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明末之虎章节

第八百五十一章 木邦城破,拼死一搏

推荐阅读:遮天圣墟武动乾坤乡村小神医超级女婿全职法师武破九荒我真不想花钱啊神藏大主宰

“快!鸣金,速速鸣金,让他们回来!”

在内山谬觉嘶声大喊之际,对面的唐军阵上,随着一名队长模样的人一声大喊,手下令旗猛地下挥,或站或跪的两排火铳手,那四千杆火铳,顿时一同打响。

“砰砰砰砰!。。。。。”

绵密有爆豆的火铳声,剧烈地响起,从铳口飘起的余焰,组成了两道鲜黄而刺目的火线,大片大片的呛鼻而厚重的白雾涌起,瞬间将整个唐军阵前变成了一片人间仙境。

四千杆火铳,有三千六百杆打响,这三千六百颗三钱重的细小米尼弹,组成一道密密麻麻的死亡雨幕,向正狂奔而来的缅军骑兵,呼啸着对冲而去。

内山谬觉从千里镜中,可以清楚看到,这呼啸而去的铅弹雨,将对面冲来的缅军骑兵,或人或马,射了个正着。

起码有近五六百名缅军骑兵,在开火的一瞬间,纷纷中弹,骑兵的惨叫与马匹的悲鸣混合在一起,有如死神的欢笑。缅军骑兵人仰马翻,整个向前冲击的骑兵军阵,瞬间陷入混乱与崩溃。

直到这时,缅军的鸣金之声才当当的响起,可叹为时晚矣。

就在剩余的千余缅军骑兵,纷纷慌乱地拔马回逃之际,唐军的第轮射击,又开始了。

又是四百多名缅军骑兵,哀嚎着滚下马来,死伤一片。

仅剩的不足七百骑的缅军骑兵,已魂胆俱裂,有如无头苍蝇一般,在野外四下乱窜。

就在这时,三千名唐军飞鹞子轻骑,有如猛虎出山,宝剑出匣,向这散乱一片的七百余骑缅军骑兵猛扑而去。

一场毫无悬念的追杀,近乎是是彻底的屠杀,马蹄隆隆,刀砍枪刺,缅军骑兵纷纷惨叫而亡,几乎没有招架之力。

最终,只有不足百骑的缅军骑兵,总算在唐军的刀锋下逃得性命,已被打得蒙了头的他们,在野外乱窜了一阵后,才急急地拔转马头,窜回南门入城。

在南门城头,用千里镜看清了这悲惨一幕的内山谬觉,心头的痛疼,简直有如刀割。

好么,自已的骑兵这番出击,竟是一名唐军炮手也未杀到,便全部报销在木邦城外,他娘的,这根本不是战斗,而是一场屠杀!

唐军如此悍锐冷酷,组织森严精密,自已这些手下兵马,真的是唐军的对手么?

想到这里,内山谬觉感觉自已,从头冷到脚。

那名唐军火炮指挥总长,手中的红旗,又高高举起。

”预备!“

”放!“

“砰!”

“砰!”

“砰!”

“砰!”

……

又是一百八十枚乌黑的32斤铁弹呼啸而至,震耳欲聋的发炮声里,城墙上碎砖如雨纷飞,呛鼻的尘雾漫天飞起。

整个南面城墙上,遍布密密麻麻的蛛网裂缝,整个墙体的破损程度,达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程度,有如一个濒死的病人在垂死挣扎。

包括内山谬觉在内缅军的全体防守缅军,皆感觉到,脚下的城墙,在更加剧烈地来回摇晃,又有多达上百名来不及下趴或扶稳的缅军士兵,被震得惨叫着从城墙上掉了下来。大片垮塌的雉堞,也被震得从城墙下,四分五裂地砸落,这些震脱的雉堞,从这么高的位置砸下来,立刻散成碎片,将那些被震落的缅军,无论死活,统统掩埋在一起。

被第二次沉重打击后的缅军守兵,顿时陷入了比第一次炮击时更加严重的混乱。

在这样凌厉至极的狂暴之力下,在这样人力根本无从抗拒的绝对死亡面前,所有的南面城墙的缅军,饶是久以战阵之辈,亦是信心被严重摧残,原本就不高的士气,顿时降到几不可为的程度。

而那些被强征而来的守城青壮,早已皆是破胆,很多人疯狂地嚎叫着,立刻丢了武器逃命。

这时,根本不需要有人动员,不知是谁发了一喊,他们就立刻丢了岗位,哀嚎着冲下城墙马道,疯狂逃命而去。

在狂怒的内山谬觉,准备再度杀人立威之际,旁边的一名裨将,一脸慌张地冲过来,对他大声喊道:“将军,唐军火炮如此悍锐,这南面城墙,端的是守不住了!”

“你,你说什么?!”

内山谬觉一脸血红地瞪着他,目光凶狠得几乎能杀人。

“将军,唐军火炮这般精准悍猛,我军又没有有效的反击手段,这南面城墙迟早要被唐军轰塌,我们在这里苦守,除了与城墙一同被炸身亡外,复能何为?”

这名裨将急急伏跪喊话,他皱着眉头,一脸哀色地向内山谬觉大声喊道。

内山谬觉的脸上,满是扭曲而痛苦。

他不得不承认,这名副将的话,是有道理的,是这般困局之下,最为正确的决定。

在唐军如此猛烈凶狠的炮火打击下,自已所谓的顽强守卫,只不过是毫无意义的徒劳送死罢了。

入他娘,这打得什么仗啊!

光挨打,无法还手,眼睁睁地看着这些狗入的唐军,猖狂放肆地用重炮进行轰击木邦城墙,自已竟一点没办法没有,却只能象个缩头乌龟一样,眼睁睁地被动挨打,这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憋屈的事情了么?

只是,这样仓皇撤下的命令若下,对全体守军的士气,该是一个多大的打击啊!

内山谬觉心下十分纠结,咬着牙难下决定,这副将又急急喊道:“主子,唐军第三次炮击又要开始了,再不速下决断,我守军将士只会有更多伤亡,这样的坚守又有何意义呢?不若且退入城中,凭街固守,方为要紧。”

吞噬小说网 tsxsw.com面对着他焦急的神情,内山谬觉长叹了一声,脸上尽是萧然之色。

他知道,虽然木邦城墙十分坚固,能抵抗得住唐军多轮火炮轰击,但城墙上的守军,除了在一次次炮击中无谓送死外,再无任何作用可言,这样的话,还真不如就此退下去,在城中守备各个街道入口,方为合适。

内山谬觉咬了咬牙,拉起跪地的副将,长叹道:“你说得对,唐军火炮这般凶狠,再苦守这南面城墙,实无意义。那就传本将之令,让全体城墙的守御军兵,立刻退下城去,于城中各街道入口处,摆阵迎敌,在城中杀退敌军!”

”将军英明!“

听得内山谬觉下达放弃城墙的命令后,四面城墙上,那些惶惧万分守城缅军与被征青壮,皆如遇大赦,有如溃退而去的潮水一般,立刻急急从城墙上踊跃逃下。

见到各面城墙上的缅军,有如潮水一般退下城墙而去时,唐军主将莫长荣那坚毅的脸上,不由得泛过一道冷笑。

莫长荣看到这些守城缅军,在这种绝对的暴力与死亡之下,被如同蝼蚁一般强势碾压,根本没有半点还手之力,最终狼狈逃窜下城而去,他心头的快意程度,何可言说。

随即,他迅速下令:“传本帅军令,全体龙击炮队,继续齐射轰击,直到彻底打垮这南面城墙为止!”

“得令!”

指挥火炮发射的唐军炮队指挥官,他手中的红色令旗,又高高举起。

“预备!”

“放!”

“砰!”

“砰!”

“砰!”

“砰!”

……

重炮怒吼,余焰飘飞,浓烟漫天,又一轮重型龙击炮齐射轰击后,巨大的铁弹撞击声与城墙垮塌声,有如死神的咆哮,连绵响成一片。

整个南面城墙,大块碎石飞溅,城墙中的夯土象下雨一样飞扬而出,有如撕碎的布片一般的雉堞和女墙,飞散到四面八方。

只听得轰隆隆几声让大地震颤的闷响,整个南面城墙呈现更加破碎剥落的形状,外墙贴砖大块地剥落,里面内祖衬的青石也条条裂开,一道道有如行为艺术般四处弥漫的粗深裂缝中,中间的黄色夯土,大把地往外掉,把外面的城墙染成一片砂黄。

“继续攻,不要停,直到把城墙轰垮为止!“

“得令!“

重炮怒吼,余焰飘飞,浓烟漫天,第三轮重型龙击炮齐射轰击后,巨大的铁弹撞击声与城墙垮塌声,有如死神的咆哮,连绵响成一片。整个木邦城南面城墙右侧,大块碎砖飞溅,城墙中的夯土象下雨一样飞扬而出,而有如撕碎的布片一般的雉堞和女墙,以布朗运动的形态,飞散到四面八方。轰隆隆几声让大地震颤的闷响后,整个南面右侧城墙,已基本全部垮塌破碎,成为废墟一片。

看到这木邦城城墙,在自已面前,有如溶化的积雪一般垮塌,城墙下的缅军人人股战。

城墙已破,这木邦城再无险阻,还能守住么?

内山谬觉一片迷茫之际,唐军统帅莫长荣,已开始下达攻入城中的命令。

“传本帅军令,全体5000名火铳手,与盾兵配合,列成三段击阵型直攻入城,横行哨居后掩护,枪兵列阵在最后,径入城去,消灭敢于抵挡的一切敌军!”

“得令!”

莫长荣此令方下,南面的唐军军阵中,共有10000名火铳手,手中拿着早已装填好的乌黑发亮的鲁密铳,排成三排三段击形状,跟着前面的3000名盾兵,在整齐的鼓点声中,齐步向城中走去。

在火铳手的后面,则有如机甲怪兽一般的横行哨队员紧步跟行。他们分成了两部,分居两侧,牢牢护住两翼。

而在最后,是大批的枪兵紧紧跟行,准备在鲁密铳兵撤下之后,就冲上前去,与左军肉搏对战。

在这段时间里,退下城去的内山谬觉,已带领全城的缅军与青壮,在各个街巷入口处,紧急搭建了防卫工事,作好了与唐军在城中进行巷战的准备。

见到远处的唐军盾兵与火铳兵,一齐齐步整齐踏来,正指挥着一从缅军在各道街口位置布防,并亲自押阵在后的内山谬觉,不觉面如死灰。

内山谬觉方才已在千里镜中亲眼看到,唐军的鲁密铳齐射,对出城冲击的缅军骑兵,造成了多么大的击杀效果。那堪称屠宰一般的场面,让他想起来就心肝发颤。

他亲眼看到,从这燧发鲁密铳射出的不过三钱重的小小铅弹,比其他明军所用的普通火铳,可要强大太多。

要知道一般火铳,最多打个六十来步远,而这燧鲁密铳,却是自已亲眼看到,可在数百步外,就将自已阵中装甲最好的缅军骑兵,给活活射杀。

这还是在唐军火铳手没有集齐且紧急出动的情况下,便能取得的这般辉煌战果,而现在,这10000名唐军火铳兵齐来射击,这威力与杀伤效果,可想而知有多么骇人。

望着唐军军阵越行越近,看到那一杆杆正径自冲来的乌黑燧发鲁密铳,内山谬觉心跳如鼓。

怎么办?

真的只能这样的城中等死么?

不行,不能这样任唐军放肆进攻,自已决不能只当一个任打任杀活靶子!

如果唐军在一百六七十步外,继续这样不停射击的话,那么,自已的手下,就算有再多的兵马,也会被这样的一边倒屠杀给打得崩溃的。

坐以待毙,是一个最无能也最愚蠢的方案。

那么,自已现在唯一的办法,就要抓紧时间,利用唐军尚未做好准备,命令全体守军,一齐冲杀出去,把这些该死的唐军火铳兵干掉,绝不能让他们象打靶一样射杀自已的数万手下。

想到这里,郝效忠一脸近乎扭曲的狰狞。

他冲着旁边同样瑟瑟发抖的裨将,厉声喝道:“奶奶的,再这样守下去,只怕最终难逃一死。与其坐以待毙,不若拼死一搏!你给我听好了,趁唐军尚未过来,你迅速带领五千名精锐守军,作为先锋突击队,突出工事,去突袭那唐军火铳手,与其近战搏杀,让他们的火铳发挥不了作用。本侯随及会带城中全部军兵,接应杀出。我们一定要用兵力优势,将这些该死的唐军拼力打退!’

“是!在下明白!“

这名副将抹了一把渗出的冷汗,绷着脸大声接令,随后,他快速挑选出五千军兵,准备出城与越来越近的唐军战阵近战搏杀。

一场短兵相接的残酷战斗,终于要开始了。

相邻小说:最强人肉沙包诡都异谈猛鬼悬赏令最后一个守墓人末世祭典三国修改器神话管理人极道伐仙我的二次元女友首尔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