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气御九重天

第八章 再入黑泽

    炼体士的神力境同样分作九层,每进一层能增加一牛之力,九层之后增加九牛之力,再加上原本的一牛力量,那就能达到一虎之力。

    一万八千斤,即使在这个武力彪悍的世界同样是个强者了。

    莫少离每天晚上吞服一枚精气之珠打坐练气,白天则炼体消化剩余的精气力量。

    当一个月后宅院修建完成之时,他的练气修为直接飙升到练气八层。炼体修为更加恐怖,达到神力境三层,四牛之力,血液中蕴含丝丝血气,施展陨星拳法前三招已经可以血气外放形成一股气芒。

    血芒配合暗劲,打出后劲力更加的凝聚,坚硬的岩石,一拳打上去,仅仅是落拳的位置被洞穿,其余地方丝毫不损,光滑如镜。

    精气之珠消耗完毕,修炼的速度骤然减缓,虽有足够的血气丹服用,炼体修为增长得依旧艰难。养气丹服用完毕,转而服用培元丹,可惜八层的练气修几乎不再增长。

    莫少离转而开始专心演练炼体战技和御剑术,足足忍耐三个月,感觉刀法前三招和御剑术前两层都已经炉火纯青,这才向守薏告辞。

    “娘,我出去一趟,大概十几天后才会回来,你不用担心,我是去取当年那个师傅留下的东西而已。”

    守薏见他演练刀法战技,早就感到有些不对,听闻这一席话,脸色顿时煞白,问道:“少离,你要去黑泽?”

    莫少离头,相处久了,他早就将守薏当成了自己的亲娘,不忍心让她再担忧。

    “娘,你放心,东西就在黑泽外围,那条路我走过很多次,不会有危险。”

    “娘跟你一起去。”

    “不行,娘,你虽然有旋照修为,但却是仙修,而且都是修习的一些灵植法术,在黑泽万一遇到危险,反而会拖累我的。”

    “是什么东西,值得你冒生命危险去取?”

    “一些丹药,能助我突破练气甚至旋照的丹药。”莫少离道:“娘,少离自从吸纳第一口灵气入体至今,从未放弃过仙道。”

    “莫兴年、九公子夺我仙缘,阻我仙路,这个仇我必然要报,还要十倍奉还给他们。”

    守薏闻言脸色更白,只觉一阵天旋地转,眼泪簌簌而下,道:“少离,你这又是何苦来哉,如今这样平平安安一辈子,有什么不好吗?”

    “好是好,但这天地如此广阔,蜗居一隅,坐井观天,有何意思。”

    “娘亲,我走了,会回来的,你别担心。”

    莫少离完毅然转身走出宅院,一路急奔,穿越镇城,径直向着黑泽而去。

    ......

    榆阳镇城,莫家家主府。

    “族长,那个莫少离今天又进城了,而且,好像,是去黑泽。”

    “黑泽?”坐在茶桌前,摆弄着茶具的莫兴年抬起头,问道:“你确定?”

    “他往黑泽方向去了,但不知道是否是去黑泽。”

    “他若老实呆在榆阳镇也就算了,哼,既然找死那就送他一程。”

    “莫子阳,你带上两个府卫好手,追上去看看,他若真进黑泽,找机会直接杀了。”

    “是。”

    ......

    黑泽多泥塘水泽,多荒山,这种山泽交错的地势不适合人类生存,甚至很多妖兽都不适合生存。因而,黑泽之内数目最多的就是黑水蟒、飺鼠、穿水貂、十彩毒娃这四种水陆两栖的妖兽存在。

    其中黑水蟒最强,据传黑泽深处有大量五阶甚至六阶黑水蟒存在,就连元丹境强者进去了都有危险。飺鼠次之,大都二三阶,但却是群居,来此狩猎的人最担心遇上这种妖兽。穿水貂和十彩毒娃都是一阶妖兽,威胁倒是不大。

    莫少离一路狂奔,昼行夜伏,仅仅两天后就进入了黑泽边缘。此时,身上的青布长衫已经换做坚韧的妖兽皮甲紧裹全身,这样能掩盖些身上的气息。用法剑将一头长发削掉,整成平头,以免战斗时头发挡住眼睛。

    都天斩龙刃提在手中,一路上脚步轻盈,尽力控制走动时的声响。

    黑泽的边缘正常情况下活动的都是一二阶妖兽,都在莫少离可以对付的范围,但依旧需要警惕偶尔过来觅食的三阶甚至四阶妖兽。

    猎人跟猎物的区别是猎人会静静地等待,而猎物总是四处游走。

    莫少离深知这个道理,所以进入黑泽范围后继续向内行走的同时也在寻觅合适的蛰伏之地。普通飞禽走兽平时会去泥泽边缘饮水觅食,黑水蟒喜欢潜伏在黑色的泥泽内伏击这些野兽。

    然而,黑水蟒吃饱后又喜欢选择干燥的山地静伏消化,这时候就给了猎人下手的机会。

    莫少离在群山大泽之中穿梭两天时间,最终选定一处高山,埋伏在山腰光滑山路旁的一块巨石上。这种位置,居高临下,刚好适合黑水蟒路过时突然暴起一刀斩杀。

    取出几株苦心草,嚼碎后涂抹在脸上、后颈、手背、胸口、腿几个位置,浓烈的药草味凝而不散,将莫少离的人类气息掩盖下去。再使用敛息法决,将浑身真气和血气波动收敛起来,匍匐在地上就如一块顽石,又如一株低阶药草。

    “恩?”

    刚潜伏下去没多久,竟然有三个人影出现在了山脚视野内,一看服饰,竟是莫家族长府的府卫。

    “麻痹的,难道是莫兴年那老王八蛋想对我下手?”

    “多半是这样,这不要脸的老龟孙儿已经不是一次派手下田倌来鼓动村民搬迁去族中别的地方干活了。看样子早就准备对我下手,只是没找到机会。”

    “族长府卫有足足十六人,全都是神力境炼体士,据最强的一个已经神力境六层巅峰,不知道这三个都是几层修为。”

    三人径直就找到了山脚下,向着山上走来。

    “这子就在山上,据这一年不断地在烧炼丹药服用妖兽肉炼体,修为应该在血脉境十层。你们两个心,见到后直接出手击杀,以免夜长梦多。”

    “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而已,才血脉境十层,子阳你用不着这么谨慎吧?快让紫尾貂闻闻该走哪条路。”

    “据这个莫少离是得了炼气士传承,在黑泽修炼过两年,他这次境黑泽会不会是拿什么东西?”

    “宝物?”

    “他冒险上山,多半是取什么宝贝,而且一定很贵重。”

    “你们两个闭嘴!”莫子阳从怀中取出半截青色衣袖凑到肩上长着两条紫色尾巴的白貂鼻子前。

    紫尾貂轻轻嗅了嗅,人性化的伸出一只爪子,指了指莫少离潜伏的方向。

    “走。”

    莫子阳将紫尾貂收进一个皮囊内,摘下背上的长棍,向着山上走出。另外两人有些无奈的将自己铁棍拿在手上,跟在其身后。

    “竟然带着紫尾貂,躲都没地方躲!老子丢掉的衣服什么时候被他们捡去了?”

    莫少离将都天斩龙刃收进储物袋,继续趴在山道上,一动不动,双腿微屈,双掌撑地,有如一头随时准备扑出的孤狼。

    “这座山有大,子阳,再让紫尾貂看下方向。”

    “恩。”莫子阳将腰间皮袋中的紫尾貂取出,喂食两粒白色果子,再次掏出莫少离的半截衣袖,伸到紫尾貂的鼻子前。

    三十米距离!

    莫少离极力控制心脏跳动的速度,屏住呼吸。

    紫尾貂伸爪指了指莫少离潜伏的方向。

    莫子阳心翼翼的将紫尾貂收起,提着铁棍,率先向着莫少离的位置走去。

    十米!

    五米!

    莫子阳轻轻一跃跳上莫少离潜伏的巨石,准备观望一下,看是否有线索。

    “星陨破罡!”

    趴在巨石上的莫少离四肢同时发力,骤然跳起,闪电般的一拳直接打在了莫子阳的心口位置。

    “星陨破罡!”

    紧接着又是一拳打在莫子阳额头。

    心脏破碎,大脑拳劲震成浆糊,可怜这一路上最为心谨慎的家伙还是着了道。

    剩余两人见状大惊失色。

    “子阳!”

    “血气外放,他是神力境三层!”

    刹那之间,两人的反应各不相同,一个转身跑路,一个大叫悲呼,提着棍子一跃而起,劈向莫少离。

    “去!”莫少离站在巨石上,双手掐诀,向前一指。

    化作针尖细藏在袖口的三阶法剑骤然激射而出,化作剑光直取对方脚踝。

    出剑的时机角度刁钻无比。

    叮!

    这个府卫反应极快,刹那间临空改变姿势,铁棍改劈为撩,将法剑格挡。

    “天隙流光!”

    莫少离一跃而起,使出星陨拳法最强第六招,身若穿透九层罡气的流星,双拳带着殷红气芒,分别击向对方心口和右肺。

    碰!碰!

    噗!

    两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

    莫少离双脚轻轻落地。

    府卫跟着砸落在地上,七窍鲜血狂飙不止。心脏和半边肺腑被强烈的暗劲击中,表面上看不出伤势,实则已经被震成了碎片。

    炼体士强大的生命力令这个府卫并没有直接死去,左手撑地坐起身,右手指着莫少离,口吐两个字:

    卑鄙!

    “不卑鄙,怎么弄死莫兴年那老王八蛋?”

    莫少离耸耸肩,瞟了眼已经连滚带爬跑到了山脚的另一个府卫,指着山下道:“你看,那才是聪明人。”

    府卫扭头看去。

    莫少离突然踏步上前,一脚踹在他脑袋上,将其彻底杀死。

    “下辈子要当狗记得找个和善人家。”

    双手掐诀,法剑飞回手中化作细针别在袖口。看着两具尸体,沉吟片刻后对着尸体阴险的笑道:

    “两位同族兄弟,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