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71、争执

    雅致的单间整体以红木的色调,尽是古色古香的韵味。

    冷气从四面八方吹拂在房间当中,令这里的温度趋向于一种极为舒适的体感。

    房间中央处,一个气宇轩昂的青年人士静坐于红木桌前,目光眺在窗外的柏树枝桠,似乎正在静静地思索着什么。除他之外,这个房间内空无一人,但是桌上另外一边的陶杯中却仍剩着三分之二余温未褪的龙井茶水,预示着他的对面不久前曾坐着一位客人。

    顾枫林刚刚才把林破军送走,实话,就连他也没料到林破军会突然跑来找他,不过一想到林破军那种直来直去干就干的性格,他也就释然了,他很了解林破军,这个人表面上人高马大、爽朗憨直,但实则心思细腻、计谋多段,更是带狠辣,这一就算是与他共过事的人都未必能够看得出来。

    “林纸鸢么,这个女人,也不好对付啊…”

    他的手指匀速敲击在面前的木桌上,发出“塔拉塔拉”的声响,在思索某个问题的时候,他就会有这种习惯。

    正在这时,竹门从外面被人叩响,轻轻的三下便停止了下来。这间房间除了顾枫林本人以及他带来的朋友以外,平时不会接待任何客人。

    “进来。”顾枫林皱了皱眉,他最讨厌别人在他思考的时候打扰到他。

    男侍轻推开房门走了进来,他很了解自己老板的性格,于是进门之后就直接简洁地道:“老板,门外有个人骤然晕倒,现在有很多人聚集在茶庄的门口围观。”

    闻言,顾枫林有些诧异,站起身来道:“走,去看看。”

    这里是他的产业,能够出入这里的人一般都不会是什么普通人,这样的人在门口晕倒,他不可能不出去处理一下。

    他率先走了出去,男侍紧随其后。途中的时候,男侍想了想后,一边走一边道:“顾严辞刚才带了一个女孩子进来,应该就在这间房间---”顾枫林交代过他有任何事都应当向他汇报。

    顾枫林刚开始走的很快,快到令男侍都有跟不太上,但听到他的话之后,他却突然停了下来,顺着男侍的手指看向那间雅间,疑惑道:“又带了一个女的?”

    “是的。”

    顾枫林蹙眉摇头:“我这茶庄都快成了他的后花园了----”

    男侍并未接他的话头,而是问道:“要不要将他也叫上去看看?他不是一个医生么?”

    “不必了。”顾枫林莫名地笑了笑。

    顾严辞是他的亲弟弟,所以对他的情况顾枫林可要比别人清楚的多,正是因为如此,看到这个弟弟成天无所事事只知道泡妞的时候,他才会如此生气---别人可能不知道,但他却对顾严辞的那张医生资格证的来历了若指掌,还不是他亲手给他弄来的?要是让他出去帮忙治病救人,那么多人看着,要是在他茶庄门前弄死一个人,那可就不太妙了。

    虽他并没有要叫上顾严辞的意思,但是或许顾严辞早已听见门外的动静,亦或许是他已经接到了谁的消息,在顾枫林还未离开之际便打开了房间的门,朝着门外张望了一番。

    “咦?哥?原来你在啊…”

    顾严辞惊讶道,吓了一跳,刚开始他以为顾枫林今天是不会在茶庄里的,所以他才大摇大摆地将唐馨给带了进来,哪料到顾枫林竟然在----看来这次又得挨教育了。

    他还心中使着聪明,故意将身体挡在了门缝当中,佯装问道:“门口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别挡了,我看到了。”顾枫林没好气地道。对他这个弟弟,他也已是十分无语。唐馨在里面好奇张望的样子让人很容易就能发现。

    “----”

    “别成天只想着女人,积雪需数日,融雪只一宿,现在玩过的,以后多少都要还一,自己好好想想吧。”

    完,顾枫林就带着男侍从顾严辞身旁径直穿过,弄得顾严辞十分尴尬。

    “等等哥,你还没回答我发生了啥事儿呢。”

    “有人在门口昏倒了。”顾枫林头也不回地淡淡道。

    “等我,我也去。”顾严辞一听有热闹看,立即转身就叫上了唐馨,道:“馨馨,走,我们也出去看看。”

    唐馨一脸狐疑地被顾严辞拉着走了半天,直到几人沿着庭院过道来到了门外后,才看到了外面的景象,外面哄哄闹闹地围了一片的人,有周围的过路人,也有茶庄里出来看热闹的人。她这才知道顾严辞所的热闹,就是指面前有人猝然昏倒的场面。

    当她想看看究竟是谁昏倒的时候,却先看见了熟人----

    “唐钦?”

    唐馨十分惊讶。

    场中心处被人围在中间,蹲在地上扶着那个胡乱抽搐的中年男人的年轻人,不就是她的堂弟——唐钦么?

    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怎么会在这里?

    并且看他的架势,大有要充当医生角色的意思?

    “馨馨,怎么了?难道你认识这个男人?”看到唐馨这个反应,顾严辞疑惑地问道。他当然也看到了唐钦,只是他并不认识这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也长了一张令人讨厌的脸。

    “他---是我弟。”唐馨如是道。

    “你弟弟是医生么?”

    闻言后顾严辞十分的诧异,这未免也太巧合了----

    唐馨直接是摇了摇头,唐钦怎么可能会是医生,据她所知,唐钦的前面十八年几乎都是在学校里度过的,又怎么可能会涉猎到“医生”这么一个遥远的词呢?

    于是顾严辞直接了当地向唐馨道:“既然如此,你快去阻止你弟弟吧,要不然的话,地上的那人恐怕会被他瞎治治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人应该是癫痫病犯了。”

    “好!”唐馨没有多想什么,因为顾严辞不仅是她男朋友,同时也是医生,她十分相信从他嘴里出的话。

    没有多作犹豫,唐馨就跑过去,抓住唐钦的肩膀晃了晃。“喂,唐钦,人命关天你可别乱来啊,你又不是医生,逞什么英雄呢!闹出人命的话你赔得起吗!”

    唐钦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十分无语。他当然知道人命关天,正因为这样,他才选择不冷眼旁观,而是第一个走过去帮忙----他刚刚才将那名贵妇安抚好,贵妇好不容易才同意他来施治,不料却又被突然冲出来的唐馨给拦住了。

    “唐馨,你再拉着我,他就真快没命了。”唐钦没好气地道。

    面前的中年男人口中已被唐钦塞进一块布团,以防他抽搐间咬断舌头,头部则被唐钦向上托高了一些。

    他全身抽搐、口流白涎,神智不清但呼之能应,寻衣摸床可惜周围遍是坚硬石地,胳膊和腿上已有多处破皮流血,四肢厥冷,冷势不甚,手冷过肘脚冷过膝,表面似寒实则热在骨髓。

    如果唐钦所料不错,这乃是伏邪已动,热象瘀滞之象!热邪未循三阳经走窜,亦未归于胃腑,而是直入足厥阴肝经,实属危重的症候,若不及时处理,就算能救回来,也得落下一个虚风内隐的后遗症。

    唐钦刚准备无视唐馨对男子进行施针的时候,面前却突然又站出来一个男人。他抬头一看,只见顾严辞正一脸严肃地站在他的面前。

    “你是唐馨的弟弟吧?”顾严辞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口吻道。在他看来,唐钦如果真是唐馨的弟弟的话,现在也不过高中、至多就是大一左右的样子,应该还是个学生吧---自己也算得上辈分高于他一些,替唐馨教育教育她这个不懂事不着调的弟弟也是无可厚非。“你知不知道在华夏若是没有医师资格证,胡乱在病人身上治疗,闹出人命的话是要负全责的?”

    “一条人命,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顾严辞言辞犀利地道。

    唐馨了头,站在他的身边,紧张地看着唐钦。她在想,若非他们即使阻止,天知道唐钦会闹出什么事故来,等事后一定要好好在江心仪那里告上一状才行。

    可是唐钦接下来的话却是令得她,以及顾严辞都愣住了。

    唐钦突然一把将顾严辞的手拍掉,顾严辞的那只胳膊被唐钦拍得高高荡起,退了两三步才稳下身子,一张俊脸被手上传来的掀痛憋得通红,抬起手一看,那只胳膊上都多了一个红色掌印。

    “你又是谁?”唐钦冷漠地看着他问道。谁也没料到唐钦会一言不合就动手。

    “我是你姐夫!”顾严辞怒视着他道。

    唐钦却突然摇了摇头,淡淡地道:“我问的是你的职业。”

    顾严辞被唐钦这反应给弄得愣了一愣,下意识回道:“医生。”

    唐钦头,突然笑了起来:“哦,我明白了,你是个有执业医师资格证的医生,所以你在见到有危急重症的病人的情况下,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上来救治,而是想着若是弄出人命,这个责任你负不起,是这样么?”

    唐钦的话音落下之后,就连那名贵妇也是愤恨地看向了顾严辞,她的丈夫此刻看上去已然痛不欲生,但这个人一出来就在阻止唐钦的施治,结果最后居然冒出来一句他也是医生---给她的感觉就像是医院里那些面对疑难杂症推三阻四、死活送去别的医院的无情医生无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