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给力厨娘

正文 016章 抱得美人归【终】

    给力厨娘016_016章 抱得美人归【终】来自

    “看来元宝这次一行收获不少,成熟不少了,知道操心天下苍生的安危了,实在是我驱魔宗之幸呀。”

    唐静吐了吐舌头,嘿嘿,她真心很想,她只是花了百分之一的时间去除魔卫道了,其它时间都是打的如何借由仙魔大战,发国难财来着,而且还赚的盆满钵满。

    就在她暗自打着自己算盘的时候,瑞香开口了,“元宝你先行出去打一切,我和丁香仙子等人把玉驼峰里打下便会随后赶到的。”

    好吧,既然帅哥师傅开口了,那她还有什么可磨几的,只是那贼眼一个劲的朝着瑞香手里的幻天镜瞄,看着口水都要掉下来的样子。

    看的瑞香又是一阵大笑,丁香仙子等人也皆是无奈的摇头,这个丫头,不知道能成为他们的首席大弟子是多少世人求之不来的,她却还不满足呢。

    “元宝,看起来你好像很喜欢这玄天宝镜?”

    听这话好像略有松动,唐静立即瞪大眼睛,拼命头,生怕自己慢了人家就反悔似的,然后又瘪下嘴来,眨眨眼睛,让泪雾弥漫上来,做出可怜巴巴的样子来。

    “既然吾徒如此喜欢,那么----”瑞香语气一顿,唐静的心也跟着一顿,瞬间提了起来,难道帅哥师傅慈心大发,要将那宝镜送与自己不成?

    那宝镜可是好东西呀,如果仙缘图鉴是逃跑的必备之品,那么这 玄天幻镜就是打怪杀人干坏事的上上法宝了,你想啊,我是打不过你一伙人,但是我把你其中一个人拎到镜子里去,然后一群里围殴你一个,结束了你再去结束别人,依法炮制,你能奈我何?

    那她到时候就天不怕地不怕了。直接就横着走了,如果直接带上两样法宝,加上天魔蝎,直接杀向魔域。大杀四方,挫挫那些魔域玩家们的锐气,为正派出口气啊。

    “师傅!”唐静有些不满了,你话不带这样玩人的,大喘气会害死很多人滴,知道不?

    “这 玄天幻镜乃是为师本命法宝,自然无法转赠于你。但是为师有法可以制造出属于你自己的本命法宝,不过你可能会因此而牺牲一些东西,或是有受到伤害的危险,你可愿意?”

    唐静咽了下口水,“什么危险?受伤不会死吧?”

    “有丁香仙子等人护法,自然不会让你死掉,但是可能会比较难受,你可有胆量?”

    唐静眼珠子一转。心想道,他们都是仙子了,而且还指望着她这个首席大弟子以后替他们跑腿呢。所以不可能见死不救,吃苦算什么,大不了把痛感数据调到最低,就当被怪追好了。

    当下一想,她立即做出大义凛然的样子来,双眼直视前方,肩膀摆正,“现在魔族横行,未来仙魔大战一触即发,想要在这场战争中保存实力。保护苍生,只有不断提高自己的实力,为了天下苍生的安危,我,受一苦算什么,师傅。您就尽管放心大胆的来吧,徒儿我虽然人,但是心比天高,承受得起这种痛楚!”

    “好,果然不愧是我驱魔宗的首席大弟子,的好,你且打坐凝神,其它诸事不用理会!”瑞香朝着众仙子一摆手,众仙子立即散了开来,摆开五行八卦之阵形,手捏法诀,把唐静团团围绕起来,那样子是要替她护法了。

    她的角色人物闭上了眼睛,但是却偷偷打开了视频录相。

    耳边隐隐传来一若有若无的风声,随即一阵尖锐的刺痛感从脚底开始蔓延,然后痛意蔓延上了全身,头那里也像有无数把锤子在不停的敲打一样,浑身像有无数根针在扎。

    “护法!”丁香仙子一身娇喝,随即有道道暖流注入了唐静的身体里面,就像快要挂掉时,突然有奶妈加血一样的,浑身温暖,真让人感动的就要流泪了。

    但是这种舒服温暖洋溢的感觉没有持续多久,那种被针扎的痛酸麻感觉再度蔓延上来,它就像一种顽强的病毒和那股暖流相互作用相后缀抵抗,而唐静承受着他们打架,结果就是被折腾的欲活欲死!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种麻酸痛的感觉才慢慢淡下去,只有满满的暖意将她全身包裹住了,她听到瑞香,“成了!”声音里竟然满是喜悦。

    她一睁眼,看见瑞香满脸笑容的伸出手来,她拉着师傅的手站了起来,这时候才发现****发软,竟然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幸好蔷薇仙子扶了她一把,她才勉强站住,满眼热切的看着瑞香,“师傅,我想看看。”

    “你看!”瑞香洁白的手掌朝着她面前一摊,只见掌心里出现一光线,然后光线连成,由及面,慢慢扩大,逐渐形成一个椭圆形的棱花边女式手镜。

    “你咬破手指将血滴上这镜面上,以后就可以对它收放自如了,此镜还未命名,你可以自己取名,此镜乃是用你的神魂煅造出来的,今天幸好有诸位仙子帮忙,要不然光凭瑞香一个人,根本无法煅造出如此上品的幻镜。”

    当唐静接过那女式手镜时,先是查看了下镜子的属性,名字上写着,极品神器,名字是可以改动的。而作用明和瑞香的那宝镜差不多,也是可以将人或是事物隔开到另一个单独的空间里面去。

    而且这个空间也像一个包裹一样,可以随便放东西,不过它就是一个永恒存在,又没有生命的空间,没有时间流逝,亦不会如那如意袋一样会有生命出现。

    这已经很好了,她立即自己跳了进去,果然里面是空的,看起来就像一个没有尽头的空屋子。

    再出来时,她乖巧的听了瑞香的话,滴血在镜面上,手镜立即认了主人,然后经由她的意念操作,自己回归到了她的身体里面。

    “此镜由你的意念控制,你想它大便可大,想它便可。当然越越不消耗法力,越大越需要强大的法术和法力去支撑,而且因为它是极品神器,有一个特殊的功效。当它变到最大时,只要被镜光面接触到的人都可以同时进入镜中世界。

    当瑞香介绍时,唐静也翻看到了最后一页明,但是凡是逆天的东西都是有限制性的,比如这幻镜也是如此,如果是一个人一个人的进出时,没有冷动时间。但如果同时送十个人以上进入时,就会有三天的冷却时间,而且要消耗自力一半以上的法力才行。

    宝贝已经捞到了手,就不用再留在这里啦,唐静休息了会,精神头恢复了,便油腔滑调的,甜言密语的将师傅和诸位仙子都哄了一遍。最后才由丁香仙子送到天外村,仍然坐飞舟离开天外村。

    唐静回到京城后,直接去了元宝滚滚来。她想问问鲁似道,最近三条街的经营情况,入住的玩家店铺情况,结果当然是形势大好,最逍遥虽然不是最大的门派,但是已经有了最厉害门派的气候。

    不管是从生活技能,还是战斗能力,或是商业经营方面,已经逐渐有垄断之意了。

    鲁似道正在写一个策划书,因为近期有人反应。想要买元宝滚滚来标志性的食物心,但是还要跑到京城来,很麻烦,如果当地镇子上,或是驿站旁边也能有家分店,那就好多了。

    现在要人有人。要钱有钱,系统npc帮工也是数之不尽,此时不开,更待何时呢?

    所以他想着先把想法完善 下,然后交由唐静拍板,从天海城开始,然后到石塘、石门、东山岛、桂镇及周边数十个地方,集体开分店。

    如果完全由最逍遥的人来做的话,那高管们要累的吐血,所以呢,采用现实里商家最常玩的一整套,连锁加锁,我出技术,出设备,你出人力,合伙赚钱。

    唐静当然是非常乐意的,原本想要把美食开满天上就是她的心愿,今天终于能够实现,她不知道有多开心呢,现在有上林苑的风景区在赚钱,整个京城的商会都供她驱使,钱已经不是问题了,人脉更不是问题了,只要有了足够的玩家店加盟,就是一个开业的时间选择了。

    这样忙忙碌碌又是一个月溜过去了,唐静的十家美食连锁店要开张了,冯绍卿也终于上线了。

    经历了这次的商业危机,冯其昌总算是将真正的权下放到儿子那里了,再没有比他更适合经营龙鼎天下的人选了,虽然他的骨子里是想要个门当户对的媳妇的,但是儿子放话了,如果不同意,他不介意带着他心爱的女人私奔。

    您如果识相,当个乖老爸,等着媳妇敬您茶,那么我会好好经营龙鼎天下,完成你的梦想;您如果非要顽强不化,我是不会把您怎么样,企业我也继续做,不过我会争取在一年内把它败光,您老人家要是不想让龙鼎企业毁在我手里,就老实听话的安心养老吧。

    冯其昌无奈之下,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了,加上冯绍卿的母亲一个劲的在旁边吹耳旁风,形容唐静那丫头,家世虽然差了,但是人却是很聪明伶俐的,定不会侮没了冯家的家风,老头子这才肯罢手的。

    这次他不想再犹豫不绝了,他一定要及早把唐静娶回家,免得再横生枝节。

    于是唐静十家美食连锁店开业的日子,他道喜贺,递上的红包里是一张五千万的金票,如果只是贺礼也未免 太大方了。

    唐静有些瞠目,但是他还没完,又递过来一张纸,然后细致的开始介绍了,“这些都是我们冯家在某某地的产业,这些是银行的帐户密码,还有这些、、、、、、你要记牢了噢。”

    唐静迷糊了,“你什么意思啊?”

    “以后你主内,我主外,出门听我的,进门听你的,你觉得这样分配怎么样?”冯绍卿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笑眯眯的问道。

    “你的意思是,你在外面就可以胡搞,不听我的话吗?”她非要钻牛角尖。

    “不是啦,如果有人在,你总要给你男人留面子吧?”

    “那倒是,你要是丢脸,不止是冯家的脸,也是丢我们唐家的脸。更丢了最逍遥的脸。”

    “这样,你是答应啦,太棒 了,我立即让人去着手准备!”某人乐翻了天。直接把唐静公主抱,然后一边转圈还一边哈哈大笑,那样子状似疯颠。

    正好赶过来道贺的姐不好惹,眼底有淡淡的失落,随即又亮起了光芒,天下多的是优秀的男子,她那么骄傲。没必要惦记别人锅里的肉!

    唐静被转的晕头转向,一头雾水,“我答应你什么啦,快放下,好多玩家朋友前来道贺的!”

    冯绍卿拍了拍手,满脸得意,“我先下线去布置了,反正你答应了。赖不掉的,等着我噢。”

    “喂,你这人怎么话一半?”唐静对着他下线的地方喊。但是他的整个人已经消失了。

    “真是有毛病!”唐静摇摇头,不再想刚才的事情,继续回新店里帮忙搭手,开业人流量太大了,几乎都要忙的脚不沾地了,不过越忙才代表越有钱赚呀,一想到那些数字成堆成堆的往上跳,她再忙再累也是值得的。

    姐不好惹站在旁边想,她看起来一也不精明,连她这个旁观者都看出来了。但是她仍然糊涂的很,但或许正是这种纯天然,无污染的单纯思想才会吸引人吧,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很轻松。

    难道自己也要学学她,假装自己很糊涂吗?是不是男人都比较喜欢没有心机的女人呢?

    可是有什么办法。谁让她金子琳天生就很聪明,别人只要一个眼色,一个举手投足,一个微不足道的动作,她立即就能读出许多讯息来,并且接下别人出的招,及时的反馈回去,而不像唐静默默承受,或是逃避起来,或是自欺欺人,她永远活的那么精明,活的那么清醒,所以她很累。

    有时候明明她的局面不是那么顺利,但是她依然乐天,或许正是这样的精神才会打动那些男人吧,让他们想要有保护的****?

    她苦笑了下,她是没有办法变成白花了,她是姐不好惹,女人帮的老大,她是金子琳,金氏企业的掌舵人,所以,她必须强悍!

    5月1,这是一个好日子,一大清早,准备去菜市场买菜回来的唐静,被绑架了。

    接着她被扔进了一个很华丽的屋子,里面有许多漂亮的姑娘,他们或是拎着长长的盒子,或是拎着四四方方的箱子,她不由打了个哆索,难道是要把她尸解放进盒子里带走吗?

    当那些人把箱子打开时,她觉得自己错的离谱了,因为那个箱子竟是个精致的化妆箱,然后那些人开始手忙脚乱的给她上妆,先是净面,然后敷面膜,一整套繁琐的程序做下来,做的人仍然一本正经,不管她怎么问,都不开口话,好像他们都是哑巴。

    做完保养后,开始上妆,她没有镜子,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但是看那化妆师那么认真的样子,心想化起来应该蛮漂亮的吧,至少本姐本来胚子也不差呀。

    化完妆后,她们开始剥她的衣服,她想要尖叫,但是没有人搭理她,被剥的只有两件**衣,她欲哭无泪,为首的那个漂亮女人凶神恶煞的,你最好不要哭,否则就把剥光扔到大街上。

    唐静果断的将眼泪憋了回去,开始思索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好像没有得罪谁,杨朵儿不是已经反省了吗?难道又后悔了?

    当其中一些人开始解那个长盒子的包装时,有人将她的眼睛蒙上了,她很恐慌,但是没有人理她,还将她双手也缚了起来,随后有一件衣服被穿上了身,从皮肤的触感上来,料子应该非常不错,很柔软,如果是摸起来应该很舒服。

    终于换好了那件衣服,又换上鞋子,不是她自己原本的平跟鞋,从站起来,突然拨高的样子,应该是高跟鞋,她被人心牵着,往前走,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的黑带子被解开,但是周围一片黑暗,但是黑暗中有一只大手,很温暖,一直牵着她的胳膊,把她往前引。

    走过类似几个阶梯的地方,脚底下应该是柔软的地毯,然后前面的人停了下来。凑到她的耳边,吐着热气道,“要安静噢,否则。嘿嘿”那阴测测的笑声,让她打了个寒颤。

    先是嘴上的胶条被拿走,她终于可以自由呼吸了,随即双手的束缚也被解开,她摸索着站了起来,在黑暗中想找什么来确定自己在哪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聚光灯打到了她的身上。

    “当当当---”激昂的乐曲突然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听在耳里十分熟悉,她脸色有些惨白,不过被粉盖住了,看不见,她有些无助的站在聚光灯光圈里,看着四周,隐约有许多人影。

    她咬了咬唇。发现正前方有个高大的人影走这边走了过来,但是太暗了,她看不清。接着那个身影矮了下去,她正要颤抖的问是谁时,又一道聚光灯打了下来,照在他的身上。

    黑色的燕尾晚礼服,脸上带着银狐面具,半跪在那里,做西方骑士的最高敬礼,带着白手整套,手掌向上,托着一个锦盒。盒盖打开,里面赫然是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

    “嫁给我好吗?”他缓缓抬起头来,银狐面具在灯光下熠熠生辉,赛过星辰日月。

    唐静一口气凝在胸口,“你,你是冯绍卿?”

    她突然有一种被捉弄的感觉。这时候整个礼堂里的灯光大亮,她嘴张的能塞下一个鸭蛋,坐在下首的除了自己的父母之外,还有许多亲朋好友的面孔,甚至还有游戏里的许多好友面孔。

    馒头姐,包子先生、鲁似道等等很多人。

    不过怎么没见大佬糖果和莲,她环视过去,好像也没有看见会飞的天使嘟嘟,外国组合中好像也只看见了贱客和跑跑还有极品,为什么华目兰没有来?

    这,倒底怎么回事?

    “老婆,我腿都跪麻了”某人在那里扮可怜,唐静很想生气,但是看着下面父母亲慈爱的脸,她又无奈,很明显,这场绑架案,自己的父母也是参与其中的。

    难怪今天一早,妈妈走时,特意吩咐晚上有重要客人来,让她起早去菜市场买新鲜的蔬菜,原来是早设计好的,唯独瞒着她一个人。

    这时候牧师从后面缓缓走来,将圣经放在台子上,先是划了个十字架,然后开始诵读那一大段的话,最后看着冯绍卿问道,“冯绍卿先生,你是否愿意唐静姐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冯绍卿嘴角微弯,揭下银狐面具,双眸满是深情,轻声而坚定的回答道,“我愿意!”

    牧师又转向唐静问了同样的话,唐静还没从震惊和气愤当中反应过来呢,别人都经历的浪漫婚礼,在她这儿却差变成惊悚之旅,放在谁身上也不好受是不是?

    不知道这个馊主意是谁出来?

    她老是不回答,牧师又问了一遍,冯绍卿更是用弃妇般哀怨的眼神看着她,好像他被抛弃了一般。

    唐静凑了过去,“你要是告诉我这主意谁出的,我就答应你。”

    于是乎,出了主意的唐帅等人立即就被无耻的出卖了,唐静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痛快的对着牧师大人出了我愿意三个字,冯绍卿高兴坏了,立即帮她带上了戒指,并想行亲吻礼。

    按理,仪式进行到这里,就是新娘新郎坐着婚车回去,宾客去酒店吃宴了,不过主持人再度扬声,“让我们欢迎接下来的五对新人入场接受牧师的洗礼祝福。”

    五对?唐静惊讶看着冯绍卿,后者则是得意的摇头晃脑不话,非要故做神秘,当接下来的十人缓缓入场时,唐静的眼珠子再次掉了一地。

    大佬牵着糖果,一百刀牵着心心,揽清风拉着倚明月,莲跟着天使,这都可以理解,为什么唐帅会被华目兰给牵出来了?

    而且,为什么自家弟会穿着婚纱,而华目兰则是穿着西装啊?

    冯绍卿凑了过去,“老婆,这主意是我出的,我早就替你谋划好了,你看,我还是最疼老婆的吧。”

    唐帅长的本来就俊俏,一妆扮上,穿上婚纱竟然不比女人逊色多少,礼堂下面的宾客一时半会还真没认出来,于是许多好友纷纷询问唐爸唐妈,“不是今天帅静同时结婚吗,怎么没看见你们家儿子啊?”

    唐爸很镇定自若的看着现场,唐妈则很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自己生的儿子,她哪里认不出来?

    只是年轻人有年轻人自己的玩法,他们年纪大了,只要他们玩的开心,他们也就不管了,于是唐妈妈也只能陪笑,任那个亲戚一脸疑惑的样子,总不好大声喧哗吧,只能将疑虑存在心中了。

    只是当牧师宣读的时候,终是泄露了秘密,读到华目兰姐时,穿着西装的华目兰温文尔雅的朝着四座头致意,当读到唐帅先生时,唐帅索性卖雷到家,还牵着婚纱下摆,做出娇俏模样,朝着大家丢飞吻,踮起脚尖做了一个旋转芭蕾舞的姿式,顿时雷翻了全场。

    唐静既惊且喜,弟以前开玩笑时很喜欢华目兰,那时候兰子态度一直淡淡的,也看不出端倪来,没想到,今天竟演了这样一出。

    “他们什么时候好上的?”

    冯绍卿摇摇头,随即将她狠狠往怀里一带,有些凶恶的吮上了她的红唇,温柔而又粗暴的一番索=取蹂=躏后,才在她的耳旁喘着粗气道,“老婆,管他们干什么,我们是不是该回去研究下如何造人?”

    唐静一瞪他,“什么叫造人?造什么人?”

    他立即又委屈了,扮出被抛弃的怨妇模样来,“难道你不愿意吗?”

    某女突然邪邪一笑,“应该是本宫翻了你的绿头牌,宠幸你了!”

    【全剧终】

    关于球球和火凤凰的爱情要怎么办?清的未来会如何呢?

    华目兰和唐帅是如何勾搭到一起的?

    一百刀和心心都来和他们一起参加婚礼了,是否意味着兄弟和最逍遥会再次合并呢?

    夜倾城和杨朵儿时候的情感过程等等这些,亲们想要知道吗?如果亲们想要乐乐写番外,就请在书评区留言吧,为期一周,如果没有人要写番外的话,乐乐就不写了,留更多的悬念给大家自己脑补吧。(未完待续)

    给力厨娘016_016章 抱得美人归【终】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