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望仙飘渺行

正文 第二卷 第二百五十五章 命数诡谲惹疑猜

    收费章节(1)

    第二百五十五章 命数诡谲惹疑猜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一切,都是怎么开始的呢?

    那一天,应该与之前的任何一天都没有什么不同。从修行中醒转过来后,我无端感觉有一丝烦躁。其实……当时就应该警醒才对了。到了我这个境界,除非天大的事情,否则很难引起我的情绪。

    但是那一天,也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心绪不宁,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

    于是我到万花苑中去坐了一会。过了些时候,心绪稍微平静了些,便在这时,我见墙角的蔷薇居然伸出溢枝,跑到墙外边去了。

    虽然百花宫永远的清冷,平日也少有人来,但是……一株的蔷薇,怎么可以脱离百花宫,攀爬到墙外去?我也知道,这些成精了的东西都聪明得很,但是,做主人的要是不管,她们只会更加得寸进尺。

    更何况,宫外又不是没有人。钦天殿的人,有哪个不想从我百花宫沾好处回去的?

    只是,等我拿起剪刀,飞到墙阑之上,将那一枝蔷薇拽拉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人。大概他也听到了墙上的声响,月白色的身影顿了顿,他转过了头,正看着墙上呆呆站着的我。

    我第一次发现自己有些慌乱。那是怎样美丽的一个人啊。双瞳好似一潭幽深的秋水,当望着你的时候,你几乎忍不住就要陷落进去,再也拔不出来。

    那一瞬间,我几乎都无法思考了。我从未在天界见过如此美丽的人。尽管我被称作百花仙子,但是和这样的人一比,我似乎没有一可以骄傲的地方。

    ……这个人,是谁?

    我也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呼吸突然紊乱了。或者是停顿?我不确定。但是,手忙脚乱的将蔷薇枝放开,不忘朝那人微微颔首,这些倒是做了的。那人看看了我,也微微笑了笑,转身就走了。

    连……话也没。

    到此时,我才发觉自己干了什么。那一瞬间……自己……难道竟然动了心?怎么可能不过是一瞥罢了。手指传来阵阵疼痛,我这才发觉,方才的蔷薇竟将自己的手指划了一道。细看时,殷红的鲜血迅速冒出,在指尖凝成了一滴细的血珠。

    再看花刺上,也是一阵子鲜红。在这一刻,我突然想起师傅走前对我的话。

    那还是千年前了……但是师傅当年也是在这庭院里,眼睛望着院墙之外的天空,默默站了良久。直到末了,才慈爱地摸摸自己的头,用谶语一般的语气告诉自己:“缘是孽,情也是孽。你绝情绝心这么多年,但终有一关须得自己过才行……”

    当时的自己如何能明白呢?我当然明白师傅的是什么。但是,我是谁?我是早已摒弃所有情绪的百花宫主。少喜少怒,心静如水。师傅的情关,于我来,又有什么意义?这世上,难道还真要令我动心动情的存在么?

    若真有……

    鼻间却是哼了一声。回忆这些,我唯有苦笑。当时是怎么想的呢?若真有这样的人……便是将之毁灭,也不能让他阻断自己的成神之路吧……是这样想的吧。

    但是在这一刻,在那个美丽的男子回头与自己对视了一眼之后,我突然就想起了师傅的这句话。缘是孽,情也是孽……面对着那个连话也没过的人,我竟然起不了一丝杀心。

    自己绝情绝心那么多年,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情绪?

    自己的目标明明很明确的。掌管百花宫不过是不得已而为之……自己真正的路,不正是跨上那条永恒而终极的成神之路么?那么自己如何还会学凡人一般,陷入七情六欲当中,痛苦挣扎,却又怎么都不能跳脱出来?

    自己又岂能这么傻??可是,如果动不了手,我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这奇异的情绪如海般吞没?

    回过神来,我便听到了墙角传来的窃笑。 我转过眼去,看着那些蔷薇一个个悄悄颤抖花枝,似乎捂着嘴偷偷发笑。再回眼一看,指尖上的殷红越发红得发紫,如那一朵朵在枝头娇颤的蔷薇,影影幢幢的红色几乎要刺入我的心底去。

    ……孽啊。

    没错。这不是孽,是什么?

    这精血,不正是因了情之一物,才真正让我心神俱慑?我无法设想,若我真被这情关牢牢地拦在成神之路上永远也不可能再进一步的情景。

    不行……这孽,不可以继续。如果这只是开始,就让我亲手将之终结吧。

    如果……当一起的缘起都消失之后,当这情之始都被自己亲手扼杀,我不相信,这所谓的情关,还真能束缚我一生一世。我命由我不由天。再是强大的命运,又如何?钦天殿的人难道不正是这一套的始作俑者么?

    所谓的命数……

    就让我看看,我是不是……真的无法掌握。

    ……

    ……

    与其是记忆,不若是一股强大的意识。那意识回忆到这里,婉倩忽然浑身一震,突然醒转过来。看了看四周,静悄悄的,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她这才记起所有的一切,冷汗不禁涔涔而下。

    百花仙子不知何时已经悄然离去。

    但是……刚才的那段记忆……却分明便是百花宫主曾经的意识。先前被百花仙子侵入到她的识海当中,竟让她当真以为那是自己,为之急,为之忧,然后就死死地被牵着鼻子走了。

    不过……她这也才真正明白过来。虽然还不能理解为什么仅仅是一个眼神,一个回眸,就能让冷心绝性的百花仙子为之沉迷,但是……她却也了解为什么先前百花仙子的神情那般异常。

    那个在墙头之上见到的,回过头来的人,岂不正是……李云卿原来……那个时候,那么久远的时候,李云卿便已经在了。

    她的头脑中一阵子混乱,好一会,才突然想起一件事:百花仙子最后的“将一切都亲手扼杀”,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隐隐感觉到自己先前的遭遇并非无的放矢。是不是……那最后的事情,便跟她有关了?想起百花仙子曾用憎恶的眼神看她,口口声声称呼她为“孽障”,她心底便有了不详的预感。

    而此时……

    识海之中倏忽出现了一副画面,再次将她所有的心神吸引而去。

    ……还是在那个墙头。蔷薇依旧,人如故。一身白衣的,是百花仙子吧?她怔怔地呆望着手指,而指尖,鲜血殷红如前。

    ……婉倩心中升起一股明悟。是了……这是先前未完的回忆。连那指尖的血滴,都还没有滴落或是凝固。

    但是接下来,百花仙子的举动,却让她真正吃惊起来。

    那个女子的面上浮现出那般憎恶的表情,指尖一弹,那滴鲜血顿时浮空而起,漂游在空中。眉间闪过一丝绝然,她轻轻念咒,“……以我之名,断心忍性,情之一物,如有此血……”瞬间,从魂魄中分离出的情念如发丝一般附着在那鲜血当中,在空中发出一片实质的金光后,竟然突然破空而去,再难见踪影。

    而做完这一切的那个人,则是一下子委顿在地,面上白了一片。

    “……好狠。”婉倩倒抽了一口气,瞬间睁大了眼睛,从那属于百花仙子的回忆中惊醒了过来。好狠的人……好狠的心。

    她竟然对自己也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抽离魂魄……是吧?是抽离魂魄

    将魂魄中的情念都抽离出来,附着在那滴沾了因果的鲜血之上,以此举,彻底断了情根

    人有七情六欲,神也有三魂四魄。但她竟能为了成神之路,强忍着撕裂灵魂的痛苦,彻底斩断情根,这样的人,算是聪明,还是极端?婉倩轻轻呼了一口气,却终于不知道该如何评判。

    只能,这样的人,太危险了。

    这样的人,也不是她。

    那么……她呢?她自己,与这件事,到底有什么关联?

    想到其中某个可能性,她瞬间睁大了眼。……不,不会吧

    难道……

    想到那滴承载了百花仙子情根的鲜血凭空消失的情况,想到自己脑中是不是出现的那句喟叹……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她瞬间想明白了整件事情,脸上的血色顿时褪去。

    原来……原来是这样。良久,她才终于忍不住苦笑叹息。

    是吧。竟然是这样。

    难怪自自己有了意识,便没有躯壳……寄存在蔷薇之上,也大概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也难怪自己到了这个世界之后,明明只是很普通的身体,神魂竟会这般强大……甚至当年御花一派有那样的表现,大概也与百花仙子的灵魂脱不了关系。

    当然,最明显的表现,难道不是自己的容颜么?

    当年钱塘君的一句话,可不是早就揭示了这一切?“百花仙子……”

    原来一切的一切,那般早的时候,就已经暗示了这一切。

    只是自己,竟从不知晓罢了……

    自己不是完整的。没错。

    自己只是百花仙子的情念……

    是这样的吧?

    那滴承载了百花仙子情之一念的鲜血,便是自己整个灵魂的来源吧?

    原来自己……只不过是她的一丝,一毫,一部分……

    那么,我,还是我吗?

    我是谁?

    我是百花仙子?

    还是黄婉倩?

    还是那丝浑浑噩噩,在地球上,寄存在一枝蔷薇里的孤魂?

    ……

    我究竟是……什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手机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