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星战尊

第002章 冰冷铠甲

    (感谢老朋友的支持,新书期待大家的每一个收藏和点击,谢谢!)

    老花镜耷拉在掌柜的鼻尖,他微微抬头,往上看了看林战,抬手摊开了五根指头。

    “五多少?”林战有些忐忑,这是五十、五百还是五千?

    五百还能咬咬牙买下来,至于五千,那真的就算了。

    “五百……不二价!”掌柜终于是开口了,“二十年前卖家委托我的时候,就定下的这个价格,虽然三年前就已经杳无音讯,唉……”

    听到老板欲言又止,好似有满腹的心酸事,并且这五百可是二十年前的价格,难道物价飞涨的今天,都不考虑通货膨胀的影响吗?真是怪了。

    不过似乎对自己是好事啊,不免占了一些便宜。

    林战也知道这样一件无与伦比的艺术品,不能用多少钱来衡量的,当然是赶紧付钱拿了东西就跑啊。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是问了掌柜一个疑问:“老板,你刚才为什么说要看清楚这件微雕作品很困难?”

    “卖家那个骗子,说什么这是气势磅礴的一座大城市的微雕,里面的人物都清晰可见,可是我看了不下数百次,每次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哪里有半个鬼的人影……”

    “老板,我……哦没事了,谢谢老板,再见!”

    林战刚准备说自己看清楚了里面的城市,还有那冰雕一样的小人,可是一想,要是让老板知道了,那说不得就不卖了呢,也许正因为这个看不清,才卖这么便宜呢,总之自己今天是捡到宝了。

    回到学校宿舍,林战坐在自己的桌子上苦思冥想,在礼物卡片上给凌淇儿写下了最后几行字,表达了自己在跟她相处的这些日子画上句号之后,将留在心里的唯有对她的感谢,并且祝福她以后开心幸福。

    “老三,我说你这是叼丝心理啊,有这样的女朋友你家里是烧高香了,真想不通,你为什么还要分手!”光着膀子的老大趴在上铺的床沿,看着下面在奋笔疾书的林战。

    “老大,你不懂啊,人各有志是怎么说的,男人就要有尊严,不能受外界因素所左右,这是做人的底线啊!”林战辩解道,他觉得这样的分手完全是正确的,不带商量,况且凌淇儿自作主张,事先也都没有告诉自己。

    “唉,老大,你就别再打击老三了,我觉得老三这么做有他的道理,天下美女何其多啊,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现在我们兄弟几个要做的就是让老三大醉一场,这样吧,今晚我做东,到学校后门的大排档去整几杯。”

    老二刚打球回来,就听到林战不幸的消息,赶紧放下手里的护具,就凑上来给他打气。

    林战笑着回头:“对对,二哥的这话我爱听啊,来吧,请把我灌醉……”

    “那行,这就走吧,刚好兄弟几个都在。”

    林战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先下楼,我刚叫了收快递的,这会就要到了,刚好把最后两句写完,今天就寄出去,明天开始过新生活!”

    “得,那我们几个先下去,今天是周末,那些小师妹可都是换上了短裙啥的,这会儿也该出动了,咱们先下去欣赏欣赏,你后面赶紧下来。”

    同寝室的几个拥着老大就先出门了,寝室里有了久违了的安静。

    林战在卡片右下角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拿出了一个快递单,三两下填好了地址,最后一次打开锦盒,看了看吊坠,长叹一声。

    伸出手,将吊坠取了出来,发现《雪城》微雕所在的中心位置上面,隐隐还有红色,便用手指轻轻地摩挲,要将之前的一点点血渍弄干净。

    却不料红光越来越盛,不但有一股灼热的高温,还有着耀眼的光芒!

    林战整个人陷入了一种失去重心的状态,人仿佛已经不是自己了,红光先是一捧在他右手心,随后扩散开来,笼罩了林战的身体,蔓延到一整间寝室。

    并且带着强大的吸力,将林战整个人神奇地吸了进去……

    老大几个在寝室楼下欣赏短裙美女,看到快递小张过来了,并且上楼。

    不久,就看到他在三楼的寝室走廊往下喊:“嘿,林战这小子怎么不在啊,他要寄快递,跑哪去了,我这急着走呢!”

    无奈,老大上去了。

    “额,刚刚还在这呢,估计去哪放空思想去了吧,他的快递应该就是这个,你看一下,礼物放盒子里,再装到这个小纸箱里,这是他写好的单子,快递费多少,我这边先给你。”

    寝室里几个同学感情都很好,老大嘴里在吐槽着,但是还是很麻利地帮林战处理好寄快递的事情。

    快递员小张,带着林战送给凌淇儿的分手礼物,急匆匆地离去了。

    只是林战此刻,却是早已不知道寝室发生的事情了,也不知道后来自己的诡异失踪事件,成为了红海市警官大学里的一个大怪事,还上了新闻,303寝室也成为了一个谜一样的存在。

    他更不知道,被吸入蓝冰之城的那一个时刻,全球各大国家博物馆里的那几座微雕城市,也都各自绽放出了一种颜色的光芒,维持了数秒之后,才消失不见,造成了博物馆的大面积短路停电。

    林战不知道这些,因为此刻的他正经受着一种被分筋错骨,摧枯拔朽般的疼痛,身上的衣物随着身体周遭肆意折射的彩色光影,被吞噬一空,不留寸缕。

    他下意识地护住下身的重要部位,大喊大叫,接着整个人堕入了一片失重的空间,差一点就灵魂出窍,烟消云散……

    最后在砰的一声巨响之后,林战终于是失去了意识,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世界当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战在一个小小的地下冰屋里醒了过来。

    “嗬!”全身散架般的酸痛,让林战直咧嘴,接着一股冰冷刺骨的感觉如附骨之疽般在身体由内而外地蔓延开来。

    “这是什么鬼地方,冻死了!”

    林战一睁眼就看到白花花的冰屋顶,上面还有一个破洞,发了句牢骚,却只是张嘴,话似乎也被冻住了一样,感觉连自己都听不太清楚了。

    再不活动起来,一定会死掉。

    除了冻死人,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就是这里的空气特别清新,带着一股甜腻腻的感觉,林战贪恋地呼吸着,全身仿似经受了某种特别的洗礼,手心的那道印记也在逐渐复苏。

    既然意识已经有点自主思考的迹象了,现在林战首先要研究的事情就是:“我在哪里?”

    林战艰难地转了转脖子,借着顶上破洞斜斜透落下来的光线,观察起冰屋里的情况。

    这分明不是一个规范的冰屋,恐怕只是为了躲避寒冷而临时凿挖出来的小冰洞,不过数平方大小。

    林战活动的弧度不大,很缓慢,几乎让人察觉不到他在转头观察,这也是因为处于陌生环境的一种警惕性,让他不敢一开始就乱动。

    也许之前就是因为自己昏迷过去了,才没有让人发现。

    这不,林战看到有人了!

    是人,不过是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