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狩猎王冠

第二十章 抉择

    不知道为何书籍后半部分的内容里没有再夹什么笔记了,他又找了找剩下几本,最后几本又找到了几张纸。

    “我越来越不对劲了,我明明特意在这之前下了空间结界封印下了肆虐的魔气,但为什么我会在脑海中一直回想起这些人类对我的不公正?杰夫曾过来求我,但这个空间结界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不能够让除了我的人进来,因为我透支了自己一定的生命布置的,但被人误会了,我非常恼怒,每一个传奇法师都能活两百岁以上,但五十岁的我已经变得垂垂老矣了,他们这么做是想要牺牲我成就他们么……”

    “一直被人们忽略的边域势力找到了我,我真是应该感觉到荣幸,因为我只知道边域被人族和魔族共同憎恨着,那里有很多奇怪的种族都在那里生存着,据说那里真正的主宰是亡灵,亡灵是永远不会死的存在,我真的很好奇,他们邀请我到那里去……不知为何我答应了……所有的法师都不能阻挡对于知识的诱惑,就算我是传奇法师也是一样。”

    “我勉强给自己找了很多理由,但是我以我杰斯卡先知的名义发誓,之前的我绝不是真心答应的,但我如果我这么告诉邀请我的边域势力,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的。而时间紧迫,我没有办法,只能现在就走。”

    “你看完传奇法师杰斯卡的笔记,不禁为这曾经发生过的一幕幕而感到疑惑,你受了镇长威妮丝的嘱托来到封魔之所,越是翻阅这些遗留的文字你越是发觉这一切的事件并不仅仅只有魔族的身影,但身为人类的你不敢猜测这一切事情的真相,你是否要追查事情的真相,揭开这些迷雾呢?”

    “是/否。”

    “你该详细考虑是否要知道真相,因为如果要追查这些,你很有可能将背负被帝国通缉的危险,那身为人类的你将无家可归,而之后你纵使完成了探查,如果被帝国得知情况,你不仅将无法得到报酬,更是将成为奸细。”

    系统不断的提示夜寂无声不要追查下面的真相,这是很危险的,夜寂无声不知道和他一样在这里探查的人有没有接到这个同样的抉择。

    但他感觉这是进一步的触发,应该是在威妮丝的选项中他所作出的选择导致了现在的抉择。

    他该不该追查真相呢,这个选项明明将影响之后的任务,如果真的无法得到报酬了那又会得到什么呢。

    夜寂无声陷入了思考,分析着利弊。

    ……

    而就在不远处的灰色雾霭同样面临着抉择,不过与夜寂无声的抉择有些区别。

    “你看完了杰夫的笔记,知道了所谓的帝国曾经的黑暗,为现在所帮助帝国的一切都产生了好奇,人类不断的贬低魔族,两族之间的仇怨似乎已经不可化解,现在你有追寻真相的权利,身为阴影里的盗贼,你对于这些高位者的斗争毫不动容,是否追寻真相在于你的选择。”

    “我决心追查真相/真相与我无关,但我愿意看一看真相到底如何/我对真相毫无兴趣”

    “这将决定你的阵营,或许作为一个整日为了些报酬的盗贼来说被帝国通缉的危险像是喝水吃饭那样的无所谓,但是要知道你依然是个人类,就算是最为方便隐藏身份的职业也无法面对整个帝国的怒火,请谨慎考虑。”

    灰色雾霭下意识的旋转着匕首,就看到匕首在他的手上以极快的速度转动着,之后随着他的思考慢慢停了下来。

    当初那个镇长给他任务时他是直接拒绝的,并不想开始这个任务,但没想到最后任务依旧是开启了,按照他本来的想法应该是直接选择第三项的,不过他想到了那个镇长所隐瞒的事,心底对真相产生了一丝好奇。

    他蓦然想好了选择,手指点击完后,看向了堆积了几本的笔记,他该是要找夜寂无声了。

    ……

    东区

    你心头的灼热找到了凯瑟琳的笔记,意外的看到了炼金之外的一些记载。

    没想到凯瑟琳也是这次任务的关键所在,夜寂无声应该会再一次回到这里找寻的,那就把这些信息留给他好了,愉悦的看到了任务栏的分支上有这么一句话:请到白银之都的炼金师公会找寻提琳,他会告诉你接下来该怎么做。

    至少也是不一般的炼金师的展开,你心头的灼热就知道会发生类似的情况,对于制造的副职她都很感兴趣,她已经迫不及待十级去往白银之都。

    不过在这之前,她要将这里的事一一解决完。

    事情的发展总是那么的顺利,她抛了抛一枚戒指,将它戴在了中指上,上面的魔法光泽还是不错的。

    “你看完了凯瑟琳的笔记……”

    “我愿意探寻真相/我早已有所选择”

    看都没看完系统的提示她选择了第二个,任务面板上出现了与其他人不同的信息,一步步的提示她接下来该怎么做。

    果然比起人类来说,她还是比较喜欢魔族。

    其他人会怎样的选择呢?

    你心头的灼热收拾了一下被她翻阅的笔记,头也不回的走了,不远处有一个人看到她一个牧师在这里独行,瞧瞧的跟了上去。

    像是无意识的,你心头的灼热行走的路越来越偏,在这之后赫然已经走到了墙角。

    背后的人也不再隐藏了,呦呵,还是个战士呢。

    这个战士先是狰狞的笑了,举起了手中的长剑,正要劈向这个看上去已经有些慌张的独行牧师。

    他觉得今天的运气非常好,竟然能遇到独自一人的牧师,他觉得不做点什么绝对是对不起老天爷的眷顾。

    你心头的灼热恰恰也是这么想的。

    ……

    夜寂无声刚刚作出选择,就看到灰色雾霭披着斗篷捧着一叠书进来。

    “杰夫的笔记。”

    灰色雾霭简短的解释。

    夜寂无声有些奇怪他为什么把这些书搬过来,隐约一瞥的时候发现任务进度条已经进行到了5%,心下一震,看向那些书的眼神变了。

    灰色雾霭抽出了一本书,翻到了其中一页,示意让夜寂无声看看。

    只见开头那么写道:“我的哥哥竟然背叛我,将我丢在这肆虐魔气的冰冷空间,我恨他,恨他们的卑劣,自私。凯瑟琳也知道了一些,或许我得和她好好谈谈……”

    之后写的都是一些没有价值的东西,这么多人众口铄金的指责帝国创建者,看来事实的确是另有隐情,而他既然已经选择了追寻真相,自然是一点犹豫都不会有。

    夜寂无声抬头问灰色雾霭:“你有没有看见什么具体的描述事件?”

    灰色雾霭摇了摇头:“没有。”

    夜寂无声打开了词条,果然任务产生了点变化,接下来的提示竟然是让他去找凯瑟琳。

    这个提示一下子让夜寂无声想起来你心头的灼热到现在都没有看到过她的消息,组队频道里没有发来一个消息,但看到她的还是亮着的,应该没死啊。

    他放下了疑惑,反正现在他决定先去找找你心头的灼热再做其他的打算。

    刚这么想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沉沉的叫声。

    “叶生。”

    叫声在这样的环境下太过于突兀了,更何况叫的是他的本名而不是在游戏里的名字,所以他被吓了一跳,抬起头想要找声音的源头却乍然间发现面前的灰色雾霭脱下了一直戴在头上的兜帽,露出了他的真容。

    黑色的短发披了她的肩膀上,人看上去异常的纤弱,那带着弧度的下颚勾勒出了她秀丽的脸庞,这是一张看上去偏女性化的脸,在结合之前的她行为举动,让夜寂无声一时愣怔着。

    这时灰色雾霭的声音不再像之前说话那样的沙哑,而是带着明显性别特征——清澈透亮的女声:“没想到你真的是,夜寂无声。”

    这个瞬间夜寂无声有些汗毛乍立了,二十九年的岁月里不说一半都被旅行者组织占了,大部分和女性打交道也不过是因为任务所需。他从来不记得他有什么女性的朋友,而此时识破他身份的恰尔是这样的一个肯定年纪不大的甚至有可能还是少女的人。

    没有认出来么,灰色雾霭内心有着些许的失望,斗篷下的双手不由地紧握了起来,说不清是庆幸还是失望。

    她纵容着自己,让心底已经按捺了许久的情绪爆发了出来。

    “你没有认出我么?”

    叶生听着她说的话,仔细在脑中筛选着,想要锁定面前这个知道他身份的少女究竟是谁。

    “我是灰鸽。”

    说完这句后,叶生看着灰色雾霭的眼神截然不同了,带有一丝审视的打量,且很是惊愕。

    或许没有人理解他此刻的心情,在组织的时候他就一直和灰鸽出任务,记得有一次绝境的时候也是灰鸽救了他,灰鸽对于他而言不仅仅是通常意义而言的好友,更是生死之交,这也是为什么当灰鸽告诉了他很多。

    下意识他觉得这是一个玩笑,因为感觉到被戏弄了,叶生声音发冷:“怎么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