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猎爱倾城痞后

正文 135果断隔离尉迟弋烨与萧妖孽来往

    “你可真矫情。”人还没追上,尉迟大爷就已经开始吐槽了。

    云姐不以为然,勾起唇角“尉迟弋烨,你难道没听过,矫情是女人的专利吗?”

    尉迟弋烨“......”

    靠,也没见过像你这么矫情的。

    云兮儿美眸一眨,似笑非笑“怎么,后悔了?”

    “没有。”尉迟大爷脱口而出,意表以表忠心,十分爽快的答应了“追就追。”1605551

    云姐红唇一勾,满意的了头,“第一,不准在我面前自称朕,我听着不舒服。”

    她心想,她一现代人,而自家男人又成天在她耳边自称朕怎么,朕什么,很变扭的有木有?!

    和一古董皇帝谈恋爱她很有压力的有木有啊啊啊。

    尉迟大爷一口答应“没问题。”

    云兮儿红唇微扬,开口道“第二,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必须无条件的相信我。”

    虽她从未没涉及过宫斗,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她知道,一旦走入深宫,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自由是路人。

    后宫嫔妃各个心怀鬼胎,像陷害这种手段,几乎是花样百出,且她还是后宫之主,不得不防。

    “好。”尉迟弋烨凤眸划过一丝深情,温柔的抚上她白希的脸庞“无论如何,我都信你。”

    他爱她,所以无条件的相信她。

    云姐笑米米,道“记住你今日所的。”

    “我会记住,记在心里。”

    “还有。”云姐忽而想起些什么,揪着尉迟大爷的耳朵,“最后一,尉迟弋烨,我警告你,若是你敢在追我的期间和别的女人发生了什么不干净的关系,你就死定了。”

    “靠,什么叫不干净的关系?”尉迟大爷怒,他是这样的人吗?

    刚问道,云兮儿抬手便硬扯着他耳朵往外扯,逼得某大爷刚雄起的气势迅速熄了,弱弱求饶,该死的,这死女人是要谋杀亲夫吗,下手也没一个轻重。

    “你还不服气?”

    “没有,好了,好了,耳朵都要被你扯下来了。”尉迟大爷慌忙拉下她的柔荑,心中忍不住吐槽,真是家门不幸,家有恶妻。

    “若是哪天你真给姐出轨了,姐可不会管你是精神出轨还是肉ti体出轨,姐直接断了你家老二。”云兮儿扯着他的衣襟,凶神恶煞道。

    “......”尉迟大爷泪,请问他这就是传中自找罪受吗?

    死女人真够暴力。

    “你这是什么表情?”云姐冷睨着他。

    “你真的舍得下手,兮儿?”尉迟弋烨饱含情qing欲的尾音拉得很长,仿佛有一阵无声的电流划过云兮儿的心中,他的这一声兮儿,杀伤力实在太大了,传递于心中酥酥麻麻的触觉更是让她忍不住的心悸。

    云姐环胸,似笑非笑“我为什么舍不得下手?”

    尉迟大爷唇角逸出淡淡的笑意,三分痞气,七分流氓“这可是关系到你下半生的性福。”

    “滚!”云姐笑骂,流氓,她日后果断隔离尉迟弋烨与萧凌翼这只妖孽来往。

    “你断了我家弟弟不要紧,我是担心我家弟弟没了你妹妹会哭死的。”尉迟弋烨笑得十分邪气,邪魅的薄唇微微上扬,漆黑的某流光掠过,深浅不明。

    “......”云姐怒,尉迟弋烨,你这个色胚。

    两人打情骂俏,又胡扯了一会儿,宋大人前往御书房求见,后宫不得干政,云兮儿便提前离去了。

    回到含凤宫,云兮儿脑中忽而想起尉迟弋烨精致无双的脸以及方才的流氓黄腔,红唇一扯,无奈的摇了摇头,正踏进含凤宫的脚步倏然顿住了。

    顿时风中凌乱。

    含凤宫金碧辉煌,每一处都是崭新的陌生。

    含凤宫金,红门,这等古色古香的格调,使人油然而生庄重之感。

    云姐被雷得有些惊悚,左顾右望,走进了含凤宫内屋,一眼便看见尉迟婉宁翘着腿悠哉悠哉的躺在贵妃椅上,手中还拿着一个咬了几口的苹果,动作十分悠然自得。

    “皇嫂,你回来了啊?”尉迟婉宁星眸亮闪闪,看着云兮儿。

    “看见了还问?”

    “这里,是怎么回事?”云兮儿坐在尉迟婉宁身旁,问道。

    怎么一出宫,什么都变了?

    话,她原来破烂掉渣的含凤宫呢?

    “是皇兄。”尉迟婉宁舔了舔唇上残留的苹果汁,笑嘻嘻的“我们一出宫,皇兄便吩咐了人重修含凤宫。”

    云姐了头,表示明白。

    “对了,皇嫂,方才皇兄和你了些什么?”尉迟婉宁将脑袋凑向云兮儿眼前,神秘兮兮的问道。

    “猜。”云兮儿睨了异常兴奋的尉迟婉宁,吐出一个字。

    “我猜,皇兄一定和你表白了。”尉迟婉宁星眸闪烁,溢出一抹期待。

    皇兄那么闷葫芦,没想到也有今天,哈哈。

    婉宁公主想起之前的各种待遇,果断幸灾乐祸。

    眨人以。“......”云姐默,要不要这么料事如神?

    “皇嫂。”尉迟婉宁挽着云兮儿的手臂,眨了眨星眸“是不是?”

    “知道了还问?”云姐瞥了尉迟婉宁一眼“你是怎么知道的,萧凌翼和你得?”

    “不是啊,其实我早就看出了皇兄喜欢你。”尉迟婉宁笑米米的道“凌翼消息紧得很,哪会告诉我。”

    云姐对我们妖孽的萧少爷简直是恨得牙痒痒,扯过婉宁公主,一本正经道“婉宁,男人就像卫生巾,丢了不能再用第二次。”

    尉迟婉宁弱弱的问“话皇嫂,刚刚你得卫生巾是什么东西?”

    “月带。”

    “......”好形象的比喻。

    云姐傲娇“做女人就要有骨气。”

    婉宁公主狡黠地眨了眨星眸,来了兴趣,戏谑道“对了皇嫂,你原来不是和婉宁,好马不吃回头草吗?”

    云姐向来对答如流,十分淡定的回答“是啊,好马不吃回头草,所以姐一直不回头向前绕圈走,结果又让姐碰上那草了。”

    尉迟婉宁“......”v5qn。

    皇嫂,你敢不敢再无耻一?

    “皇嫂,你这是在忽悠我吗?”尉迟婉宁气鼓鼓,问道。

    云兮儿笑米米,没有回答尉迟婉宁。

    “皇嫂。”

    “干吗。”

    尉迟婉宁托着纤细的下颚,问“你喜欢皇兄吗?”

    云兮儿娇躯微微一僵,抬眸“婉宁,不要问我喜不喜欢你皇兄,我也不知道。”

    “皇嫂,你......”尉迟婉宁蹙眉,有些不解云兮儿的辞。

    “婉宁,我就实话和你了,尉迟弋烨他身为一代帝王,三宫六院,后宫三千必定存在,我不可能会为了而放弃宫外的生活,我一直向往一生一世一双人,所以定然不会与后宫那些所谓的嫔妃争宠,婉宁,你我无情也好,自私也好,我都无话可。”

    她承认,她对尉迟弋烨有情,类似爱情。

    可她定然不会为了他,毁了她的一生,守坐在宫中。

    “皇嫂,我理解。”尉迟婉宁微微一笑“若是我,我也不愿。”

    “你理解就好。”

    御书房。

    “宋渊,这么急着找朕究竟有何事?”

    “回皇上,臣已经查明,龙家古城内的倾城之恋确是曜帝所为,那日龙家古城共出现三人,一人是曜帝,一个杀手,还有一名身手不凡的女子,身份未详。”

    尉迟弋烨修长的五指不规则的敲打着桌面,薄唇微敲,问“身手不凡的女子?”

    “是的。”宋渊低头如实禀告“据,那名女子与曜帝不分上下。”

    “曜帝在京城近况如何?”尉迟弋烨蹙眉,心中暗惊,竟然有女子能与曜帝打得不分上下?

    可见有多么不简单。

    曜帝的伸手有多恐怖,他心中一清二楚。

    “除了龙家古城一事,曜帝在京城最近无任何动静。”

    “是吗?”尉迟弋烨的思绪并没有在此时上纠结,漫不经心地问“最近将军府与丞相府有何动静?”

    “启禀皇上,龙家古城城主龙玄天与萧丞相最近有密切的来往。”宋大人缓缓道。

    “是吗?”尉迟弋烨薄唇划过一抹弧度,深不可测“那云天正呢?”

    宋渊摇了摇头,开口“最近将军府比以往都平静。”

    “和萧家没有来往吗?”尉迟弋烨精致的薄唇划过一缕弧度,表面越是风平浪静,幕后越是惊涛骇浪。

    他倒要看看,云天正究竟想做什么。

    “没有。”宋渊摇头“皇上,按照您的吩咐,暗卫来报,在您与皇后娘娘微服出巡时,皇后娘娘曾去过兵部尚书府。”

    “什么?”尉迟弋烨蹙眉,云兮儿去将军府做什么?

    莫非是珍妃?

    “不过不到一刻钟便出了尚书府。”

    尉迟弋烨久久没有做声,手指仍旧不规则的敲打着桌面“宋渊,给朕盯死将军府,还有珍妃。”

    宋渊心中一惊“是,皇上。”

    尉迟弋烨眸色晦涩,好似一口枯井,从未沾上水源般,心中侵入一股凉意,云兮儿,朕与你赌,若你日后一天真的背叛了朕,朕不会令你生不如死,会直接让你死。

    朕......陪你一起死。

    亲们,最近我悲剧的又住在了医院了,更新不稳定,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