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道本一 > 正文 第三百章 雷切流火

正文 第三百章 雷切流火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这是一片水青冈林木,二十几米高的树冠形成天然伞盖,遮住了大部分阳光,也拦阻了大部分降雪。

    林下密集的赤竹丛,是倭岛特色。赤竹不高,平均不足两米。当地农民喜食它的笋根,并且利用随手可得竹竿制作简易篱笆和工具。

    把裴红袖逼入林中的,是两伙人。

    一伙先到,八个人骑着轰鸣的重型机车,在人迹稀少的乡村公路上拦住去路。

    另一伙坐着加长凌志轿车后到,五个人下来,一水水的黑色正装,只是衬衫和领带有些艳俗。

    这十三个人前后一卡,红袖心知不妙。她虽性格刚烈,但与浦茜拉那种好战不同,遂主动向林中躲避,试图利用茂密植被阻隔对方现代交通工具的追击。

    策略是对的,但对手身手出乎意料。

    他们并非看上去那般——仅仅是寻常倭岛黑帮。脚下一旦动起来,居然个个有修在身,无比迅捷!

    粘上了,而且包围圈在逐渐缩。

    裴红袖扯出丈二红绸,把钵铃扣在手心,严阵以待——既然躲不掉,那就打吧……

    恰在此时,阿雅从“藏天界”中回来了,还兴高采烈的样子。

    红袖并未开心,多个妹也未必是好事。对方人数众多,一旦冲杀起来,也许自己独自脱身更方便些。

    “他们是谁?”阿雅愣住了。

    “不认识,大概认错人了。”红袖尽量放慢呼吸,调整真气。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身后十米处,一名黑西装男子跨前一步,“我们没弄错,你们也别跑了。这一代是我们的地盘,自然了如指掌。”

    “喂,什么叫‘你们的地盘’?住吉会滚回你们的港区好嘛!”正前方那些机车手不乐意了,其中一名身穿皮夹克、头缠白布的大汉走了出来,手中一根手腕粗的精钢锁链悠荡得哗啷作响。

    黑西装男子年纪不,两鬓斑白,还戴了副黑框眼镜。“这很好笑,你们极东会更是远在丰岛。跑到京都撒什么野?”

    夹在中间的裴红袖听明白了,敢情这两伙还不是一家的……自己今天算是中了六.合彩。

    那皮衣大汉把眼一横,森然道,“极东发源地就在京都,谁敢这里不是我们的天下!宅见,你也一把年纪了,回家休息吧。打打杀杀交给年轻人去做——”

    他身后传来其他机车手一片捧场的哄笑声。

    被称为宅见的西装男子摘掉眼镜,仔细放入胸袋,从容不迫地揉着鼻梁根骨,“寺冈兄,如果我没记错——你比我还大半岁,虽然长得年轻。听一个人如果脑子想事太少,会晚生许多皱纹……我很羡慕你啊。”

    这话中讥讽,那位寺冈如何听不出?登时变了脸色,“好!看来今天难免一战,就让我们在此一决雌雄!败者永不踏入京都——”

    宅见听了,不愠不怒。又开始从容脱掉西装外套,直到把外套工整叠好,才转身交给身后随从,“猎物在前,我们混战恐怕不妥。这样吧,你我二人单挑……如何?”

    寺冈面色一凛,“我今早出门,就听到乌鸦在门前叫嚷,原来是你巴巴地送头给我——很好!很好!很好!”

    他一连了三个很好,身上并不怠慢,肩膀一晃,也甩掉了厚重的皮衣,露出内里一件短袖恤衫,两条**的手臂上纹满了张牙舞爪的恶鬼图案,十分可怖。

    “来吧,这条锁链我用了三十年,别你是空手来的……”

    “当然。”宅见卷起衬衫袖口,从后腰处拔出一柄用报纸包裹的短刀,慢慢拔出,轻轻挥了一下,包浆明晃如电,空气中呲的一声轻响,竟如割裂丝绸一般。

    “一晃三十年了……你我年近退休,却从未正面交过手。今天,就让我的雷切会会你的流火丸。”

    住吉会宅见,对极东会寺冈,第一回合。

    那刀比林英助的肋差还短,但比裴旻的伞兵.刀要长,对上五尺锁链,自然要拉近距离开打。

    和先前的斯文不同,宅见率先发难!

    那唤作雷切的短刀被绷得笔直,成为手臂延展,斜指着身后地面,双足踏雪,将身体向寺冈急投而去——

    扶桑武者的步法,节奏十分均匀,每一步都如精确丈量过一般,分毫不差。

    噔噔噔噔噔……

    红袖急忙拉着阿雅闪开,敌人先内讧,她乐见其成。

    双方观战人员也随着她移位,保持密不透风的包围圈,生怕任务目标溜掉。

    但所有人双眼,依旧紧盯场中二人,谁不想看看两大著名黑帮头目的决斗?

    这二人成名已久,近些年很少出没江湖。如果不是事关重大,绝不会被派到一线参战。这学习机会,十年难逢!

    寺冈也出手了,不待宅见靠近,粗壮手臂一抡,那钢链突然活了过来——迎着对方来势斜向一挥,以攻代守,封住所有来路!

    短刀与钝器相比,自然脆弱。和影视不同,擅刀者绝不会以刃格挡。

    宅见借着奔行之势,突然跪地仰身,将整个身体避过钢链抽击,利用膝盖迅疾滑行到寺冈眼前。

    溅起的积雪如雾喷薄,遮住众人双眼,只看到一线电光在雪雾中横向一切!

    嚓——

    寺冈皮裤两个膝盖部位均被划开,成为时髦的露肉款,人也噗通跪倒,与宅见来了个面对面。

    在红袖和阿雅眼中,倒像这两个大男人跪地互拜,就差拥抱亲吻了……

    宅见并不露喜色,把短刀再次一挥,笔直向对方胸口扎去!显然不死不休。

    那寺冈一声怒吼,双手抓紧钢链两端,一拉一裹,悍然卷住了刀刃。

    雷切被阻住去势,双方陷入短暂僵持。

    宅见双目一瞪,瞳孔精芒乍现,那短刀之上爆出一串电光,把钢链电得噼啪作响!

    他手中的刀柄有木质夹板、鲨鱼皮和纯棉缠绳,并不导电,而寺冈就惨了,他两手抓的钢环均是导体,被电个正着!

    唰——刺鼻的焦糊味儿飘满全场,颇有“和牛烤肉”的余香。

    那寺冈也是条汉子,居然拒不撒手。不知是电得太爽还是心中郁闷,旋即又怒吼一声,把战意提高到极致!

    雷切之雷已现,轮到流火丸之火了——

    这条钢链,突然被寺冈双手爆发出的红光浸染,通体变为赤红,似乎刚从岩浆里拎出来一般!周遭方圆二十米内,温度倏然上升八度,如同大地回春。

    但见暴走的寺冈,顺势将锁链向宅见脖颈缠去,将牢牢绑缚的短刀逼向刀主自身喉结。

    环套瞬间结成,寺冈猛一扭身,赫然背着宅见站了起来!

    那宅见忙于挣脱枷锁,奋力挣扎。但此刻刀锋被蛮力困锁,使不出惯常轻巧招式,已之短遇到彼之长,难免落于下风。

    寺冈叉腿躬身站起,双眼露出疯狂之色,口中嗬嗬怪笑,“区区电火也想烤我?蠢货!我就是玩火的祖宗!”

    话音未落,他紧握钢链两端的手臂上,所有纹身都亮了起来,一个个鬼图案尽皆活脱跳跃,从装饰画变成了动画效果,不尽的诡异。

    “让你尝尝炼狱之火——”

    噗——橘色火焰瞬间腾起,遍布寺冈双臂,并且迅速向锁链上蔓延。

    宅见反向背在他背上,十分抓狂,眼见鬓角和胡茬都被燃着,面颊也开始焦糊。他也急了——

    “喝——”随其一声大叫,那只空着的左手中,突然又出现一柄从未显露的短刀!

    严格地,这是一束闪电——由闪电凝成接近实质的法刀。

    他右手持雷切死死抵住正自强力收紧的流火丸,左手肘尖一荡,将那束“闪电”斜斜刺入身后寺冈的腰眼。

    嗷——

    这一下,过于刺激。饶是壮如棕熊的寺冈,也特么受不了啊……他手中一软,被宅见顺势挣脱。雷切回旋,电光又奔着他颈动脉割来!

    那寺冈浑身剧烈颤抖,还在享受法刀入肾的快感,根本无暇抵挡后续致命一击。

    眼看宅见就要得手,突然那寺冈身上的短袖恤衫被一股蓬然暴起的流火燃尽,瞬间化为飞灰消失不见。

    曝露在外的背部皮肤上,一尊赤红大鬼图案正自发威,鬼眼灼灼,獠牙巨口中喷出一道青火,直奔宅见面门。

    哎呀!不好——宅见用尽全身力气,生生打断自身攻势,朝侧向已经融化的雪地中狼狈滚去……

    静默,大约十秒。

    缓过劲来的寺冈缓缓转身,鼻孔中喷出两道黑烟,似乎在为背后所纹之大鬼排泄废气。

    “宅见君,我低估了你……居然逼出了我的护身魔尊……”

    姓氏后面终于多了个“君”字,这份敬意让一身污泥的宅见略感安慰。

    他勉力从泥泞积雪中撑地挺身,半蹲着喘息道,“寺冈君,你也不错。居然身中我雷切之魂仍不伏尸倒地……三十年来,你是第一个。”

    寺冈重重哼了一声,鼻音牵动了腹腔,受伤的肾一阵剧痛。他强行压制住面部肌肉抽搐,“咱们……继续打?”

    宅见已经站起,须发都被烧成干脆黑卷,一振就碎,化作细密炭粒随风飘散。他摸了一把脸上黑灰,不心带下一块熟皮来——

    “打过了,平局。咱们谈判吧……或许那宝物可以均分也未可知?”

    寺冈面色不改,心中暗暗一松。“哼——谈就谈。先告诉我,你们住吉会打哪儿得来的消息?”

    宅见身后快步走上一名黑衣随从,撕开随身救护包,麻利地帮他往脸上涂抹清凉烫伤膏,又缠上左一圈右一圈的白绷带。只留眼睛和嘴巴露在空气中,活脱一具木乃伊的模样。

    宅见挥手遣退随从,这才缓缓答道,“是京都的一个混混,绰号叫‘丑’的。高价卖给我们这个消息……据他,他遇到了两位怀藏绝世密宝的凶残妖女,侥幸逃生,需要些钱跑路……”

    “八嘎!”寺冈接过一名机车党递过来的皮衣,套在自己赤膊上。“我们也是从这混蛋手里买来的消息。这家伙不知讹了多少钱,骗了多少家?他可告诉你们那宝物是何种样貌?有何神奇之处?”

    宅见沉吟了一下,似乎笑了,被裹得太严看不清。“……我们都到了,妖女就在眼前……两个,不多不少看来错不了……何不取来看看再作打算?”

    “对,一看便知!”寺冈把锁链一甩,依旧冒着热气的钢环溅出细琐火花。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