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0081、你还喜欢他

    “嗯……啊……”

    “---”

    随着梁溪月的纤手上下滑动加速,唐钦的表情也越发**……

    “啪”

    梁溪月满脑门子的黑线,一巴掌重重地拍了唐钦肩膀一下,在上面留下一道红印,弄得唐钦**的表情瞬间变成了惨呼。“你敢不敢再叫得**一些,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对你做些什么……”

    房间里,唐钦光着臂膀趴在床上,刚刚那些**的叫声,自然便是从他嘴里发出。

    “你要是想,我不定不会太反抗的。”唐钦有些欠揍地道,他现在心情大好。他当然也不想叫这么**,这还不是因为梁溪月的手法太好的缘故,实在是太舒服了!

    “滚!”

    梁溪月坐在床边,手里拿着一枚一元的硬币,床下摆放着一个瓷碗,瓷碗里放着透明的液体。她纤细的手指夹着硬币,硬币在唐钦的后背上用适当的力度画着鱼骨头的形状。

    “刮完痧应该会好一。”梁溪月道。

    刮痧是中医里较为常用的祛邪手法,不需要复杂的步骤,用简单的器具——一元硬币和酒,酒作为介质,硬币在身上刮搓皮肤,皮表出现红色痕迹或是血浅痕即为“痧出”,所能达到的效果很好,基本上每家每户的老百姓都会一些简单的刮痧,运用也很广泛,能够缓解或治疗许多诸如风寒感冒、头痛发烧等的毛病。

    因为唐钦发烧的缘故,所以梁溪月便想到帮他刮一下痧,等下再捂一下被子出一汗,应该就能差不多退烧。她身为一个护士,刮痧的手法自然是熟得很,力道不不重刚刚好,令唐钦觉得十分舒服,尤其是鱼骨头画到腰部的时候,唐钦险些都要笑出声音来。

    “你怕痒啊?”梁溪月一乐,她可不知道唐钦居然还会怕痒。

    “一吧。”

    “我听人怕痒的男人将来怕媳妇儿,你是不是这样?”

    唐钦闻言,一脸根正苗红、一本正经地道:“这世上没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

    “得了吧,你这张嘴----就贫厉害。”梁溪月翻了翻白眼:“刚认识你的时候还老自己健康得能打死一头牛,结果牛没见你打死,人就生病了。”

    “---”

    唐钦无言以对,凭他现在的体格,虽跟前世的巅峰时期仍旧没得比,但比普通人还是要强太多太多,生病是极为少见的事,若不是饮酒摧气引起反噬的话,还真不太可能发烧……

    给唐钦刮完痧,梁溪月这才弯腰将东西收拾好,又细心地将窗户也打开了一些,同时合上纱窗,道:“开窗透透气吧,你把被子盖上,可别被吹到了。”

    不久,唐钦没躺一会儿,梁溪月又端着一碗姜汤走进了房间。姜汤在碗里正散发着高温冒着热气,透过瓷碗灼着梁溪月的手指,令得她的脚步有些急促。

    匆促地把碗放在了书桌上,梁溪月不由得摸着耳朵,大喊着烫烫烫。

    “喝完记得闷被子里撒。”

    唐钦是个中医,当然知道喝了姜汤要捂被子里出汗才有效果,望着梁溪月来来回回的背影,他心中顿觉微暖。果然是当护士的--------------自从熟识以来许久,梁溪月终于再次在唐钦面前展现出了她温柔的一面,一如初次见面时候她在病房里拉窗帘时的模样……

    也只有在他生病的时候,她才会这样吧。

    真是个既体贴又细心的知心大姐姐呢。

    唐钦不禁这样想道。

    然而这时梁溪月却突然转过头来,掩着嘴天然呆道:“哎呀----我刚才好像没洗碗。”

    唐钦纳闷:“什么碗?”

    梁溪月指了指他喝姜汤的碗,道:“你刮痧的碗……”

    “---”

    唐钦决定收回对她体贴细心的评价……

    虽然江心仪不在家,但梁溪月却很好地代替了她,将唐钦照顾得有条有理无微不至,又是姜汤又是刮痧的,一个多时后,唐钦的被子几乎都湿了半层,更别身上的内、早浸透了,然而他的体温也终于彻底降了下去。

    摸了摸唐钦的额头,又在自己的额头上触了触,梁溪月笑道:“烧退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能打死一头牛。”

    “---”

    见他能这样,看来是完全好了。“好好休息吧----过几天我就要回苏杭了。”

    唐钦一听,直接从床上霍地坐直了起来,惊讶道:“什么?你要回苏杭去-------那还回来吗?”一想到梁溪月有可能从家里搬出去,唐钦就不清道不明心中是什么情绪。

    唐钦的反应令梁溪月先是呆了呆,旋即迷人一笑,白了他一眼道:“废话!实习期已经过了,医院暂时没什么事,我当然要回家里看看啦。不过-------我已经决定要在这边上班了。

    “别忘了----江心仪也是我妈好吧?”她又添了一句道。

    唐钦松了一口气。

    “你是不是舍不得姐姐我呀?”

    “没有。”唐钦嘴硬道。

    “放心啦,暑假结束我大概就回来了。”梁溪月笑着道。“到时候可要来接姐姐。”

    “知道了-------”

    一想到自己即将回苏杭,梁溪月突然轻声叹了一口气,表情有些低落和感伤,像是在自言自语,音量虽细,但唐钦却听得到,“不知道他还在不在那里,应该已经走了吧……走了就好,省得看着心烦……”

    唐钦略微诧异。

    清了清嗓,他便问道:“那个伤害你的男人-------是谁?”

    “他算是我的发……唐钦,你!”刚了一半,梁溪月立即反应过来唐钦这是在套她的话,而她居然因为陷入回忆太过专注,以至于顿时被唐钦套了个正着,险些就漏嘴了,她可不想向任何人坦露这件事,包括她的生父。

    “他是你的发是吧?”

    “不是!!!”梁溪月的反应很大,跟被人踩着了尾巴似的,愤怒地瞪视着唐钦,道:“没人伤害过我好吧---姐姐这么完美的人,怎么可能会有男人……”

    唐钦却是摇了摇头,直接了当地将她打断,不客气道:“你还喜欢他。”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