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吞噬小说网
吞噬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气御九重天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划算的买卖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划算的买卖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春狩,听名字像是猎杀妖兽的盛会,混进去捡尸体?”

    “万兽境春狩?”莫少离心头暗喜,双眼放光,上前向两个略显娇媚成熟的女修拱了拱手,道:“弟从乡下来,没听过什么春狩,还请两位美女解惑。”

    其中长得比较高挑,身穿红色紧身道袍的女修撇撇嘴,道:“能花费五万贡献值传送的乡下人?弟弟你太谦虚了,姐姐凝珍,这位是我妹妹含真,可有性趣去我们那儿玩玩?价格很公道的。”

    莫少离目光来回扫视,发现两人还真有那么三分相似,含珍穿的白色道袍,若是也穿红色,两人看起来相似度肯定更大。

    “恩,扒光后也一样。”

    莫少离邪恶的想着。

    含珍拉了拉自己姐姐,道:“姐姐,看他这么,才十五六岁,这么就做那事儿,太早失了元阳,不好吧?”

    凝珍道:“有什么不好,有灵石就是大爷,咱们照样伺候,弟弟,你是不是?”

    莫少离闻言眼珠一瞪。

    妮玛,难道是来拉客的?这可是大白天?这两位看起来如此清爽可口……怎么会?不像啊!

    莫少离有些不敢置信问道:“敢问两位姐姐家住何方?”

    “不远,就在那边的百花楼,官办的,价格很公道哦。”

    百花楼,官办的牌楼,里面主要是仙朝女奴,当然,漂亮的女修通过审核后也可以交钱纳租,获得一个房间自行挂牌卖肉。

    莫少离悲从心来,瞬间感觉这世界再也没有真爱了。这么娇艳艳的两个美人,还是难得的姐妹花,竟然……

    “我今年十五岁,属于未成年人,毛都还没长齐,两位姐姐,再见。”

    莫少离招出足车,开门窜进去,将目的地锁定万兽境,逃似的飞驰离开。

    “嘻嘻,姐姐,这家伙真有意思。”

    “哈哈,你看他吓得,多半是个雏。”

    “这样捉弄人家不好吧?”

    “走吧,谁让他先调戏我们。”

    “万一他真跟咱们走怎么办?”

    “把他带老妈那儿去。”

    “你确定老妈不会打死他。”

    “那就带老爸那儿去?”

    “我看还是老妈那儿比较可能存活。”

    “嘻嘻嘻……”

    ……

    几分钟后莫少离就到了万兽境的传送大厅,下车一看,不禁傻眼。门口外起码排着两三里多长的队伍,一眼都望不到头。

    五十多个身穿黑色战甲的州府府卫四处维持秩序,见莫少离下车走来,立马有人上前拦住,伸手一指,道:

    “参加春狩请到那边排队。”

    莫少离望了眼长龙队伍,牙疼,这他妈的得排几天?一把上品灵石塞过去,问道:“哥们,能否通融一下,灵石好。”

    “咳咳,不够。”

    “多少。”

    “再加十万。”

    莫少离数出十块上品递给府卫。

    府卫转身带着莫少离走进传送大厅。

    大厅内摆着九张灵木桌子,有专门的修士坐在桌前正忙着做登记。

    府卫一手拉着莫少离胳膊,看准机会不动声色的将一个正要上前办理的修士推开,将莫少离推了进去,扭头盯了眼那位有些发怒的修士,转身离开。

    负责登记的修士抬头瞟了一眼,淡淡的道:“进入万兽境传送费一万贡献值,春狩报名费五千,总计一万五千贡献值,仙籍令牌给我。”

    莫少离冲被推开的修士头笑了笑,将仙籍令牌交上去。

    负责办理的修士将仙籍令牌放入阵盘,紧接着就取出,道:“伸出左手。”

    莫少离乖乖的将左手伸出。

    负责修士将一个黑色晶质圆环套在了莫少离的手上,同时利索的将一张皮卷连带仙籍令牌还给莫少离。

    “统计收获的兽血环,杀死妖兽后将一滴兽血滴在上面,自然会统计你的积分,具体规则以及前百名的奖励都记录在兽皮卷上。每头妖兽的兽血只能一个人使用一次,不要试图作弊将兽血带入秘境,一经发现无需刑罚司审判,直接格杀。”

    “春狩两天后开始,你后天早过来。”

    “大人,都是什么修为的修士参加?”

    “仙修筑基以上,元丹以下,炼体龙柱十四层以上,血丹以下。”

    “春狩每十年一次,持续时间三个月,有生命危险,你若没胆参加可以不来。”

    “明白了大人。”

    莫少离收拾东西,走出大厅,左右一想,反正就两天时间,干脆在附近找了个地方盘膝坐下,将大部分心神都沉浸魂海,控制灵魂吸收灵水成长。屁股还没坐热呼就有两个黑甲府卫上前。

    “哪来的修士不懂规矩,赶紧离开。”

    “在州府大街盘坐修炼,成何体统,没灵石住店就赶紧出城。”

    “去去去,走远……”

    莫少离被两人拖着站起来,一把丢出老远。

    “草,州府城管都是虚丹体修!”

    莫少离低骂一句,侧头看到一只精致玉足,半截雪白的晶莹的腿,再往上就被道袍挡住了,伸手准备掀开看看再。

    噗!

    玉足闪电般踢在莫少离的脸上,强大的力道将他踢出十几米外。

    “握草!你要姥姥的想打架是吧?”

    莫少离翻爬起来,双目喷火,特莫的在街上坐会儿,先是城管不让,接着又被莫名其妙的一脚给踢了出去,真当老子是泥捏的?

    定睛一看,不禁愣住。

    “是你们俩?”

    竟然是先前遇到的凝珍和含珍两姐妹,踢自己的正是妹妹含珍。莫少离火气顿时烟消云散:麻勒个痹的,州府就是不一样,出来卖的修为都比老子高出几条街。

    含珍的那一脚力道十足,但明显不是炼体力量,也没有动用真气,也就是对方凭借仙道修为就有了随意一脚将一千多斤东西踢出十多米外的实力。

    虚丹还是元丹?

    含珍冲莫少离吐了吐舌头,道:“我以为哪个混蛋想偷窥呢,没收住力道。”

    凝珍嘻嘻笑道:“弟弟,城内只有洞府才能修炼哦。大街上不允许修士盘坐,否则所有修士都跑进城里,整个州府岂不是就乱套了?”

    莫少离想想也对,谁不想在这种灵气浓郁至极的环境下修炼,问道:“两位姐姐,哪儿有修炼洞府出租?”

    凝珍道:“所有挂着数字的店面都有打坐修炼的地方出租,数字代表还有多少房间。”

    含珍道:“很贵的哟,最便宜的都要五十万灵石一天。”

    莫少离摸了摸下巴,目光两女身上来回扫视,嘴角勾起个银色的弧度,笑问道:“两位姐姐,你们那儿多少钱一晚上。”

    含珍正要开口,被凝珍一把拉住,道:“妹妹,你看咱们今天似乎拉不到生意了,不如就给这位弟弟打个折扣,你看如何?”

    含珍妙眸一转,头道:“姐姐得对,找了半天,一个客人都没找到,正好我也累了,不如就便宜他吧。”

    “子,五十万灵石有没有?”

    “有!”

    莫少离抓出一把上品灵石在两女眼前晃了晃,道:“两天,爷我包了。”

    这对姐妹花怎么看都不比莫兴依那犟妞差,关键还特莫的一对儿,还可能是元丹境高手。自己下面被封印,上不成多吃豆腐总行吧?反正住店也要花一百万灵石,值了!

    “看来他们是看上我的美色了,喜欢我这种年轻有力的鲜肉?恩,对,肯定是这样。”

    “哈哈!”

    莫少离想着,大笑两声,上前伸出胳膊一左一右将两女搂住,春风得意的道:“两位美人带路!”

    凝珍挣开莫少离的胳膊,道:“我有足车,咱们坐车回去。”完招出一辆鲜艳的红色甲虫足车,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含珍将莫少离胳膊一扭,打开车门将他推进后座,整套的动作行云流水。

    “专业啊!”

    莫少离想着,却发现含珍坐到了前排,身为老司机,上一世没少飘过。哪有这么不懂事儿的姐?立即不满的道:“美女,虽打了折扣,但我好歹是客人,你也该到后面陪陪我吧?”

    含珍笑吟吟的道:“弟弟,平时都是一千万灵石,今天是看在你的份儿上只收你五十万,你要我怎么陪?”

    “呵呵,这么贵啊!”

    莫少离暗自咋舌,思忖将莫兴依弄到州府来挂牌销售的可能性,两个人每天一千万,一个人每天五百万灵石不算过分。除了抢银行,还有比这来钱更快的?

    足车行走了才两三分钟就在一座宅院前停下,莫少离跳下车,左手搂着含珍的肩膀,右手搂着凝珍的腰,伸着闹到去吻凝珍,被她偏头躲开,扭头去吻含珍,含珍伸手挡住。

    “进屋再,我们姐妹还是要脸的,进屋后随你。”

    “就是嘛,走,先进屋。”

    莫少离被两人拉着胳膊向宅院内走去,奇怪的问道:

    “州府的牌楼怎么整成这个样子?不科学,这样整占地面积大,房间少,浪费土地。”

    含珍催促道:“州府不允许存在超过两丈高的建筑,快走吧。”

    刚走近宅院,莫少离看到院墙旁种植的几株灵木,差跳起来:“握草,州府的牌楼这么上档次?那是十二阶天元神木?我的感知没出问题吧?”

    莫少离发现有不对头,下意识的想要扭头跑路。

    “哎呀,普通的果树而已,有什么好看的,快跟我走。”

    含珍和凝珍两女双手突然运力,力道竟然不下于两龙之力,将他死死制住,向着院内拖去。

    “我靠!你们两个想强干未成年?”

    “姐姐,放手吧,我从了你们。”

    “两位姐姐,你们要干嘛?我可是清白之身,别乱来,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你们要灵石?我身上还有两百万,不够咱们去交易大厅兑换,你们要多少,开个价。”

    “哎哟,光天化日,你们俩个要干……”

    莫少离闭嘴。院中,一个身穿紫色金花云纹道袍的中年女修正对着三人怒目而视。

    极宇仙朝以紫为贵,金色次之,黑色再次,能穿这种道袍的只有帝族血脉,而且至少是在中宫坐过的帝子。

    妮玛,这是从哪儿冒出来一个帝族宇家的强者?这两个妞想干嘛?

    含珍开口道:“娘,这家伙先调戏我们的,姐姐可以作证。”

    凝珍跟着道:“就是,他在大街上掀我裙子,妹妹可以作证。”

    “娘,快把豆豆借我们玩会儿。”

    “不对,娘,把豆豆借我们用一下,我要好好整治整治这个登徒子。”

    中年女修开口道:“你们不要惹是生非,让他离开。”

    话音宏正威严,不容一丝违逆。
推荐本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