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狩猎王冠

第七章 第三代

    有关于虚拟游戏一共有三代,第一代距今已经有二十年了,基本上现存还在的已经极少了,毕竟经历了那么多年的发展,虚拟游戏越发的成熟也吸引了更多的玩家进入。

    《荣耀》被称为第二代的末班车,而《自由》则冠上了第三代开始的标签。

    南天是第二代游戏中依靠自身之力发展公会,他对于同代强者所用的ID很是熟稔,对上一代残存的前辈玩家也有了解,但他不记得有叫夜寂无声这样的玩家啊。

    他很能够确定夜寂无声刚才的镇定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就算是在《自由》里十级以内可以PK,这个名叫夜寂无声的弓箭手也不会怯弱。

    毫无疑问夜寂无声很有可能是一个顶级玩家,只是南天把脑海中的ID过了一遍,他还没能找到与眼前的人相符的一个玩家。

    游戏中改名的顶级玩家倒是很少,毕竟名头所带来的庞大利益就是所有人所无法拒绝的,而目前确认进入的顶级的独行玩家或者顶级团队都在游戏圈有点风声传来。

    就算是改了名字的那些顶级玩家都暗暗将自己底细泄露出去以便面对其他势力获得优待。

    迦南公会便是如此,所说迦南公会在名义上是他的,并且在某方面他还拥有对迦南公会的控制,但实际上目前迦南公会大部分的投资就来源于芊芊的父亲。

    这也是他只能敷衍芊芊的原因,而南天将夜寂无声约到这里不仅是因为对刚才的一幕产生了探究之心,更是带有其他的心思。

    只是转而他又想到了别的上面,南天心中却是一突。

    《荣耀》中的顶尖团队灰烬之羽目前为止都没有传来一丝一毫的消息,灰烬之羽内一共有八个顶尖玩家,其中唯一的弓箭手疾影射手芙拉倒是一个人选,可是芙拉是个女性,这就完全的排除了可能。

    这些思索都在一瞬之间,没有猜出眼前这人身份的南天也不纠结了,这游戏和联邦关系很大,谁知道会引来怎样的牛鬼蛇神呢。

    “火蜥蜴只是一帮由混混组成的公会,虽说应该难不倒阁下,但也会平添了很多麻烦,如果有什么需要我迦南公会帮忙的地方,阁下千万不用客气。”

    南天笑着说道,言下之意是有招揽他的含义在里面了。

    对于这些话,夜寂无声不甚在意。

    若是有一些知情者的人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冷嗤一声,那些月上殿堂,星辰公会等等的一流公会以副会长的位置相邀队长都拒绝了,更别说因为得罪一个小公会了。

    虽说如此,叶生也只是委婉地表达了拒绝:“这件事我能解决。”

    南天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转而饶有兴致地问道:“那方便透露一下你是怎么被鉴定师拉进来的吗?”

    早已知晓了南天是为此而来的叶生,想到抢了他的头领,不太喜欢欠别人的叶生直接实话说了:“这是个单人任务。”

    夜寂无声拒绝透露的意思很明显了,南天自然不会凑上去惹人嫌的多问。

    之后又说了几句,叶生便直接告辞了,而南天也没有过多的挽留。

    两人互加了好友后,望着夜寂无声的背影渐渐远去,南天后面不远处的其中一个看上去四十几岁的女人才开了口:“南天,好像你很看重他的样子。”

    “只是隐隐觉得夜寂无声此人不太简单罢了。”

    伊水知道他所指的是刚才的那一幕,作为南天一直以来的副手,迦南公会的副会长她见过的人也不少,自然也能看出些端倪来。

    “但夜寂无声的名字我实在是没有听过。”

    说到这里伊水蹙紧了眉头。

    “绿森区可是联邦总部,《自由》之中他必不会籍籍无名的,到时候自然便可知晓了。”

    听闻了南天所说,伊水点了点头。

    “从最初第一代《迷雾》到第二代《荣耀》再到如今的《自由》,虚拟游戏终于引起了这样多人的瞩目了。”

    像是感概似得,他晃了晃透明的酒杯,慢慢说道。

    “是啊,已经三十多年了。”伊水叹了一口气。

    旁边的三个人默默地听着他们的交流,不发一言。

    “我很崇敬那个女人,第一次凭借着女人的身份做到了最上面的位置,可惜天妒红颜……”

    说到这里伊水的瞳孔中没有太多的惋惜更多的反而是庆幸和惊惧。

    南天摇了摇头感叹道:“所以说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

    三十年前曾有一个女人不管是游戏中还是在联邦都占着滔天的声势,可惜这些都只是一时的,这个名叫左秋的人早就被时间所遗忘了吧。

    但左秋一切也将由他们来继承,迦南公会便是这样的旧部,南天和伊水的父母都对《迷雾》之后的事讳莫如深,但对于游戏的执着也交由他们之手,再重新于《自由》中绽放光与热。

    答应陆氏便是如此,在《荣耀》里已经证明了光凭他们自身是很难争得过别人的。

    伊水听到他的话并没有说什么,因为她知道对于迦南公会,南天寄予的感情并不逊色于她。

    《自由》之前,她虽不赞同南天的举动,但最后陆氏财团入驻她也未曾有过异议的原因就在于此。

    ……

    白玺此时饶有兴致的看着智脑。

    游戏正在正常运行了,人流量完全在超级智脑的可控范围之内,之后没有太大的意外只需要增加辅助的智脑就能让整个游戏运营下去。

    公司也会给他放个假……唯一可惜的是《自由》这款游戏,公司开发人员特别是核心人员,不能以玩家的身份玩游戏,这是远扬公司的底线所在。

    但原止戈之前不仅是第七实验室的组长,还好像《自由》开发中另有担当,却在辞了职后的似乎开启了《自由》玩游戏,不得不让白玺产生怀疑,而时至今日他好像明白了些许的缘由。

    超级智脑虽然作为比智脑更加强大的超级计算机,是整个游戏公平公正的最佳选择,但凡事都没有绝对。

    再完美的计算机都是有破绽的,更何况这个破绽的缔造者还是这个计算机的创造人呢?

    这是毫无疑问没有任何人会想到的,除了现在同样身居第七实验室的自己。

    没心没肺的白玺思忖到这里难得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你把我推进第七实验室就是为了这个吗?就算是以你的能耐,被联邦发现也是没有什么好的下场吧。”

    “这次联邦的用意,到现在我还是不清楚,之前联邦交好各地的异能者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希望你能达到目的,不要露出把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