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吞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九星战尊

第005章 荒兽

    即便莫离那道犀利的眼神,有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威压打来,而且全身已经因为紧张而汗流浃背,但这并不能阻止林战心里的欢呼。

    这是第一次见到修士对决,这样的欢呼是对这种惊险场面的捧场。

    “土包子,真没见过世面,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覃家的人!”覃清萱优雅地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脏物,冲着林战撅嘴。

    因为在这样的修真世界当中,每天的修士对决,野外猎兽,早就见怪不怪了吧。

    “小姐啊,我本来就不是覃家的人啊,我也想早点领盒饭跑路呢。”林战很无奈,眼神很无辜,心里叫苦,并且乖乖地低调收拾器物,准备继续赶路。

    对于刚才的空中对决,连明又很适时地做了个解说:“寒雪宗大弟子莫离,据说已经达到了黄阶巅峰,是这一代年轻人的顶尖人物,而落败的冰影宗后起新秀杨凯,虽然距离黄阶巅峰还有半步之遥,不过能够在莫离手里成功脱险,安全离去,也算是个厉害的人物……”

    林战来了兴趣,追问道:“那还有比黄阶更厉害的高手吗?”

    连明瞥了瞥林战的脸,也许是刚看了一场荡气回肠的战斗,他的心情也特别好,原本有些脸色不善的他竟然也没有生气,说道:“当然,黄阶只是踏入修行的第二个阶段,一共分为前期、中期、和后期三个阶段,而黄阶之上,比莫离厉害的,那可就是玄阶,就可算是宗门当中的顶梁柱了,有些人几百年都不得其门而入……”

    见到十几个覃家残兵都围了过来,连明挥了挥手道:“行了,这里除了三小姐,你们这些人再练个几十年恐怕都不能踏入黄阶,更别说是再高的玄阶了,大家别想太多了,抓紧赶路吧!”

    方大光拍了拍林战的肩膀,坚毅地往前走去。

    “几百年?呵,很抱歉啊,恐怕本人活不了那么久……”林战摇了摇头,赶紧跟上。

    这里太危险了,还是跟着走,比较有安全感。

    至于人阶境界什么的,林战一点都不担心,是个人的话,如果连人阶都达不到,那也白来这么一遭了。

    唉唉唉,既然没有掉进美女澡盆,那咱就保佑多活几集,争取活得有意思一点,那就赚到了。

    一行人遁入树林,踩着没膝的积雪,体力的严重消耗,让大家都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天色似乎永远没有暗下来的迹象,林战早就注意到这个世界的天空没有阳光,没有蓝天,满目皆是白雪皑皑,冰封万里,银妆素裹,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

    饥肠辘辘的感觉开始强烈了起来。

    “休整片刻!”

    连明代替覃清萱下达了命令,队伍在一片小开阔地停了下来。

    “这些人究竟需不需要吃饭喝水?喝水好解决,满世界都是冰雪,那吃的东西呢?要是这些人不用吃东西,那我咋办?”

    林战坐下来之后,额头不禁冷汗涟涟,腹中空响愈发剧烈。

    看到覃清萱跟连明坐到了一根枯木上,一脸不食人间烟火模样,开始用小拳头捶着膝盖大腿,再看到其他兵士放下了手里的武器,拍抖着盔甲上的冰渣……

    “来,尝尝飞兔肉,熏干的,俺老娘的手艺,整天靠着辟谷丹,口感都变差了吧。”

    恍惚之间,就听到一大块黑色的东西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一股油香顿时扑鼻而来。

    有肉吃!

    林战接过黑肉片,眼里涌出一股热泪,顾不上去抱一抱方大光的大腿,迅速地撕下一片,塞到了嘴里,狼吞虎咽了起来。

    好香啊!这有一种西北大草原野牦牛干的味道,那是寝室里老六开学时从老家带来的。

    飞兔肉?这是荒兽的肉?吃了大补啊!

    不多时,一大块飞兔肉就只剩下小半个了。

    林战看了看四周,小心地将小半个塞进了怀里,必须得居安思危啊,下次吃肉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呢。

    而这时,林战也发现伙伴们也已经开始在吃东西,配雪水了。

    那小瓷瓶里倒出来黑色的小丸子,莫非就是什么辟谷丹吧,吃那玩意能管饱?

    林战记得自己背着的包袱里也有好几瓶,那是从那几个死掉的兵士身上取下来的。

    哈哈,这样就对了,有吃的,那就正常一点!

    林战嚼着冰疙瘩,心情瞬间就美丽了起来。

    有吃有喝,还没到人生最黑暗的时刻哇。

    “嗖!”

    负责警戒的一个兵士就在那回眸一笑的瞬间,就那样被一股力量拖走了,几棵大树的背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咬肉啃骨的脆响。

    危险不期而至,短暂的休闲时光,片刻的放松,立马就被打破。

    “战斗队形,保护小姐!”连明失声大叫着,那素衣飘飘的从容早就换成了全神戒备。

    林战被方大光拖着,加入到了防守队形当中,手里的那柄长枪在不住地打晃。

    兵士的惨叫声,让刚刚才心情美丽的他,有些措手不及。

    这是什么样的东西,能够这么野蛮地将活生生的人瞬间拖走,并且吃掉?

    覃清萱从保护圈当中挣脱了出来,怒叱道:“连明,你们不用管我,这样大家都只有死路一条,我也可以战斗,更不想成为拖累,只有大家一起拼,才能战胜一只又一只突然出现的荒兽!”

    她手里的剑刃雪亮,隐隐透出红色的光芒。

    看的连明不由大喜,道:“清萱,你什么时候能激发出三寸剑芒了!”

    “咦!”这时候大家也都才注意到那柄青锋利刃上红色的光雾,赤红逼人,有如大蟒之信。

    “嗯,这我也想不通,也是突然就有了一样。”覃清萱脸上泛起一片绯红。

    能催发出剑芒,那就表示能够对普通的荒兽造成杀伤力,这样一来,对付恐怖的荒兽,并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连明显然还是一名兼职的军师,一番布置,队形由防守之势,换成了进攻。

    林战被安排到了方大光的身后,在队伍当中,他是年纪最小的一个。

    那几棵大树发出剧烈的晃动,一颗人头被抛了出来,那名兵士的眼睛还睁得大大的,脸上是保持着神秘的微笑。

    接着,一个庞大的肥胖身躯从树干之间挤了出来,长着一对毛茸茸大翅膀的家伙终于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飞兔!”不知道谁惊叫了一句。

    看着这嘴里露出两根大獠牙,瞪着血红如灯笼一般大的眼珠子,撑开大翅膀,直立着,并且挥着利爪的飞兔,林战无论如何也无法将这样的怪兽,跟印象当中萌萌哒的兔宝宝联系到一块。

    刚才自己吃的就是这种怪兽的肉?

    呃!现在有点反胃了。