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狩猎王冠

第二十八章 蓝帽剑士

    白色的精致凉棚里,少女悠然地享受着她的下午点心,一旁身形如黑豹般睁着猩红的眼睛乖巧地趴在少女地身旁。

    “雷,原来你之前已经见过他们了啊……感觉他们怎么样呢?”

    雷直起了身子低沉地叫了几声。

    “恩?觉得他们还算有礼貌吗?”

    少女摸了摸雷的头,脸庞带着一丝柔和地问道。

    雷点了点脑袋。

    “唉,如果他们真动了我的东西,我会这么办呢……”

    细致地用餐巾擦了擦嘴,少女慢慢地说道,与此同时她的目光闪烁着与夜寂无声等人相处的完全不同的眼神。

    而雷畏惧地看了一眼它的女主人,低伏着默不作声。

    ……

    除了土地中潜藏的石块以外,好像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了,夜寂无声四人没有像他们所希望的那样半路碰上什么劫道的玩家,路程中充满了平淡,也没有碰上像贝拉一样可供他们问路的人。

    四人中黄昏暮夜有些无聊地说着话:“我们有没有可能是方向走反了,我们先前走的岔路尽头应该是她的住所,既然如此这里的岔路尽头应该也有什么,只是我们现在根本找不到尽头在那里。”

    夜寂无声看了看地图,依旧笼着迷雾,翻了个白眼。

    “除了岔路以外,岔路内部没有再细分过路,不过是内部的弯弯绕绕而已,只要不是太不会认路,总能找到路的。”

    夜寂无声无意识的看向了灰色雾霭,这家伙一提到路,怎么一句话也不说,看来真的是个路痴……

    “哎?”

    陌生在前方发出了一连串诧异地声音,由于他的一惊一乍,让他们将目光都投向前方的时候,他们还是有了那么一刹那的失神。

    只见前方有些类似于洛可可的建筑风格的两栋建筑,洛可可建筑有别于一般的古典形式,在巴洛克艺术基础上的进化,有着一种繁复的华丽。

    在这样的土地上耸立着这样的建筑还真有几分不搭调。

    不过他们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建筑一定是人类建造的,在关于人类的艺术追求中,人类所表现的都是一种极致的完美。

    这只是他们在现实中的了解,而在这个特雷亚斯,这样的建筑就不知道被称之为什么了。

    面前的建筑实在有让人感到几分熟悉的地方,那便要往建筑内里的穹顶上望了,那里有着一片壁画,这些壁画不仅仅形于外,而是牢牢地和内里的装饰设计结合在了一起,有着一种深深的艺术美感。

    “这里真漂亮,游戏设定的时候说不定就是以现实几百年前的洛可可的设计为参照设计的建筑,这里只有以前电影上和图片上才能感受到的,现在都可以直接触摸着这个建筑了,真是太棒了。”

    黄昏暮夜兴致勃勃地四处摩挲着建筑的内部,看样子完全被这栋建筑给折服了。

    虽然三人对黄昏暮夜的表现表示了扶额叹息,但不得不说的是,这样的建筑的确是他们原本的小镇所不能比拟。如果他们要看到这样精美的建筑群,估计还要到十级时进入主城。

    他们所在的是推门进入的大厅,左右两边各有一扇门,估计是休息室之类的地方。

    夜寂无声进入其中观察了一番,和外面的建筑风格一样,颜色多用的是浅色调,线脚却用金色渲染,给人一种金碧辉煌的感觉。

    桌椅横放在中间,上方悬挂着水晶吊灯,沙发则是贴着墙壁放置着,室内像是没有经过时间的洗礼一样,一尘不染的干净和整洁。

    整个建筑都瞧了一遍后,四人依旧是没有看见人。

    倒是黄昏暮夜对着穹顶很有兴趣,作画的人画的特别的立体,外观给人一种教堂的感觉,而进入了里面则更觉得像是小礼堂,不过不管是夜寂无声还是黄昏暮夜都没有看到外面有十字的标志。

    所以,换而言之,这里不是神圣教堂。

    另外一个建筑的墙壁上悬挂了许多的油画,内部的空间要比之前的建筑要小上一些,穹顶上倒是少了壁画的存在,而是多了几面椭圆形的镜子,抬眼上去看时还能看到自己的身影映射在建筑内部的样子。

    有楼梯可以向上走,但夜寂无声他们找了一圈都没发现黄昏暮夜,结果他们原路返回的时候,却在第一个建筑中发现了。

    黄昏暮夜抬着头,姿势几乎与之前他们一行人进入时一模一样,合着他还在看壁画……

    比起夜寂无声和灰色雾霭,对于黄昏暮夜的表现,陌生是忍耐度最低的,于是他不禁开始冷嘲热讽了:“这里的壁画有什么好看的。”

    这话像是空气一样飘了过去,黄昏暮夜听了一点反应也没有。

    看他的反应,陌生知道这句话的打击力度太低,继续犀利吐槽:“现在我们要四处寻找完成任务的可能,你蹲在这里看壁画上什么”

    夜寂无声抬眼顺着黄昏暮夜的视线向上寻找,找到了他一直观察的位置,是一个头戴蓝色帽子的剑士,腰间插着柄长剑,是那种中欧的优雅剑客形象,也没什么值得一看再看的地方。

    就在他刚要移开视线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陌生就这么目瞪口呆地看着,戴着一个插着羽毛的蓝色帽子剑士正趴在穹顶上,手上拿着的细剑微微一挑。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立在了黄昏暮夜的边上。

    “就是你唤醒的我吗?”

    这个蓝帽剑士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了黄昏暮夜的身上,完全无视了其他三人。

    或许是这样目光太过有穿透力了,以至于,三人竟读出了一种含情脉脉的感觉……

    “额?”

    黄昏暮夜显然完全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局面,面对着这样的对视,忍不住撇过了头,被一个男人这样盯着看,实在是让他浑身难受。

    “啊呀呀,好伤心啊……你之前明明看了人家那么久,这会儿唤醒了我反而不看人家了……”

    那个蓝帽剑士用一幅我很伤心的样子,说出了这么一段话来,瞬间让包括黄昏暮夜在内的四人头上挂上了好几根黑线,这个突然出现的NPC是什么鬼。

    “我看的是壁画,又不是你……”

    虽然不想继续下去这段对话,但是想到好不容易蹦出了NPC就是这个任务继续下去的线索,黄昏暮夜虽然实在是对这个NPC不感冒,但被三个蕴含着期望的眼神盯得发毛,所以还是咬着牙回答。

    “你还狡辩啊……我就是壁画,壁画就是我,终于承认了啊,你看了我那么久……“

    这个剑士说话间还与黄昏暮夜拉近了距离。

    黄昏暮夜显然不想与之靠的太近,只是很显然他不能后退,不然这个惹得这个智能NPC不高兴了就得不尝失了。

    “我可是被你的诚意打动了才出来的啊……”

    “之前那一拨人连正眼都不看我,我才不会为了他们出来呢。”

    恩?等等,那一拨人……

    一直在听着蓝帽剑士说话的夜寂无声夜精神一怔。

    黄昏暮夜也顾不上现在因为这个NPC不正经所不太好的心情了,连忙问道:“那现在那一拨人在那啊?”

    “那一拨人啊……”

    于是,夜寂无声三人看着黄昏暮夜被NPC缠身,不禁默默无语。

    因为对之前的对话太过于无语,刚刚他们都没听黄昏暮夜都在和剑士讲些什么,等到黄昏暮夜来到他们身边的时候,陌生才觉得不对。

    会长的脸色怎么看起来那么差。

    “你没事吧?”到底黄昏暮夜和那NPC说了什么?

    黄昏暮夜最近的心情实在是有些此起彼伏啊。

    “没。”肩膀麻木地被那个剑士拍了拍,看问话的人是陌生,他才勉强扯起了一个嘴角说道。

    陌生刚想再说什么,感受到了黄昏暮夜此时散发的低气压,却是不再说什么了。

    但心里却不由地好奇极了,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陌生表示后悔不迭。

    而至于黄昏暮夜呢,还沉浸在被一个NPC强吻的可怕事件当中,最坑爹的是,他那么的洁身自好,从小到大那么多女人投怀送抱他都一个个推了出去,还得了个不近女色古三少的名头……

    但今天,他的初吻竟然被一个来路不明的NPC夺走了,靠,临走时还甩了一个媚眼给他,他只有想吐好不好?

    他反复的为自己强调这里这不过是一个游戏而已,他才回过了神。

    等到了黄昏暮夜做完心理建设,实际上也没过几秒钟,剑士也在他问完路后钻回了他的穹顶。

    之前拽也拽不走看壁画的黄昏暮夜现在连一眼都不甩一个给头上的画,对此其他三人只能偷笑了……

    “他说过这里,除了走这里的后门以外是没有办法踏入其他的岔道的,而后门就在第二个建筑的一个房间之中。”

    黄昏暮夜一边说着一边带着他们来到了他所指的一个房间,和其他的房间没有什么区别,三人只见到黄昏暮夜将手指按向了屋内最大的那个镜面框顶端的一个小的雕刻凸出的一个椭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