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狩猎王冠

第五十一章 骰子

    换了一片区域刷怪后,等到夜寂无声将经验值推到七级半的时候,在游戏中的时间也时至下午了。

    体力值消耗太厉害的,叶生被迫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他计算了一下自己的经验条,如果运气不错今天就能进入八级。

    下一刻他还要继续刷怪的时候却是突然被一旁的馅饼申请交易。

    上面显示着两组饼干,叶生正发愣的时候却是忽然看到了饼干上小小的注释:制作者天上不会掉馅饼。

    “你的副职不是铸造吗?”叶生疑惑了起来,不过却是接过了饼干,取出其中的一片咬了起来。

    《自由》有个坑爹的地方,随着等级的提升,饥饿值,体力值也会提升了,但却还是一样算百分比,体力值如果掉到了30%以下只是疲惫下降些速度而已,掉到20%以下乏力,还会继续下降速度,同时下降力量,这在战斗中影响着攻击力,如果到了10%以下,那便是虚弱,那将下调40%全属性,而饥饿值也和体力值差不多。

    可以想象未来对于食物的需求将会有多大。

    所以当叶生发现馅饼竟然能够烹饪,他是又惊又喜。

    “队长,之前一直都没有解释过,其实我是双副职,铸造和烹饪我都会。”

    馅饼这么说已经算是坦诚相见了,并且那声队长代表着一件事。

    “既然你加入了灰烬之羽,那么我会和其他的队友一样,对你一视同仁,但是生活职业毕竟和我们不同,所以我还是打算和你签一份合同。”

    对此叶生早有准备,当馅饼郑重其事地接过合约认真的浏览一遍后,直接签下自己的名字。

    “差不多你也该回自己的小镇了,记得在练生活职业的时候不要把等级给落下。”

    听着夜寂无声的叮嘱,馅饼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后,两人就分道扬镳了。

    时间再晚一些馅饼在回到小镇之前便会入夜,这对于他来说很不安全,夜寂无声自然要注意。

    之后匆匆回到小镇,却没成想一个照面碰到了同方向回来的南天等人,本来夜寂无声没有想要打招呼,但是南天却先一步的喊住了他,让他不得不对着他点点头。

    接下来南天开口说道:“之前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还请阁下不要介怀。”

    夜寂无声被他的反应弄的一愣,他在《自由》里可是换了ID的,难不成是被他认出来了,仔细看了一下南天的表情,心下一定,他没有被认出来,只不过是南天想要和他交好而已。

    他摇了摇头:“这件事并不算什么,只是我希望以后不要再次发生了。”

    说话时带着一种隐隐地威胁。

    其他几个跟着的玩家心中有些许的不满,不过会长却是浑不在意。

    这时候芊芊跑了过来,正好与离开的夜寂无声擦身而过,好像没有注意到似得一把抓住了南天的胳膊,旁若无人地娇声道:“天哥,你怎么才回来啊,人家等的你好着急呢。”

    近距离看芊芊的样子,实际上还算长得娇俏可人。

    不过,她的性子太过于让人讨厌了。

    自从上次因为夜寂无声的缘故,被南天训斥了一顿,芊芊都一直记得,刚才听几个精英团的人说了夜寂无声嚣张的样子,心里愈发的对夜寂无声不喜了起来。

    其实说起来,不过是原先的一件很小的事罢了,但偏偏芊芊从小骄纵惯了,心眼也实在不大,所以她在擦身的时候斜眼乜了夜寂无声一眼。

    南天也是注意到了芊芊的表现,然而他也很是无奈,如果不是芊芊是迦南公会主要注资人的女儿,他是不可能忍受下芊芊的脾气的,特别是有时候芊芊像是将他当做私有物一般,日日紧盯着他,让他越发的厌恶起来。

    夜寂无声感受过很多个人看他的眼神,不是暗含着杀气的,便是钦慕畏惧的,这样的敌视眼神落到了他的眼中,实在是不具备威胁,就如一个绵羊瞪向一只老虎一样,甚至还会觉得有一丝好笑。

    这碰上南天时让他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他背包里被压了多时的骰子,当时他是准备一进入游戏就掷的,但回到游戏的时候把这事给抛到脑后了。

    他找到了一个罕有人至的山谷,花了一会儿功夫用石头把山谷的路口稍稍的堵上,之后他盘腿坐了下来,右手上便是个纯黑精致的骰子。

    叶生的精神紧紧的锁定了眼前的骰子,右手轻微的一抛,纯黑色的骰子便朝着他前方一滚,落了下来。

    在投掷的过程中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就是一个骰子翻滚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些,足足让夜寂无声等了半分钟,才最后有了结果。

    四点

    夜寂无声觉得心头沉了下来,同时一股黑暗粘稠地力量下降在了他的身上,感觉好像灵魂被用力一扯一样,突然一种虚弱的感觉降临在了他的身上。

    他马上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个DNBUFF,降低所有属性20%,时效是1天。

    站起了身时动了动自己的身体,速度果然下降了,但还在他可以接受的范围。

    这种等级的厄运并不算什么,如果点数高低是不是代表厄运的程度呢?

    夜寂无声现在还不清楚,浪费他那么多时间的物品总有它用的到的地方,他也必须要挖掘出来,否则他就不是个合格的玩家了。

    还好的是这骰子的规则是如果掷出来的是哭脸那便不会立刻进入冷却时间而是还有一次机会。

    但是既然都已经出现过一次哭脸了,一半一半的概率,怎么说下一个他也不会那么倒霉地再出现一个笑脸的吧?

    虽说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实际上夜寂无声还是有些不确定,面对这未知的可能性,不管谁都会觉得忐忑。

    深吸了一口气,夜寂无声右手又是一抛,黑色的骰子在他的手中上扬后又是落下,开始了不断的滚动。

    夜寂无声没有祈祷任何的神魔鬼怪,只是双眼紧紧盯着这一刻会出现的数字,他只是心中希望,这次运气不要那么差,掷到四到六这里面的数字,就算要掷也掷个四,若只是时效性的dnbuff,他还是撑得住的。

    而骰子调皮的在他眼中滚落着,就是不见停。

    又约莫过去了半分钟,骰子终于静止了下来,夜寂无声这会儿朝这骰子上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