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70、出手

    亮骚的玛莎拉蒂最后停在了郊区一家相对地处清幽处的名叫“枫林茶庄”的建筑外,他先是下车将钥匙丢给迎出来的侍者,随后折身走过去将唐馨的车门拉开,笑着向她伸出了手。“到了,馨馨,下车吧。”

    唐馨身着粉衣、牛仔裤,发梢微卷、五官精致,下车的时候靴轻踩在地面,动作轻慢。虽然今年就快要大二,瓜子脸上也淡施微粉,但仍旧不能掩盖她脸蛋上那抹若有若无的稚嫩,是那种少有女生才会出现的萝莉风,也叫童颜。尤其是她红润的嘴唇是那种微厚的嘟嘟嘴,十分有特。

    要是胸再大上一些,唐馨应该就能称作是“童颜巨.乳”了。

    顾严辞是一个有品味的男人,他从不会在同一个女人身上停留超过三个月,但是面前的唐馨,他却已经在她的身上浪费了接近半年,这半年的功夫,他仍旧没有将唐馨这一垒给攻下,这令他心中十分的恼火,若是细细想来,这简直就是他人生的一个污。

    偏偏唐馨又是那种他从未玩过的一类女人,属于娇傲娇的萝莉型,天真可爱,也不知道上了床会是什么滋味,正是因为这种隔靴搔痒的感觉让顾严辞始终不肯把她弃掉。要知道以他的家世,就算少了唐馨一个,他还是有其他大把的女人可以玩。

    虽然不能像他哥那样有那么多和不同类型的名媛打交道的机会,但他玩过的女人却不在少数,什么御姐、少妇、大学生等等的,可以他唯一的兴趣大概就是女人。医生的职业也只是个幌子而已,顾家不缺钱,在他这一脉又有他大哥撑着,他也不需要努力工作,所以生活的乐趣就变成了玩弄各式各样的女人,以用来打发时间,恰好这些女人又都是些贪图钱财之辈,两者各取所需罢了。

    对顾严辞这种蛀虫,因为有他大哥顾枫林的存在,顾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唐馨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以前顾严辞从未带她来过这样的地方,他们去的大多是市中心一些繁华地带的西餐厅、酒楼等,所以当她下车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茶庄看起来就相当气派,周围建筑唯这家独大,几乎占据了这附近一整块的郊区土地,很难想象会有一间“茶楼”造的如此之大,就是提供人喝茶的地方而已,用得着这样吗?----当然这时唐馨的想法,唐馨没有什么阅历,自然不可能明白这其中的一些名堂。

    整个茶庄以四合院的京派样式,院中绿化林立、假山石水,中央处才是被绿荫所包饶的三层茶楼木居,不仅从装潢上、设计上都是相当的考究。

    “这儿是哪里呀---好漂亮!”她的语气中充满了欣喜,惊喜地看着顾严辞。“我怎么不知道湘阳还有这样的地方呢----”

    顾严辞心中不屑地冷笑一声,要是你以前来过这样的地方那才有鬼了----这间枫林茶庄正是他的亲大哥顾枫林所开,虽然只是一座茶楼,但实际上却跟会所的性质相差不多,只供上流社会的人出入而已,有些人就算是有钱,也未必有这个资格进得去,这附近还有一座枫林山庄,也是顾枫林的产业。

    心里是这样想,但顾严辞表面上自然是不会这样,而是笑着道:“这不是带你过来了么----其实山珍海味真的不算什么,我一直想找机会和你一起饮茶。正巧,这儿的功夫茶是出了名的。”

    “是吗,那我一定要体验一下啦!”唐馨充满兴奋的道。虽然她其实并不喜欢喝茶,但是还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就算不好喝,等会儿拍上几张照片或者视频上传朋友圈装个b也是很不错的嘛!

    话间,两人便挽着手朝着里面走去。

    身着古典服饰的两名体态优雅、貌美的女迎宾一见到来人是顾严辞后,没有丝毫的阻拦,脸上都带着热情的笑容,任由他带着唐馨进到了院中,两人并肩步入茶楼。

    当唐钦和梁溪月两人也想跟着顾严辞他们的脚步进入院子的时候,刚刚的那两个门口的漂亮迎宾姐却是突然站在了中间将两人给拦了下来,她们的脸上带着歉然的笑容对两人道:“抱歉,冒昧拦住了你们,但是两位确实很面生,还请能否出示这里的通行证呢?只要两位其中一人有便可进去。”

    看到唐钦的时候,她们的脸上没有什么变化,但在看到唐钦身边貌美如花的梁溪月时,两人的脸上却不明显地流露出一抹惊讶,她们在这里做迎宾非一天两天,也见过不少的名媛,但是其中少有能与面前的女人相比肩的。

    唐钦和梁溪月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分尴尬----原来进出这里,还需要通行证这种神奇玩意儿的么?然而他们并没有这种东西,或许这所谓通行证应该就是相当于会员卡之类。

    两人是为了唐馨而来,从她到医院开始便一直跟在她身后,刚才也是搭计程车跟着顾严辞的车尾来到这儿,本来以为顾严辞只是个长得帅、比较有钱的花心男而已,但看来事实似乎不太是这样呢----唐钦能看得出来,可以随意进出这所枫林茶庄的人,都不像只是普通的有钱人,至少也应该是身价达到了某种价位,他这样猜测道。

    “请两位出示一下通行证好吗?”迎宾见到唐钦没有什么反应,于是再次提醒道。毕竟唐钦身为男性,华夏素来又有男主外女主内的法,会先问他也是理所当然。

    “美女,我们好像没有通行证,但我们有认识的人在里面,可以进去吗?”唐钦试探性地问道。

    然而两名迎宾都是摇了摇头。“不行。”

    怎么长得挺漂亮的,话这么强硬呢。世界上能有那么绝对的事情吗?她们甚至都没有在不行后面加上一个哦,虽然只差了一个字,但实际上却差很多。

    “那要怎样才能进去?”唐钦又问。

    “如果二位其中之一持有枫林茶庄的通行证,或者,两位在里面有朋友,请他出面将你们带进去也是可以的。”迎宾道:“到时候我们会向你们道歉----”

    闻言唐钦不禁有些诧异,这儿的规矩还真是严苛呢,也不知道幕后的老板会是谁,或许林纸鸢会认识吧。

    “算了算了,我们回去吧,她们不会让进的。”梁溪月在一旁道。

    唐钦想想觉得也是,如果守在这里的是两个语气强硬、态度恶劣的抠脚大汉,那他或许还有心思强闯一番,但是偏偏守在这儿拦着他的是两个娇弱的美女迎宾,话的时候脸上还都带着甜美的笑容,这让他根本提不起想要强闯的**,也不好意思去强闯。

    再继续待在这里也是白白等在原地,唐钦已经萌生了离开的念头,毕竟大白天的,唐馨也出不了啥事儿,多改天有机会再跟她道道,给她提醒之类---只是不知届时这妮子会不会听便是。

    正当两人准备离开之际,迎宾的目光却突然从他们身上移开,来到了他们的身后---因为那里似乎有个女人突然尖叫了一声,随着女人的尖叫声,周围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去。

    回头一看,人群围绕的中间有一个中年男人昏倒在地、斜躺于地面,于此同时,他浑身上下都在剧烈的震颤,口眼歪斜,双目泛白,嘴唇也是发白没有血色,口吐白沫。

    他的身边,刚才尖叫的那个美妇正捂着嘴巴,被中年男人突然发病的样子吓得不轻,一开始退在一边先是惊恐地看着地上不断抽搐的男人,过了一会儿后,她才冲了过去蹲下在他身边,想要按住他颤动的身体----然而以她的力气,根本按不住他,反而是被他剧烈的动作给摔到了一旁的地上,掩嘴看着他,微微抽泣着…

    “你们不过去看一看?”唐钦冲两名迎宾道。要是他的话之后两个迎宾走过去看热闹的话,他和梁溪月便能顺势走进茶楼了。

    “我们…是不能离开工作岗位的。”

    然而唐钦的计谋并未得逞,迎宾的职业操守十分强烈。

    没办法了,唐钦只能丢下一句“真无情”后,便带着梁溪月也围了过去凑凑热闹。

    这时候,中年男人的抽搐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起来。梁溪月同样是掩着嘴看着前面状貌恐怖、不断在地上翻腾抽搐的中年男人,不自觉地抓住了唐钦的胳膊:“他---好像是癫痫犯了。”

    “谁能帮帮我…送他去医院…”

    贵妇无助地看着周围围观的人,面前的男人是她的丈夫,她有心想要将他送去医院,可是她却没有这个力气---她完全抬不动他,刚才她已经这么尝试过了。

    “等你把他送去医院,他就该死了。”

    这时候,一道声音淡淡地响起。

    唐钦将梁溪月的手轻轻挪开,突然从人群中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