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72、气感

    顾严辞被唐钦一番言语呛得半句话都不出来,良久才憋出来一句:“你胡!此人一看就是癫痫发作,有这时间,早早送去医院的话,他早就没事了----至少我是医生,我有发言权,你又凭什么?”

    “凭我懂中医。”唐钦道。

    顾严辞先是愣了愣,随后捧腹大笑:“中医?中医算什么----中医能治得好这种急病发作?”

    他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笑声久久止不住。

    他一向最看不起的就是中医,因为他自己本身是一个西医,也是崇尚西医者,他的朋友圈中有些个西医都与他一样,分毫视不惯中医那套玄乎、毫无科学根据的理论,这些年来却还总是跟他们争着饭碗。

    换而言之,就算唐钦真的懂中医,他也不认为就能治得好面前这个中年男人,他觉得对于这种危急病,中医向来是很无力的,远比不上一针管的西药来的迅速管用。

    唐钦也不愿再与他争执,这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他不能阻止现在那些西医们对中医的歧视,眼前便是一例,那是因为有许多表面上挑着中医的旗帜的劣等人葫芦里却卖的是假药,久而久之,中医的旗帜便是让这些人给砸了。

    只是有些东西,该捍卫的还是该捍卫,如是而已,当然唐钦本身是没有这个义务的,他不想让自己活的这么累,他的这种性格也是完全随了盲医老鬼---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呸,挑大旗的事谁爱做谁做,不是之前有个叫秦洛的家伙么,让那样的人去便罢,反正唐钦是不愿做这些事,省的累个半死还不讨好。

    “越是无知,就越是将愚昧当做优越----他若真是羊羔疯,此时早该清醒,羊羔疯发作不会持续这么久,这一你作为医生应该不会不清楚吧?”唐钦讽刺地道:“还是你根本不知道这些---常识。”

    羊羔疯就是西医当中所的癫痫。

    这中年人的确有癫痫发作,但却并非如顾严辞所的那样单纯性癫痫发作----人的身体是天底下最玄乎奇妙的东西,许多病症的病机就目前为止的医学来仍旧无法给出科学性的解释,就好比这个突然病发的中年人。

    中医温病中却有一种病症名为伏暑,人身在夏日感受暑邪,伏于体内秋冬月而发,而此人的骤然病发便是与此有些关联,却又不完全相同,实属伏邪生风引发羊羔疯伴肝经暴乱蒙蔽心包。当然唐钦如果这么给顾严辞去解释,量他也完全听不懂,只会对此嗤之以鼻而已。所以,唐钦根本不愿跟他解释什么。

    听到唐钦的话后,顾严辞气的浑身哆嗦,俊脸铁青,他的出生以及家世就从未让他有机会如此生气过,怒极反笑:“臭子,你我不懂,那你告诉我你懂什么,你懂个屁!”

    唐钦没再话,而是突然横身,袖中的一根银针直接扎进了猝不及防的顾严辞腰间一处穴位。

    他不禁暗骂自己白痴,看来有些时候,能用做的尽量不用的。看看,果然这一下下去之后立即奏效——顾严辞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花子都出来了也没见他停下来,在别人看来就像是他自刚才完话后便开始笑个不停…

    唐钦刚才扎了他的某个笑穴,这时候他怕是该笑得全身乏力,连自己拔针都做不到了。

    “唐钦---你对他做了什么…”

    本身唐馨站在唐钦和顾严辞的中间挺尴尬的,一个是她堂弟,一个是她的男朋友,虽然不喜欢唐钦,但是唐钦再怎么也是她弟,但她刚刚分明看到唐钦的手在顾严辞的腰间碰了一下,自那之后顾严辞就笑得稀里哗啦,跟个二傻子一样---唐钦一定是对他做了什么才对…

    “让开。”

    唐钦淡淡地对唐馨道。

    他的语气吓了唐馨一跳,楞楞地让开到了一旁。

    唐钦迅速蹲了下来,左手搭在了神智已有些昏沉的中年男人脉搏之上,片刻后,他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耽误多少时间,现在还来得及,再晚一些的话这后遗症是留定了。

    从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银针,迅速找准他身上几处透风大穴,唐钦毫不犹豫地落针----

    他发现,自从星辰诀精进以来,他的体内便偶尔会产生气感,就比如刚才他扎针的时候,针一进去中年男人的体内,他便感到自己的手上有气流开始从针上流进对方体内,这是一种下意识的状态,换句话,这是他不自觉所为,因为他现在尚没有办法控制体内的气感。若是星辰诀再有所精进的话,岂不是他也终有一日同那些老家伙们那样,具备真气?唐钦这样想道。

    几处大穴后,中年男人苍白淡漠的脸上表情终于有所变化,可以看到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是他的面部肌肉逐渐受他自身控制的表现,这是一个好现象,证明唐钦的那几针已经起到了作用!

    唐钦不知道的是,从他手上传入中年男人体内的气流才是针能如此迅速起作用的关键。

    针灸针灸,灸并针用才叫针灸,方可达到事半功倍。灸是什么?灸是艾条焚烧产生的热气,这和那些高人体内的真气有异曲同工之妙,古人之所以想出了灸,那是因为并非所有医者都拥有真气这种东西。某种意义上,灸是不可能和真气真正相提并论的的,毕竟有些热病同样热性的灸是不可用的,但玄妙的真气却不同,真气可冷可热,可随意造化。

    在周围人惊讶的注视中,唐钦再次抽出两枚细针,一长一短,短的没入中年男的人中极限,另一根长针则更是惊呆众人的眼球,直接从中年男的手臂上某处一透而过,手心面进,手背面出。

    内外双关,一针贯穿!

    周围一片哗然声。他这样做,会不会真如刚刚那人的那样,弄出一条人命来?

    不少围观之人其中几个女生已经捂起了嘴。

    可是他们的想法还未有机会在胸中晕开,中年男身上的变化却令他们直接一喜,只见到他剧烈咳嗽了两声,身体的抽搐转眼间停止了下来,眼黑也在渐渐复原---唐钦看似吓人的那几针,竟真的起作用了!

    梁溪月也跟周围的人一样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她就像是头一天认识唐钦似的,唐钦给她的惊讶太大了,她根本不知道唐钦竟然还懂中医,更是会针灸这样的东西。

    唐钦四下寻找了一番,将目光锁定在了某个七八岁的男孩身上,笑眯眯地对他道:“帅哥,能不能帮大哥哥一个忙?”

    男孩身边就是他的妈妈,一个年轻的妈妈,年轻妈妈先是愣了愣,随后下意识将男孩拖到了身后,警惕道:“你…想干什么?”

    唐钦笑了笑,在她耳边轻声了些什么,年轻妈妈则是惊讶地了头,如果真如唐钦的那样,这可以帮到中年男的话,她自然是愿意这样做---

    她在男孩的耳边了几句话,男孩就跑出人群,不一会儿后又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湿漉漉的毛巾,刚刚出去的时候,这块毛巾还是干巴巴的。

    男孩年幼不懂事,被唐钦这样的要求弄得十分不解:“大哥哥,你要我的尿做什么哦?”

    唐钦揉了揉他的脑袋,笑着道:“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