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74、秘密

    “唐钦,话你就真的不管你那堂姐了?”回家的路上,梁溪月询问唐钦道。她看唐钦本来气势汹汹的带着她过去,以为唐钦是要去拆顾严辞的台,哪里料到拆到一半,居然就这么走了。

    唐钦苦笑道:“这事儿我管不了。”

    他还不是被唐馨那笨蛋的行为给气到了---

    唐馨再怎么也是他的堂姐,能帮的唐钦自然是得帮,比如让她认清楚顾严辞的为人---可惜看唐馨那样子,满脑子里都是顾严辞怎么怎么好,哪里听得进他的劝告?

    要是唐钦直接跟她讲顾严辞的坏话,以唐馨的性格,不该以为是唐钦在故意挑拨离间?她肯定会觉得唐钦是因为羡慕她给家里找了一个金龟婿,所以才要故意使坏来的…然而唐钦会羡慕她么?笑话,唐钦又不是同性恋。

    他这个傻乎乎的堂姐,也是没sei了。再怎么也是考上复大的高材生,只是这智商嘛,还真有一大片上升的空间---太容易被男人骗到,而且一骗到,还特么莫名其妙地死心塌地。

    梁溪月却突然皎洁地笑了笑,道:“这个问题,我可以帮你解决哦。”

    “怎么解决?”唐钦诧异地望着她。

    “我在顾严辞的兜里塞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的号码。”

    唐钦愣了愣后,立刻就明白了梁溪月的意思。“可是你这么做的话,会不会伤害到她?”

    这回反倒是梁溪月呆了呆,轻推了唐钦一把道:“啧啧,真看不出来你还挺善良的嘛---不过相信我吧,像她这样的姑娘…唯有被伤过一次之后才有可能长大……”

    话间,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原本淡淡的笑容渐渐收摄,转而变成一种很少在她脸上见到的冷意。

    唐钦仿佛从梁溪月的语气当中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放缓步子、若无其事道:“那---成熟如溪月姐这样的女人,以前也一定有被谁伤害过的经历咯?”

    梁溪月埋首看着石道上的石子,脚一步一步踩在石子上面,发出嘎挞嘎挞的声响,她仿佛是刻意在循着某个节奏、亦像是心不在焉,对于唐钦的问题,她不知是没注意听还是没有听见,并未再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过了几秒种后,她才晃过神来,一脸呆萌地问道:“啊?唐钦,你刚才什么?”

    “---没啥。”唐钦只得无奈道。

    “我听见了!”梁溪月没好气道。她得意地冲唐钦笑了笑:“姐被伤过?笑话!大笑话!姐这么美腻的女人,会被男人伤到么---一向只有姐伤男人的份好么!”

    梁溪月脸上刚刚出现过的那抹冷意早已消失不见,又重新换回了烂漫的笑容。

    “酱紫啊。”唐钦若有所思地了头。他很确信,刚才那道冷意确实有在她脸上真切地出现过,只是她似乎不太愿意倾诉罢了。

    唐钦也不是什么八卦之人,这世界上谁都不是一眼能够看透的,纵然是像他这样有一对能透视的双眼,还不是一样看不清梁溪月么,表面上永远是嘴角向上地很美,但就在刚刚那一刻,就跟那首歌的那样---那些都可能不是真的,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哼,就是这样。”梁溪月撇了撇嘴道。“倒是你哦,刚才差把姐给迷倒---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你懂中医,而且还会针灸这么厉害的东西?”

    “你又没问我。”

    “可是你明明一直在上学,你爸妈又不是当中医的,你是从哪儿学来的?”梁溪月十分不解地问道。

    “我自学的。”反正撒谎又不用真去买一打草稿纸打草稿,唐钦索性胡八道了。

    “要不要考虑一下将来当个医生呢?照你刚刚展现出来的,开家中医诊所也完全绰绰有余啦----要是这样的话,不定我会考虑辞职去当你的手下护士哦。”

    “不要。”唐钦摇了摇头。

    他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兴趣,他学医术的初衷不过是为了保全自己以及身边之人,仅此而已,还从未有过往这方面发展的想法。

    “那真是可惜。”

    梁溪月突然凑了过来,表情认真、语气严肃,压低声音问唐钦道:“那个…偷偷问你件事呗…”

    “什么事?”唐钦被她神秘兮兮的语气弄得一愣。

    “针灸有办法丰胸吗?”梁溪月有不好意思道。

    “---”

    唐钦汗颜:“有的吧,不过----”

    他瞄了一眼梁溪月丰满的胸部:“你不是已经这么大了……”

    “切,你们男人不都喜欢越大越好么。”梁溪月白了他一眼,“以前有一个姐姐告诉过我,永远不要因为有胸就骄傲自满,心有多大,胸襟就有多大…”

    “---”

    -----------------------------------------------------------------------------------

    -----------------------------------------------------------------------------------

    “本市今日6月9日夜晚即将迎来近几年来最大型的一次流星雨,据天文学家表明,此次双子座流星雨密度之大前所未见,几乎达到每分钟有一颗流星划过天际,更巧的是,此次双子座流星雨发生的今日,也是华夏传统节日端午节,请大家在吃粽子的同时不要错过观赏流星雨的机会哦。”

    梁溪月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她和唐钦才刚刚从外面回来,唐钦自回来之后就跑进去不知道做什么去了,而她则是百无聊赖地调着电视、频频换台---难得地在新闻台上停留了片刻,因为新闻报道中的内容引起了她的兴趣。

    流星雨?

    今天?

    梁溪月的手里端着一只剥好的粽子,这会儿也顾不上吃了,急于分享这条有趣的新闻,直接朝着里面喊了一声道:“唐钦唐钦,你快过来看…据今天有流星雨诶。”

    “啊---等下!”

    唐钦这会儿还在厕所里摆弄着自己额头上方已经留长了一些的刘海,随着他的拨弄,刘海时而左撇,时而右撇,但总是令唐钦不太满意---中间那撮极为淘气,无论整个刘海往那边撇,它们却总是微微翘起着,不太配合。

    唐钦不禁大恼,从梳妆台上抽起他妈那瓶啫喱水,在那撮不听话的毛根处连喷了好几下,用力一按,那几根不听话的头发这才贴合了下来。非要他采用武力解决问题---

    又将脸颊上调皮地冒出来的那颗青春痘挤掉,唐钦这才心满意足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了头,轻轻甩了甩刘海:“你果然还是天底下第一帅的男人。”

    “唐钦,你干嘛呢?”梁溪月从外面凑进来一个脑袋问道。

    她的眼睛开始瞪大,再瞪大,一脸不敢置信地上下打量着唐钦:“天呐…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搞这么帅是准备去相亲么?”

    “秘密。”唐钦害羞地道。

    “---”

    唐钦特意穿上了上回林纸鸢从专卖店里给他买的那身衣服,又搞了发型,看起来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以他一米八出头的身高穿上这一套休闲装束,画风顷刻间就变了,完全不再像是个学生,而是像---青春偶像剧里的大学生。

    “对了,你刚才要跟我讲什么来着?”唐钦似乎想起来刚刚梁溪月有在叫他。

    “刚我是想---今晚会有双子座的流星雨!”

    “哦?”唐钦惊讶道:“流星雨么…”

    突然他的眼前一亮。

    “我知道了---我来不及了,我先走了,粽子你多吃几个吧,把我那俩也吃喽。”

    看着唐钦急匆匆跑出门的样子,梁溪月呆呆地站在原地愣了半天,不禁疑惑地喃喃道:“他知道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