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校花的近身兵王正文 0080、发烧

正文 0080、发烧

    唐钦一头栽倒在自己的床上,将头埋进了枕头中。

    聚会结束,他把陈雅诗送到家后便早早地回到家中----可以,他也是这场聚会草草收场的罪魁祸首。

    其实聚会本来还有唱歌的环节,这也是90后比较盛行的套路,只是-----吃一顿饭的功夫就喝趴四个,还有个杨军一看就喝高、醉醺醺的在路边险些把裤子都脱了,弄得扶住他的那两女颇为心累,慌忙地阻止他的动作,这才免于一场围观的尴尬。唯一看上去清醒的男性就属唐钦一人而已,拖着这些人去唱歌不仅十分麻烦,而且还很没意思,就算坐在包间里也就是埋头玩手机而已,几女商量之下便定下回再聚,当然咯,下回再聚自然是客套话,谁知道这个下回又要相隔多久。几人先后把醉倒的那几个男生送上的士,这才分道扬镳。

    嗅着枕头上自己口水干掉之后散发的奇异芬芳,唐钦的心也逐渐平静下来----------修炼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谁也不可能一蹴而就。酒固然是对星辰诀有所帮助这毋庸置疑,因为他刚才已经体会过了,但它纵然有所帮助,那也只是起到辅助作用,若真想突破筑基那一层,凭借的仍旧是自己本身而绝非外物。

    唐钦苦笑,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居然妄想以酒修炼走捷径,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

    刚才他一口气接连灌下三瓶不到的高度白酒,原以为能借助白酒的帮助突破许久未动的桎梏,但他却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这不仅没有喝第一口白酒时带给他的增益不,反而给他的身体造成了反噬。多亏他酒量不错,加之上回星辰诀筑基篇有所精进之后,酒量更是上涨惊人,所以反噬并不严重,只是令他觉得头晕乎乎的,有醉酒现象。刚刚在外面的时候还没什么,但一回到家趴在床上,后劲就上来了,弄得他十分不舒服。

    梁溪月从外面推门而入,刚进到唐钦的房间,她娟秀的鼻子便轻皱了皱,微蹙眉道:“你喝酒了?”

    唐钦没有话,而是看着她了头。现在他甚至觉得句话都挺费劲儿的,索性就不浪费这力气了。

    “大白天的喝这么多酒,满屋子都是酒气,真是难闻死了啦。”梁溪月撇了撇嘴,颇为嫌弃地道。

    完,她便转身走出了房间,顺便带上了房门。

    “---”

    她的举动顿时令得唐钦受到了十万的伤害,这妮子--------吐槽也就算了,居然都不关心他一下,就这么漠不关心地走了……走了……了……

    果然天底下最无情的是女人,暗暗腹诽了一声,唐钦心灰意冷地从床上爬起来,强行着头的昏沉感,走进客厅去冰箱里找冰水喝,然而打开冰箱一看,却发现冰箱里的水和饮料储备都光了,整个冷藏格里空空如也。“都喝完了啊……”

    果然人运气差的时候做什么都背,唐钦仿佛察觉到了这个世界对他深深的恶意。

    客厅里空无一人,四下张望了一下,其余房间里也都空荡荡的,家里竟只剩下他一人而已。

    “溪月姐去哪儿了……”

    她刚才明明还在的,唐钦颇为疑惑,怎么一下子就又不见了人影呢?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唐钦竟然感觉到几分孤独,而上辈子的他几乎从未生出过这种感觉。

    不多时。

    梁溪月开门走进客厅,手里还提着一个超市的塑料袋,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这个时候唐钦甚至都不愿意用透视的能力去看一看袋子里面,他其实挺郁闷的,明明看见自己难受的样子,却还要跑出去买东西吃。

    “咦,唐钦,你怎么就起来了呀?”她有些惊讶地看着唐钦。

    唐钦则是颇为幽怨地望了她一眼,旋即就进屋重新栽倒回了床上-----------也只有床才不会伤害他的心灵,任何时候都给予温暖的包容。

    “这傻子……”

    梁溪月不禁翻了翻白眼,心细如她,自然看得出来唐钦这是怎么了。

    于是她又一次推门而入,坐在唐钦的身边,将袋子里的东西一个个从袋子里拿出来,摆放在了唐钦的身侧。

    唐钦定睛一看-------

    一个瓶装的醒酒汤。

    一瓶酸奶。

    一瓶矿泉水。

    “醒酒汤给你醒酒,酸奶也给你解酒,矿泉水给你解渴。”

    唐钦惊愕地看着梁溪月,却见到她正向他展颜一笑,少了平时恶作剧少女的调皮意味的她,笑容竟暖出天际--------

    今天的她妆未施、素颜朝天,但却美得让唐钦窒息。

    刚才的幽怨顷刻间烟消云散。

    唐钦忍不住在心里甩了自己一巴掌——幼稚鬼!

    在梁溪月面前直接灌下那瓶醒酒汤,又灌了一瓶冰凉的矿泉水下肚,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唐钦顿时觉得脑袋一轻,舒服了许多。

    “谢谢。”唐钦把酸奶推给梁溪月,道:“酸奶就给你喝吧,听酸奶能瘦腿。”

    梁溪月一听,顿时眼一横,不乐意道:“你---是在指我的腿粗吗?”

    见唐钦微微错愕,梁溪月踢掉拖鞋,将纤细修长的美腿在唐钦的面前比划了一通。又问道:“粗---吗?认真回答我!”

    “---不粗。”唐钦摸了摸鼻子道。

    “哼,那就好。”

    梁溪月接过唐钦手中的酸奶,轻轻拨拉开酸奶的盖子,偷偷瞅了唐钦一眼,见他注意力不在这边,这才唆起了锡纸上沾着的酸奶,又将同样粘上酸奶的手指头放进嘴里唆了唆-------她觉得喝酸奶最幸福的时刻其实是舔盖子的时候,那是因为盖子上沾着的酸奶往往都更加浓稠。

    殊不知唐钦一直在偷眼看着她,咽了咽口水,梁溪月唆手指头的动作实在是太过诱人……

    一纸杯酸奶下肚,梁溪月舔了舔嘴唇,满足道:“好喝!”

    这时,她的大腿刚好挨到唐钦的胳膊一下---------从唐钦的胳膊上,正传来滚烫的温度。她愣了愣,于是伸手在唐钦的额头上摸了摸,不禁被吓了一跳:“我天,唐钦你不是吧----你身上怎么会这么烫?阿是发烧了呀?”

    “不知道。”唐钦苦笑道。

    他只觉得浑身发冷,全身乏力,大概是反噬而造成的发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