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68、我男朋友可是个医生!

    “她…难道真的是你女朋友?”

    唐馨最终还是没能忍住拉住唐钦走到一边,偷偷问道。

    就像是一个活跃的海盗和一个沉默的渔夫,海盗一直以来都以自己船上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大黄鱼、黄鱼、金枪鱼甚至八爪鱼而引以为傲,傲视渔夫,然而有一天,一直以来都保持沉默的渔夫却突然从家里牵出一条惊艳海岸的美人鱼。

    完全就不是一个物种,这怎能不令高傲的海盗挫败。

    梁溪月确实有这样的魅力。

    唐钦先是看了看梁溪月,她正在对他调皮地眨着眼睛,满眼睛的无辜之色,又看了看唐馨,唐馨则正一脸认真地盯着他,还在纠结于刚才问出口的问题。

    没有多想,唐钦便是直接摇了摇头否认道:“好了好了,她不是我女朋友---”话的时候顺便白了梁溪月一眼,暗怪她乱来。他其实知道梁溪月这么做其实是在给他出气,同居这么久,梁溪月的性情他再了解不过。

    “我就知道!”唐馨松了一口气。

    如果唐钦头承认,那么她心中实在是有些接受不了。可如果不是的话,那唐钦家里的这个漂亮女人又作何解释呢?唐钦和她究竟会是什么关系?唐钦的朋友圈她虽然不知,但他的亲戚圈她却极为清楚,唐钦的亲戚当中绝没有这么一个女人的存在。

    要没关系唐馨绝对不会相信,一个女人跟男人开这种玩笑,要么喜欢他,要么就是关系特别要好的异性朋友。唐馨这样想道。

    梁溪月当然看得出来唐馨想要问什么,她先是幽怨地瞪了一眼唐钦后,便大方地笑着对唐馨伸出手来道:“你好,我叫梁溪月,刚才对不起,情不自禁就向你撒谎了,哎---起来你可能不信,他这家伙呀,因为我比他大,而他不喜欢姐弟恋,所以拒绝了我好多次呢----

    “这不,刚刚又是一次…”

    梁溪月的语气要多幽怨有多幽怨,美眸中的眼神黯然**,就跟唐钦是那个负了她多次的负心汉,而她则是那个备受冷落的可怜女人似的。

    “----”

    然后唐馨的表情再度变成了这样(;°○° )

    她下意识地伸出手和梁溪月伸来的手握了一握,脑中却呈现略微空白。

    正在这时,出去买菜的江心仪开门走了进来,一见到客厅当中保持这奇怪氛围的三人,不禁大为惊讶:“哎?唐馨,你到了呀?好早----咦,溪月,你怎么也回来啦?”

    她的手里拎着一只宰好的鸡,两条鱼,以及一篓青菜和空心菜。因为怕时间太仓促,所以她特意让菜场的老板把鸡直接宰剃了个干净,回到家就能直接上手做饭了。

    “二伯母好。”

    唐馨此刻已经恢复正常,礼貌性地叫了一声。

    江心仪笑着头,“你们这会儿都站着干啥呢,打开电视看一会儿呗,我进去做饭,唐钦,你老爸不在,你进来给我搭把手---愣着干啥,哎呀快儿,时候不早。”

    “哦。”

    有了唐钦的帮忙,江心仪的做菜速度得到了大大的提升。

    本来以为唐钦笨手笨脚,可能帮不上忙,反而会拖累她的速度,所以刚开始她也只是试探性地叫上了他,哪料到唐钦不仅帮忙效率极其之高,刀工更是精湛的堪比三四十岁的居家老妇女----一整只鸡在他的菜刀挥舞下,砧板上只剩下一个鸡屁股,一个鸡头立在那里,剩余的全部装盘,其他蔬菜也是。

    江心仪一脸震惊地看着唐钦。

    “儿子,你还有这一手?”她像是第一次认识唐钦似的,这还是她那个不学无术,无所事事的傻儿子么?她总觉得自从那次医院里回来之后,唐钦整个人都变了。

    上次削苹果的时候也是,苹果皮在唐钦的刀子下就从未断过。

    被江心仪一激发,唐钦的表演欲便更甚了,于是“嗤啦”一声,那叠处理好的鸡肉便直接下了油锅,锅在唐钦的手中连甩,鸡肉也在油中翻滚,在空中跳跃,热情的火焰从锅底穿透到油烟机。

    唐钦的手法就跟酒店的大厨一样,娴熟而熟稔。

    江心仪都看呆了,不敢置信地抹了抹眼睛。

    她开始有些后悔,家里有这么能干的伙计在,这些天居然将他闲置了。她暗暗想着以后做菜干脆让唐钦来做得了,她正好能歇歇脚,免得天天下班回家就是做饭做菜----至于唐大山,那家伙根本就不会做饭,还不如自己这个宝贝儿子呢。

    她心想,其实就算唐钦没能考上大学的话,要是当个厨子也是不错的选择嘛---

    然而光顾着在妈妈面前表现的唐钦却不知道,江心仪已经开始打算日后也让唐钦做饭,以后的日子里,唐钦将为他今天愚蠢的卖弄行为付出相应的代价。

    等到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上桌,唐钦反倒成了最后一个上桌的男人。

    他发现自己在厨房的这段时间里,不知道是不是梁溪月又对唐馨了什么奇怪的话,打从他从厨房到客厅的途中,唐馨的目光一刻都未从他的身上移开,想要从他的身上看出个什么名堂来。

    唐钦落座后,悄悄问梁溪月道:“你又跟她讲了什么…”

    “没啥呀,我咱俩同居了而已。”

    “噗”

    唐钦刚喝下一口果汁险些喷在江心仪的饭碗里。

    江心仪并不知道俩人在些什么,白了唐钦一眼道:“吃没吃相的这是干啥呢----”接着,她又道:“唐馨,溪月,你们快尝尝这些菜,这些可都是出自唐钦的手艺哦。”

    她的话一出口,在场的另外两个年轻女性纷纷惊讶地看着桌上的菜肴,惊讶道:“这些---是唐钦做的?”

    梁溪月从不知道唐钦还会做菜这一,因为她从来没见过他做,而唐馨,更是无从知晓,因为唐馨根本不会关注唐钦还有这方面的才艺,她不屑,也不想,所以不会。

    “可不是吗,我也才知道他居然会做菜,也不知道是哪儿学的,我压根就没动啥手,就给他打下手了,比我做速度还快。”

    “那我可要尝尝了。”

    梁溪月第一个迫不及待地夹起一块儿大盘鸡。

    这道菜是唐钦以前刚进部队里的时候在炊事班跟一个疆兵学的,在疆域那边算是一道特色菜,家家户户都喜欢吃,唐钦吃过之后也觉得甚是好吃,于是就从他手里学了过来。炊事班一晃就是一年半,唐钦的厨艺几乎都是在那时候练成的。除了给军队里的人做饭外,这还是唐钦真正意义上给亲近的人做饭----当然督军除外。

    鸡肉刚进嘴,烫的梁溪月张嘴哈了哈气儿,咀嚼过两口之后,惊喜的表情瞬间从她的脸上绽放出来,嘴里鸡肉扩散出来的嫩滑香甜的味道令她瞳孔由内而外地透发出一种幸福感和满足感。

    唐馨看到梁溪月的表情后,不禁咽了咽唾液,一副不信的神色也夹起一块儿肉来,直往嘴里塞,她的举筷速度其实已经出卖了她的内心,没有吃早习惯的她这时候也早就饿坏了。

    随后,她的脸上讶色一闪而逝,佯装淡然道:“什么嘛,一般般嘛。”着她又举起了筷子夹了一块---两块儿。

    “一般般你还狂夹。”梁溪月毫不客气地对唐馨道,她最看不惯她这样傲娇死的女孩子。

    “----”唐馨一块儿肉掉在了桌上,筷子在掉肉上空悬停了一下,最终还是放了下来,板着脸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唐钦做的这道鸡并没有中华当家中那种美味佳肴出炉时候的神器出场全屏光波即视感,但却胜在家常和美味,尤其是女孩子大多又喜欢吃鸡肉这种香滑.嫩.爽的肉类。

    紧随二女的江心仪吃过后也啧啧称奇唐钦的手艺,心想唐钦居然藏拙了这么多年,连她这个当妈的对他会做饭而且做的如此好吃之事都毫不知情…

    吃过饭后,唐馨偷偷又跑去问了问江心仪关于梁溪月是不是住在真的这里的问题,然后得到了江心仪肯定的答案之后,她的表情可就相当精彩绝伦了。

    梁溪月一直在注意着她的动向,见她露出这幅表情,梁溪月不由偷乐,其实她心里挺看不惯唐馨这样娇生惯养有公主病的大姐,不同于唐钦那样不跟她一般见识,她更倾向于做一些有趣的事来激激她。

    江心仪在厨房刷碗,唐馨则是瞪了梁溪月一眼,跑去拉住唐钦以一个作为姐姐的身份语重心长地对他道:“唐钦,像她这样的女人接近你绝对是有目的的---”

    实话,唐馨是讨厌梁溪月,因为梁溪月太漂亮。这个世界上,大凡漂亮的女人,在第一眼见到另一个比自己更漂亮或者是同样漂亮的女人的时候,第一感觉永远会是讨厌。

    一般来女人视女人就只有两种关系,一种是朋友,另一种是敌人,没有第三种,如果有,那就是百合。

    看唐馨如此一本正经,唐钦都不知道该怎样跟她解释,看到远处的梁溪月正憋着一脸的笑意看着这边,唐钦不由得翻了翻白眼,算了吧,看来这误会一时半会儿该是解不了了。

    “唐钦,你到底听我话没,我谈过的恋爱比你走过的桥还多,不会错的----她接近你,绝对不怀好意。”

    “----可是,我身上似乎也没有值得她骗取的东西吧。”

    唐馨想了想,唐钦的似乎很有道理,她一时间竟然有些失声。

    跺了跺脚,她气急道:“不信算了,我走了----”

    她看了看手表,俏脸不由得大急:“哎,这都快一了,要来不及了,来不及的话,他肯定会生气…”她的脸上露出一抹担忧之色,早知道就吃快一了。

    “你这么着急要去做什么?”

    闻言,唐馨道:“去见我男朋友呗。”

    到男朋友,她俏脸上充满了得意的神情,挺胸、抬头,轻哼一声瞅了唐梁俩人一眼,仿佛刚才在梁溪月面前无形中丢的份儿都在“男朋友”这三个字儿里找了回来似的。

    “我男朋友可是个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