责怪的话都不上来了,甚至忍不住想温柔地轻搂住她告诉她----这不怪你,都怪我拿手指头弄疼了你的牙齿…

    唐钦一来,梁溪月感觉大为心安,外面的长廊仿佛也不像之前那般漆黑了----其实要不是徐姐临走前给她讲的那个恐怖故事,她今天才不会这么胆,在唐钦面前大出洋相。

    不过仔细想想,她觉得自己在唐钦面前丢脸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多这么一次似乎也不算什么。

    “你的手没事吧?给我看看。”

    梁溪月把唐钦的手捧在手里,仔细地检查着,很快,她就看到唐钦左手食指上明显的牙印,那里隐隐还有血迹渗出。刚才因为惊吓过度,她嘴上使的劲儿就连她自己都不敢想象,唐钦肯定很疼。“都流血了,对不起----我帮你包一下。”

    唐钦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不料梁溪月却脸执着地摇了摇头。

    这里纱布碘伏一应俱全,她又是护士,包扎对她来再简单不过,哪里轮得到唐钦拒绝。

    不一会儿,唐钦的手指上便多出了一个白纱布包成的蝴蝶结。

    梁溪月鼓着嘴,道:“哼,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吓唬我,要是再有下次---”

    “会怎样?”唐钦就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要是再有下次,我才不要原谅你呢---我很难哄的!”

    “要不要去吃夜宵?”

    “要!!!”

    刚完,梁溪月脸就红了,轻锤了唐钦一下。“哎呀,你讨厌!”

    唐钦就笑。

    早就听见梁溪月的肚子咕噜咕噜在叫,看样子,她果然是饿了。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