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狩猎王冠

第六十七章 惊变

    狮鹫进入了文官队列并刺死一名文官造成了极大的恐慌,文官乱作了一团,闹哄哄的惊叫声和喧哗声一下子从另一头传了过来,其中还是有冷静下来的人将目光投射到了之前站在台上讲话的庇斯比尔十八世身上。

    “肃静。”

    “他是魔族的奸细。”

    庇斯比尔十八世冷声道,这当然是他欲加的罪名,事实而言,不管如何,在这之后,一切都将不再重要。

    他的威严早已深入人心,大多数人面对这样的情形都迅速低头,不敢看他,帝都出现魔族的踪迹,这和他们这些居住在帝都的帝国重臣绝对分不了干系,单单只是失职不察就足以让他们心惊胆战,因为和魔族扯关系的法律在帝都的条例中统统都是重罪。

    剩下几个军官或是文官先是扫视了那躺在地上以示警告似得尸体,再看了看他们的王。

    他们一下子意识到,这是他们的王故意的,根本没有什么魔族奸细这么一回事,这几个人可是深深清楚,那倒下的那个人是什么货色,王已经对于他厌恶已久了……

    就在这时,在三大城市的虚拟屏幕所能看到的帝都另外两边升起了一道黑雾。

    他们还没有明白黑雾究竟是什么的时候,刹那之间形成三列的狮鹫骑士们就先一步的飞到了黑雾所弥漫的地方。

    “这是……魔族的气息。”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精美法袍的长者,他是王的启蒙老师华莱文法师,他拥有让学者都赞叹的渊博学识。

    他旁边站立的财政大臣叹息了一声,那个可怜鬼是死后也不能翻身了,就是因为现在这被发现的魔族气息。

    其实更让在场的人疑惑的是,都那么久没有出现的魔族突然出现在了帝都之中,这实在是太让人感到不同寻常了。

    或许这证明未来并不会一如既往的平静下去。

    狮鹫骑士才刚赶到了那里黑雾便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出现在了中央广场上的一个由黑雾组成的硕大人头,看到这个人头的瞬间,三大城市中观看的玩家每一个人的反应都各不相同。

    不少玩家都发现自己身上有一丝黑色细线牵着另一头真是那个黑雾所组成的硕大人头。

    庇斯比尔十八世皱着眉头看向了面前的那个黑雾,他将目光停留在了那位长者的身上,却见长者摇了摇头。

    “陛下,这是一种特殊的法术,无法驱散。”

    庇斯比尔十八世只得让这个黑雾继续停留,心里却是大概清楚了,这个黑雾形成的缘由,这是主神对人类和魔族协商的协议,却也只有三大帝国的王和魔族的领袖才知道大概的起因经过,而他现在自然什么都不能说。

    于是只是默默地看着,内心不免也有几分防备,典礼结束,他要让他手下将封魔之所全部关闭,不能有给他们通过的通道,想必经过了这一次的事,神圣教堂的那个顽固主教绝对会全力支持此事的。

    其中有细心的玩家,已经发现了属性面板的变化,代表邪恶的偏移越是大,他们所一刹那受到的牵扯越是强烈。

    就好像要将他们扯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似得。

    而一切的事实却是那人头接下来说的话。

    “你们拥有着优秀的潜质,却身居孱弱的人类身体,你们难道不想要改变,获得强大的力量吗?”

    “来,凑近点,到我这来……”

    随着诡异的由雾气组成人头轮廓中的嘴巴一开一合,黑色细线牵连了人不断地身不由己地向前挪动。

    夜寂无声只看到了他们被牵扯,却看到了自己的偏移值,却是向正义偏移了六点。

    这一幕不由自主地让他想到了当初他所作出的选择,灰色雾霭她还好么?

    他从前方被牵扯出的玩家中看到了不少他熟悉的身影。

    被这一幕吓呆了的人绝对不在少数,特别是公会会长,他们或是自个被这诡异的黑雾人头拖走,或是会内很多人都被绑上了这样的丝线,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黄昏暮夜是参加了那个集结任务的,结合了之前的所知,心底已经有了些猜测,难不成要将他们拖去魔族?

    这样的剧情进展实在是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好好的庆典竟然会出现只停留在书籍上的魔族。

    与此同时,这些被黑线缠绕着的玩家都接到了一个系统提示。

    “是否接受曼斯比奎的洗礼?”

    “是/否”

    有不少看都不看的玩家,直接选择了是,只见到他们身形瞬间被消融了下去,最后整个人都消失在了所有玩家的面前。

    一个穿着法师兜帽的人,苦笑地看着眼前的选项,他的选项和其他人不同,只有是这个选项是可以选的,而否这个选项是黑色的。

    之前他还不信邪的试过,没有丝毫的反应,那个时候他便知道他此时没有选择了,他偏向了邪恶的点数为102点,实在是源于之前围攻他的玩家所贡献的,恰尔他的法术群攻技能收割了一大片的生命,要不是他是自卫攻击,现在都进不来了。

    事实上,他还想着寻找之前的法师队长呢,然而他却是接连寻找了许多时间,都没有遇到他。

    他也只能猜测队长是换职业了。

    而现在,他敢肯定,他接受完洗礼,阵营绝对会发生转变……

    和之前那个法师差不多的案例有一小部分,他们只能被动的选择接受洗礼。

    还有绝大部分可以进行选择的,公会会长大多都留了下来,因为他们很难确定之后发生的事,万一就这么一去不复返,他们的公会没办法运作下去,这样造成的损失是极大的,他们没有必要赌。

    在做出选择的同时,并且让手底下的公会精英也拒绝,饶是如此依旧对各个公会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有几个公会,整个公会大多数人都被黑线牵住,公会会长也是个狠人,直接举会都点了是,一刹那之间,夜寂无声所在的柏雷亚城的广场少了三分之一的人。

    离开的人除去大多数要不就是闲散玩家随便玩玩的,要不就是举会一赌的,当然还有少数倒霉超过偏移数值而没有选择权利的。

    夜寂无声所想到的灰色雾霭,在托斯德尔城,她的面板却是出现了与所有玩家完全不同的选项。

    “曼斯比奎青睐于你,问你是否选择跟随?”

    “是/否”

    灰色雾霭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当初她便隐隐发现了一些端倪,或许她所走的道路,可以来往于黑暗与光明之间,只是既不被光明所容,又不被黑暗所喜。

    她忽然想到了你心头灼热的选择,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她会到那片土地上。

    ……

    洛沨公会面板上,你心头的灼热望着灰了一大半的公会面板,又调出了任务栏。

    那位交托给她的任务,她已经不负使命的完成了,可以想象,在未来,她所在的洛沨公会将迎来一次极大的飞跃。

    她按照任务的指示,拿出了背包里的一本书,翻开到了一页,一张流动着神奇波纹的法阵从那一页纸中脱落了出来,飞到了上空。

    这也是她一直停留在这里的原因,这本书的启动是需要一个媒介的,而她便是那个媒介。

    这个法阵一出现在了帝都,就一瞬间被锁定了位置,然而这个法阵的效果已经发挥了作用。

    也是在这个时刻,被黑线缠绕的玩家都已经做好了选择,而这个法阵将原先组成人头的黑雾吸了进去,并把你心头的灼热瞬间带走,一起消失无踪,与此一起消失不见的还有那本你心头的灼热所取出的书。

    “我不管你们心头到底是怎么想的,刚刚发生了一系列骇人听闻的事,我庇斯比尔十八世对那些人极为遗憾,他们接受了魔族而丧失了人类的良知。”

    “他们将永远不被拥有人类的身份,并且不管踏入人类那个领地都会遭到追杀。”

    “幸而,你们都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

    庇斯比尔十八世慢条斯理地说着,却让刚刚被黑线缠绕着的玩家无不心头凛然。

    永远不被拥有人类的身份?

    踏入人类的领地就会遭到追杀?

    一下子在场所有的玩家都被点醒了,这是转阵营啊。

    不管刚才做出选择的,没做出选择的,有懊恼的,也有冷眼旁观的。

    但谁都不知道,那群消失的玩家到底去了哪里,而鬼面和花醉兰都点了否。

    夜寂无声从鬼面和花醉兰那里了解到了他们的偏移数值,一下子猜测出了可能会对偏移数值产生影响的各项情况。

    一是日常平时的行为举止,这简直完全封死了有些玩家生出想要改变偏移数值的想法。

    二是杀人数。

    三是任务的选项。

    他的偏移数值应该源于那几次的任务选项。

    这个时候夜寂无声正在等待着理应出现的奖励,从刚刚庇斯比尔陛下的表现来看,最后他透露的信息应该是传过去了,可是……事情的经过与结果都与他预想的相差甚远。

    柏雷亚城的屏幕投影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是他还是看见了那魔法阵出现时有个穿着牧师法袍的玩家,这个人恰好是你心头的灼热。

    她果然来了……

    系统提示:因为您在此次事件中的杰出贡献,给予了50帝国荣耀值。

    系统提示:您的事迹让少部分的人有所耳闻,传说度+1。

    如约而至的系统提示在夜寂无声的耳畔响起。

    但同时,包括他在内仍在观看帝都情况的在场被剧情折腾的有几分百感交集的玩家都一刹那之间眼前一黑。

    “系统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