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 正文 0083、难惹的女人

正文 0083、难惹的女人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唐钦已经端着手机发了五分钟呆,手指悬在半空,按下、悬起、按下又悬起-----憋了半天,他最终仍旧没能按捺住内心的挣扎,拿起手机,以梁溪月的口吻给顾严辞发送了一条短信,手指轻按发送,叮的一声信息便过去了。

    “我男朋友叫唐钦,我爱我男朋友,所以我们不要再联系了--------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发完短信之后,唐钦别扭的心情这才得以缓解。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刚才心里那份压抑感和占有欲是从何而来----他虽然明知道梁溪月是在逗弄顾严辞而已,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同居日久的她以那种口吻调戏除他之外的男人,他仍觉得胸口憋闷不爽。这在中医当中有个症状名为“胸中懊恼”,形容一个人心中烦闷、莫可名状,唐钦的感觉就跟这差不多。

    正巧他知道梁溪月没男朋友,有男朋友其实是在骗顾严辞而已,既然这样,他何不客串一下这个子莫须有的角色呢?反正也就只是客串一下而已------他保证!就一下下!

    等届时梁溪月回来他再删掉便是,她绝对不会知道的。

    唐钦打了一个响指,这真是太酷了,既解决了他心中不舒服的感觉,又帮梁溪月解决了日后的一个隐患----鬼知道这顾严辞会不会继续来骚扰梁溪月,万一、唐钦是万一,万一梁溪月哪天被这富二代子洗脑了可怎么办,唐钦绝对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谁知道这时,顾严辞的短信也过来了。

    “你男朋友在哪儿?我现在就找人去砍他,信不信!”

    看到这条短信,唐钦忍不住大乐,这顾严辞话还真是有趣,俨然是一副牛逼哄哄、天下第一的语气,难怪能让挺多姑娘鬼迷心窍、听信其鬼话-----这无形中从字里行间散发出的王霸之气还真容易晃人眼球。

    但唐钦却对其一笑置之,打了一行字儿过去——“不信,他就是上回让你尿裤子的人。”

    果然,这句话一过去,顾严辞那边顿时熄火了…

    良久才回来一句:“是他?”

    唐钦索性也就懒得再予理睬,将自己的那张4g卡换了回去。

    …

    将截图发给唐馨之后,唐钦却并未收到她的回信。以唐馨的性格,收到这样的截图,应该此时早就已经如同充满气的皮球一样,即将炸裂才对,可是爆炸声在哪儿呢?

    让我听见你爆炸的声音好吗!

    “咚咚咚”

    仿佛是在回应唐钦内心的疑问,过了一个时左右,家门突然被人扣响,重重地。

    “谁呀?”

    “我---唐馨!”

    唐钦一愣,没回短信果然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居然这么快就冲到他家啦?那岂不是从收到唐钦的截图起就出门坐车过来了?

    蹑手蹑脚地跑去开门,唐钦开完门之后,瞬间暗运步法退出到离门五米开外,跟他想的差不多,唐馨刚进门就横移了两大步,若是唐钦刚刚还站在那里,肯定会被她扑个正着。

    “唐馨,冷静一!”唐钦忍不住道。

    “你哪里来的截图,!”唐馨刚进门,就张望着唐钦的双手,看看那里有没有手机的踪迹,如果有,她会毫不犹豫地夺过来。在她看来,她这个当姐姐的显然是有这个权利的。

    唐钦一边后退,一边挠了挠鼻子,道:“这个----不方便,截图从哪儿来这重要吗?关键是你现在看没看清顾严辞的为人?”

    “没有没有没有!”

    唐馨不禁闭上眼睛如同一只发怒刺猬般大叫道,“我不听我不听,梁溪月这个死女人呢,肯定是你们串通好的,肯定是这样!然后这女人故意勾引我的顾严辞……”

    她的咄咄逼人不禁也引动了唐钦几分怒气,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更别唐钦了,先前一直忍让着唐馨,只觉得她还是个长不大的傻姑娘而已,不与她一般见识,但现在看来,她似乎是傻得有些过头了,明明看到了截图,还在一口一个“她的顾严辞”,人把她当玩物,她却视人为真命天子,这不是傻的可爱,这叫傻的活该受罪。

    就算她是唐钦的堂姐,唐钦此刻都有些不太想忍让,甚至有不再想管这件事了,她爱投怀送抱投怀送抱好了。

    然而正在这时,刚嚷嚷完的唐馨却像是瞬间被抽空了力气似的,缓缓蹲了下来。

    同时伴着啜泣哽咽声,微微靠着唐钦家的墙壁。

    “你……”

    唐钦怎么也没想到向来好面子的唐馨竟然在他的面前就哭了起来,她这一哭,唐钦反倒不知道该些什么了-------再怎么,她仍旧是这件事情当中那个最可怜的受害者啊。

    他和梁溪月可以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愉悦地玩弄这场游戏中的男一号,然后将拿到的证据尽数递给女一号,也就是唐馨,但是唐馨却不可能同他们一样,拥有局外人那样的轻松----她才是受到打击最大的那个人。

    可能唐钦的初衷是好的,但这么做又何尝不是过分的举动呢?看见唐馨蜷缩的身子在抽泣着,唐钦这才明白过来这一。心中不禁产生出一种愧疚感。

    “唐馨…你还好吧?”

    “你别管我!我不好……我一都不好。”

    “---”

    哭了一会儿,唐馨这才似是突然想到什么,扬起脑袋问道:“梁溪月那个女人呢?”

    “她----暂时不在这里,唐馨,这件事完全是我出的主意,不关她什么事。”唐钦苦笑地道。

    唐馨却是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谁的主意不重要-----请你替我好好谢谢她……嗯,也谢谢你!其实我早就知道他是个花心的家伙,可是我……还是故意把自己蒙在鼓里,要不是你们给我当头一棒,我不知道还要傻到什么时候。”

    唐钦不由得一呆。

    从唐馨眼里突然传出的冷静跟悲伤令他动容。

    果然这个世界上没有傻女人----有的只是愿意为男人傻的女人。

    之前的唐馨便是一个,相信此间事了,她会成长一些。

    “唐钦,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唐馨突然撑着墙壁站起来,眼中闪烁着报复的光芒。“我知道你扎针特别厉害,你能不能----教我怎么扎别人笑穴?”

    唐钦没有问她为什么,犹豫了一下,便头答应了下来。

    唐馨诧异了几秒钟,愣愣地道:“你居然答应了?”

    “答应了。”唐钦再次头。

    “谢谢!”

    唐馨欢呼一声,竟伸手给了唐钦一个拥抱,这让唐钦哭笑不得。

    …

    云霓间是一家很有情调的情侣主题公寓。

    在这里住一晚上足有上千块的样子,都快赶上高档大酒店豪华套房的价钱了。

    口哨声从云霓间某公寓房间的浴室中传出,口哨止,歌声起,听声音,一听便是顾严辞的。

    “今天是个好日子,好呀么好呀么好日子,今天是个好日子哟……”

    今天当然是个好日子,磨了唐馨好几个月出去过夜的要求,今天这傻妞居然特么的答应了。

    终于tm地答应了!顾严辞想哭,为了这事儿,他的嘴皮子都快要磨破了。眼看就准备放弃之际,不想这傻妞却突然一口答应下来,这怎能不令他兴奋?

    他不禁加快了洗澡的速度,刚才听电话里唐馨,不久她就会过来,让他先洗白白。那诱人的语气,是以前他从未从唐馨嘴里听到过的,虽然有些冷,但顾严辞并未多想什么。

    当他穿上浴袍走出浴室的时候,客厅里唐馨已经笑眯眯地坐在那里了。

    “你洗干净啦?我也在家里洗好了,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别浪费时间了。”唐馨果断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把发箍从头撩掉,柔顺的卷发顿时随风飘摇,诱人的很。

    像她这样的童颜,也很容易勾起男人的**。

    “---”

    顾严辞没想到唐馨竟然突然间变得如此奔放,暗骂一声心机婊,嘴上却仍保持着翩翩君子的笑容----他的内心早已欲.火中烧,没多久,笑容收敛了一些,本性终于暴露,他迅速解开了浴袍的腰带,浴袍滑落,露出一条锦鲤内.裤。

    “宝贝儿,我来咯!”他朝着唐馨便扑了过去。

    唐馨蹙了蹙眉,迅速找到他腰眼的某处位置,手里早就藏着的银针迅速下刺----这是唐钦教他的。

    顾严辞闷哼一声,扑出的双手僵持在空中,一张俊脸顿时涨的有些扭曲,再动弹不得…

    “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不一会儿,他开始又哭又笑。

    唐馨挠了挠头皮,颇为诧异道:“咦----好像扎错位置了……”唐钦教他的是笑穴,一扎会让人笑个不停的那种,而不是像唐馨这针在顾严辞身上下去这样,令他又哭又笑,又时而整张脸扭曲……所以肯定是位置出了问题。

    于是她又把针从顾严辞的腰间拔了出来。

    顾严辞直接惨呼一声:“疼疼疼疼疼……”

    唐馨闻言吐了吐舌头,又把针重新插了回去:“啊---对不起啊,我再帮你放回去。”

    “---”

    顾严辞这才明白过来,唐馨今天为什么对他提出的出来过夜的要求答应的如此爽快了,只不过这会儿他已经讲不出话来-----这回似乎是插对了位置,顾严辞仰天长笑,根本停不下来,眼泪直流。

    而唐馨则是手拖着腮,静静地看着他,他笑她也跟着笑。

    顾严辞这一笑就是一晚上,期间大便失禁了三次,尿床五次,腰腹脸部抽搐四次-----

    这世上最难惹的是女人啊!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