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75、一起去看雷阵雨

    夏日昼长夜短,但今天的湘阳却有些例外,或许是多云合并了阴天的缘故,今天的街道变暗要较之平常稍快上一些。

    唐钦因为怕时间来不及,索性直接在区门口招手拦下来一辆计程车,报了一个地址之后,司机便立马发动了车子扬长而去——目的地,陈雅诗家。

    作为一个体贴的boy,唐钦准备在陈雅诗生日之际在她家楼下接她。

    是的,今天是6月9号端午节,同时也是陈雅诗的生日,原本唐钦是想约她出来的,不过却被她委婉拒绝了,原因是她以前的初中同学要来她家里帮她庆生,这令他相当蛋疼。不过好在陈雅诗很快就给唐钦回了短信,告诉唐钦她晚上有时间,还附了一句来家里给她庆生的同学都是女的---这让唐钦心里暗乐,他可没问她来的是男是女,这妮子还真是可爱的紧。

    于是两人就相约晚上的时候一同去大学城新开的一家咖啡里坐坐。

    但是现在,唐钦却临时改变了主意。

    他摇下车窗,把脑袋探出去看了看上空,除了雾霾还是雾霾,除了阴云还是阴云,怎么看今晚都不像是会有特大流星雨的样子……

    “师傅,今晚真的会有流星雨?”唐钦不是很确定地问道。

    司机师傅迅速回道:“是啊,刚才新闻里还在播呢。”

    唐钦了头,看来梁溪月并没有在骗他。

    不一会儿,计程车就停在怡欣苑的区门口,交完钱之后,唐钦从车上踏步下来,径直穿过保安亭走进了区,虽然只来过一次,但是唐钦优秀的记忆力令他轻车熟路,很快就找到了陈雅诗居住的那栋公寓楼。

    嘟了三声后,陈雅诗才接起唐钦打来的电话。听得出来她的声音有些匆促,似乎是还在梳妆打扮---“唐钦…你怎么这么快…你等我一下,我很快的!”

    唐钦不禁莞尔,笑着道:“你别着急,慢慢的就好。”

    “才不要---这怎么行呢,我保证很快很快的。”

    挂了电话,唐钦便微倚着区绿化带里一个石台静静等着,然后---陈雅诗很快便令唐钦认识到了什么叫做“很快很快”。大概足足等了有十多分钟的样子,才看到公寓楼里有一道清丽的身影快速从中穿出,四下张望寻找着谁…

    “我在这儿。”

    唐钦叫了一声。

    “哪儿呢---”陈雅诗扭头看了过来,脸上一喜,向唐钦招了招手后便迅速朝着唐钦这边跑了过来。

    她今天嘴巴上涂了一淡色的口红,肤白唇红相当漂亮,身着一件白色大红花t恤,同为白色的碎摆热裤,t恤下摆微扎进裤中。这样一件带有大红花图案的t恤穿在别人身上可能会有俗气的感觉,但穿在陈雅诗的身上却是清新脱俗、秀气可人,非常有灵气。

    裸露在外的肌肤白皙反光,一路跑过来的时候,唐钦几乎觉得天气闷热都被无形驱逐了几分。虽然天气闷热,但他从陈雅诗身上感受到的,只有清凉的气息,仿佛她不会热似的,明明头发披散下来,却也没见她的白皙颈项有汗液黏发的痕迹…难道女生天生就有自带中空调的功能么?他这样想道。

    从穿衣风格上明显看得出以前的陈雅诗都是在压抑克制自己,不让这些外在的东西影响自己的学习,但现在考完之后,她已经再没这样的顾虑了,体内的爱美因子已经彻底被她解放了出来。

    “你一定等久…哇啊……”

    陈雅诗刚要跑到唐钦面前的时候,却被路上的一枚石子给绊到了,惊呼了一声后,身体便失去平衡,向前方冲了出去。

    好在唐钦眼疾手快,迅速伸出手去抓住了她的胳膊轻轻上拖一把,才把她的冲势给化解掉,而她的身体也自然而然地顺着惯性冲入了唐钦怀里---陈雅诗脸蛋微红,推着唐钦的胸膛重新站好,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唐钦一眼,道:“哎呀,都怪这鞋,我还是第一次穿,有些不太顺脚……”

    唐钦才发现她今天穿的是一双带一根的鞋子,难怪她今天要比平时要高上一些,当然唐钦不知道的是,她之所以会穿这鞋出来主要还是因为他太高。

    “这双鞋很好看。”唐钦道。

    “真的嘛?”

    陈雅诗欣喜,任哪个女生新买的衣服或者鞋子被别的男生赞美心中都会有些窃喜的,陈雅诗自然也不例外。

    “走吧,我们去大学城。”她道。

    唐钦却突然拉住她,道:“雅,我带你去个地方。”

    “啊?要去哪里呀---不是去咖啡厅么?”

    “你有没有自行车?---路太堵了,我们骑车过去。”

    陈雅诗了头:“有是有,不过好久没充气了,不知道轮胎里还有没有气。”

    端午节大伙都赶着回家,市区里自然是极为拥堵,但如果有了一辆自行车那就不一样了,陈雅诗家离湘江不远,骑车抄近道过去也就十来分钟的样子。

    至于车胎没气的问题很好解决,唐钦推着车在区门口的修车店里借了个气筒打个气就完事儿了。

    果然如唐钦猜测的那样,湘阳的道路十分拥堵,而自行车很容易就在车缝当中穿行。

    陈雅诗坐在后座,其实原本她是挺害怕骑自行车上马路的,但是唐钦载着她却骑得很是稳当,令她十分安心,双手刚开始紧紧抓住唐钦腰间的衣服,后来则是轻轻扶在唐钦的腰间。

    微烫的风吹拂在她的脸上,发丝遮住了眼帘,她拨弄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这时她已经看出来唐钦要带她去哪了,因为前面已经能够望得见宽阔的湘江,正是因为江边,所以这里的风才会很大---淡淡的笑容出现在了她的脸上,看来唐钦还是很细心的,她原本以为唐钦不知道今天会有流星雨呢。

    而这又恰好是她今天有所期待的-----

    不一会儿,两人到达湘江边上。

    这里离某处码头不远,端午节之际,此处几乎空旷无人,只有唐钦和陈雅诗两人而已,栏杆外便是宽阔的湘江,波澜谈不上壮观,却也声浪不,江风林立。

    “到了。”

    将车随意停在了一边,两人沿着江边一路行走,江风吹拂过两人的耳畔。

    “生日快乐。”唐钦有些笨拙地开口。不知道为什么,从刚刚开始,陈雅诗便一直在微微笑地看着他,似有若无,时有时无,笑容迷人,牵动人心。

    “噗”

    陈雅诗被唐钦给逗乐了,没忍住笑出声来。

    唐钦尴尬地挠了挠头:“你笑什么?”

    “你带我来这里,该不会只是带我来看湘江的吧?”陈雅诗不禁笑道,她轻捋飘乱的长发,将之别在耳后。

    “当然不是---”唐钦不好意思地道:“因为时间太赶,所以我没准备什么礼物。”

    陈雅诗却哼了一声:“我才不需要什么礼物。”

    “新闻上,今晚有近些年来最大的一次流星雨,所以---”

    “所以你才带我来这里看的。”

    陈雅诗咯咯地笑。

    唐钦讶异地看着陈雅诗,原来她早就知道了。

    “应该快了。”唐钦就望着对岸的天空道。

    然而,天公不作美。

    他的话音落下没多久,天空中嗤啦一声,一道银蛇划过长空,惊雷过后,丝毫不给人有所准备的时间,哗啦啦的骤雨便是倾盆而下,雨势密集,还伴着雷声阵阵…

    唐钦和陈雅诗对视了一眼---皆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郁闷的神情。

    原以为是一起去看流星雨---

    结果是一起去看雷阵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