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 正文 0056、高考倒计时

正文 0056、高考倒计时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距离正式高考还有七天。

    唐钦跟梁溪月打过招呼之后,便匆匆出门。

    今天是向阳高中的高三生高考前最后一次上课的日子,其实也谈不上上课,因为课程早在半个多月以前就结束了。

    学校的林荫路跟往常一样,背着书包的男男女女走在洒满树荫的路上,他们表情各异,但却多了一分少有的默契---不像平时那样神色匆匆。

    今天,或许老师不会责怪他们迟到吧。谁得上呢?毕竟这是他们高考前的最后一次返校了。

    唐钦虽然不可能感同身受,因为他更觉得自己像一个半路杀进来的外来人,但在周围这种氛围之下,就连他都觉得心情有些压抑。

    “哎,这一个个的,弄得我这个上了年纪的人都有些感慨。”

    唐钦喃喃了一声,朝着九班走去。

    胖从他身边擦肩而过,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唐钦,快儿吧,要迟到了---”完他便加快速度走去教室。

    “这家伙也---”

    唐钦摇了摇头,不自觉地也加快了步伐。

    刚到教室后门口,他发现教室里安安静静的,学生们一个个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书,不像以前那样闹哄哄的,嬉笑怒骂声不绝于耳。黄洁站在讲台前静静地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波澜。

    唐钦想了想,还是从前门走进了教室,像第一次一样打了一声“报道”后,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等到唐钦也坐回座位,九班全班四十三个人全员到齐。

    等到铃声打响,黄洁见到学生全员都到齐之后,她才走上讲台,开始话。

    “同学们,现在先把手上的书放一放吧---”

    她的话音响起之后,学生们齐刷刷地抬起脑袋,将手头的工作放了放。他们刚刚抬头,就看到了黄洁笑嘻嘻的脸庞,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却仿佛又多了些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这种情绪迅速在这间教室里蔓延,蔓延在每一个学生的脸上,萦绕在心头,尽管这时黄洁还什么话都没有开始----

    黄洁清了清嗓子,道:“好了,再过几天的话,就是你们最重要的日子,这我不用多,还有关于高考需要注意的事情,在这里我也就不讲了---你们应该都知道,大大的考试你们经历了这么多场,也没有什么好的。”

    学生们安安静静。

    教室里只有黄洁一个人的声音响起,她的音量很,但他们就是听得十分清晰。

    顿了顿。

    黄洁笑着道:“今天应该是你们最后的一堂课了----”

    唐钦看到有许多女孩子已经低下了脑袋,许多男生也是。

    是啊,今天真的已经是他们最后一次背着书包来向阳高中上课了---往后,如果没有复读的话,应该也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吧?这是多么令人感伤的一件事情啊!

    从前他们叛逆,他们不喜欢学校,不喜欢上课,不喜欢高三的紧张,不喜欢老师啰嗦,不喜欢这个那个,不喜欢的事一多,他们开始觉得学校是个令人讨厌的地方。

    然而再怎么讨厌,当这一天真的要到来的时候,他们却都有些慌了。

    一晃眼,最后一个学期就这么匆匆结束了。

    “你们中的有些人可能老师以后见不到,或者,今天也许就是老师和你们在座的某些人见的最后一面。”黄洁情绪有些激动,她其实也是个感性的人,带过好多批的高三生,这句话她也讲过好几遍,但每一次讲的时候,她仍旧忍不住会这样。“在你们临考前的最后几天里,老师想送给你们一句话——保持平常心,营造好环境!祝你们考出一个自己理想的成绩,以后一帆风顺!”

    做任何事情都不能投入感情,一旦投入感情,到了分别的时候就更容易黯然神伤。

    “好了好了,不多了,最后----你们再看看书,我再看看你们…”

    已经有女孩子抹起了眼泪。

    ----------------------------------------------------------------------

    ----------------------------------------------------------------------

    放学到家。

    梁溪月和江心仪已经在客厅里吃着饭,唐钦开门的时候见她们正在等着他。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上次胸.罩事件,为了保证唐钦他自己以及唐大山的清誉,梁溪月不得不被拱了出来,而江心仪听到之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顺其自然地把梁溪月接进了家里,主动提出要为她提供住处的要求。

    江心仪甚至愿意不收梁溪月的房租,意思她一个女孩子在外地实习,租房子并不容易。

    这让梁溪月怎么好意思接受,她当然是怎么也不肯答应。但江心仪极为坚持,用她的话多双筷子没什么大不了的,梁溪月的食量又不大。

    后梁江心仪的一句话却让梁溪月心里彻底没有了再拒绝她的意思----江心仪收梁溪月成了干女儿,也就是,从今天起,唐钦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个干姐姐。

    人与人的关系真的很奇妙。

    前几天两人还是普通朋友的关系,现在却成了干姐弟----

    这样一个惹火又漂亮的干姐姐就住在唐钦的房间对面原本堆放着杂物的那间房间里,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江心仪昨天用了半天的时间已经将那里打扫干净,并且安置了一张床,色调粉色,温馨和睦----唐钦甚至在想,江心仪是不是养一个女儿的意图?要不然这房间怎会布置得如此有少女心?

    梁溪月昨天下班回来看到的时候跟唐钦一样,惊呆了!何止是惊呆,简直就是惊喜!抱着江心仪狠狠亲了两大口。

    “钦。你老爸今天加班,我们仨吃吧,快来,溪月已经把饭都给你盛好了。”江心仪笑着冲唐钦招着手。

    唐钦刚刚放下书包,走近一看,桌子上放着丰盛的菜肴,四菜一汤,比起以前又多了两个菜,这些菜三个人吃实在是有些奢侈----但这几天是唐钦备战高考的日子,江心仪无论如何都坚持要在伙食上面为唐钦提供充足的能量!

    吃过饭后,唐钦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理了一理自己的思绪。

    这两天陈雅诗几乎都没有来找过他,毕竟临近高考,唐钦可以不紧张,但陈雅诗却不行,她也不是紧张,只是唐钦觉得她或许正在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毕竟高考不像平常的月考,为此她已经准备了三年。

    刚刚躺在床上,陈雅诗的信息便进来了。

    “唐钦,在干吗?”

    唐钦会心一笑,这妮子果然忍不住了。

    陈雅诗平时很少玩手机,也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和唐钦聊上几句----为此唐钦都觉得足以骄傲了,其他男生哪有这种待遇?在认识唐钦之前,陈雅诗甚至没有和其他男生讲过多少次话。

    哪怕有时候聊的话题会是今天吃的饭菜有多难吃,唐钦都觉得挺开心的----

    翻了个身,唐钦趴在床上,编辑短信,敲了一个字过去——“没。”

    “没?好吧。。我现在在外面呢。。。”

    唐钦一愣。

    这一条标符号很多,一也不像陈雅诗平时的风格。

    而且,这么晚了,她在外面干什么?

    想了一想,仍旧觉得有些不对劲,索性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一会儿后,立刻就通了,陈雅诗接的电话,但是语气却有些不太对劲。

    总觉得像是喝了酒的样子!

    唐钦的心弦开始紧绷,事有蹊跷!

    “你在哪儿呢。”

    可陈雅诗接下来那句话险些让唐钦从床上翻滚下来,她吞吞吐吐地道:“唐钦,我好不舒服---我现在…在一片像白兔的云下面。”

    “----”

    像白兔的云下面!?

    唐钦感觉到智商有些不够用了,给提示不行?

    “我在…我在十字街,五月花…”

    陈雅诗刚完,电话像是突然被抢掉了一样,就这么毫无预兆地挂断了。

    “不好……”

    唐钦立马从床上翻了起来,着急忙活地穿上鞋子,跑出房间。

    梁溪月端着水果刚准备进来给唐钦吃,却别冲出来的唐钦撞了个正着,揉着发疼的肩膀,惊讶道:“唐钦,你这是要去干嘛呀,这么着急?”

    唐钦来不及多,歉然地看她一眼后,正准备走,又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溪月姐,你知不知道十字街?”

    梁溪月思索了一番,道:“知道呀,怎么了?”

    “那知不知道十字街上有一家叫五月花的店?是不是饭店或者什么?”

    梁溪月又想了想,突然道:“我好像听徐姐过的,五月花是一家静吧---怎么,你要去那儿吗?”

    唐钦一愣,陈雅诗怎么会去那种地方呢!?

    事情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得赶紧过去看看才行了。

    “来不及多了,我先走了。”唐钦对梁溪月了一声后,就转身出去了。

    留下梁溪月一人有些狐疑地看着他的背影。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