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 正文 0076、好特别的生日礼物

正文 0076、好特别的生日礼物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好特别的生日礼物!”

    雨幕中,陈雅诗大笑着对着唐钦喊道。

    此刻,暴雨早已将两人的衣衫尽数打湿,也再不用为躲不躲雨而犯愁。唐钦苦笑地看着陈雅诗,心中十分古怪,原本是想带她来看流星雨的,结果弄巧成拙---流星雨没有,雷阵雨倒是来了。

    “雅,对不起啊。”唐钦不好意思地道。“我们赶紧回去吧。”

    “回去做什么呀,反正都已经淋湿了。”

    陈雅诗的发丝被雨水打湿,贴合在额上,水滴顺着她的脸颊向下滑落,她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不仅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张开双手在雨幕当中打转了起来,转累了,她走向湘江边,扶着栏杆微微休息,眺望着对岸。

    唐钦生怕她离栏杆太近会失足,一直不紧不慢地跟在她的身后。

    “唐钦,你知道吗,这还是我第一次淋雨呢---其实还蛮舒服的。”陈雅诗高兴地道,清脆爽朗的笑声不绝于耳。

    唐钦也傻乎乎地笑着。出门前喷的啫喱早已让雨水冲洗干净,一头黑发完全打湿贴在了脑袋上。

    实话,这暴雨虽然势头大,但是打在身上凉飕飕的,将刚才暴雨前的闷热感尽数驱逐,确实如陈雅诗所这样,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大夏天的,淋个雨似乎也没什么,一会儿回家将湿衣服换掉,洗上个热水澡应该就没问题了。

    “噗”

    陈雅诗见到唐钦浑身湿透、头上像是扣着一个黑盖子、还在傻笑,不由得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你…这样子好傻哦。”

    唐钦不甘示弱:“你也差不了多少。”

    陈雅诗也是微眯着眼,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雨势太大,让人睁不开眼睛。

    两人都已成了落汤鸡!

    快接近八的时候,陈雅诗终于像是玩累了,转过身颇为遗憾地对唐钦道:“好多乌云挡着,看来今天咱们是看不成流星雨了---好可惜哦,走吧,我们回去吧?”

    “好。”

    唐钦应了一声,便跑去推车。

    然而---

    正当两人刚欲离开之际,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对岸的天际突然升起一抹亮光,天际突兀有几颗璀璨的光划过夜空,仿佛从遥远浩瀚而来、坠落在地面之上,一闪即逝的光过后,夜空再次趋于平静,黑乎乎的一片再也看不真切……

    陈雅诗早已停下了脚步,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刚才那一刻,她敢确信那颗光确实出现过。

    “唐钦,等等---你回来!我刚才好像看到流星雨了。”

    “怎么会---不是乌云挡住了么?”

    唐钦一脸狐疑地来到她身边,两人一并扶着栏杆观望着对岸。然而真当两人等了一会儿的时候,刚刚出现的光却再未出现了,这令陈雅诗相当郁闷,扁起嘴、忙道:“我没骗你!刚刚真的有---可是怎么才两三颗就没了?还是近几年最大的一次呢,骗人。”

    她的话音落下没多久,对岸的天空就再次亮了起来。一颗有一颗的流星开始滑落天边,没个休止,刚才出现过的那几颗就像是先驱号角,只是正式吹响了这场星雨而已-----

    一颗颗流星在夜空里划出银亮的线条,似落在镜上,漫天密密麻麻的如珍珠玛瑙、闪闪发光。

    星光倒映江面,便随波上下跳舞,时现时灭。

    不光是陈雅诗,就连唐钦本身也是第一回真切地观赏星雨,江边这个地,实在是再好不过的位置,拥有最最独到的视野,能够近距离地观赏到这场美轮美奂的盛宴---正巧这时雨落云开,对岸天空郎黑一片,成为了星雨最优秀的背景。

    果然等待换来的会是回报,若是两人被淋湿后就早早离开的话,那便无缘这场星雨了…

    “天呐……好美……”

    陈雅诗在双手合十、眼神微醉地看着江里的船灯、星雨。

    唐钦却在侧着脸看她。

    见到光在她眼中明灭,唐钦也不禁有些醉了。

    “唐钦,你知道吗,这是我收到过最好的一次生日礼物了。”陈雅诗喃喃道,但并未转过脸来,而更像是在盯着夜空话。“不仅在生日的夜晚看到了这么美的流星雨,而且---她还是双子座流星雨,我……就是双子座的。”

    唐钦惊讶,他还真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陈雅诗生日6月9日,不就是双子座的么?恰好这场流星雨也是双子座流星雨,那就颇为意义非凡了!三分巧合、七分运气---若不是唐钦想到要带她来看流星雨、若不是陈雅诗坚持要在暴雨中嬉戏不走,若不是星雨的日期在今天…这么多若不是只要满足其中之一,那么便不会有这个生日礼物。

    这样的经历很有可能让人铭记一辈子。

    这时,陈雅诗突然扭过脸来,鼓起勇气望着他道:“那个…这个时候你是不是应该跟人家儿什么?”刚完,她的脸就有些红了,好在天色暗,唐钦看不到。

    唐钦愣了愣,旋即立马反应过来,笑道:“生日快乐!”

    “---”

    好吧,陈雅诗算是彻底败给唐钦了。

    大概半个钟头左右后,两人终于骑车重新回到了陈雅诗的区里。不知道为什么,从刚刚起,陈雅诗就再没跟自己过话,这弄得唐钦十分不解,这妮子究竟是怎么了?他把车在陈雅诗家的车库边停好,就准备跟她道别。这时候已经不早了,接近九,再不回去江心仪肯定要打电话过来了。

    “那---我就先走了。”

    陈雅诗原本站在原地发呆,听到唐钦的话,不由得叫住了他:“诶你等等啊,淋这么湿,都到这儿了,去我家拿毛巾擦一擦啦,不然会感冒的------跟个傻子一样!”陈雅诗没好气道。

    “可是这么晚了。”

    “哎呀怕什么,我爸妈不在的啦,我爸公司里阻止出去旅游,我妈也跟去了。”

    “---”

    唐钦怎么听着这句话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别唐钦,就连陈雅诗也察觉到了自己刚才的话里似乎有些歧义,不禁俏脸大红,瞪了唐钦一眼道:“车子就停那里,快上来啦。”

    “哦。”

    这是唐钦第二次上校花-----上校花家。

    上一次来这儿的时候,记得和陈雅诗的父亲陈锋两人喝得烂醉,还倒头在人家里沙发上躺了半天,一想起这事儿,唐钦仍觉得脸上有些发烧,好在这会儿孙如陈锋都不在家中,去旅游了。

    陈雅诗家里还是跟第一次来时候一样,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有客厅里的电视机似乎挪动过位置。木地板上看上去没有一尘埃,房间干干净净。果然是女孩子的家,这整洁程度可着实要比他家好上好几倍。也不是江心仪不打扫,而是相比之下,唐钦跟唐大山可要比陈雅诗跟陈锋会制脏得多…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