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 正文 0054、同居?

正文 0054、同居?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路上的时候,梁溪月一直诧异地望着唐钦。

    她是苏杭人,在湘阳人生地不熟,刚才庄彪带着十来个人气势汹汹地走过来着实吓了她一跳,本以为会陷入不的麻烦,正考虑着要不要报警的时候,却没想到事情会发生如此戏剧性的变化。

    她不傻,又怎会看不出来之前庄彪过来其实是想要找他们麻烦的---可他一见到唐钦之后,一切却都变了,最后不仅没找他们麻烦,反而把生事的那三个弟在他们面前狠狠给教训了一通。

    显然庄彪认识唐钦,而且,似乎还有些畏惧他。

    到最后,他连烧烤的钱都帮唐钦付了,令得梁溪月在心中瞠目结舌。

    “唐钦,真看不出来啊,刚认识你的时候还以为你是个乖学生呢。”

    唐钦一听,顿时不乐意了。

    “难道我不是吗?”

    “切,你要是的话,怎么会认识社会上的人?”

    唐钦汗颜。

    乖学生和认识社会上的人之间有直接性的联系吗?

    “认识他也只是偶然而已,其实算不上认识。”唐钦反驳道:“要这么的话,你不也是社会上的人----你都实习了,也算是一只脚踏上工作岗位。”

    “哼。胡搅蛮缠。”梁溪月扁了扁嘴,道:“我还是个宝宝,我永远18岁。”

    “----”

    唐钦一边走着,一边拦下一辆计程车。

    梁溪月一愣,问道:“你拦车干嘛呀?走几步就到医院了呀?”

    被她一问,唐钦反而是有些懵:“你不要告诉我,你还想回医院里?”

    “那不然呢?”

    梁溪月似乎明白了唐钦的意思。“难道你想----让我跟你回去,那我睡哪儿?”

    “回去再。”

    计程车这会儿已经停在了两人的身边,这路上很难拉得到计程车,拦到这么一辆已经殊为不易了。唐钦二话不,就把还有些犹豫的梁溪月拉进了车里,接着自己也上了车。

    给司机师傅报了家里的地址后,唐钦就眯眼养神了起来。实话,他这会儿已经有些困了-----本来就是被梁溪月一个电话给强行弄醒的,现在在外面溜达了一圈,他已经感觉到眼皮愈发沉重。

    梁溪月看着周围的景色飞逝,摇了摇唐钦的身子,急道:“喂,唐钦,你别睡呀,你先,一会儿怎么睡!你家里还有空房间吧?千万别让阿姨和叔叔发现才好啊----”

    梁溪月心里忐忑的不得了,要是让她一个人再睡医院,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的,可是如果要住在唐钦家的话,江心仪和唐大山会怎么想?

    总之,今晚上过去,千万不能让江心仪和唐大山发现,要不然的话,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江心仪了。

    这样一来的话,她突然又想到就算唐钦家有空房间,她也不能去睡啊,要不然岂不是一早上就被江心仪个发现了…

    “唐钦唐钦,哎呀,你先别睡呀。”

    江心仪的话音没落下,唐钦的脑袋就从椅背上落在了她的大腿上。

    “----”

    这货不仅没搭理她,反而还下意识地用手推了推梁溪月的大腿,好让自己的脑袋枕得更舒服一些。

    司机师傅是个中年大叔,看了看后视镜后,不由得笑了笑道:“姑娘,你就别推他了,让他先睡会儿吧,我开稳----瞧他给困的。”

    梁溪月闻言,了头。

    的确,要不是她的一个电话,唐钦也不会大半夜地从熟睡中醒来,然后在听见她她一个人害怕后,又二话不地赶来医院---想到这儿,梁溪月的眼神渐渐变柔,伸手想轻轻碰一碰唐钦的脸,但在半空中就又停了下来。

    就让他在计程车上睡一会儿吧。

    …

    车子停在了荣乐区门口。

    熟悉的路和景物,但在深夜看来却是如此不同,区门口的店面全部关闭,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树木在夜风的吹拂下发出莎莎的声音,昏黄的路灯只照清了区门口的马路,但区里的路道在两边的树木包笼下却是一片黑暗。

    要是梁溪月一个人要走这里,肯定觉得十分恐怖,但好在唐钦就在她的身边,令她十分心安----刚刚下车前梁溪月就把他叫醒了。

    跟司机师傅结过账后,计程车便绝尘而去,大半夜的师傅开车非常之猛。

    “唐钦,你不觉得夜晚的区很恐怖么…”

    荣乐区是湘阳近郊区的一个老旧区,跟物业过好几回了,但是区里的照明仍旧没有及时来修理,搞得半夜的这里漆黑一片。

    梁溪月看了看前方伸手不见五指的样子,下意识地就往唐钦身边靠了靠。

    唐钦和梁溪月则不一样,他看前方的一切都是一片明朗,他的眼睛有夜视功能,和红外线扫描似的。

    有时候他甚至会想,是不是他的眼睛还有其他一些他仍没探索出来的功能----就跟买了一套电子产品但却没有相应的明,越是自己摸索,隐藏的功能就越是多,惊喜也就越多。

    “唐钦,好黑啊,什么都看不到。”梁溪月颇为害怕地喃喃道。

    “看得到我吗?”唐钦就问。

    “看不到。”

    实话,唐钦反而挺喜欢这种黑暗的环境。

    因为在这种环境下,唐钦可以找到一个很好的理由,悄悄顺起梁溪月的手----后者手轻颤一下,但却并未抽开。

    “唐钦,我有个问题好想问你。”

    唐钦看到梁溪月挑着纤细的眉毛,欲言又止。

    “什么?”

    “你这样的,在学校里一定很讨女孩子欢心吧?”梁溪月抬了抬被唐钦握着的手,道:“吧----像这样,骗到过多少姑娘的欢心?”

    “---”

    唐钦在前,伸手掏钥匙开门,梁溪月打着手机的手电筒跟在后面帮他照明。

    不一会儿,门开,唐钦看了看里面,客厅里一片漆黑,并未吵醒正在熟睡的江心仪和唐大山,因为他们的卧室门是关着的。梁溪月也松了一口气,这才蹑手蹑脚地跟着唐钦走进了他的卧室。

    等到唐钦把卧室的门锁上之后,梁溪月这才安心下来。

    一屁股坐在唐钦的床上,拍着她丰满的胸脯,道:“好险,还好你爸妈没被我们吵醒。”

    唐钦翻了翻白眼。她怎么的跟他俩在偷情似的----

    虽然事实上,这的确很像是在偷情。

    孤男寡女,在同一间房间,着实有些赤激。

    正当唐钦还在想入非非的时候,梁溪月却突然把被子往自己身上一盖,噗通一声睡好,道:“什么?你让我睡床,你睡地板?好啊,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啦----唐钦你人真好!晚安!”

    “啊咧?”

    唐钦一愣,刚刚他有什么吗?

    怎么莫名其妙被发了一张好人卡?

    不多时,均匀的呼吸声就从床上传了出来。

    唐钦叹息一声,索性把脚往床上一架,又从‘睡着’的梁溪月头边抽出另外一个枕头,铺在地上,然后他直接在地上躺下,衣服都不脱----准备就这么睡一晚。

    刚开始还有燥热,但暗运一会儿星辰诀后,他也很快睡着了,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这时,床上的被子动了一动,梁溪月翻转过身,探出一个脑袋,往床下熟睡的唐钦看了一眼---其实她并没有睡着,刚才是装的。

    她看到唐钦枕着地上的枕头,嘴巴半开,微微打鼾,哈喇子还随着他的呼吸一出一进。

    梁溪月抱着被子偷看了一会儿,噗嗤一笑。

    “真像个孩子…”

    她轻手轻脚地把自己的被子匀了一半盖在了唐钦的脚上,自己则向床边睡过去一些。

    …

    翌日清晨。

    梁溪月早早就起床了,靠着床正在玩手机。

    等唐钦醒过来的时候,她正一脸笑嘻嘻地望着他。“你醒啦?昨晚睡得好吗?”

    “还好吧。”

    唐钦颇为纳闷,这女人为什么这幅表情地看着他?

    很快,唐钦就想起来什么,紧张道:“现在几了?”

    梁溪月终于憋不住了,大笑道:“八半---你又迟到了!”

    “啊!”

    唐钦愤恨地看着她:“你为什么不叫我…”

    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

    梁溪月扁了扁嘴,一脸的无辜之色道:“人家也是刚刚才醒嘛,哼。”

    “----”

    唐钦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好家伙,昨晚衣服没脱就睡着了,现在起来甚至都不用穿衣服的,这样倒是挺方便,他在考虑着以后要不也穿着衣服睡觉算了。

    只要梁溪月一天还在他家,那他就该一天还穿着衣服睡觉----这样来,他们现在究竟是属于什么关系呢?

    同居关系?

    晃了晃脑袋,唐钦转身就朝着门口走去。再不出发去学校,都该迟到两节课了。到时候,黄洁又该问他究竟干嘛去了----总不能每次都睡晚了吧?

    “喂---你等等,万一你爸妈还在外面…”

    唐钦笑着摇头,肯定道:“不可能,我爸妈这会儿早该上班去了。”

    唐大山跟江心仪一般不会进来唐钦的房间,基本上每天都是先唐钦上学的脚步就出门上班了,今天是工作日,自然也不会例外。

    唐钦着就把房门打开,向外一看,客厅里果然空无一人,再走出去看了看江心仪和唐大山的卧室,门儿开着,床铺的整整齐齐,两人果然早就已经出门。

    “真的耶----”

    梁溪月这才放下心来,走出唐钦卧室,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