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气御九重天

第三十一章 恶主

    莫少离听到这声音浑身都是一阵发麻,让翠丝先回家给守薏报个平安,硬着头皮走进镇守居住的府院。

    靖远侯依旧是躺在那张高阶灵木制成的躺椅上,前后左右跪满了异族美女,桌上躺着两个。

    桌上的两个最引人瞩目,一黑一白,都长着半透明的翅羽。

    天使?

    顿时间莫少离就发现不对,上次的那一批呢?上次不是这些美女,上次的都去哪儿了?

    想起殷步凡他们曾争论过的话,整个人都吓得快尿出来。

    看来是真的被吃掉了。

    生吃还是煮熟了吃?怎么下口?

    上一世华夏古代就有吃人的先例,那些变态都是怎么吃的来着?

    莫少离脑海中瞬间冒出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瞳孔一缩,站在靖远侯身后唯一穿着完整衣服的绝美女子立即引起了他的注意。

    莫家主族的那个莫兴依?埠幽君第一美人?怎么还没被吃掉?

    “你子最近干什么去了?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杀了多少人?”

    镇守府的一举一动还真在他的灵识感应之中啊!

    莫少离哪敢撒谎,老实巴交的道:“丹部丹会要开始了,秘境试炼刚好在咱们榆阳郡黑泽内,我偷偷混进去,运气好,乘人之危捡了几个人头。”

    “丹会?原来如此。”靖远侯蒲扇大手在额头上摸了摸,又问道:“半年前感受到黑泽那边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妖气,你刚好在那,可有耳闻?”

    莫少离如实道:“听是伏神族星彩妖王,在乱神还猎杀海域凶兽受了伤,进入黑泽进食疗伤。”

    “星彩妖王?”靖远侯的脸色阴沉发黑,目中凶光毕露,红芒闪闪烁烁,恍惚一头被侵入了领地而暴躁发怒的凶兽。

    莫少离见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很多炼体士修炼到一定境界后反而变得跟畜生相似,地盘意识特别强烈。靖远侯显然是如此,自己的地盘在没有收到招呼的情况下被别的强者闯入,这是无视和挑衅。

    良久后,靖远侯突然恢复疲懒的状态,摆摆手,道:

    “你子运气不错,胆色更不错,不过,以后违反法纪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妙,你下去吧。”

    “哼!”

    莫少离正要行礼退下,没想到站在靖远侯一侧的莫兴依冷哼一声,道:

    “镇守大人,他违反了仙朝纪法,擅闯仙缘秘境,理当送……”

    靖远侯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大手一抬,无形的力量将莫兴依摄到面前,揪住头发,甩向莫少离,道:

    “莫家主族送过来的,被我下了奴契,人族不合我胃口,送给你玩。”

    莫少离这次没有伸手去接莫兴依,抬手将飞来的奴印接住,翻看上面字迹:埠幽君莫家主家莫兴依,指使他人袭杀榆阳镇同族二十三口,企图嫁祸仙朝八等天才莫少离,贬为奴隶,靖远侯亲断。

    莫少离心思百转,瞬间明白过来,笑道:“正好合我胃口。”

    莫兴依见状脸色煞白,从地上站起来,哭泣道:“大人,兴依知错了,请您收回命令……”

    靖远侯冷笑一声,根本不在抬眼看她,示意身旁的异族美女给自己斟酒。

    莫少离滴血将奴印祭炼,嘻嘻笑道:“兴依大美人,跟我走吧。”

    莫兴依冷哼一声,扭头怒视莫少离,哂笑道:“你这个卑微的分族贱民,有本事一辈子不要进郡城。”

    这女人脑残?

    莫少离脸上笑容依旧,心头发冷,毫不客气的催动脑海中的魂印。

    莫兴依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缓缓倒下,双手颤颤巍巍的捂向脑袋。

    莫少离拱手向靖远侯行礼,道:“少离不打扰大人您的雅致了,告辞!”

    靖远侯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莫少离见莫兴依依旧躺在地上,笑眯眯的道:“兴依大美人,你自己走还是我背你?”

    莫兴依站起身怒视莫少离,一扭头,恨恨道:“我自己会走。”

    完率先向外走去。

    莫少离看着走在自己面前的,高傲的女奴,心头开始盘算。莫子应的姑,莫兴仙的妹妹,自己去郡城时候带着这么个女奴,占尽天时地利各种优势啊!

    “九公子?哈哈,以后还是叫我姑父吧。”

    想起一年前九公子看自己母子那种高高在上的藐视眼神,再想到将来看到自己自己搂着他姑姑时候那种愤怒得要喷出火来的眼神。

    莫少离嘴角咧开,脸上笑容越来越盛,不费一兵一卒,气都能气死九公子那王八蛋,这一招够狠够绝,够阴险,够邪恶。

    目光落在前面旖旎招摇的身姿上,脸上的笑容慢慢转为阴沉。婀娜的身材,淡绿色道袍上绣着朵朵暗金花纹,既显清雅又具华贵。即使沦为奴隶,头颅依旧高昂,脊梁依旧挺拔,那份高贵骄傲从背后都能清晰地感受到。

    两人走在一起,一身破旧青衫的莫少离更像是个卑微的奴仆。

    “都混成这球样了还这么吊。”

    莫少离想着,催动脑海中奴印,莫兴依一头栽倒在地,显得痛苦之极。

    与那愤恨的目光对视一眼,莫少离心虚的扭头,淡淡的道:“我去交易厅买东西,你好好跟着,否则有你好受的。”

    莫兴依站起身,轻轻拍去身上的泥土,对周围好奇打量的目光视而不见,道:“你可以找人给我哥哥传讯,他会支付你足够的赎金。”

    “脑残!”

    莫少离鄙夷的吐出两个字,不搭理她,心头却思索着该如何整治一番,让她像翠丝那般乖巧听话。

    “妈.的,宇化芸的封印真够歹毒,两个活脱脱的美女摆在面前却只能望洋兴叹。”

    在交易大厅排队等候片刻后就轮到莫少离。

    “仙朝战甲怎么卖?”

    “你乃丹部丹师,无权购买战甲。”

    莫少离眉头一皱,道:“那给看看九阶皮甲。”

    仙朝的战甲都是由精铁冶炼而成,铭刻了各种法阵,无需催动就具备强大的防御力,能够大幅度提升修士的防御力,变相的提升修士战力。

    这种利器就如上一世的大威力枪械,受到管制很正常。

    皮甲都是由妖兽皮革制成,同样铭刻了防御法阵等各类辅助阵法,但效果根本无法跟战甲想比,价格也不贵。

    莫少离原本对这种战斗实用性不大,装逼欠档次的皮甲不怎么在意。但在感受了莫兴依那种让人很不舒服的贵气后,还是决定破费给自己买两套。

    九阶皮甲才五百积分一套,对如今身家百万的莫少离而言实在不算什么,于是又挑选两套精美的法袍。

    出了镇守府,在街上买了两套做工低劣的女式布衫,转而来到丹部找到杨一行,顺便打听下九镇仙选的事情。

    “府主大人,我如今已经胎息七层,参加今年的九镇仙选应该没问题吧?”

    杨一行瞥了眼莫少离身畔的莫兴依,赔笑道:“参加当然没问题,不过,九镇之中的年轻天才不少,想要胜出至少也得筑基三层修为。而且,丹部法斗,只能使用火系法术,你需要将火系法术都演练熟悉。”

    “还有,其它镇情况不甚清楚,单单咱们榆阳镇就有两位筑基期的天才,想要胜出进入郡城分府,可能……”

    莫少离算了算,还有两个月时间,修为突破筑基应该没有问题,道:“修为方面不是问题,府主大人,最近我的考核没问题吧?”

    杨一行笑道:“这都是事,都给你办妥了,安心修炼吧。”

    “听闻莫兴仙丢了少族长的位置,他那个仙品灵根的儿子莫子瑜也去了炎州州府,此时进入郡城报仇,最适合不过,兴依仙子你是吧?”

    莫兴依闻言怒斥道:“哼!你一个杨家下族的奴才,嫌自己命长不成?”

    莫少离直接催动奴印,莫兴依软倒在地上。

    “府主大人,真不好意思,我这个女奴没送到兵部经受专业人士调教,不知尊卑礼数,您别在意。”

    “不在意,不在意,你带回去自己调教岂不更好,嘿嘿……”

    杨一行虽为府主,在仙朝官职仅为最低的九等,每月俸禄还没八等天才的莫少离高,在莫少离面前根本摆不起架子。

    莫少离跟他请教了一些九镇仙选的事情后决定在丹部分府呆半个月,顺便将几个火系法术修炼熟悉。

    分府安排给莫少离的洞府仅仅是一个四十来平米的独间,一张木床,一套待客的桌椅,其它就什么都没有了。府内的聚灵阵法时刻运转,灵气是外界的三倍左右,能够提升修士吐纳真气的效率,这是所有人都向往加入仙朝获得仙籍的最主要原因。

    莫少离如今对那三倍灵气自然看不上眼,进屋后将一块中品灵石丢给莫兴依,道:

    “刚刚还忘了件事儿,你去帮我兑换一万枚紫晶币回来。”

    莫兴依大怒,刚要开口莫少离却直接催动奴印,将两件布衣丢到她面前,淡淡的道:“把你身上的衣服换下来,作为奴隶,没必要穿那么显眼。”

    莫少离完自己先将身上的青布衫撤掉,也不顾及莫兴依,直接换上一套红色皮甲,法决一掐,略显宽松的皮甲收缩,变得恰好合身。

    满意的上下打量一番,自语道:“卖相不错,这才像有钱人的样子,当笔筒装笔够用了。”

    莫兴依鄙夷的哂笑一声,畏惧奴印那种直接作用灵魂的痛苦,这次不敢开口再讥讽。

    莫少离往桌前一坐,翘着二郎腿,嬉笑道:“你怎么还不换?难道要我动手帮忙?”

    “你别做的太过!”

    “太过?给你三息时间,否则让你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太过。”莫少离冷笑一声,数道:“三,二,一……”

    莫兴依漠然注视他,道:“你或者杀了我,或者通知我哥哥,他会支付你足够的赎金。”

    “这女人脑残,而且还很犟啊!逼急了寻死怎么办?”

    莫少离盯着莫兴依,目光在她凹凸有致的身上上下游走,摸着下巴思索起来,良久后和煦的微笑道:

    “不如这样,以后我不会为难你,也不会对你怎么样,你只需要安安稳稳的跟在我身后,等我哪天玩够了,放你回家,如何?”

    “休想!”

    “你真不怕死?”

    “哼!”

    “不识好歹的蠢货!”

    莫少离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直接催动奴印,持续十个呼吸,直到瘫倒在地上的莫兴依双眼翻白,几近晕死才停止。

    起身上前,撕拉几声将她身上的道袍撕碎,左手在她胸前轻轻揉捏,右手抬起下巴将其双眸对着自己,轻笑道:

    “自己起来把衣服穿上,出门帮我将紫晶币买回来,否则我就将你扒光捆起来,挂到郡城大门上,到时候你爱怎么死就怎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