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 正文 0073、童尿救人

正文 0073、童尿救人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尿还能够用来救人?

    男孩十分不信,天真的大眼睛里满是怀疑地望着唐钦,别男孩他不信了,就连他妈妈也是将信将疑地看着唐钦道:“这个…真的会有用么?”

    只听过尿是人体新陈代谢后排出的废弃物,还从没听过尿也能用来救人的呢!

    唐钦笑了笑,用行动告诉两人尿究竟有没有作用----成人的尿自然是废弃物无疑,但是童子尿却未必,只要在对的情况下运用,一样可以具有奇效。

    童子尿具有醒神解厥、辟邪驱邪的作用---要不然为什么乌龙院里那个能打的崽子用尽吃奶的力气揍了老干尸半天,老干尸毫发无损,结果另一个不能打的崽子一泡尿就解决了战斗?

    只见他毫不嫌弃地从男孩儿的手中接过那份沾着他尿液的方布块,在两人惊讶的目光中,用力将布快拧起,淡黄色的晶莹尿液顺着唐钦的拧动开始滴滴答答地滴落进中年男的嘴里。

    先是润湿了他的唇角,再滴入几滴后,唐钦又开始移动布块,液体又润湿了他的鼻孔。

    停顿了一下,最后唐钦一口气将布块拧干,将其余的液体一丝不落地尽数滴入中年男的口中。

    “咳咳…”

    直至此刻,中年男突然虚弱地咳嗽了两声,转而他的眼皮开始缓缓波动,没过多久,他就彻底睁开了眼帘,勉强把脑袋从唐钦的手臂中支起一些,一脸迷茫地看着周围正惊喜望着他的人群。

    “妈妈---妈妈快看,醒了,他真的醒了诶!”男孩一脸惊喜地摇动着妈妈的胳膊,再看到唐钦这个大哥哥的时候,一对大眼睛里满是崇拜的神情。“大哥哥,你真是太厉害了!”

    唐钦腼腆地笑着,又揉了揉他的脑袋---真是个可爱的boy,要是等以后他也能跟陈雅诗生这么一个萌萌哒朋友,想必会是极好的。

    不想男孩又突然语出惊人道:“妈妈妈妈,原来我的尿这么厉害----我回去也要给我爸爸喝!”

    “---”

    唐钦满脑门的黑线,转瞬间打消了要和陈雅诗生这么一个熊孩子的念头。

    “鬼头,你胡些什么呢---哥哥那是用来救人的,你爸爸又没毛病!”男孩的母亲脸色大红,一把捂住了男孩还欲话的嘴巴,十分不好意思地看着唐钦…

    不远处的贵妇一直紧张地盯着这里,见到自己丈夫醒了过来,她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快步跑过来,从唐钦的手中把中年男人接入了自己怀中,眼中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

    平时优雅如她这样的贵妇,也忍不住掩脸哭泣,刚刚有那么一刻她还以为自己即将就要守寡了---毕竟刚刚她丈夫发病时的症状实在是太吓人了。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刚刚怎么了吗?”

    中年男人完全记不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了。虽才刚刚清醒,还迷迷糊糊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但看到贵妇啜泣着,他还是习惯性伸手把贵妇轻轻搂在怀里安慰着。“好了好了,现在没事了。”

    真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唐钦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最乐意看见这样的一幕。

    过了一会儿,两人相拥着站了起来,贵妇有些不好意思地擦干泪渍,向他指了指唐钦,道:“刚刚就是他救了你,要不是他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中年男人因此才将目光移到了唐钦身上,刚才贵妇已经声跟他明了情况,如果不是贵妇所,他还真想不到救他的不是一个在场医生,而是面前这个年纪轻轻,看起来还像是个学生的男人。

    他颇为激动地走过来抓住唐钦的手,感激地道:“哎,身体不比以前了,想不到会犯这样的毛病,真的是太谢谢你了伙子,年纪这么轻医术就这么了得,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想好好谢谢你,就近吃顿便饭怎么样?”

    唐钦冲他摆了摆手拒绝了他的好意:“不用不用,你没事就好,这几天不要吹风。”

    还没等中年男人再什么,唐钦就转身带着梁溪月走出了人群,周围的人纷纷给他让出一条道来,还有人举起手机冲唐钦拍照的,弄的唐钦十分不好意思。从刚才唐钦给中年男扎针开始,就已经有人拿出手机在拍了。

    “哎伙子你等等啊…”

    中年男人的手悬在半空中,无奈地笑了笑,他发现唐钦并没有理会他,就这么径直走了,其实他本来还想自己家里开着一家经营得很不错的餐馆,想请唐钦吃顿好的作为感谢来着。

    唐钦没有走出多远,就被一个男人给拦了下来。

    抬头一看,自己并不认识这个男人。

    “请问你是?”

    “你好,我是顾枫林,先谢谢你刚才帮了我一个大忙。”

    顾枫林拦住唐钦自然是为了他的弟弟顾严辞。

    枫林茶庄是他的产业,门口有人昏倒,唐钦帮忙救醒,自然等同是帮了他一个忙,如若不是唐钦,万一真出了什么事,对茶庄多多少少会有些影响。

    “不过,我弟弟他是怎么了…”顾枫林指了指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满地打滚的顾严辞,向唐钦问道:“你究竟对他做了什么?”

    从刚才开始他便一直在观察顾严辞,自从唐钦摸了他腰一下后,顾严辞就笑个不停,本来笑是件好事,可看顾严辞那样子,笑得眼泪花子直流还没完没了,刚开始还好,但笑了近半时,面部肌肉几乎抽筋,从他的表情上已经能看出几分痛苦之色,再这样下去,顾严辞恐怕就该成为史上第一个笑死的男人了。

    “我没有对他做些什么啊。”唐钦无辜地道。

    唐馨这时候也跑了过来,质问道:“我不信,我刚才分明看见你摸了他一下腰,你肯定是在他身上做了什么手脚,要不然他怎么会笑个不停呢!”

    “你见过能让人笑个不停的手脚吗。”唐钦没好气道:“笑还不好,难道让他哭。”

    “你…”唐馨不禁气结。

    都女人一旦恋爱起来就十分愚蠢,智商为零,但他没想到他的这个堂姐会笨到这个地步,这顾严辞根本就是在同她玩恋爱游戏,她却是毫不知情,反而还要成为他的守护天使。

    唐钦便不愿再管她的事情,提示道:“你把他腰上的针抽了便好---不过得心,准备好换洗裤子。”

    完,他就带着梁溪月走了。

    这回顾枫林倒是没有再拦住他,而是让到一边任由他离开。他觉得唐钦没在骗他,就算是在骗他,等那时候再追过去也还来得及。他迅速来到顾严辞的身旁,仔细在他的腰间找了一圈,果然,在腰背部的某处衣服是贴着皮肤的,有一根闪烁着光泽的银针静静地杵在那儿。

    没等他把银针拔出来,唐馨已经替他这么做了。

    银针离开顾严辞的身体之后,顾严辞的大笑果然瞬间便停了下来,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样软倒在了地上,唐馨力气,顾严辞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两人一同倒在了地上。

    顾枫林想要去扶顾严辞一把,但他的动作却停在了原处,皱眉看着顾严辞的裤裆处,只见那里迅速渗湿开一片,有从裤裆蔓延到裤脚的趋势。而离顾严辞最近,几乎是贴着他的唐馨自然就成了第一个倒霉蛋,被他的尿沾了一裙子,弄得她哇哇大叫,十分狼狈。

    顾严辞居然尿了!

    他总算明白唐钦后半句话的含义---

    针留情志笑穴太久,骤然拔出,是会引发二便失禁的,顾严辞没有拉在裤子上,已算是相当幸运。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