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网游之狩猎王冠卷一新启之年 第三十八章 回到原点(上)

卷一新启之年 第三十八章 回到原点(上)

    “我们七个人对付他们四个人还不是小菜一碟。”

    队伍中的一个战士表情夸张地说道,食指和大拇指中间有了一点空隙,证明着那个小菜有多小。

    男人瞪了这个战士一眼:“你还有脸说,之前那次对付那个一男一女我们牺牲掉几个人,你说。”

    战士被男人点名批评,很快脑袋便耷拉了下来,语气有些低沉地说道:“老大,我觉得那是我们失误,轻敌了。”

    “那不就得了,对付敌人,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之前的两个人就是一个教训,而且未必这四个人就比那两个人弱。”

    那个男人若有所思地说着,实际上心里却不是那么想的,他不相信像之前那两个人在这里的小队中还会出现,一定是个例,不然整个游戏的平衡就要被破坏了,而且之前那两个人中,其中和他交涉的女人是特殊职业,战斗起来一直用的是风元素的魔法,不管如何特殊职业在这里绝对是无解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刚开始就被他们干掉了队伍里的三个人。

    这次他不仅从那个女人那里知道了这个小队的职业,而且那个女人还非常充分的告诉他们能够干的过这四个人。

    不得不说,男人被那个女人说服了,而盗贼所探来的消息也证实了那个女人没有说谎,那四个人的确是一个战士,一个盗贼,一个法师,一个弓箭手。

    因为处于暗处,他都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布置战略,将这四个人尽量无损的拿下。

    但战略只是战略,真正战斗起来的时候还要看他们队伍的配合,而男人则是对队伍还算是满意。

    之所以他不拼死那两个人不仅仅是因为这两个人的实力和那个女人的诚意,还有就是那死去的三个人里,对于他造成威胁的另外一个小队的队长身陨了,要不是这样,他现在能不能做到老大的位置上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在某些方面,他甚至对那两个人有几分感激,而那个女人所拿来的情报,更是让他觉得值得,再怎么说四个人都比两个人得到的情报多,与其拼死拼活的搞这两个硬茬子,还不如换换较为容易拿下的猎物。

    很快的,他们视野中出现了一个木屋,男人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绕过了木屋就离开了,他们只要跟上那四个人就可以了,至于是否探查什么木屋,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

    就在他们跟着夜寂无声一行人走的时候,不知不觉的,他们的距离慢慢的缩小,夜寂无声已经可以隐约看见后面的人影了,约莫是五六个人的样子,加上后面缀着的盗贼,一共就是六七个人,夜寂无声偏着头无声地冷笑了起来,警惕意识那么差,还想要将他们吃下去,也不觉得自己胃口太小,会吃撑吗?

    四人有一种预感这次的岔路将会是此次任务之行的终结。

    按照那个猎人指路的方向先前走,果然很快看到了两条岔路。

    “右边……”夜寂无声朝着右边的岔路看去,陌生已经走到了那个标示的脚下。

    “奇怪,这个标示我记得我看到过。”黄昏暮夜摸了摸下巴说道,虽然可以确定他的确看到过,但是他不记得这是他们踏入的第几条岔路了。

    灰色雾霭想了想说道:“这岔路一条连着一条,六条岔路有的连接了两条,有的连接了一条,说不定这就是我们刚才走到过的岔路,我们又走回来了。”

    “先进去看看吧。”夜寂无声淡淡瞥了一眼后面,意有所指的说道。

    不用说,先进去看看肯定意指后面的几个家伙是该解决的了。

    从岔路继续往里走,前面的陌生走在前面最先看到里面的情况,突然低声说道:“这里不是我们第一次走岔路到的那个花园吗。”

    确切的来说是贝拉的花园。

    他们一开始来到贝拉的花园的时候没有想过自己还会有走回来的时候,这便是命运的奇妙之处了。

    夜寂无声看了看,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当时他们所没有选择的另一条花园深处的岔路,这一次还真是回到了原点。

    他又回想了一下贝拉跟他说的话,这里的岔路好像和贝拉的家很近……

    虽然他们一下子思虑多了些,但是他们都没有忘记后面的那批人,可是对着他们蠢蠢欲动呢。

    盗贼跟着四人进入了这个岔道,看到组队频道里的回答,眉头一挑,眼睛里暗芒一闪,作为能够进入这个任务,而且活到现在的盗贼,他当然不蠢,可以看出前面的几个人并不是那么简单,但是他还是认为七个人对付四个人赢面还是大的,再加上那四个人好像无知无觉的往前带路,淡化了他心底原本出现的危机感。

    “动手。”

    看到老大的一声令下,盗贼不自觉的脚步更加谨慎了起来,按照战斗的计划,先是由他将这个四人小队里的那个布袍法师先做掉,然后再由他们队伍里的一名法师两名弓手远程搞死脆皮盗贼和弓手,剩下的一个战士简直就是瓮中之鳖。

    计划虽然简单,但在这个盗贼看来还是很有效的,就算这个法师一时没被他搞死也没有关系,他们没有牧师,这就是他们四个人的短板。

    组队频道里

    夜寂无声:他们动手了。

    黄昏暮夜:那个贼目标是我,他们一共有七个人,而且意识不弱,搞死他们挺困难的。

    灰色雾霭:他们还有一个奶妈,我先摸过去,他们还没有靠的太近,我小心些应该不会被发现。

    陌生:那你当心点,他们的站位有点紧,你把牧师干掉的同时,我们就把盗贼给干掉。

    灰色雾霭:OK

    盗贼进入潜行状态并不让人生疑,更何况灰色雾霭在踏入这个岔路之前就一直是潜行状态,只是因为互相都是队友,他们看灰色雾霭还是看的很清晰的,也不时的在那个盗贼的眼中和空气交谈几句,这个盗贼也知道那四个队伍里面的盗贼虽然是潜行但是依旧在队伍里,而这次的反偷袭就是靠这个来麻痹这些人的。

    陌生依旧在前面走着,黄昏暮夜依旧不时的偏过头像是在和空气交谈着,夜寂无声则是不时的瞥一眼他们,和灰色雾霭没有离开时一模一样。

    但灰色雾霭已经悄悄地摸了出去,然后与同样悄悄摸进来的盗贼几乎算是擦肩而过了,但两人都没有惊动对方,换而言之就是,两个人潜行的时候都没有发现对方。

    那个盗贼满心都是眼前的猎物,这个穿着法袍的男人现在全身上下都是破绽,他只需往这法师脑后轻轻一击,基本只要再衔接一次背刺,说不定他那脆弱的身体就会受不了这样猛烈的攻击就倒下了。

    近了,又近了……

    盗贼步子迈的越来越小,也越来越慢。

    突然,他大喜,因为这法师突然脚步慢了一点……

    就是现在。

    盗贼不再犹豫,顺着前面的岔路轻迈着步伐,就在法师打哈欠的时候……

    ‘凿击’

    裹挟着必中之势,他甚至是带着得意的心情,因为这次他把握时机把握的很好,甚至超过了平时的水准,这一击绝对会中。

    法师面对着已经贴近他的匕首一无所觉,盗贼感觉自己的热血上涌,马上这些热血就要一一被手上的匕首点燃了。

    他感觉到了莫名的东西在他心底燃烧,而他对着法师的脑袋就是深深的一扎。

    想象中的技能的伤害并没有出现,相反的,他感觉到了疼痛感,这疼痛感即带着尖锐的刺痛,又带着寒冷的感觉。

    ‘二连射’

    ‘-45’

    ‘-42’

    ‘冰弹’

    ‘-52’

    盗贼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看到了刚才还在打哈欠的法师正不屑的瞥了他一眼。

    什么时候被发现的?

    或许这就是他在死时最后的想法,同时他也生出了对后面六个队友是否能够将这四个人打败而感到了担忧。

    但人死了是不能做任何的事的,所以他现在就只能这样仅仅的躺倒在地上,无知无觉。

    同一时刻,就在夜寂无声在组队频道里说着动手的时候,灰色雾霭就悄悄的潜进了这六人的队伍里。

    两个弓箭手和法师紧贴着牧师,但对于灰色雾霭来说,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困扰。

    她只想起了在现实中她已经经历过了那么多次的训练,对于时机的把握早已炉火纯青,而事实上,在这样发达的科技下,冷兵器早已被深藏在了地底,没有人会去提及,而便是这样,对于她这样的传承者来说,要求便更加高了,如果不能想办法挖掘冷兵器的优势,那说不定她这一脉就要断了。

    就算是她之前再痛恨自己的职业,她也是曾在日日夜夜的付出之下将这些融为了自己的本能,如果这些东西将在她手里断送下去,她这个传承者也会痛心不已的。

    而现在,她轻车熟路的溜过了两个弓箭手巡游的范围,牧师安稳的被两个弓箭手夹在中间,或许她没有料到就算是这样也依旧阻挡不了匕首的锐利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