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气御九重天正文 第六十九章 封禁灵宝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封禁灵宝

    百翅血蚊王乃是十一阶凶兽,整体实力完全不亚于任何涅槃境的人类修士,即使中毒之下,凝珍和含珍两女都无法真正伤到它,施展强大神通也就弄断了几根最为脆弱的翅膀。

    十一阶的精气之珠,绝对是好东西,莫少离怎么甘心跟她们一九分。

    “哼,前几天要不是我出手,你们早被那三个黑袍修士抓走了。”

    莫少离冷笑道:“被他们抓去,嘿嘿,多半是扒光……后面的事情你们自己心里明白。”

    “果然是你跟豆豆合体把他们杀了。”

    “好哇,你竟然乘人之危。”

    “我就感觉有谁摸过我的胸,原来是你!”

    “我也是,你这个该死的色胚,去死!”

    莫少离还准备用救过她俩性命这一茬为自己多争取几枚精气之珠呢,没想到刚出口就出现这等变故。

    她们不是昏迷了吗?怎么知道的?难道是我用力过猛?

    眼看就要动手了,莫少离大叫道:“等等,我没做过,是迷晕你们的那个黑衣修士做的,不信可以问豆豆!”

    含珍立马将豆豆掏了出来,问道:“豆豆,他的是真的?”

    豆豆乃是劼的分魂,自然是站在莫少离这边,轻轻头。

    两女闻言更怒。

    “那王八蛋去哪儿了?”

    “我要打死他!”

    吓死宝宝了。

    机智如我。

    莫少离长出一口气,道:“被我或者是豆豆吃掉了。”

    “吃掉了?那怎么办?我们岂不是没法报仇了?”

    “就是啊,还不如让你摸,然后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收拾你了。”

    灵魂一分为二,何止是心智不成熟,明显就是变成脑残了嘛。

    莫少离翻个白眼,道:“那你们现在给我摸……”

    “好啊!”

    “我保证不打死你。”

    “来吧。”

    “你来试试。”

    看着两女迫不及待准备动手的样子,莫少离脖子一缩,道:“动不动就打人,我以后不跟你们开玩笑了,先将这个大家伙吞噬凝聚成精气之珠。”

    “一九开!”

    莫少离苦口婆心的道:“两位姐姐,我可救过你们一命,做人要知恩图报,懂吗?”

    “而且,这头十一阶凶兽根本不是你们杀的,杀他们的人已经被我搞死了,按理应该属于我的战利品才对。”

    “这个……妹妹觉得他的有没有道理?”

    “姐姐,我觉得好像是那么回事儿。”

    “豆豆怎么办?”

    “就是啊,豆豆要吃东西。”

    两女同时伸手指着莫少离,喝道:“抢劫!”

    莫少离双眼翻白,差没被她们给气死,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

    “两位美女姐姐啊,你们别玩了,不如这样,咱们五五开,这总行了吧?”

    两女对视一眼,头。

    “快动手。”

    “动作快,我们赶时间。”

    莫少离走到百翅血蚊王跟前,心思转动,将一丝鲜血抹在手腕的兽血环上,一串数字显现出来。

    积分:10000

    排名:第二

    按照皮卷记载的规则,击杀五阶以下妖兽每头是1积分,五阶妖兽到0不等,六阶妖兽0到50不等,七阶妖兽是50到100不等,八阶妖兽100到500不等,九阶妖兽500到1000不等,十阶妖兽是1000到5000不等,十一阶妖兽5000到10000不等。

    大部分修士只能斩杀八阶以下的妖兽,每次也就获得几十积分。莫少离一下子直接获得一头十一阶凶兽的积分,而且还是整整一万,竟然依旧只是排在第二位。肯定还有人用类似的方法在击杀高阶妖兽。

    所谓的万兽境春狩,不过是六部天才修士之间对比谁作弊更牛逼罢了。

    莫少离拿出长野的储物戒指,打开查看,竟然分成了六个空间,每个空间都有十丈见方,属于最好的那一类。不过里面的东西却不多,十多万块上品灵石,一些丹药灵果,一山不知用处的矿石以及妖兽材料,上千个稀奇古怪的瓶瓶罐罐,里面装的东西莫少离全都不认识。另外还有些各色衣服、令牌、玉简之类的杂物。

    那柄玉剑被单独放在了一个空间内,莫少离取出仔细观看。

    凝珍见到,主动开口道:“袁龙斌给长野炼制的封禁灵宝,这类宝物总计能够使用三次。”

    “你滴血上去试试,没准还能用。”

    莫少离依言将鲜血滴上去,玉质剑自动将鲜血吸收,在剑格位置凝聚出一个玄妙的半圆花纹图案。

    “还能用!”

    “将你的一丝灵魂注入血契铭纹路上。”

    莫少离依言而行,从识海内分出一丝丝灵魂力量注入鲜血凝聚的花纹图案之中,刹那间,他与玉剑就产生了某种奇妙的联系。剑内还封禁着两击之力,每一击都拥有相当于地轮境强者全力催动法剑攻击的威能。

    长野是工部州府府主的亲传弟子,身上带着封禁灵宝,至少可以猎杀三头十阶以上的妖兽。整个州府还有丹部、器部、阵部等等部门,高手如云,如果大家都给自己的弟子整上这么个封禁灵宝,那这春狩还有毛线意义?

    “两位美女姐姐,仙朝十年一度的万兽境春狩会还允许使用这种东西?那这比赛没有任何意义了嘛。谁师傅更牛逼谁就是魁首,还不如大家直接比师傅算了。”

    “这应该是袁龙兵府主给长野保命用的,仙朝秘境试炼不允许使用封禁灵宝。”

    “长野用毒,已经违反规定了,被抓住,即使是五等天才依旧会被革除仙籍,发配矿场。”

    “马勒戈壁的,的好听,怎么没见人管?”莫少离嘀咕一句,接着喜上眉梢:“没人管好啊,现在长野的挂落在我的手上了,哈哈……”

    喜滋滋的收起御剑,取出介绍万兽境春狩的皮卷,翻看奖励。

    魁首获得州府中圈一处三等洞府百年的居住权限。

    第二名获得中圈三等洞府五十年的居住权限。

    第三名获得二十年居住权限。

    第四到第十名获得五年的居住权限。

    第十一到第一百名获得州府外圈一等洞府五年的居住权限。

    第一百零一到一千获得州府外圈一等洞府三年的居住权限。

    仙品三灵套阵,外圈为聚灵阵,中圈为蕴灵阵,内圈为炼灵阵,炼灵阵的核心位置布置有炼灵池,池内灵气成液,凝聚出丝丝仙灵之气。这些由灵气蜕变而成的仙灵之气又会由内而外扩散,因此,越靠近核心位置,不仅灵气愈加的浓郁,灵气品质也会更高。州府所有部门,几乎所有的修士都在外圈修炼,想要进入中圈不仅需要权限,还得支付海量的仙朝贡献值。

    莫少离八等天才,只是初级水货炼丹师,权限完全不够,也就是即使有贡献值都进不去中圈。若是在万兽境春狩获得前十名额,那就另了。

    目光落在凝珍和含珍身上,这俩女手上的兽血环现在还是白板,根本没想过去争夺春狩名额。想想也对,他们的老子鹿光羽乃是州府的州牧,整个炎州最大的大佬,就算是内圈她们也是想进就进吧?那还稀罕中圈三等洞府的居住权限。

    “跟着她们,让她们出手击杀妖兽,我可以乘机捞些积分,再加上封禁灵宝还有机会击杀两头高阶妖兽,混个前十应该不成问题。”

    莫少离原本没有争夺名次的心思,现在一下子得了10000积分,名次还排在第二位,完全可以考虑一下了。

    两女见莫少离的神色,猜到他打什么注意。

    “我们猎杀的妖兽可以给你,但你最好别动用封禁灵宝。”

    “父亲大人就坐在外面,时不时的会用神识探查里面的情况,万一你运气不好被抓住,那可是要革除仙籍,发配矿场的。”

    “什么?父亲大人!”

    莫少离闻言差跳起来,问道:“你们父亲?”

    “是啊。”

    “他身为州牧,虽只是十年一次的事儿,但也得过问一下。”

    “对啊,万一出什么事儿,那就是渎职的大罪。”

    “所以你最好还是乖乖地准守规矩。”

    “妮玛,要不要这么坑!”莫少离左盼右顾,问道:“他现在看着没?看着没?”

    “他是不是一直看着你们呢?”

    凝珍撇嘴道:“父亲大人虽是神通境强者,但他的神识还无法覆盖方圆万里范围,怎么可能一直看着我们。”

    含珍道:“他就是偶尔可能查看一下春狩的情况而已。”

    莫少离硬着头皮,强行挤出个笑容,用干瘪的语气吐出两个字:“呵呵。”

    “你怎么了?”

    “快用神通吞噬。”

    “豆豆都饿坏了。”

    “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莫少离嘴角抽搐,现在还没被鹿光羽拍死,估计是没看到自己摸他的宝贝女儿。

    “还好,还好,马勒戈壁的,要被抓不住,还不被他一巴掌拍成渣渣。神通境强者,握草,一个州牧都是神通境强者,仙朝到底有多少神通大能?”

    莫少离想着,安心许多,哈哈一笑,道:“我正准备用封禁灵宝作弊呢,哈哈,既然如此那就算了,算了……我先凝聚精气之珠。”完伸出右手按在百翅血蚊王头颅伤口上,开始吞噬。

    第一枚精气之珠耗费了差不多三分钟的时间才凝聚出来,刚刚形成就被凝珍抢去喂给了豆豆。

    第二枚凝聚出来,正准备收进自己的储物戒指,却被含珍突然出手按住,凝珍上前掰开手掌抢去。

    “喂,你们这是干嘛?不是好的五五分吗?”

    “我们先拿。”

    “豆豆都饿坏了。”

    人家老子可能盯着呢,莫少离不敢反抗,起身默默地继续吞噬。两女连续抢了五十枚,这才罢手。

    眼前的百翅血蚊王尸体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可见十一阶凶兽浑身蕴含的精气能量是何等的恐怖。亏得是身中针对灵魂的剧毒,战力丧失九成,否则长野即使有封禁灵宝在手,也不一定有机会施展出来。

    接下来的十枚莫少离喜滋滋的收进自己的储物戒指,然而,第十一枚刚刚凝聚出来,又被含珍按住,凝珍动手抢了过去。

    “你们……”

    “你拿了五十枚了,该我们。”

    “大家轮着来,一人五十枚。”

    “我才拿十枚。”

    “明明是五十枚。”

    “我们数着呢。”

    “你们两个还是女人嘛?这么黑!”

    胳膊被含珍使劲一拧,莫少离立马痛呼求饶,喊道:“好,好,好,我认了!”

    “两位大姐,住手吧,算我命苦碰上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