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65、青春不散场的宴会

    高考第二天。

    上午生物,下午英语。

    当英语考试结束的铃声悠然打响,纵然是高考的严格考场内,都传出了学生已经按耐不住的骚动声——这宣告着高考,正式结束了!十余年的寒窗宣告结束!人岁月中的一段青葱青春宣布落幕!

    校园内,楼道上,纷纷扬扬地洒落以往翻烂了的书页。

    整个校园都洋溢着自由散漫的轻松氛围,三三两两的学生走在路上,不再是窃窃私语,而是大声地向周围的人分享着自己此刻激动的心情——一段崭新的人生即将启程,怎能令人不激动?

    候考的父母群体守候在学校门口,满脸笑容地等待着自己的孩子从考场走出。

    “终于结束了……”

    唐钦并未像其他人那样将书本抛的老高,而是淡定地将书包里有关学习的东西纷纷扔进了垃圾桶,这些天来,他也是受够了,要不是因为星辰诀莫名其妙地带给了他得天独厚的透视能力,他还真不晓得应该如何应对高考。

    电话进来,唐钦不用想都能猜到肯定是家里打来的。

    拿起智能手机看了一看,果然号码显示着家里面的座机---今天江心仪和唐大山双双休息在家,并未上班。两人的心情唐钦都能猜测的到,肯定是忐忑地等着他考完试。

    这不,才刚考完,他们就忍不住打电话来了。

    “唐钦,怎么样?”

    “妥妥的。”

    唐钦仍旧是和昨天一样的回答,听到唐钦没问题,电话中唐大山明显松了一口气。换成江心仪接电话,江心仪第一句话倒不是问唐钦高考的事,而是问道:“钦,几回来呀?妈已经买好了蹄髈了。”

    “蹄髈?”

    唐钦有些啼笑皆非地道:“妈呀,高考不也是一场考试吗,咋还买了蹄髈这么隆重呢。我可能晚回来哟,老师让咱们返一下校,是有最后的事情需要交代呢。”

    电话中江心仪惊讶道:“考完还得回学校这样子呀?”

    “那不然呢。”唐钦道:“你们先吃,一会儿我就回来了。”

    “行。”

    挂上电话,唐钦转身朝着公交车站走去。他也不知道要回学校些什么事,大概无非也就是交代一下之后的安排吧,比如下一个能够返校的日期,或者学校负责任的分析高考卷子以让学生能够在考分公布之前估分的行为等等。

    分析高考卷子想必也不是向阳一所高中会这样做,大部分学校历年都会进行这项安排。可以,学生只要经过分析过考卷,都能估计出大概的成绩,以及自己最后落在的档位。

    唐钦并未见到陈雅诗,可能她现在和父母在一块儿吧,唐钦早上看到陈锋今天是开车送陈雅诗过来的,这时候应该也会开车送她去学校,所以陈雅诗这时候很可能已经早他一步去学校了。

    半个时之后,唐钦也坐公交车来到了向阳。

    今天向阳内的气氛明显又和之前有所不同,如果之前是暴风雨前的压抑平静,那么现在,整个向阳几乎都已经疯了。

    向阳的教学楼是那种楼层包绕式的,站在底下抬头向上看,能够看到上面的一层层楼层过道,此刻的高三整栋教学楼的每一层过道上,都挤满了高三的学生,男男女女,密密麻麻。

    唐钦向上一看,顿觉头皮发麻----这些孩子全都疯了,高考考完,一个个体内的宇宙都即将释放,青春的荷尔蒙难以遏制。而他唐钦,突然觉得心里不好的预感狂做。他怎么觉得自己站的这个位置似乎有些不妥,他身旁空无一人,哪怕是离他最近的那个女生,都站在楼层的数百米处,遥遥观望着教学楼上黑压压的人群。

    这时候,不知道是谁突然大叫了一声:“快看,是唐钦那家伙!”

    唐钦感觉这道声音十分熟悉,可不就是胖那个二愣子么,超群的视力令他抬头一望,就将目光锁定在了胖的身上,只见胖两只肥胖的手将手中的那一大叠试卷举得老高,倾数将其对准了唐钦抛了下去。

    “这臭子…”

    唐钦现在才明白刚刚心里面不好的预感究竟预示着什么----

    胖的行为顿时在高三的群体中形成了连锁反应,先是胖身边的雄,再到琪,就连琪身边的陈雅诗也是带着不怀好意地笑容学着胖的动作高举试卷,最后一个个男男女女一齐欢呼一声,将手中的书页和卷子纷纷对准了唐钦抛了下去,他们都很有心地将厚重的书和有棱角的东西剔除,只将那些纸张抛下去。

    “----”

    唐钦不躲不闪,任由纷飞的卷子将他淹没。

    任由风中那一声声爽朗的笑声将他淹没。

    任由一张张青春的画卷遮挡住他的双眼。

    先是唐钦一人,后来远处那个胆的女生也慢慢靠近过来。“我…能加入吗?”

    女生的脸蛋有些红红的,声音怯生生的,但是她认识唐钦。可以,向阳大部分的学生都认识唐钦,句实话,仅仅是这些天来,唐钦的名字早在向阳传遍。

    她也学着唐钦那样张开双手,拥抱纷飞的卷子。

    再后来,不断有人陆续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三三两两,到成群结队。这就像是一场仪式,一场特殊的洗礼,令人愉悦和轻松畅快淋漓的洗礼。

    他们的队伍愈发庞大,而楼上的卷子火力也越发凶猛,丝毫不带停歇----毫无疑问,今天过后,最想哭的会是那些学校的清洁阿姨叔叔们,但是这种时候,恐怕就连学校也不会阻止学生们这样自发的扔纸行为。

    “陈雅诗,你快看,唐钦那家伙好像又在泡妞了。”胖最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凑到陈雅诗的身边调侃道。

    陈雅诗拿脚踢了他一下,“他才不敢。”

    两人话之际,唐钦已经悄悄从人群当中溜走,偷偷潜入到教学楼中,逆流而上,直接狂奔上了三楼,趁着胖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在陈雅诗的惊呼声中,他直接一把从身后将胖抱住,口中喊道:“雄,过来帮忙——58。”

    58是一种先进的作弄人手段,其实就是把一个人双腿掰开,众人合力把他往一根柱子上撞-----

    不出两分钟,胖已经和那根栏柱来了数次亲密接触,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彻三楼,那一声声求饶声惹得周围的人群连连大笑。到最后,他的裤子都被人扒了下来,雪白的屁股露在外面,一众女生都纷纷脸红地移开了目光。

    唐钦则是跟陈雅诗琪雄几人一起看戏,唐钦起的头,但到后来一发不可收拾,就不是他能够控制的了----胖平时在班上也是很有人气,有人气的人自然能够享受到这种“特殊”的待遇。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这家伙平时究竟是惹了多少人,这些人竟把他的裤子都险些撕烂了----爱地太过凶猛。

    “唐钦!我跟你没完!”

    唐钦无辜地摊了摊手。

    直到接近六的时候,随着黄洁的到来,这场闹剧才堪堪结束。一开始甚至没人发现黄洁的出现,因为她藏在人群当中,也掩着嘴看着他们嬉笑打闹。

    实话,她带过的考生也多了,每一年看到高考结束这群孩子无拘无束地嬉闹,她心中都是颇为感慨。

    “好了好了,大家进教室吧,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交代呢。”

    黄洁对着九班的人招了招手。

    学生们纷纷涌入教室,这时候,他们是最听黄洁话的时候,因为以后可能再没有听话的机会了不是?

    黄洁要交代的事情和唐钦之前的猜测相差不多,果然是要进行分析高考的卷子,听到这个消息后,学生们一个个颇为紧张,因为一分析卷子,高考的成绩也算是大致出来了一个底,忐忑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又明了一下最后一次返校的日子,最后一次返校其实也就是他们的型毕业典礼,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这曲终究会终----那天有事的可以不来,但相信不会有多少个人想要缺席,除非那些缺心的---毕竟有些班上的人,这一生可能也就见那一次了。

    黄洁交代完这些后,这才向一众学生们挥了挥手。

    “同学们,祝你们好运,有缘再见。”

    那句有缘再见的尾声令人瞬间从激动的情绪当中沉静了下来,他们都看到黄洁转身出教室的背影充满了洒脱,可那不知是不是假装的洒脱当中又仿佛带着许些落寞。

    这个年纪的人从来不会将难过的情绪在心里发酵超过五分钟,黄洁走后没过多久,教室里又再次沉浸在了一片欢腾当中。

    这时候,突然有人提议:“要不,我们晚上一块儿聚餐吃个饭吧?我请客!”

    大部分人都应声欢呼。

    这人之前是个学霸,有个外号叫“舒币”,不知道是不是学习太刻苦了,年纪轻轻的头的头发却已有些稀疏,标志性的“空气刘海”令人印象深刻,唐钦还认得他,还记得第一次用透视眼作弊,就作在了这家伙的身上,结果那次二模险些把陈雅诗给抄了,惹得整个高三都极为震惊。

    这家伙平时闷声不响,勤俭节约,多买个包子都能念叨半天,但高考结束后居然也突然高调了起来,提出了请客吃饭,这几乎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怎能不令得大家伙惊喜。

    胖凑过脑袋来问唐钦道:“舒币都要请客吃饭了,你去不?”

    唐钦摇了摇头,“你们去玩吧,我就不去了。”

    没办法,江心仪、唐大山还有梁溪月都还在家里等着他回去吃蹄髈呢。

    尽管如此,唐钦仍旧朝着舒币走了过去,笑着从桌子上拿起一张白纸,又拿出笔,咬掉笔盖----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中,当着他面以飘逸的字迹在白纸上写下了几行字。

    简短的一张方子却并非现有任何方书上所记载,唐钦已经把煎服法都简洁扼要地写明在上。

    他笑着道:“这你拿着,应该能治好你的‘空气刘海’!”

    大家伙纷纷被唐钦的话所逗乐,唯独舒币却是一脸珍而重之地从唐钦的手里接过那张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