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 正文 0061、一个忽悠一个当真

正文 0061、一个忽悠一个当真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陈雅诗昨晚其实原本都已陷入绝望,心想若是最后真让庄一鸣那个混蛋糟蹋,她还不如自杀,可惜到后来,她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是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

    谁知后来唐钦就跟无所不能的观音菩萨、打倒怪兽的奥特曼似的从天而降,可惜后来她便失去了意识,不知道后续发展如何,醒过来的时候,就已是现在。

    这一切都要多亏五月花外她给唐钦发送的那条短信,如若不然,就算唐钦再神,也不可能及时出现。

    总之不管怎么样,最可怕的部分都已在唐钦的出现下安然度过,陈雅诗也难得地心情放松,开起了他的玩笑。

    唐钦捂着自己的裤裆,表情艰难地道:“昨晚上我使出了移花接木的绝技,把你身上的春.药吸到自己的体内----不瞒你,其实我…已经快要不行了…”

    原本打算吓唬陈雅诗一下子。

    唐钦没有料到陈雅诗却一脸的相信,一下坐到唐钦的身边,脸上尽是担忧之色。

    “你---不要紧吧,怎么会这样…”

    陈雅诗还从没有听过有人能将这种药从一个人的身上转移到另一个人的体内的,唐钦却他这么做了---若非这一切真的发生在她的身上,她是不可能会相信的。

    况且唐钦现在“叮当猫”成这个样子---陈雅诗对那种事情不了解,华夏的教育令这个年纪的她对那方面的东西没有任何的概念,她还以为唐钦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是病态的呢。

    “我扶你上床休息一下吧,现在还好早,不定你躺一会儿就会没事了。”陈雅诗着就开始扶唐钦上床。

    唐钦也刚好顺势从地上将屁股挪动到了床上,脸上仍旧是刚才的那副痛苦表情。

    陈雅诗柔嫩的手轻柔的触摸,以及身体的靠触,语气的担忧令得唐钦的表演欲更加强烈了----“我没事,不过也不知道庄一鸣那个混蛋究竟用的是什么鬼药,凭我的能力,都不能将它彻底从体内驱逐出去,我现在觉得浑身都在燃烧,快热死我了!”

    唐钦将被子一脚踢掉,仿佛沾到被子的一就会烫伤似的。

    他讲的半真半假,开玩笑的成分颇多,但也有真实的,比如他体内的确还有余毒未解,所以才会腹灼烧感,同时伴有裤裆起,但几乎已经对他不构成危害了。

    可是他的话听在陈雅诗的耳中却又不一样了----她可是亲身经历过这种感觉的。

    所以她最能体会到唐钦所的那种感觉。

    她转身为唐钦倒了一杯凉水,给唐钦灌下去之后,又在原地着急得团团转。

    “怎么办呀---要不然我们现在去看医生吧?”

    陈雅诗实在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想到带唐钦去医院。然而唐钦却是摇了摇头,道:“你忘了吗,我自己就是医生,我的身体我知道,哎---要是再不快解决掉那种毒素的话,恐怕以后我…”

    “以后会怎么样?”

    唐钦顿了顿:“以后我就----”

    “就什么呀!你快呀!”陈雅诗被唐钦弄得都快要急死了,坐在床边几乎是寸目不移地盯着唐钦。

    “哎---以后我那方面就不行了!”

    “怎么会这样!”

    陈雅诗怎么可能会不明白唐钦的话的含义。

    她的美眸渐渐睁大,一脸恐慌地看着唐钦。

    “不——会——吧——”

    那以后唐钦岂不是不能和自己的女朋友做羞羞的事了?她再一想,唐钦未来的女朋友,不就是她自己么----

    男生经常的一句话:要是不能那个那个,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那么唐钦他,会不会也是这样想的?

    这是一定的好吧!

    那,如果真成了那样,唐钦会不会自寻短见…

    陈雅诗越想越是觉得对不起唐钦,要不是她,唐钦也不会牺牲自己把那种药缆进自己的体内。

    “我…”

    陈雅诗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喃喃道:“都怪我…现在要怎么办呀…”

    “你帮我呗。”唐钦接着忽悠。

    然而,一个在忽悠,一个却当真了----

    本来纯属忽悠的一句话,不想陈雅诗突然间一对闪烁着泪光的漂亮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唐钦,从她的眼神中,唐钦看到了一抹坚定:“唐钦,只要解决的话,你就会没事的,对吧?”

    “呃----其实…”

    唐钦反而被陈雅诗一脸正色的眼神盯得有些心虚,想些什么,可惜陈雅诗这时候根本没有给他话的机会。

    “你回答我!”

    陈雅诗几乎是用喊的。

    她现在都快着急死了,哪里注意得到唐钦细微的表情变化。

    “似乎…好像…的确是这样…吧。”唐钦不是很肯定道,声音有弱。他开始有些后悔为何要对陈雅诗开这种玩笑了。要是他现在破的话,陈雅诗肯定不会轻易原谅他的吧?

    陈雅诗坐近了一些,没去看唐钦的双眼,紧张地问道:“那你…能不能教我,应该怎么做?”

    “呃,雅,你听我,其实…”

    他的话还没完的时候,便感到有一只柔夷手突然钻进了被窝,稍后他便是浑身一颤,震惊地看着陈雅诗。

    “我帮你吧…”

    陈雅诗俏脸通红,几乎快要滴出血来,根本不敢去看唐钦的眼睛。

    “----”

    陈雅诗顺势拉过被子,身体钻进了里面,只留下唐钦的上半身还留在被子外面——拥有一整间房间的视野,唯独缺失那最美妙的画面。不过没关系,唐钦拥有着得天独厚的穿透视力。

    这个时候,被中的陈雅诗一张红润的脸,正满脸认真。

    整间房间里静悄悄的,暧昧的氛围悄然蔓延…

    唐钦轻抚着陈雅诗的秀发之时,窗口却突然多了一个身材火爆的女人,遮挡住了窗口较好的采光,令房间突然变暗了一些,只见琉璃正站在那儿,一脸戏谑地看着他。

    他有心想要解释一番,只可惜愣是半句话都没出来。

    该来的时候不来,谁都没想到的时候琉璃却出现了,唐钦尴尬地不得了,他看见琉璃冲他哑声了一句话,观其口型,像是在:“你——真——能——干,我——就——不——打——扰——了,完——事——记——得——来——找——我,兑——现——你——的——诺——言。”

    “----”

    琉璃翻身跳下了窗户。

    唐钦十分无语,不由得腹诽,这个女人就从来不会走正门的是么。

    本来没事的,都差让她吓成有事。

    -------------------------------------------------------------------------------

    -------------------------------------------------------------------------------

    唐钦一巴掌把被揍得鼻青脸肿、奄奄一息的庄一鸣拍进了学校附近废弃的一间黑屋中,这间黑屋据是庄一鸣和他的狐朋狗友们平常商量要事的地。

    “唐…唐大哥,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他的声音虚弱无比,刚才唐钦已经对他一顿乱揍,几乎揍得他爹妈都快认不出来了。

    有龙二和龙六的看管,庄一鸣根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发生了那种事情,把庄一鸣就这么送进警局仿佛也太便宜他了,因为迷jian未遂得到的处罚并不是很重,所以唐钦并无这个打算。

    唐钦在他的身上留下了许多道严重的伤势,却用银针强行将他的感官提升到最佳,令得他生不如死,痛不欲生----对于这种败类,唐钦根本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当然,他还得给他留着一些体力,以进行接下来最精彩的环节。

    “唐钦,你打算怎么做?”

    龙二和龙六一左一右紧跟在唐钦身边,两人昨晚上并没有睡觉,但现在看来精神状态似乎仍然不错。

    唐钦略作思考,对着龙六低声了什么,只见到龙六的表情变得极为怪异,紧接着他了头,打了一辆车就走了。

    不一会儿,他的手里抓着一包粉红色的颗粒状药物,庄一鸣刚刚见到他,便是满脸的惊悚,“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唐钦的面前:“不要哇!求求你…”

    这粉红色的药物他认得出来,是一种药性奇猛的春yao。

    唐钦冷笑一声,“求我?你可别,我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完,他便倒出十几粒粉药,一股脑塞进了他的嘴里。在他的干呕声中,一脚将他踹了进去,而后关上了黑屋。拍了拍手,唐钦对着龙二和龙六招了招手道:“我们走。”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一片黑暗中,绝望的庄一鸣突然发现了一只窜上窗梁的野猫----

    “喵呜”

    野猫传来一声无辜迷茫地叫声,可这听在庄一鸣的耳朵里却是如此的悦耳、动听。

    几分钟后。

    黑屋里传出庄一鸣一道道的嘶吼声…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