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网游之狩猎王冠卷一新启之年 第五章 说服

卷一新启之年 第五章 说服

    等到回到现实的时候,天才刚亮了起来,已经过了一天了。

    正好洗漱吃了点家用机器人所配比好的早餐,躺倒在了床上。

    现在还真不困,他打开了微脑,一点点的翻阅了起来。

    《自由》虽说三个星球划分了三个帝国,但实际上就像是现实一样无法互相交流,让很多想和其他星球好友通话的愿望美梦破碎。

    远扬公司也没有丝毫的干涉官网上的论坛,所以论坛里的帖子杂七杂八的什么都有,但真正实际的、有用的却是没有多少。

    毕竟只是第一天而已,正在失望的时候,叶生却是眼睛一亮,看到了一个加粗红色标题的帖子,点了进去。

    写这个帖子的人名叫做百晓生,是一个游戏界著名的情报人,只要是大的公会和团队大多都跟他打过交道,算是个很纯粹的情报人员。

    叶生也与他见过几面,合作还算是愉快。

    帖子内容挺丰富的,他敏锐的观察到了《自由》不同于其他游戏的地方,重点的对比对象是之前一款十分红火的游戏《荣耀》。

    《自由》最重要的在于真实,其一是有疼痛感设定,幅度在50~100%之间,这是之前《荣耀》没有涉及到的。

    疼痛感可以影响高端玩家细微的操作,缺少的感知所带来的差别绝对不小。

    其二是世界设定,百晓生提到他拜访了一遍他所处小镇的NPC,其中绝大部分都有着智慧,并且有着自己的生活与情感。

    看到这里叶生也点了点头,对此他也深有感触,就像是那个芙蕾雅一样,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与内心执念。

    最后还提到了怪物也是出乎意料的真实,说是要招聘代练人员,人数有限,待遇从优。

    叶生看到不禁笑出了声,比起很多公会会长本身所具备的至少顶级玩家的实力,百晓生可谓是差远了,估摸着就像是之前他所看到的玩家砍兔子一样,一时根本伤不到怪的毫毛。

    进一步甚至叶生可以想象出百晓生平时与众多的大佬笑语晏晏,然后面对兔子只能无奈地和兔子大眼瞪小眼的窘态。

    绝对是被兔子之类的害惨了……

    后面跟帖的不少,就有些游戏界的熟人在回帖称赞的同时还不忘挖苦他一番,百晓生也都一一给予了痛击,毕竟人家手上的情报也不是吃素的,还没交锋几回,那几个人都灰溜溜不见了踪影。

    叶生看完了热闹继续扫了几眼其他帖子,之后还是关闭了《自由》论坛。

    一旁的窗口上有几条信息,看了一下,是鬼面他们的信息,都是由鬼面统一发给他的,鬼面和花醉兰一直待在一块儿。

    叶生和他们相处有点像是属下和上级,不过其实真正的关系还是朋友。

    除了第一次的相识外,真正结下深厚的友谊还是因为《荣耀》。

    灰烬之羽……誓要燃烬一切的羽毛啊。

    回过神时,他看向了信息,鬼面和花醉兰这个时候他们都升到了5级,算是处在游戏等级中的第一梯队的中间,因为两人位于绿森区之下的第二区,距离叶生的距离还是很远的,所以按地域划分后两方被丢在了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小镇中,完全没办法碰面。

    《自由》十级之后才会开放通信功能,现阶段只能先添加好友,所以鬼面还顺便询问了叶生的ID。

    叶生打了四个字上去,也觉得不方便。

    其他玩家也有抱怨《自由》这款游戏这很不合理,不过都被远扬公司给无视掉了,好像是在无声地说:“你爱玩就玩,不玩拉倒,有的是人来玩,不缺你一个。”

    对于游戏公司这样,玩家自然只能吃瘪,谁让《自由》那么的吸引人?反正他们是觉得之前玩过的游戏都是垃圾。

    叶生关闭了微脑,调整了一下精神力,这款游戏很消耗精神力,或许常人不会感觉到,但是对于精神力操控非常细微的叶生来说特别的明显,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消耗了至少一半的精神力。

    对于这点,叶生感到十分奇怪,如果按照普通人的精神值来算,十个普通人轮番这样也该变成白痴了,但直到如今却没有丝毫的新闻传出,这让他对他所定制的标准营养舱产生了怀疑。

    或许异能者真的是《自由》特殊的人群?

    思虑无果后,他将这些问题以简讯的形式发给了鬼面后,便闭目休息了一会儿,继续躺进了营养舱游戏。

    出了旅馆后,他直直的奔向着鉴定所,来鉴定所的人不多,但他之前也排了五六个人,想想也是,玩家的基数那么多,打到装备其实分摊下来,每个玩家还没有一件呢,倒也是不足为奇了。

    等到他掏出了那件皮甲时,他注意到面前的那个名叫伊奇的花白了头发的鉴定老头眼睛明显亮了一下,但却好像不是因为见到这件皮甲。

    角鹿的哀鸣

    需求等级:5

    品质:精良(蓝装)

    敏捷+3

    力量+3

    体质+5

    防御15~20

    使用限定:弓箭手,盗贼均可

    装备描述:依稀还能听见鹿鸣凄厉的惨叫声,这是角鹿的哀鸣。

    鉴定完后他刚想接过这个装备,鉴定老头却是把皮甲压在了一只手下,而右手手心朝上示意着叶生。

    “多少钱。”

    鉴定老头摊开手比了个五的手势。

    “5个银币?”

    叶生当然不会认为是5个铜币了,这件毕竟是头领怪所爆的装备,在来这之前他也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却没想到运气那么好,给了他一件皮甲蓝装。

    鉴定老头笑眯眯地摇了摇头:“五十个银币。”

    这个瞬间叶生因为蓝装心中所刚泛出的惊喜却没了。

    因为他身上不仅没有五十银币,连一半的数目都没有达到。

    所以叶生他只能无奈地摊了摊手:“我没有那么多钱。”

    眼前的鉴定师明显愣住了,鉴定也鉴定了,他总不能白干活吧,原本鉴定老头眼中闪烁的一丝怒意很快被另一种情绪覆盖,那是一种希冀与纠结。

    这种神情让他一瞬间不知所以。

    他好生的打量了一遍叶生,从头到尾,就像是被XG仪器扫了一遍似得(一种在X光的基础上继续改良的射线),让他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还好之后他收回了他的眼神,好像仔细地思索了一会儿,看着叶生一筹莫展的样子:“这样吧,你替我办一件事,事办成了,不仅这次的鉴定费用分文不取,而且我还给你些你需要的东西,怎么样,天眷者。”

    这番话明显像是某些任务的前奏,对于一直在《荣耀》里刷任务玩的叶生实在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这种颇具诱惑的语气实在是让叶生产生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但此时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这鉴定的老头还扣着他的装备,很显然没办法反驳,于是他索性便同意了下来。

    看着他点了头,鉴定老头露出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

    芙蕾雅所说的有潜力的天眷者就是他吧……

    但这个弓箭手的等级暂时还达不到标准,并且这次的事关系重大,他需要慎之又慎。

    所以……他会给予相应的考验的……

    只是,希望这个天眷者千万不要让他失望啊,特雷亚斯大陆的未来真的就如主神所说的那样掌握在天眷者的手里吗?

    正领着叶生进入房间的鉴定师伊奇此时的背影有着些许的难明与复杂。

    ……

    这个房间里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的,几乎严丝合缝的紧贴着窗户,屋子里也是晦暗一片的,没有灯光的照射,唯一发光的就是男子前方的虚拟光屏了。

    男子快速且利索的在虚拟光屏上按下无数个键,按键的声音不断响起恍若组成了一串极富节奏的旋律。

    之后他虚眯着眼打了一个哈欠,重重地按下了一个键后,活动了一下身体,微不可察的蓝色光芒在男子身上流转了,并发出了类似‘咝咝’的声音。

    如果有个A级以上的异能者,那么他就能捕捉到男子身上的能量丝毫不逊色于任何S级的异能者,而眼前这个人不过最多四十多岁的青年而已。

    屏幕照到他的脸上,显出了他面容虽苍白但完美的轮廓,男子正要关闭虚拟屏幕,突然上面弹出一个窗口,看了一眼,原来是白玺。

    这么个忙碌的日子他作为这个游戏的第七实验室的组长,还有这时间来发消息,果然待他太好了啊……

    另一边的白玺打了个寒颤,甩了甩头,点开信息只看到了一个微笑的笑脸,真是郁卒。

    他真的无法弄明白,原止戈为什么放弃了第七组的组长让他来当,最后还特意选定今天的开服日子,难道有什么特殊含义么?

    “为什么要把日子改到昨天?”“难不成是波菲斯女神的生日?”“我去,你不像这种人啊。”

    他淡淡的回了一个字,然后对手上的戒指按了一下,虚拟屏幕都化为了虚无。

    之后原止戈突然回想到了白玺所问的问题,他为什么要将《自由》开服订在今天?

    记忆中的一个幼小的小女孩映入在了他的脑海。

    他不自觉地喃喃道:“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