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近身兵王 > 正文 0302、受伤的女人

正文 0302、受伤的女人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下了火车之后,唐钦沿路直接拦下一辆计程车,将牧清晨送到了牧家在湘阳的别院之后,才准备转身离去。

    为了治好牧清晨所中的黑鳞毒伤势,他已经耗费了不少的时间了,方才回来的时候,他便接到过琉璃的电话,是督军那边发生了一些意外,让他抽时间快些回林纸鸢那边一趟。

    见唐钦如此果断就准备走,牧清晨看着不由得咬了咬唇,颇有些气鼓鼓的意味:“喂……唐钦。你就这么走了?”

    唐钦怔了怔:“不然呢,都将你安全送回家了,别忘了,你哥要是见到你跟我在一起,恐怕非七窍生烟不可,你家里人可都不欢迎我这人,我自然不可能留在这儿喝茶吧?要是可以的话,我倒是不怎么介意。”

    “----”

    牧清晨当然知道唐钦的很有道理,于是只得了头,但萦绕在心头的一个问题又忍不住要问出口来:“等下,我问你,你刚才在火车上,是真亲我,还是演戏?”

    “我没那么好的演技,你救过我一次,我已经欠你很多了。”唐钦莞尔,摸了摸鼻子道:“恐怕我能还的,并非是你想要的呢……”

    牧清晨愣在原地,咀嚼了半天唐钦这句话的意思,始终没有弄懂,她不禁想道:都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怎么她自己都不知道算不算是恋爱呢,智商也开始下线了呢?于是她便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唐钦正准备回答,目光忽然瞥向另外一处。摆了摆手转身道:“下次吧,我先走了----跟你的家人们报个平安吧,看他们的表情,是挺着急你的了。”

    完这句话的时候,唐钦已经转身走了开去,转眼间就消失在了街道。

    留下牧清晨一人在牧家大院门口发呆。

    “哎?”

    牧家大院少也有一道厚实的四合院白墙,此时大门又紧紧关着,但刚才唐钦的眼神,牧清晨分明又觉得他是朝着墙壁后面看过去的。看了之后,还像是看见了有人出来了似的跟她了那番话,甚至像是看见了他们的表情?

    “清晨!”

    正在这时,一道惊喜的声音打乱了牧清晨的思绪。

    门被人从里面猛地推开,“果然是你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好几天了,一信息也没给家里发,你龙叔叔都怀疑你真的是出事了……回来了就好,回来就好哇!”

    “爸?”牧清晨转身一看,才发现为首的正是她老爹。

    在她老爹身后,龙剑紧紧跟随,再是她老妈,以及已经泪流满面的豆。“姐,你……你终于回来了!豆这两天一饭都没吃下去!”

    “清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龙剑虽身为牧家的第一高手,但是对牧清晨是非常爱护的,根本没有一长辈的样子。

    牧清晨笑道:“龙叔叔,我倒霉的很,那天晚上本来是去了酒吧喝了酒的,结果出来之后居然撞上了五毒人。”

    “什么?”

    此言一出,龙剑的神情忽的一变,显然是在因牧清晨的话而心惊了一跳。

    五毒人牧清晨她老爷子可能不太了解,要不然也不会是这么茫然的表情,但龙剑身为武道中人,自然是不可能不知道的。恐怕一对一的情况下,自己还未必是神秘莫测的五毒人的对手也不定。

    龙剑上下扫视了牧清晨两眼,发现她的身上一也没有中毒的痕迹,不禁惊讶道:“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牧清晨摆了摆手,有些疲劳得道:“来话长。”

    “好吧,走,我们进去好了。”

    舟车劳顿,牧清晨现在只愿脑子里能够腾空出一片地方来,让她能好好睡上一觉,让她能够整理一番与唐钦相关的,一种凌乱的莫名其妙的感情……

    ------------------------------------------------------------------

    ------------------------------------------------------------------

    林纸鸢办公室。

    一个黑衣黑裤、肤色麦,短发的性感女人就站在林纸鸢的面前。

    “唐钦回来了吗?”林纸鸢问道。

    “在路上了。”琉璃淡淡的道。

    如今琉璃基本上定居在了这里,因为她现在只为唐钦办事。她很清楚,面前的这个完美女人与唐钦有着怎样一种关系,虽然心中有一些怪怪的情绪,但她自己能够控制得好,脸上一都没有表露出来,显露出来的,唯有军人冷硬的面孔。

    琉璃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地面。

    林纸鸢也是。

    原来地上,竟然还躺着第三个人。

    那个人跟琉璃的打扮有一些类似,都又不禁相同。

    这是一个女人。

    一个梳着超长辫子,肤色超白的柔美女人。一把让人看着便觉得沉重的大刀静静地躺在她的身旁,刀身上有着一道道深湛的口子,血迹纷纷,以及几乎干涸。很难想象在那之前,这个女人经历过怎样的一番苦战。

    哪怕是林纸鸢这样万事沉着冷静的性格,在刚看到琉璃背着这个女人进来的时候,也不出意外的愣住了。

    这样的大砍刀,真的是这个面态柔美的女人使用的吗?关键是这个女人的姿色,竟然不输于自己!

    越是用了这种可怕的武器,可俏脸却越发纤白柔美,有一股子矛盾在里头。

    此刻,哪怕依然处于昏迷,这个女人的眉头也一直紧紧拧在一起。身体时不时地抽搐一下,大腿上一道深可见骨的砍痕正将地毯染红,伤口边缘像是被碾碎的血豆腐一样,苍白的失血现象正向外蔓延。

    琉璃从一开始就将唐钦给她的所有滑肌粉全部倒在了她的伤口上,但是因为伤口实在是太深了,所以一时半会儿仍旧起不到什么好的效果。

    林纸鸢看了地上的女人一眼,问道:“她还有救吗?”

    “恐怕只有唐钦才能救。”琉璃道。

    ……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