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校花的近身兵王正文 0301、妞不是这么泡滴

正文 0301、妞不是这么泡滴

    唐钦来到老鬼这里也有几天时间了, 这几天里,牧清晨的伤势算是彻底被治愈,唐钦这才跟老鬼亲自道别。后者倒是有问过唐钦有没有想过继续留在这里,但唐钦推辞掉了,毕竟自己那边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干净。

    临走的时候,唐钦买了一台手机丢给老鬼。

    “拿着吧,这玩意儿虽有辐射,但还是挺方便的,现在这个时代,你总得跟上潮流,平常就冲着电开着机吧,万一我有事情要找你,也方便一些,省的老找不着你这老头天天在哪儿潇洒。”唐钦笑着道。

    这是台智能手机,是牧清晨挑的,屏幕很大,虽老鬼是看不见,但是接电话还是绰绰有余。闻言后,老鬼有些无语地看了唐钦一眼:“你这臭子,找我准没什么好事吧?”

    唐钦不置可否地笑了起来,道:“最近总会碰见一些奇怪的事,而且督军在那边也遇上了一些困难。”

    老鬼一惊道:“督军遇上困难?怎么可能?你与琉璃有过联系吗?琉璃知道你的事情吗?”

    老鬼自然是知道督军的,毕竟老鬼也曾是龙组退役下来的元老,亲眼看着督军上位,又怎么可能不了解督军的实力?眼下唐钦竟然督军遇上了困难,督军遇上了困难,不就等同于龙组遇上了困难?

    龙组是什么组织?难道还真存在连龙组也对付不了的人?

    ”嗯,琉璃现在就在湘阳。”

    唐钦与老鬼两人的对话牧清晨一字不落地听在了耳朵里,只是她并不清楚这爷俩到底在讲些什么东西,什么龙组,什么督军的?“你们在些什么呢?”

    唐钦笑着摇了摇头道:“没啥,我们走吧,时间差不多了,火车快到了。”

    “切。”牧清晨白了唐钦一眼。两人现在的关系算得上是有些突飞猛进,要换成以前的话,她从没想过会有能跟唐钦站在一块儿好好话的机会。

    “得了,这玩意儿我会好好拿着的,你们赶紧走吧。”老鬼颠了颠手里的手机,摆了摆手,准备转身进屋了。

    ……

    k00特快上。

    唐钦与牧清晨因为买票有些晚了,余票直接被人买光买走,无奈之下,只得买了两张站票,好在这趟列车并不是高峰,人流量还算不太多,倒也不至于很拥挤。

    六个时的火车,两人站的是百无聊赖。

    两人靠着两边的座位打着瞌睡的时候,牧清晨突然感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肩膀。

    “美女,你站累了吧?正好我得出去抽根烟,要不然这位子就让给你坐坐?”

    唐钦也睁开眼睛看了看,原来是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拍了拍牧清晨正在话。

    牧清晨愣了愣,看了唐钦一眼,旋即笑了起来。

    她心想:“哼,你不跟我讲话自然会有别的男人会来找我搭讪。”

    唐钦一怔,不知为何,读心术在这一刻又一次悄然在唐钦盯着牧清晨眼睛的时候发动了。读到牧清晨心声的时候,唐钦颇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金丝眼镜的男人看起来三十出头,倒是颇有一种学者的风范,看起来属于正人君子的类型。眼看牧清晨朝着唐钦的方向笑了笑-----因为唐钦正好站在牧清晨的对面,以至于牧清晨的这笑容被金丝眼镜男人看见,还以为是冲着他笑的。心道这次有戏,顿时更来劲了,冲着牧清晨比出自认为最为帅气的笑容,道:“没关系的,我坐了这么久了,腰都有些酸了,正好想站一会儿,你来坐吧。”

    殊不知唐钦已经似笑非笑的打量了他许久,将他的心理变化看的一清二楚。

    读心术怎么现在用得越来越轻松自如了?

    难道只要是精神意志力不及自己的人,都能够轻易窥探吗?唐钦暗暗想道。

    金丝眼镜男人着的时候,一边已经站起了身来,将身后的位子让了出来。

    牧清晨又看了唐钦一眼,发现这家伙居然还是没有任何话的意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对金丝眼镜男绽放出一道腼腆的笑,摇头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没关系的,来坐吧。”

    “那好吧……”

    牧清晨坐了下来,可金丝眼镜男却一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是跟唐钦一样,站在了旁边,眼神光当中充满陶醉地看着牧清晨。

    牧清晨被他望得浑身不自在,就问道:“咦,你不是要去抽根烟吗?”

    “啊,噢,对不起,姐你实在是太漂亮了,一不心就有些失礼了。”金丝眼镜男笑着道。

    “噗。”唐钦在一旁听着险些要喷出来。

    “嗯……哦……”牧清晨咽了一口口水,有些尴尬地瞄了瞄唐钦的方向,居然发现这个家伙正在偷着乐呢……这下子好了,牧清晨心态都有些炸裂了。顿时开始有后悔起来,为什么要闲来无事去想着气唐钦,这下好了,唐钦反而没被气到,自己反而惹来了“麻烦”。

    果不其然,那个金丝眼镜男更加来劲儿了。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以一种低沉磁性的嗓音道:“我知道我接下来出的话会有一些冒昧,但是如果不的话,我觉得我恐怕在将来的日子里会后悔终生-----毕竟在茫茫人海中,遇见像你这样优秀漂亮的女人就犹如做梦一般。所以…能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吗?”

    “-----”

    牧清晨都快哭了,这一大段话听得她胃里翻涌,险些要吐出来。很难想象,这年头居然还能够听到如此老土的告白,真的让她有些受不了。

    正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的时候,唐钦却忽然开口话了。

    “嘿哥们儿。”唐钦拍了拍金丝眼镜男的肩膀。

    金丝眼镜男嫌弃地耸了耸肩膀,在发现是身后的男人拍自己时,顿时有些不耐道:“干什么?有事啊?”真是搅和自己的好事,正要着电话呢,这家伙是谁啊。

    “妞不是这么泡滴。”唐钦摇了摇手指。

    “哎我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我怎么样你管得着吗?”金丝眼镜男有些心虚地看了看牧清晨,又看着唐钦,被唐钦的搅和弄得火冒三丈。“那你应该怎么泡?”

    “真要我教你?”

    唐钦忽然间推了金丝眼镜男一把,将他推到一旁,自己则是上前来一步。在牧清晨震惊的目光注视下,唐钦弯腰,将脸贴了过来。

    竟然是重重地吻了下去。

    深深地。

    长长地。

    牧清晨的眼睛闭了起来,长长的睫毛颤动,心脏也在颤动。

    全车厢的人目光都进来了。

    鼓掌起哄声四起。

    金丝眼镜男也看呆了----这样也行?

    良久,唇分。

    “这位漂亮的姐,我们是同一个目的地,下车之后,有幸能够请你吃顿饭么?”唐钦笑着对牧清晨问道。

    牧清晨娇俏地眨了眨眼睛:“好啊。”

    “我靠……”金丝眼镜男颓然地靠在了身后的椅背上,在暗处冲着唐钦竖起了大拇指:“你牛.逼。”完,他便转身,起了一根烟,默默抽了一口,伤心颓然地走出了车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